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长姐:带着仓库去逃荒

精彩节选

远处,天灰蒙蒙的,冷飕飕的风呼呼的刮着光秃秃的树木,这些树如同没了生机的老人,在寒风中摇曳。

风声中夹杂着一个女人和一个稚嫩的孩童的凄厉哭喊声。

“孩子他大伯,你别丢下我们,孩子他爹死了,您再不让我们跟着,我们一家都会死的。”女人有气无力的凄凉哭喊道。

“大伯,你别撵我们,呜呜……”女人身边的小男孩哭声凄切。

两人的哭喊声让这个寒冬显得的更加的寒冷了。

“老爷,不能再带着他们了,这一路上,小狗蛋老是哭闹,刚刚差点就害死我们了。”一个女人刻薄的说道。

“姐姐,你快醒醒,快起来,一起求求大伯,让他不要丢下我们。”

宋清瑶感觉自己被摇晃的要吐了!

她难道还在船上?还在执行任务?

“姐姐……”

宋清瑶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黑黄瘦小的脸,这脸上满是黑色的泥污,糊到让人看不清长相,但是一双眼却是格外的明亮,只是此刻这双眸中满是泪水。

“姐姐,你醒了,怎么办?大伯要撵我们走。”小男孩眼泪吧嗒的掉,让人看了十分的心疼怜惜。

这什么情况?

宋清瑶看了一眼四周,便立即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四周一片萧条,入目所及都是干枯的杂草和光秃的树干,还有一群穿着破烂,满脸沧桑的人。

这些人穿着很像电视剧里逃荒的难民,甚至比他们更加真实贫苦,一个个穿的都是打满了补丁的破棉衣,而且神色也是十分的麻木。

“哼!就算宋清瑶醒来了又怎么样?你们一家都是拖油瓶,刚生的小崽子老是哭闹不休,你娘也走不动路,就会拖累我们。”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冲了过来,凶巴巴的冲躺在地上的宋清瑶瞪了一眼。

这一眼里,有嫌弃有厌恶还有害怕。

这是怎么回事?

宋清瑶一头雾水。

“姐?你怎么了?”小男孩哭着摇了摇宋清瑶的手臂。

喊她姐,这个小男孩是自己的弟弟?

看起来不过七八岁的模样,他怀中还抱着一个襁褓,里面时不时传来羸弱的哭泣声。

“荷花,你就别拖累我们了,你这个身子,还有这个刚出生的娃,一路上哭哭啼啼的,你又没个奶水给孩子喝,你这样会害死我们的。”一个女人走了过来,苦口婆心的劝说。

这个女人是荷花的邻居,曾经两人是亲密无间的好友,如今却落井下石,说出这样绝情的话。

“你滚!你这个黑心肠的女人,我男人要不是为了救你们,他会死在蛮子军刀下,你们这群没良心的畜生。”荷花拼着一口力气,吼完便晕倒了。

她前日刚生了孩子,昨日男人刚死,今日她和孩子们就要被大伯哥一家给撵出逃荒队伍。

她和孩子们要怎么活呀!

宋清瑶冷眼看着这群人,脑子一阵胀痛,一些属于这个原主女孩的零碎的记忆涌入了脑海中。

她重生了,重生到了一个名家宋清瑶的女孩身上,眼前晕倒的女人是她的母亲李荷花,跪在地上的男孩是她的弟弟,宋清书,他怀中襁褓中的小孩,是她刚刚出世没两天的小弟弟。

眼前的这些都是一个村逃难出来的,这群人里有这孩子的亲人们,还有个领头人,是村里的族长,在族里地位最高,而这个族长就是宋清瑶的亲大伯,刚刚凶她的是她的堂姐宋清丽,趾高气扬的,一看就是在家娇生惯养的。

这个宋家以前在宋家庄是个土地主,是有点家财,家里两个儿子,一直没有分家。

后来闹饥荒,达子军来犯,一个庄子的人都出来逃难了,宋家的老太太在路上被蛮子军杀了,这老的一死,老大就当家了。

老大一直嫌老二一家是累赘,毕竟这是在逃荒,家里吃的喝的,钱财就这么些,但是看着老二是童生的面子上,一直忍着。

现在老二一死,老大家就开始翻脸不认人了。

要撵了老二媳妇和孩子们,让他们自生自灭去。

“快滚,别再跟着我们了,你爹死了,你们也不再是宋家人了。”宋清丽凶巴巴的从宋清书道。

这时人群里有人开始议论了起来。

“这宋老二家媳妇和几个孩子,真太可怜了,爹也死了,荷花也刚生了孩子,还一直流血,怕是活不久了,这个姐姐还是个傻的。”

“可怜什么,如今这世道谁不可怜。”

“就是,刚刚咱们遇上蛮子军,本来躲的好好的,就因为那个孩子哭,我们差点就被发现了,还好有人引开了蛮子军。”

“那个孩子不死,死的就是我们了。”

……

宋清瑶听着这些人的议论,大概了解了一些情况,也知道了自己的处境。

寒风呼呼的,吹的宋清瑶忍不住的哆嗦。

“清瑶你留下来,清书,你和你娘带着你弟弟自己想法子过活吧!”大伯发话了。

宋清书听到这个决判,立即面无血色,害怕的看着大伯。

“大伯,你别撵我们,我不会再让小弟哭了。”宋清书吓坏了,他看着自己晕倒的娘,心里拔凉拔凉的。

宋长平冷着老脸,气呼呼的一脚踹开巴拉他的宋清书,“滚!老子也没有多余的粮食给你们。”

要不是宋清瑶力气大,能拉车,他也不想要她,吃的多,还动不动就发疯。

“姐……”宋清书看着自己的姐姐,难道姐姐真的要跟大伯他们走,不要他和娘了。

“你姐姐就是个傻子,你喊她有什么用。”宋清丽冷笑道。

宋清瑶眉头一挑,她这个原身是个傻的!

这个大伯还真够狠心的,要丢了自己的弟媳和侄子们,这天寒地冻的,没有吃的,没有大人的保护,这么小的孩子,很容易死掉。

宋清瑶想起自己前世的那段感情和经历,心中微微难受,老天既然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她就得好好的活着,也得为这个姑娘好好的活着。

“大伯,我不傻,我不会跟你们走的。”宋清瑶站起来,推开了宋长平。

宋长平微微吃惊,他看看宋清瑶,这个他从小看到大的傻丫头,好像看起来有点不一样了,但是这丑样子,还是原来的样子。

“清瑶,你不跟我们走,是活不下来的。”大伯娘急的跑出来道。

她是害怕宋清瑶走了,没人拉车了。

“我们不跟队伍了,我带我娘和弟弟们单独走。”宋清瑶口气冷冷的。

“不行,你是我的马,不能离开,你还要给我拉车呢!”宋清丽着急了,她现在坐的板车一直是宋清瑶拉的,这个丑丫头虽然傻,长的丑,但是是村里出了名的力气大。

这一路上,都是她拉的车,拉的又稳又快。

现在她要单独走,这给她拉车的就没有了。

“,”uid”:”111055080652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8 23:20
下一篇 2021-12-18 2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