属于她的那片星辰

精彩节选

S大的操场上专,为军训设立的休息区里,三五班的学生,弯着腰 好像被晒蔫了的话,直不起腰板,歪七扭八的坐着。

此起彼伏的蝉鸣声,扰的陈落雪心神不宁。

他趴在顾应婕的背后 , 小声嘀咕: “ 咱们都大二了,学校干嘛还要组织我们军训 呀。”

“哎呀,这话你都问了多少遍了?”顾应婕耸了两下肩, “这么热的天,一身的臭汗味,你趴在我身上不嫌臭呀?”

陈落雪弯着眼笑,从她背后抬起头,捏着鼻子假装嫌弃: “ 顾应婕你说的对 ,还真是有点。”

顾应婕 “嘿嘿” 了一声,作势要打她,两人闹作一团,笑的不太收敛 。

队伍休息区不远处,有两个穿着迷彩服的 男生从刚刚变盯着陈落雪瞧,戴眼镜的男生,闷了口水 撞了一下同伴 : “那短头发的女生,长的很可爱,看着就像高中生是我的菜。”

“ 得了吧,”同伴撇了眼镜男一眼,“ 她身上可没穿迷彩服,是大二的学姐,指不定人家已经有男朋友了呢。”

“ 那怎么样? ”眼镜男不以为然,“意淫一下还是可以的。”

“你怎么这么猥琐呢? 戴着副眼镜,果然是败类。”

一男生扛着水经过他们身侧的时候,脚步顿了顿, 才慢慢的走到陈落雪身前空地,将备好的水放在地上,将水分发给班级的同学 。

顾应婕领了两瓶冰水, 一瓶递给陈若雪 ,陈若雪摇摇头,没接,靠在顾应婕耳测说道: “ 我来大姨妈了,不能喝冰的 。”

顾应婕吐了吐舌头: “ 抱歉抱歉,不好意思我给忘记了。”

陈落雪低着头,摆弄着鞋带 头上的光被阴影遮盖,他抬头看,向来人不由愣了愣 直到那人将手中的矿泉水晃了晃,他才回过神,犹豫 这还是接了过来 。

不冰的!陈落雪诧异了下,脸红着忙道: “星皓,谢谢。”

星皓点了点头,而后撇了眼两个聊的忘形的,男生那边的方向 有意无意的挡在陈落雪前坐下 以他的声量,完全可以将陈落雪挡住。

那眼镜男不悦的探了探脑袋,确定在瞧不见 ,顿感无趣 。

休息时间不长, 训练时间却不短 。

方阵中,陈落雪卷着的头发,贴在出汗的脖颈上, 细密的汗滑落下来,有一滴正好停在他脸庞 黑痣上 。

站得笔挺挺的,偷偷抬头看了, 眼太阳刺得他脑袋发蒙,脸色发白 。

彼时,树叶 “ 沙沙 ” 浮动,蝉鸣也少了些 。

起风了。

陈落雪闭上眼睛,觉得舒服了一些,思绪渐渐有些飘忽 。

“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给我回队伍里去!”

略显粗犷的男生,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瞪着大眼睛看小声音的主人,却瞧见他 们班的李薇站在队伍前 。

陈落雪的个子不算高,站在队伍第二排的左侧, 却也离得不算远,可以看见李薇捂着小腹 脸色不太好 。

而他眼前的教官,正威风凛凛的双手叉着腰,凶神恶煞的盯着李薇。

陈落雪身旁的顾应婕用胳膊碰了她一下,压着声音说 : “这顾流氓,看上李薇了,听说昨天把人拦在宿舍楼下 表白,结果被拒绝了今天 就开始为难她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李薇是真的不舒服 那顾流氓,真不要脸。 ”

顾流氓真名叫顾三泰,是他们学校过来的一拓展训练公司的教官, 看起来虽然老,但其实岁数不大,也应该是个读大学的年纪 。

之所以叫他顾流氓,一是因为他长得太膈应,圆短身材,皮肤黝黑有些粗糙, 兴许是常年抽烟,兴许是不爱刷牙 笑起来一口黑牙,流里流气 。

二是因为他真的是个流氓 ,在陈落雪还没来S大之前的事,她是不清楚的,但大一的时候,顾三泰是电子信息工程班的教官,方队 就在他们软件工程一班的旁边 。

他总借着教官之便,以校正女同学 不正确,站姿为名义 ,公然吃女同学豆腐 ,虽然有人向校方投诉了他, 可听说他是某校董的外甥,又有教官的身份,肢体上的接触不可避免, 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 。

万万没想到的是,顾流氓今年竟成了他们班的教官 。

陈落雪 撇了眼顾三泰,很是不屑,接着视线一眼就飘到站在第一排最最右侧的星皓身上,利落的短发有些湿,即便被烈日晒了几天,皮肤依旧白的发光。面部轮廓在阳光下越发显得有致。

兴许是她的视线比这阳光还要炎热,星皓有所察觉,微微侧了下头,往她这边看来。

陈落雪忙别开眼,重新看向前边的李薇。

李薇很小声的,和顾三泰说着什么 ,陈落雪听不清,顾三泰本着脸, 显然不买账 , “ 你说你在生理期 ,怎么证明?谁知道你是不是为了逃避军训而撒谎。”

顾三泰的嗓门儿很大,明显是想让李薇难堪。

和他们班站的较近的其他队伍,大多听见了,纷纷侧头过来看, 隐约还能听到哄笑声,站在他们跟前的教官哄了一声,看什么看,都给我站好!

