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病娇老公在我怀里哭唧唧

精彩节选

眠眠,你我生同衾,死同穴,永生永世,都不分离–墨司衍

私人墓园里。

雪花沸沸扬扬落下,四周冷风呼号,格外的阴森恐怖。

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墓碑前,那冰冷的雪花落在他的眉骨上,凤眼上,高挺的鼻梁上,那张脸,是上天最杰出的作品。

此刻,那个天人之姿的人,浑身笼罩着一股阴郁的气息。

高大的身子微微弯下,手指一寸一寸的从那名字上抹过去,他低头,无人看到的瞬间,一滴泪猛地坠落,砸在雪地里。

“所有伤害你的人,都在这里了。”

时锦眠的一抹魂魄看着远远被羁押着,跪在风雪里的人,那些人嘴里发出刺耳的哀求。

喉咙像是被砂纸磨过一般。

“不要!”

“不要!求求你,求求你!”

砰砰砰的响声落在冻实了地上,不多时,那一层白雪上,已经被血染红。

看着那几个状若疯子的人,若不是那撕心裂肺的喊声,她已经认不出来那是向来高傲的时锦绣,苏锦,时傲天,慕哲远几人了。

墨司衍转身的时候,看着那几个人,他一步一步走过去。

那些人看到他像是看了鬼一般。

“墨少,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我错了,我不应该害死眠眠…”

他的话音没落在,男人抬脚,一下子踹过去,声音低沉。

“你也配叫她的名字?”

不高的声音,听在时家人耳朵里,像是来自地狱的催命符。

“我错了,我错了,墨少…呜呜呜…”

“我不要死!”嘶吼过,神志不清的人又趴在地上,痛哭流涕:“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不安的挣扎,让时锦眠看到那袖口露出来的森森白骨。

一股热泪像是氤氲在眼眶里。

他,墨家的小疯子,在为她报仇。

墨司衍扫一眼身后的人:“把他们带下去,我的眠眠是怎么离开我的,就让他们怎么离开这个世间。”

跪在地上的时家人想到时锦眠的死状,浑身颤抖的匍匐,求饶,哀嚎…

可这些声音,不能让那个高大的男人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黑衣人听到明明,直接把人拖走,地上留下蜿蜒的血迹。

男人转身嗓音低哑,突然低低笑出声:“眠眠,我好想你,你的仇,我已经报了,现在我可以去找你了。”

“月凌,我死后,把我的骨灰,她的骨灰混为一体,葬在无忧岛,我的眠眠,下辈子要无忧无虑一辈子。”

月凌看着这一幕,有些不忍心,想劝一声,可他知道,这两年,少爷的身体,已经垮了,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

带着哭腔沉声道:“是!”

墨司衍似乎这会才放心,低笑一下,深眸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翻涌,他低头,吻过手里的一张照片。

认真而又虔诚,这冰冷的夜里,包裹着他最热烈的心。

时锦眠看着那张照片,瞪大了眼睛。

那是她的照片。

“眠眠,我来陪你了,下辈子,你要先认出我。”

时锦眠这才看清楚,他漆黑的衣服上,泛着湿漉漉的,魂魄靠近他,发现上面流的竟然是血。

那落在他身上的雪花,也已经变得血红融化。

时锦眠浑身颤抖:“墨司衍,你…你究竟做了什么?”

即使人早已经死了,这个时候,心里的痛快化为实质性的,甚至,比她被凌迟的时候,还要痛。

“墨司衍,去找医生…去啊。”

她声音极近破碎,可无人回应她,她已经死了,现在不过是一抹残魂而已,墨司衍发现不了她。

像是忘了他们本就阴阳两隔,他是听不到她的声音的。

男人蹲下身子,依靠着她那冰冷的墓碑,嘴角带着丝丝笑意,以往深邃的双眸盯着那冰冷的墓碑……

时锦眠的那一抹游魂看着他倒下,伸出的手什么也抱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墨司衍倒下。

绵密的痛苦如同针扎一般,刺在她的心上,眼眶也忍不住的红了,晶莹剔透的泪珠砸在墨司衍的身体上那一刻。

原来,人死了也会心痛。

人死了也会流泪。

时锦眠猛地睁开眼。

再睁开眼,四周昏暗,酒气弥漫。时锦眠此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她回来了!

回到第一世了!

果真回来了!

那个快穿系统没骗她,扫一眼留在她识海中的各种功能,那是她走过三千小位面一步一步拿到的。

脑海里想到墨司衍,嘴角勾起,那清冷的眼底也划过一丝笑容。

忽然,一道油腻猥琐的声音传来:“小美人,爷会好好疼你的。”

酒气和臭气熏天,那人朝着她压过来。

时锦眠看着他的双眸里,只有森森冷意。

上上辈子,她被时锦绣下药,卖给了这个肥猪,抵死不从,最后在她拿着水果刀,惨笑着要自杀的时候。

墨司衍发现了她,救了她。

这辈子。

她自己解决,时锦眠迅速翻了个身。

那肥猪一下扑在了她刚刚躺过位置。

那人笑着发出猪一般的声音:“小美人,别躲嘛,陪爷好好玩一玩。”

她只是一动,浑身弥漫起一种蚀骨的难受。

时锦眠用残存的力量,克制住。

然后迅速从旁边拿起了一把水果刀。

朝着那男人走过去。

那人满面淫邪,双目浑浊:“小美人,我最知道疼人了,给你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若不乖乖顺从,爷不会让你好过的。”

见时锦眠朝着他走过了。

那只肥腻的手朝着她胸前就要握去。

不过还没等那个人碰到她。

室内冷光一闪。

“啊啊啊!”

杀猪一般的惨叫响起来。

双腿之间血流如注,与此同时,一团东西也掉在地上。

时锦眠朝着他脑子一掌拍过去。

瞬间。

那人砰的一声倒下。

时锦眠手一挥,整个房间内被一阵白光笼罩。

至于那个被她消除所有痕迹的水果刀,此刻正落在那人的手中。

时锦眠看着那巨大的窗户。

直接往上扒过去,然后推开上面的玻璃,直接翻过去。

倒在楼上卧室的时候。

时锦眠苦笑一声,时锦绣的药可真是强,只是用了【清除】这个技能,她已经这般虚弱了。

不过。

没事了。

这就是墨司衍的房间了,也是她上辈子,睁眼看着四周,她曾在这里,和那个被称作墨家小疯子的人,抵死缠绵一夜。

身体的情况,来不及让她细想。

“,”uid”:”1944386265161572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8 23:20
下一篇 2021-12-18 2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