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误把神秘老公当艳遇对象

精彩节选

银座酒吧。

“来,湾湾,喝!今晚咱们不醉不归!”

裴梓宁凑过来,碰了碰她的杯壁,“一酒下肚,咱万事不愁!”

秦湾好笑,敷衍的和她碰了碰杯,“你从哪儿看出我愁了?”

今天,是她暗恋近七年的学长,和她继姐定亲的日子。

愁吗?

秦湾盯着手里的红得有些刺目的鸡尾酒。

眼眶忽然有些发酸。

或许,有一点吧?

可其实,她和学长,早在一年前就已经没了结果!

秦湾仰头,将手中的烈酒,一杯饮尽。

“梓宁,我去一趟洗手间。”

奇怪!

头忽然好晕。

她摇摇晃晃地出了门,可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洗手间,脑袋晕得眼前都出现重影了。

也不知道是酒吧内温度太高还是什么原因,她只觉得特别热,热得要爆炸那种。

怎么回事啊?

她今晚也没喝多少,怎么就醉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天旋地转中,她好像看到洗手间了,伸手一推,不料门后有人。

她吓得一个趔趄,摇晃着要摔倒时,被对方一把拉住!

“唔……好痛!”她撞进了对方怀里,那具胸膛温热,坚硬,像一堵墙。

磕得她鼻子都痛了。

傅时聿低头看着硬闯男厕所的女人,正要推开时,眉心一蹙。

这张小脸……

“抱歉,我……”秦湾歪歪扭扭地摇晃着,开口道歉,可话没说完,被男人一把打横抱起。

“喂!你——”

不等她说完,就被男人抱着大步流星地朝着电梯走去。

***

一晚上。

秦湾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

思维完全断档,呼吸也被剥夺。

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屋外,盛放得正鲜艳的桃花被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击碎得七零八落,碾碎成汁,沁出幽幽香甜。

……

秦湾好像做了一场梦,醒来的时候,全身像撕裂般疼痛。

QAQ!

旁边怎么躺了一个没穿衣服的男人???

她惊得差点跳起来。

昨晚的记忆逐渐回笼,梓宁担心她心情不好,便拉她去了酒吧,喝完一杯后她头晕得特别厉害,去洗手间洗脸的时候迷迷糊糊撞到了一个陌生男人。

浑浑噩噩地就被那个男人抱走了……

完了!

秦湾捂着脸。

她这算是出轨了吗?

虽然她结婚一年也没见过自己的老公,但在法律上她属于已婚啊!

她没忍住偷瞄了一眼旁边熟睡的男人,眉眼俊朗,唇薄而线条精细,用梓宁的话说,就是那种“帅得让人移不开视线”的男人。

她心口霎时“怦怦怦”乱跳起来。

趁对方还没醒,她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天啊!

她身上……全都是深浅不一的印子。

呜呜。

她的初夜。

狗男人也太生猛了!

现在回想起来那画面……她都面红耳赤。

遂忍着不适捡起衣裤穿上,无比懊悔地嘀咕道:“哎……我昨晚真的喝多了,要我负责是不可能的,我都结婚了,我没去告你就算你占便宜了……”

想到什么似的又从包里掏出仅剩的两百块放在床头柜,“阿弥陀佛!云城这么大,以后肯定不会再碰到了吧。”

然后,蹑手蹑脚地离开了满是暧昧气息的房间。

她刚离开,床上的男人就睁开了眼睛。

“,”uid”:”34809627042775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8 23:20
下一篇 2021-12-18 2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