他们果然不敢再看,可一个个还是耳听八方,好奇的很。

陈落雪皱了下眉头,在他印象中,李薇是那种文静娇柔,讲话轻声细语,一点小事便会红了耳根的女生 。

果不其然,她往四周看了看,一张秀气的小脸涨得通红,咬着唇默不做声。

顾三泰正在教训她,队伍中有人喊了一声 : “报告我可以证明!”

他闻声看去,短卷发型少女高举着 手,好看的大眼睛微微弯着,嘴角抿着, 似笑非笑。

声音响亮 清脆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陈落雪在注视下,便要走到队伍前方, 顾应婕扯了扯他的裤角说: “你别去呀 !”

陈落雪拍拍他的手表示没事儿,随后慢慢的走到李薇身旁 ,李薇惊异的看了一下,她也只是一下便低下头不做声,其实陈落雪和她并不熟 。

队伍第二排最右侧的赵山指尖戳向星皓,小声问他: “ 小皓,你说这陈落雪到底想干嘛?”

“我怎么会知道 。” 星皓扭捏着身子,想避开赵山的手, 不悦的瞪向他: “拿开你的手 。”

左右现在顾三泰的心思,不在他们身上赵山玩性大起, 索性又戳了几下星皓后背,见他将有发作之势才作罢 。

顾三泰打量着陈若雪, 微栗色卷发上绑着一个小小的丸子,明目皓齿的模样, 透着一股别致的可爱 ,还有一股 ——机灵劲儿。

这边星皓也拧着眉心打量着顾三泰,唇瓣渐渐抿成一条线 。

陈若雪见顾三泰,眼神不善,笔挺着身姿吼道: “ 报告教官,我可以替李薇证明, 她的确是生理期 !”

字正腔圆的官方吼法,将顾三泰吓了一跳, 他咳了声问她: “你怎么证明?”

“ 报告教官, 因为我也来大姨妈了 !”

“…………”

操场上只有整齐划一的“一、二、三、四…… ” 踏步声和此起彼伏的蝉鸣声在附合着陈落雪的话,其余都是一片沉寂。

一阵漫长的沉默后,渐渐有了憋笑的声音,顾三泰脾气上来了,也朝陈洛雪吼: “ 好啊,看来你们一班的女生一个一个的都是串通好了呀, 说,还有谁生理期的,都给我站出来!”

顾三泰看了一遍队伍中的其他女生见没人动, 重新将火气撒到跟前的两个女孩: “学校组织你们这些大二生二次军训 就是要你们强健体魄,锻炼意志, 你们不思进取就算了,还在这么多人面前拿生理期当借口 还要不要脸了!”

这话说的难听,一班的人大都不乐意了,当即就有人打抱不平: “顾教官 麻烦说话放干净点,生理期怎么就不要脸了!”

“”谁说的?给我站出来!”顾三泰循着声音,便要找人算账 。

陈若雪的脸色也冷了下来,拦住他道 :“顾教官,你不是要证明吗?我可以证明给你。”

说完,也不等顾三泰回答 ,径直拉着李薇,便往体育馆方向跑了。

回来时陈若雪是自己一个人回来的 ,顾三泰绷着脸,把人推了一把,我允许你们走了吗?你们这是擅自脱队!还有一个人呢 ,去哪儿了 ?

陈若雪踉跄了几步才站稳,笑着对顾三泰说: “顾教官,你不是要证明吗?给你!”

说着竟直把手中甩着的一片东西扔向顾三泰, 正好黏在他身上的迷彩服上 ,短暂的沉默后,不再是节制的笑声,而是无所顾忌的嘲笑。

笔挺的队伍散了下来 ,一五成群的笑着起哄,渲染了周围依旧笔挺的队伍,连严肃带队的教官们也纷纷傻眼了,忘了整顿队风。

哈哈—— 赵山笑着推了一把星皓,小皓,陈落雪可以呀,简直不要太帅了 !

星皓看着陈落雪,最后喝的一声笑了出来。

顾三泰黑色脸,把黏在身上的生里棉扯了下来, 看上面发红的痕迹,更是火冒三丈,揪住陈落雪的衣领,咒骂道: “ 你她妈有种敢耍老子!”

