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总是童大明星的金主爸爸

精彩节选

昏暗中,月色下床上少女俏丽的脸上冷汗岑岑煞白一片,秀眉拢成一座小山谷。

她嘴里一直呢喃着“不要,不要。”

梦中的场景一直在变幻,一会是熊熊烈火,一会是高楼天台,一会又闪回烈火中,火海里一名妇女透过火光温柔的看着她,一会又回到高楼下,一名男子当着她的面决绝的一跃而下。

下落间床上的少女猛然惊醒,撕心裂肺地大喊到“爸,妈,不要。”

童灵大喘着气坐了起来,听着自己的浓重的呼吸声,半天才从梦中清醒回来。

打开床头的灯驱散室内的黑暗,梦里惊恐伤心的余韵还没退去,童灵用还颤抖着的小手捂住脸,等待自己冷静下来。

一会后,整个人稍微放松了点才挪开手,此时手里湿哒哒一片,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

床头时钟显示凌晨3.30,童灵呼了一口气,重新躺回床上,拉过被子盖过鼻子,睁着大眼到天亮。

另一边,一穿着性感睡衣的女子一手夹着一根烟,一手拿着电话,面无表情听着电话那端的人喋喋不休,紧张不已。

“妈,怎么办,明天公司就要给童灵那个贱人开庆功宴了,我就说当初知道她要进这行,就应该阻止她,现在她凭一部网剧红了,以后的势头我们怎么阻止?”

女子吐了一口烟,一张脸保养得很好,看不出年纪,厉声喝道“姜米儿,妈平时怎么教你遇事要从容的,一个小小的童灵你就怕成这样?”

“妈,你有办法?”

“明天你跟着去看戏就好,明晚她将是最后一次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姜米儿的母亲姜敏挂了电话,红唇冷笑了一下,在烟灰缸里摁灭烟头,转身摇弋生姿的回到床上。

此时床上一个赤身裸体年轻壮硕的男子已经在等着她了。

第二天晚上酒店庆功宴上

童灵俏丽美艳的脸上笑容仿佛花一样,鲜艳夺目,她算是新人,因为一部古代网剧的女主角爆红了,红得有些突然,所以心里还是有些恍然的。

在工作人员的怂恿下,给导演,制片人,一一敬酒。

这桌吃完又下一桌,第一次参加这种宴会,童灵不敢拿大,让喝她就喝,她的酒量不好也不坏,喝到后面实在喝不下了,就让助理文清给她替了。

全部桌敬回来,童灵觉得自己脑袋开始发晕了,眼睛看人开始出现重影。

童灵觉得这样下去,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在宴会上出糗,反正全部都敬回来了,自己出去休息一下他们也不会说什么。

她对身边的助理文清说“小清,快扶我出去透口气,我脑袋越来越晕了。”

这酒的后劲确实大,刚才还能自己走动,现在居然浑身软绵绵的,童灵只当是酒精作怪,没有往其他的地方猜去。

“姐,我扶你,你小心一点。”

童灵听到这个声音,疑惑的皱起眉头,这个声音虽然是女的,可是不像文清的声音啊。

童灵眨了眨眼想认真的看清眼前的人,可眼睛也模糊了起来,看事物无法聚焦,脑袋又痛得厉害。

童灵想算了,反正都是工作人员,谁带她都一样,防备心不大的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靠在对方身上,童灵意识越来越涣散。

她被带出了门口,此时门口站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

“米儿姐。”扶着童灵的人叫了她一声。

姜米儿见到后扬起得意的微笑,伸手扒拉了两下已经没什么意识的童灵,看着美艳不可方物的脸,眼里闪过一丝嫉妒。

嫌弃地拍拍手,“带过去,我妈安排的人在等着了。”

“好的。米儿姐。”

姜米儿看着被人带走的童灵,双手环胸,一脸阴笑,童灵,我让你干干净净的来,一身肮肮脏脏的走。

一会后,开车离开酒店走到半路的姜米儿接了一个电话,看着熟悉的号码,疑惑的问“那么快就办完了?”

“米儿姐,童灵被人接走了。”电话那端传来急急的声音。

“你说什么!”姜米儿瞪着眼睛,听到这句话,心火瞬间就起来了,对着电话怒吼道“谁那么大胆,敢把她接走,你没说是谁的人在办事吗?”

电话那端应得唯唯诺诺“是…是…是傅总。”

“傅薄庭?”姜米儿愣了,他怎么会在那里?他为什么会带走童灵?

童灵不知道自己被带哪里去了?耳边的声音有些嘈杂,有熟悉的,有陌生的,在混沌不清的意识下,什么也抓不住。

“水,好渴。”喉咙干渴得厉害,可浑身没有力气去爬起来倒水喝。

童灵感觉自己一会仿佛置身在一云端上,身下是柔软的触感,一会又置身在烈火中,热得难受。

在床前,有两个男子立在一边看着意识模糊的童灵。

“傅总,要叫医生过来吗?”其中一个男子开口。

“不用。”傅薄庭冷淡的开口,一双冷眸看着在床上蹭来蹭去的人,眸光深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沉吟一会后才又开口“你先出去,处理一下外面。”

“是。”秦秘书点头转身离开,然后把门也带上了。

心里头有些疑惑老板刚才为什么会让他去插手这种事。

刚才准备回去,他们看到童灵被人扶着,看模样应该是被人下药了,这种情况在圈内多不胜数,他老板也不是热心肠的人。

所以他根本就没想过老板居然会让他出手把童灵带走。

尤其像现在老板居然不叫医生反而自己留了下来,这种行径可是意外中的意外啊,难道老板想趁人之危?

“水,给我水。文清,给我一杯水。”童灵挣扎着想起来,奈何全身的力气被抽干了般,软得像滩水,身上又热得要命。

就在童灵觉得自己像条岸上的鱼,快因干涸而死的时候,自己被扯了起来,接着似乎是靠在了一处温暖硬实的地方,唇边抵上了冰冷的触感。

“喝。”

一个低沉磁性的字有力的传进脑中,水明明没有味道,童灵仿佛闻到了琼浆玉露的香气般,贪婪的汲取着杯中的液体。

“,”uid”:”1099152231762680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8 20:00
下一篇 2021-12-18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