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爱擦肩而过(南溪陆见深)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当爱擦肩而过》内容精彩,“白七诺”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南溪陆见深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当爱情扎了根》内容概括:“不是。”方清莲笑着答:“我是觉得你们离婚的财产分割有点小问题,所以稍作了一点修改,想让你重新签一下字。”稍作修改?南溪看了她一眼,拿起“离婚协议书”。但看见里面的离婚补偿费从“一千万”变成了“一百万”时,她顿时笑了:“这协议是你改的,还是陆见深改的?”方清莲还以为她会气急败坏,没想到竟然这么淡定。“我改的。”南溪睥睨着她:“陆见深知道吗?你确定他会同意?”“当然,我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敢告诉他?又为什么背着他拿给我。方清莲,你堂堂方家的千金,虽然腿瘸了,但好歹一身傲气还在,竟然为了钱如此不择手段

小说:当爱擦肩而过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白七诺
角色:南溪陆见深
简介:小编推荐小说《当爱擦肩而过》,主角南溪陆见深情绪饱满,该小说精彩片段非常火爆,一起看看这本小说吧:“南溪,谁让你用这样的语气……”陆见深的话还没说完。骤然,司机一个猛烈的急刹车。南溪被撞到陆见深的怀里,直接砸的眼冒金花。幸好陆见深用手护住了她的头,不然她真的要脑袋开花了。司机一个劲的道歉:“对不起陆总。”“开车要认真。”陆见深冷冷的丢下这句话,转而看向南溪:“谁让你用这样的语调?”“老公,是你自己说的让人家求求你嘛!”南溪继续用娇俏软媚的声音。结婚这么多年,这几乎是她第一次对着陆见深撒娇。以前怕他不喜欢,怕他认为自己太作,所以她都控制住了。现在想着两人反正都要离婚了,她反而胆大了许多。
书评专区
望江水:看到最后感觉还是第一个故事最令我动容,前几个世界还觉得很有意思,后面就有点疲惫了,可能是快穿文的通病。但这本是我看过最有意思的快穿文,虽然女主设定三观不是很正。
结血雾弦月:女主理智型女配 居然又尬又让我想继续看,我要把她养肥
L君:文笔不错,没什么bug。人物形象还算鲜明。在绿江女主普遍守贞且从一而终,同时圣女地只敢摸手亲脸的时候,这文的情节还是挺令人感动的
当爱擦肩而过(南溪陆见深)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当爱擦肩而过》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第7章 南溪说,她不离婚
南溪抿着唇,一言未发。
“清莲,你说。”
方清莲立马可怜兮兮:“见深,你别怪南溪,怪我自己,是我没用,我想站起来,结果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站起来的能力。”
“是这样吗?”陆见深看向南溪。
南溪还是没有说话。
陆见深又看向方清莲:“你的腿还没好,坐得好好的,怎么突然想站起来了?”
“对不起见深,因为……”方清莲急得哭了出来:“因为我太激动了,刚刚南溪说……她说她不会和爷爷提离婚的事,她死都不会和你离婚的。”
“你别诬陷人,我什么时候说过?”
南溪第一次在陆见深面前那么针锋相对,那么失控。
“你说了?”陆见深看着她,眸眼清冷。
“如果你不相信,我现在就可以找爷爷提离婚的事。”
南溪摊开手,一副无所谓的姿态。
陆见深揉了揉眉心,他叹了一口气,柔声开口。
“清莲,我知道你着急,想让我马上离婚,但我们不是说好了吗?爷爷现在身体不好,等他生日过了,再提离婚的事。”
“如果你连这几天都等不了,那抱歉,在你和爷爷之间,我必须选择爷爷。”
方清莲一听,立马慌了。
她伸手,拉了拉陆见深的衣角,楚楚可怜道:“对不起见深,我不是故意的。”
“那天晚上,我不该因为这件事和你吵架。”
“我就是太着急了,我是怕夜长梦多,我怕你会舍不得离婚,我更怕你会不要我了。”
说着,方清莲竟然伸出手,直接抱住了陆见深。
南溪睁大了眼睛,光天化日之下,她一个小三直接抱着他的老公,也不嫌害臊。
就在她刚要开口时,突然一个清冷的声音强势入侵。
“真是奇怪,什么时候一个小三抱着别人老公,还可以如此强词夺理了?”
