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特利迦,开局变身迪迦

精彩节选

天空被黑云所笼罩,无尽的火焰一直蔓延到大地尽头。

“又是这里……”

真源初环顾四周,目光所及之处,皆为废墟,隐隐约约还可以听到人们的惨叫。

黑暗蔓延到源初的脚边,并顺着他的大腿一直向上蔓延。

如万年坚冰般寒冷的绝望,顿时涌上心头,但真源空却纹丝不动。

“这一切还是那么真实。”

话音刚落,源初的身体突然闪烁起耀眼的光芒,如跗骨之蛆的黑暗被瞬间驱散。

按照他以往的经验,梦境来到这里就该结束了,只不过今天似乎出现了一点意外。

本应回归现实的源初,意识还是停留在这真实的梦境当中。

随后,一股强烈的能量波动从远处传来。

“是那边吗?”

源初闭上眼睛,意识化作一道流星飞往远方,在越过重重山峦后,源初总算发现了那个令他心悸的存在。

“黑暗特利迦……”

那是一个通体黑色的巨人,身穿由纯粹黑暗凝聚而成的黑银色铠甲,如利刃般锋利的肩甲向后竖起。

四肢和腰腹裸露在外的扎实肌肉,足以说明他拥有着何等恐怖的力量。

“我所认识的你,绝不是什么黑暗巨人!而是给大家带来笑容的光之巨人!”

名为剑悟的黑发青年,朝着黑暗特利迦大声喊出了这句话。

但黑暗特利迦似乎不为所动。

黑暗特利迦双手交叉,暗红色的粒子在他手臂聚集,并在短暂的蓄力后将其发出。

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地面窜起巨大的红色蘑菇云,无数细小的黑暗光点四散开来。

以黑暗特利迦为中心,方圆十公里之内的事物都被无情摧毁,冲击波裹挟着烟尘和碎石向远处奔袭。

源初猛的睁开眼睛,看着洁白的天花板,不禁陷入沉思。

“斯麦鲁超人在和特利迦奥特曼的搏斗中死去了,我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不对,明明是第一次见面,我为什么会知道他们的名字……”

“总感觉,我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起身看了下时间,才凌晨五点,源初当即抓起被子往后一躺,但马上就被冰凉的触感冻了个激灵。

回头摸了摸,被褥和枕头已经被汗水浸透,衣服也和皮肤紧紧贴合在一起。

“这下子肯定睡不着了……”

无奈之下,源初只能起身洗澡,并换了身衣服,上衣的胸前印着一个倒三角状的三色标志,标志中间画着大写的“TPC”三个字母。

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十八个年头。

十八年前,闪耀迪迦打败邪神加坦杰厄的那一天,他在紧急避难所的昏暗灯光下重新获得生命。

这个身体的生父,是TPC的飞行员,在驾驶飞燕号阻拦超古代先兵怪兽佐加时牺牲,生母也在十二年前因病去世。

之后他就在TPC的保育院中长大,或许是两世为人的缘故,他能明显感受到自己的学习能力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十岁完成大学课程,十二岁的时候通过TPC内部入职考试,并于十四岁生日那天取得了飞行载具的通用驾照。

前世一直和朋友吹皮胡闹,嘴里喊着“你相信光吗”,没想到他有一天居然会穿越到这个世界,亲眼见证那所谓的光。

真是造化弄人。

重新确认了今天的飞行任务,吃过早餐后,源初便直接去往基地的控制塔。

推开门,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已经在此等候。

“早啊,老爷子。”源初直接走到老者身旁,拉开椅子便坐了下去。

对此,八尾博士只是无奈地笑了笑,这么些年,他早就习惯了对方那没大没小的性子。

在他领养并教导的那么多小孩中,源初是他最喜欢的一个。

“早上好。”八尾博士放下了手头的资料:“今天居然是由你来进行试飞吗?”