陈落雪一脚踩中, 顾三泰的脚被它痛的松开了,手捂着自个的脚呲牙裂嘴,陈落雪咧开一排大白牙,静静笑着时又抬着眼看一下刺眼的太阳,恍惚看见了 顾三泰挥来的拳头 。

墙角站着的空调正以最适宜的温度工作着,窗外的阳光加深了颜色,却依旧没有退去余热, 此时的医务室依然是最好的避暑圣地。

铁床边上 ,李薇红着眼睛抽抽噎噎的说,这都是因为我 ,陈落雪才会顶撞教官 。

李薇,你能不哭了吗?校医说 小雪就是生理期,抵抗力太差, 中暑了才会晕倒,又不是要死了, 顾应婕额角微汗的看了眼床上的陈落雪,“安啦,跟你没关系,她就算不顶撞教官,多半也会是晕的。”

这安慰人的方式 …………陈落雪醒时正好将顾应婕的话,听了去 ,当下便接过话:“我说应姐,你就当我是英勇就义,不行吗 ?”

你可算醒了 ,顾应婕连忙笑着将陈落雪扶起来,英勇就义可以呀,那你以后也别叫陈落雪了叫陈英杰吧,英雄豪杰 !

陈落雪哈哈笑了,表示赞同,李薇见她生龙活虎的,也松了口气 ,这次多亏了星皓,拦住了教官,不然……

叫什么教官,叫流氓 顾应婕说了声,才有笑嘻嘻的看向 陈落雪: “ 班长简直不要太帅了,一把抓住了 顾流氓的拳头 ,你是没看到那顾流氓,拳头挥不出来,收不回去 气的,脸都白了。

星皓是她们的班长,这次出手她倒是不奇怪 ,不过顾应婕说的那么激动……陈落雪撇了撇嘴, 没有亲眼所见,真是可惜了 。

小雪,你现在怎么这么重口味了 顾应婕没在星皓的话题上多做逗留,你竟然把那东西扔到了顾流氓身上还带红,简直绝了。

说到这儿李薇和陈落雪相似一眼 同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直到顾应婕扯了一把 陈落雪问她,你们俩笑什么呀 ?

李薇这才红着脸,轻声解释:“其实那上面的是…………我跟陈落雪用在体育馆小卖铺里买的草莓酱涂上去的 。”

是那顾流氓活该, 陈落雪撇撇嘴,本来我们完全可以在医务室开个证明的 ,但他那嘴脸实在够讨厌,就想膈应一下他 。

……哈哈哈! 顾应婕反应了会笑的都不带喘气的。行呀你们, 这招真是够损的呀!哈哈……

“不尊重教官就算了,还敢在医务室里嘲笑教官 呵,信不信我通通将给你们记大过 !”

一道可以压着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顾应婕来不及细品,已经吓得一声笑,卡在喉咙里,上不来下不去 !

陈落雪看了眼窗帘上的人影,快速挪着屁股躺了下来,闭上眼睛装睡,动作可以说是一气呵成, 顾应婕目瞪口呆了,扯了扯她心到道: 太不仗义了 !

李薇本来就胆子小,这会儿也是不敢出声。

顾应婕吞了吞口水,转身去拉帘子,随后抬头便见眼前身量高大的男人眯着笑眼 ,裂开着唇,露出整齐的大白牙, 唇半边被笑意带起的皱子旁,略微明显的酒窝。

赵山,你吃饱了没事儿干呀,我还以为教导主任来了, 顾应婕抬手拍了下赵山手臂,语气中带着几分恼意。

这医务室好歹也是公共场合 ,隔墙有耳知道不?而且你笑的声音也太没形象了 赵山抬手避开,顾应婕打来的手掌,绕过她,走到陈落雪跟前,哎,醒醒了,唉,别装了,早上不是很英勇嘛,这会儿怎么怂了 !

陈落雪睁开眼, 没好气的瞪了一下赵山坐起来往他身后瞧去, 见没人了才问你怎么会过来了,代表一班全体同学,来看看我们的女英雄呀,赵山吊耳拉当的回答,半真半假 。

刚准备坐下要说什么,半开的帘子又被,“刺啦” 一声全数拉开 ,校医边整理着窗帘,边嘀咕: “都中暑了,还拉这么严实。”

而后走到陈落雪跟前问她,你感觉怎么样了?

陈落雪赶忙坐直来: 应该没什么事了,谢谢老师。

校医点了点头,抬眼看了下墙上钟已经是六点五十,接着视线随意扫过,顾应婕几人,既然没事儿了,就先回宿舍休息吧,走之前到药房取药,记得多喝水 。

陈落雪赶忙的,点了点头,又道了一声谢。

“,”uid”:”325913478962464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8 17:30
下一篇 2021-12-18 1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