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富豪:从休未婚妻开始

精彩节选

【尊敬的江浩先生您好,您尾号4337的账户收到一笔1,000,000华币的转账,您现在账户余额为3,000,000华币,如果需要投资理财等服务,请来我们东阳银行办理,我们东阳银行会为您提供最优质的服务……】

江浩拿着山寨智能手机的手颤抖起来,脸上满是狂喜之色。

半年了!

重生这半年时间以来,先是把父母给自己借钱买下的婚房抵押给银行,贷款六十万华币,然后疯狂收购江城市面上所有的青花蟹,并租赁仓库囤积。

有上一世的记忆,他知道青花蟹将会受到寒流的影响,价格暴增五到六倍。

半月前,这股寒流终于来袭,青花蟹的价格果然一路飙升,江浩果断将所有的囤货全部脱手。

于是,六十万收购的青花蟹,现在变成了三百万华币静静的躺在他的银行账户内。

这一波,简直就是血赚!

放下手机,江浩的心情仍旧久久无法平复。

上一世的他大学毕业,然后上班,结婚,生子,直到病死,可以说浑浑噩噩毫无亮点。

但现在重生一世,他不想再像上辈子那样窝囊!

而现在,这笔三百万元的收入,便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江浩没有磨蹭,他当即就去东阳银行江城分行,把六十万的贷款全部还清,并取了三十万元的现金,准备带回农村老家给他的父母。

江浩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辛辛苦苦一辈子就为了江浩能够过上好日子。

而现在,也是江浩反哺的时候了。

提着银灰色的行李箱,江浩从公交车上下来之后便一路狂奔,回到了故乡江泉村。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把自己赚大钱的消息,告诉父母让他们也高兴一下了。

可是刚刚踏入家门进入院子,一阵愤怒的吼声就从屋子里传来——这正是江浩的父亲江德汉的声音。

“你们太过分了!已经定好的彩礼,怎么突然说涨就涨?你们以为结婚是做生意啊!”

江浩闻声止步,悄悄的走到屋子门口观望。

只见屋子里分开坐着两拨人,一拨就是江浩的父母,而另一拨则是陈雨姗一家。

陈雨姗,是江浩的未婚妻,也是江浩上一世的老婆。

虽然这个女人长得不错,颇有几分姿色,却是个十足的拜金女,物质欲特别强。

正是因为他,江浩不得不起早贪黑的工作,而且还同时干着三份工作,但即便如此她仍旧对江浩的收入不满意,整天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跟江浩吵架。

如果没有她,江浩上一世不会活的那么狼狈,更不会在四十岁的年纪就撒手人寰,离开人世。

此刻看到坐在屋子里,一脸冷漠与高傲之色的陈雨姗,江浩的心里顿时就生出一股火焰!

“亲家公,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这结婚当然不是做生意,可总得有个标准。你看你们村的二柱子结婚,就给了二十万彩礼呢!我女儿雨珊可比二柱子他老婆好看多了,还是高中学历呢,要三十万彩礼过分吗?”

陈雨姗的母亲陈丽萍,阴阳怪气的说道。

她话刚说完,坐在陈雨姗旁边的弟弟陈刚立即接上话茬:“就是,我姐姐这么好的条件,你们拿十万块钱彩礼就想取走,过分的人是你们才对吧!我可告诉你们啊,今天你们要是拿不出三十万彩礼,那这婚就别结了!想娶我姐姐的人多的是,我姐姐立马就能找到愿意出三十万彩礼的人!”

江浩的父亲江德汉气的大声咳嗽起来,母亲江彩妮连忙给他拍打脊背,让他能好受一点。

好不容易喘过气来,江德汉苦涩的说道:“亲家母,我们家的条件,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老两口给江浩和雨珊买婚房,已经拿出了大部分积蓄,还借了一笔钱呢,现在我们只有十万左右了。你们张口就要三十万,我们哪里拿的出来啊!”

陈雨姗的母亲陈丽萍双手抱胸,冷冷的说道:“那我不管,反正十万块钱彩礼想娶我女儿,门都没有!我把话放这里了,要么你们拿三十万彩礼,要么今天就一拍两散,退婚!”

陈刚忽然冷笑一声,对江浩的父母说道:“叔叔,阿姨,你们家不是还有快地吗?不如把那块地卖了,好歹也能卖个十多万,然后再找人借点钱,这不就能凑出三十万了么?”

卖地?

江德汉和江彩妮,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

而农村的地,就是农民的根,这怎么可能卖!

“你……你……你这是要逼死我们啊!”

江德汉长叹一声,都快喘不过气了。

而江浩的母亲江彩妮,更是委屈的直抹眼泪。

许久未说话的陈雨姗忽然起身,冷漠的说道:“拿不出钱就算了,这婚不结也罢!”

陈雨姗的话刚刚说完,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

“没错,这婚不结也罢!”

说话之人,正是江浩!

江德汉和江彩妮老两口,惊愕的看向门口的江浩,而陈雨姗和她的母亲还有弟弟,也都对江浩投来了惊讶的目光。

毕竟他们谁都没想到,江浩会在这时候出现,这实在太突然了。

“江浩,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还在城里上班吗?”

江德汉连忙问道。

江浩苦笑着走进屋里,道:“爸,我回来是有事情要告诉你……先不说这个,陈家找上门来,要提高彩礼,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跟我打个电话?”

听到江浩这么问,江德汉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脸上的表情变得越发愁苦。

母亲江彩妮则无奈的说道:“你爸是不想给你太大压力啊,这陈家人也太过分了,都已经定好的彩礼,怎么能说涨就涨,还一下子涨这么多!二十万啊,抢银行也没这么快啊!”

江浩转身,冷冷的看向陈雨姗,以及她的母亲陈丽萍和弟弟陈刚。

没有沉默下去,江浩大声道:“既然你们陈家嫌我江家穷,嫌我江家没钱,那这婚就不结了!”

“陈雨姗,从此以后,我和你再没有任何关系!”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就当谁也不认识谁!”

“,”uid”:”2506515298134094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8 19:10
下一篇 2021-12-18 1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