源初伸了个懒腰,语气慵懒道:“是啊,毕竟还留在地球的驾驶员里,满足试飞要求的人不多,而且我又刚好在这。”

源初有些无语,限制年龄二十五岁以下,单就这一要求,就把地球的绝大多数飞行员都排除在外。

剩下的,诸如三年以上驾驶经验,身高一米八以上,这些条件加起来就相当于指着他的脸说:我们要让你执行这次试飞任务。

八尾博士也明白,源初是这次试飞最合适的人选,但之前已经有不少人出事的情况下,他实在不想让源初冒这个险。

“以你的驾驶技术,完全可以参与到火星开发,甚至宇宙航行的计划当中,我想象不出,你为什么会选择留在地球。”

现在正值宇宙开发的关键时期,地球上那些能力出众的人,几乎都坐上了去往火星基地的飞机,并准备以此为跳板,飞向更为广袤的外太空。

以源初的学识和技术,成为其中的一员并非难事,但源初却自愿留守后方,执行一些不痛不痒的运输和测试工作。

闻言,源初只是笑了笑:“我有严重的广场恐惧症,宇宙空间太过广袤,去外太空我会心脏病发导致坠机的。”

八尾博士朝天翻了个白眼:“这话你还是留着糊弄小孩吧。”

源初不想继续谈论这件事,当即选择岔开话题:“说起来,老爷子你年底就要退休了吧。”

说到退休,八尾博士抬手抓了抓后脑勺稀疏的白发:“是啊,本来还想多熬几年的,但岁数一大,脑子就经常转不过来。”

精神出现问题的情况下,很容易犯下一些细不可查的错误,而研发动力系统这项精密的工作,任何一点细微的失误,都可能导致灾难发生。

所以他现在已经处于半退休的状态,目前只负责一些重要的项目指导、以及人员调度。

\”为麦克斯动力系统贡献了大半辈子的精力,现在让我放手,还真有点舍不得。\”

八尾博士说着,还伸手摸了摸桌面上的仪器,这些东西也陪伴了他很多年头。

“人类的宇宙发展史上,必定留有您这浓墨重彩的一笔。”源初由衷赞叹道。

闻言,八尾博士哈哈一笑:“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

环顾室内,坐在这里的,无一不是继承了他衣钵的顶级科学家。

想到这,八尾博士深感欣慰,却又有些惆怅:“而且我不让位的话,后辈就没有表现的机会,把权力抓得太死,貌似会惹人厌烦。”

源初默默听着,却没多说什么。

八尾博士吐出一口浊气,他知道现在不是谈论这个话题的时候,但有时还是会忍不住提起。

两人都明白,一些敏感的东西点到为止即可,没必要继续深挖。

默契地跳过那个话题之后,龙渊又和八尾博士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些家长里短,等待预定的时间到来。

墙壁上的数字时钟,悄无声息地跳到早上八点整,源初拿起头盔,坐电梯来到基地下方的二号机库。

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源初来到了本次试飞任务的载具前方。

除了驾驶舱外围和机翼使用了少量红蓝色涂装,飞机的其他部位都是白色。

白雪号,二十多年前,八尾博士以胜利飞燕号为蓝本而开发出来的,麦克斯动力系统试验机。

这么多年过去了,TPC的主流机种早就已经更换了十几代,但动力系统的试验机却一直都在使用白雪号。

“这次试飞,使用的机型是白雪号,上面会搭载最新型的麦克斯动力系统。”

“通过改变能量传导材质,可以在短时间内完成充能加速。”

“试验项目包括近地飞行、高空飞行和太空飞行。”

“主要目的是记录不同环境下,新动力系统的运作误差,都没问题吧。”

八尾博士又重复了一遍任务大纲。

通过控制中心的大荧幕,可以看到驾驶舱中的源初,屏幕的左右两侧,分别显示着龙渊的身体情况,以及白雪号的各项数据。

“没有问题。”源初说着,顺手打开了白雪号的动力开关。

伴随着一阵刺耳的轰鸣声,白雪号后方的引擎,喷出了令空气都扭曲变形的高温热气。

“动力系统运转正常,白雪号申请出动。”

“允许起飞,阀门开启。”

“……”

