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喜事:侯爷宠妻无度

精彩节选

在江南水乡,谁都没想到,竟还有一处村落连年干旱,今秋更是颗粒无收,两江总府对此事也完全不上心,只因这个黄土村本就地处两江的交界,在当官的眼中,谁管还不如谁都不管!

村子里本来人口就不多,再加上历年旱灾,能出门找活路的,有亲戚投奔的,早就离开,剩下的皆是老弱妇孺病残……

也不知道村长去哪儿找来一“神仙”,活神仙说,需要一“水命少女”祭古井,便能永保村民平安顺遂。

“村长,您莫不是忘记了那林家的傻姑娘了?我记得她今年刚十八,推算一下,她出生的年月日皆是属水,就是不知这具体出生时辰是何时。”

村长犹豫片刻,“这恐怕不好吧?她再怎么说也是县令的妹子,之前又与我儿有过婚约……”

“县令的妹子又如何,县令无法为我们排忧解难,让他牺牲个妹子而已,若是县令真的心疼他这个妹子,就应该早接她到了县城,不就是嫌弃她是个傻子吗!况且又不是亲生的妹子,不会有事的!”

老翁长年黯淡的眼睛竟然闪烁着光芒,仿佛现在已经看到了一片片黄橙橙的稻田……

村长犹豫不决的点点头,对身边的一个老者说道:“哎,这件事二叔您来办吧,我跟我儿毕竟都不好出面!”

二叔拍着胸脯保证把这件事办好。

而此时的林语阳睡得正香,被砸门的声音吵得头痛欲裂,没好气的怒吼,“还他妈的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

这嗓音一发出,她才发现,喉咙比头还要疼得厉害,好像再多说一个字就能喷出火花,想要起身,全身也跟灌了铅似的,动弹不得!

努力地缓缓睁开眼睛,就看到无数凶神恶煞的人围在自己床前,一个个的眼神看上去都像是要将自己生吞活剥了似的,还未来得及出声,一连串不属于她的记忆冲着她扑面而来……

她花了很长时间和思想斗争来接受现状!

穿越了……

这就很离谱和震惊!

穿越后的环境和身份更离谱!

她原本是法学院的研究生,昨晚刚跟教授连夜赶了一个案子,今早开庭去旁听学习的,没想到年纪轻轻竟熬夜猝死了……

这个女孩跟她同名,也叫林语阳,平时村子里都唤她三丫头,从零星的记忆碎片分析,这丫头时而痴呆,时而癫狂,所以经常受到村里人的欺负!

也不知道自己占了她的身子,她的灵魂又归于何处?

关键,现在的她,根本也没有思考的时间。

因为面前这些大叔大婶儿们已经上绳子捆绑住了她。

他们这是干嘛?为什么要绑她?

林语阳搜索了一下记忆,也没有搜出个所以然来,只不过为首的那个老头她有记忆,这不就是把这少女活活逼死的张老二吗?

难不成见她又活了过来,非得再逼死一次?

“光天化日之下,强绑民女,你们眼里还有王法吗?”林语阳忍着疼痛,费力地吼道!

然而这帮人根本不在乎她说什么,直接将她推攘到院子里。

林语阳看着门口倚着的二婶儿,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在记忆中,这位二婶儿也是真心疼她过的!

不像常人一样见她痴傻便欺辱她,还会照顾她的饮食起居!

二婶含着眼泪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又心虚的别过头去,任由这帮子“匪人”将她带走!

“我说三丫头,你也不要怨我们,要怨就怨老天爷,不过放心,你为村子所做的贡献我们都能记住,以后但凡二叔还活着,在过年过节的时候,都会给你烧纸钱的。”

张老二见林语阳一路上都在试图挣扎,低声劝说道,然后又催促着快点儿,仔细着一会儿耽误了时辰。

林语阳气得一口鲜血上涌,只觉得喉咙一阵腥味,一阵猛咳,咳出一块淤血,“呸”的一声,全吐在张老二的脸上。

这下气息畅通多了,狠狠的盯着张老二,“你怎么不去贡献?老娘还能给你上香烧纸钱好几十年呢!”

张二叔一阵愣神,像是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一个痴傻丫头嘴里说出来的一样。

见老头吃瘪,林语阳本还想继续骂死他的。

但见村里祠堂外面,一个身着白衬衫的青年急冲冲的跑了过来,看了她一眼,想说什么又没说,转头责备着张老二:“二叔,怎么现在才到,神仙都快要被气走了!”

这个男子不是林语阳的未婚夫吗?村长的儿子,她寻着零星记忆,一眼便认了出来。

此人也算个文化人,在清河县一个私塾里当先生,在这十里八村颇有点声望,记忆中,当初林语阳哥哥刚当上县令,村长就来下了聘礼,定下了这门亲事。

如今看这样子,这亲事应该是不作数了?呵呵……

林语阳轻蔑一笑,算是把这个穷山恶水之地养出来的刁民看个透彻!

也是,既然他的差事已经定了,又有谁会愿意娶一个痴傻女子当夫人在家供着!

想到这里,林语阳仰头大笑起来,笑声几近疯癫,“哈哈哈哈……”

“你笑甚?”村长儿子李子贤侧目瞪着林语阳,仿佛在恼怒她这个傻女子吵到他了。

呵,看样子,他应该是很厌恶她的吧。

“我笑了吗?”林语阳发扬痴傻的精神,决定装傻到底,突然蹲在地上,又嚎啕大哭起来,嘴里念念有词,没人听得懂。

望着广场中央的干柴禾架起来的审判台,还有在旁边围着转的神神叨叨作法的道士,林语阳确定,张老二所谓的牺牲,就是要将她活活烧死!

这可怎么办?自己手脚都被捆绑着,难不成只能等死?看被烧死了灵魂会不会回到现代?可是如果回不去怎么办?

“起来,你别在这儿给我装疯卖傻。”李子贤厌弃的怒吼。

随后,林语阳的腿上就狠狠的挨了一脚,吃痛到眉头紧锁。

“嘶……”倒吸一口凉气,林语阳只能暂停思考问题,掩下眼底的愤怒……

“,”uid”:”1609291567996440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8 21:40
下一篇 2021-12-18 2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