这声音?
南溪刚转过头,陆见深就开了口:“妈,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了,日常巡视商场,看见了伤风败俗的事,本来想来制止,没想到还是我儿子做出来的?”
云舒冷哼,口中的话更是毫不客气。
“妈,这事不怪清莲,她不是故意的,而且……”
陆见深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云舒强势打断了。
“不怪她那就怪你,一个有夫之妇还对别的女人搂搂抱抱,我都没眼看,以后出去别说是我儿子。”
云舒对“小三”向来是深恶痛绝。
“管好自己的手,要是再让我发现抱了除你老婆之外其他的女人,就别进我陆家的门,污染门风。”
云舒的话可谓是快狠准,一句废话都没有。
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精准地说在了点子上。
南溪站在一旁,忽然觉得在这个婆婆面前自己太弱小了。
此刻,她简直想举旗呐喊:婆婆霸气,婆婆威武。
不过,她还是很意外的。
结婚后,她和见深回陆家的次数并不多,每次回去基本都是为了看爷爷。
至于她这个婆婆,她们照面的次数简直屈指可数。
印象中,婆婆是一个十分清冷的女人,对她素来冷淡,也不怎么爱和她说话,所以南溪一直以为她不喜欢自己。
她还安慰自己来着:也是,像她那样出身豪门的千金,心仪的儿媳妇肯定也是出身名门,温婉知性的千金名媛,像她这样的小门小户,肯定入不了她的眼。
正是因为这点认知,所以她不找南溪的时候,南溪也从来不去烦她。
没想到,婆婆竟然帮她出气出得这么爽。
有时候,你得相信,一物克一物。
比如方清莲这样的女人,就得她婆婆来治。
方清莲用力地攥着手心,努力解释:“伯母,您教训得对,是我逾越了。”
“我刚回来,听说爷爷的大寿要提前办,我想给他准备一件礼物,见深知道他的喜好,我才拉着他一起来的,你别怪见深。”
“好好的一个休息日,不陪自己老婆陪着其他女人,我当然怪他。
还有……”
云舒犀利的眼神看着她:“我不记得邀请过你,你这礼物也别挑了,送不出去。”
“妈,别说了,是我邀请的她。”
陆见深忍不住了。
“你闭嘴。”
云舒立马剜了他一眼。
接着道:“是爷爷的大寿,你什么时候能代替爷爷做主了,你想邀请?那还是等到你自己八十大寿的时候邀请。”
方清莲脸色惨白得犹如一张纸片,没有丝毫血色。
这时,云舒又换上一张温和的笑脸:“再说老人家喜欢的东西都是珍藏级的,价格不菲,方家虽然说有点小钱,但放在我们陆家面前就太不值一提了。”
“伯母费心了,您放心,方家虽然不胜从前,但这点儿钱还是拿得出的。”
“是吗?”云舒毫不客气:“方家我是相信的,虽然落没了,但还有点儿家底,但你们家现在应该是妹妹方俏更受宠一些。”
“你这腿废了,舞也没跳了,在方家的地位已经大不如从前,我看也没几个零用钱,与其花在没用的事情上,不如留着自己用。”
“而且你说你,要是礼物买了,方家觉得不值得,不给你报销,后面的日子岂不是都要喝西北风?”
“还是,你想让我们见深当冤大头花这个钱。”
云舒一连串话简直让刷新了南溪的认识。
让她大喊痛快,大喊威武。
方清莲一直极力的隐忍着,可是现在,她实在忍不了了。
“伯母,我敬重你,所以说话一直很尊敬,但您这些话实在太伤我了。”
“方家就算再怎么落没,我就算再怎么没有零用钱,也比南家好,南溪她娘家可是一分钱都没有,还要从陆家抠钱,她呢?她用什么买礼物?”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7-08 15:00
下一篇 2022-07-08 1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