经过一系列复杂的操作流程后,白雪号从基地飞出,并瞬间从甲板工作人员的视野当中消失,而空气割裂的声音却还在他们耳边回响。

“我是源初,现在位于九良良岛上空,目前一切正常。”

通过几个关键测试点后,真源空开始例行报告。

不过话说回来,九良良岛这地名,怎么听着有点耳熟……

还没给源初思考的时间,机舱内就响起了杂乱的警报声,看着操作面板上那不断闪烁的警告标志,源初不禁感到有些心慌。

“怎么回事?!”控制中心的八尾博士连忙问道。

九良良岛,从有记录开始,那地方就坠毁了不少飞机,特别是十八年前,九良良岛还被称作是飞燕一号收割机。

当时的飞燕一号,还是由胜利队的王牌机师进行驾驶,可即便如此,也依旧逃脱不了坠机的命运。

前段时间九良良岛再度出现异常,调查员光国驾驶飞燕一号前往现场,结果直接失踪,连飞机残骸都找不到。

源初出发前,他还特地使用卫星探查了那个地方的磁场,结果一切正常。

本以为磁场稳定,机种是白雪号的话,应该不会有事,没想到还是出了问题。

源初看了看检测仪表,双手死死握住操纵杆:“舱外出现异常,部分仪器失灵,疑似遭遇能量乱流。”

听到仪器失灵,八尾博士眉头紧蹙:“马上改用手动驾驶,进行紧急迫降!”

仪器失灵导致飞机坠毁,这类事件常有发生。

为了应对这种突发状况,所有测试机的手动驾驶系统都没有去除,甚至还进行了多次改善。

“我已经全部改用手动了!”源初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按下标有手动字样的按钮。

确认按钮已经顺利按下后,源初还很不信邪地左右掰动了好几下操纵杆,然而飞机还是不受控制。

“老爷子!”

“你说!”

“还是没用啊……”

没用这两个字,就犹如一记重锤,敲击在八尾博士心头,让他的心肝都为之颤抖。

就在源初准备直接跳伞时,他突然发现前方有金光闪过。

随后,一个内部无比混乱的隧道出现在源初面前,隧道中充斥着能量强大到近乎凝成实质的闪电,仿佛想要摧毁进入里面的一切事物。

而这隧道出现的瞬间,源初明显感受到有一股强大的吸力,将他和白雪号牢牢抓住。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选择跳伞,他只会被瞬间吸入,然后被那强大的闪电给劈成齑粉。

基地内的八尾博士,通过白雪号搭载的高清摄像头,也能大概知道现场情况有多么危险。

看着屏幕右下角显示的能量反应,八尾博士的心,沉到谷底。

“先尽量维持飞机平衡,不要坠毁,我马上让人过去支援!”八尾博士说着,让属下立马给救援队发出求助信息。

从机舱内可以明显感受到,白雪号正在被吸入隧道内部,源初叹息一声道:“应该来不及了,隧道的吸力太强,白雪号坚持不到那个时候。”

八尾博士快速敲击着键盘,得出的结果令他冷汗狂冒:白雪号最多只能再坚持四十秒钟。

而距离九良良岛最近的救援队,全速赶过去起码也要三分钟时间,必须得想其他方法。

“白雪号上有搭载导弹,如果爆炸产生的能量足够巨大,说不定能让那个隧道解体!”八尾博士又给出了一个建议。

闻言,源初伸出拇指靠在攻击按钮上面,但略微思索过后,他还是默默将手收了回去。

“不行,隧道的内部构造尚不明确,如果贸然攻击导致能量外泄,这片区域很可能会被夷为平地。”

八尾博士张了张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情况就如同源初所说的那样,隧道里汇集的庞大能量如果集中爆发,太平洋沿岸的所有国家都会随之覆灭,甚至还会波及整个地球。

如果有完整的数据和足够的时间,他或许还能找出应对的方案,但他们眼下却什么都没有。

驾驶员无法逃离,也不能对隧道发动攻击,那还有其他方案吗?

八尾博士苦恼地薅着他仅剩的那点头发,但情况越是危机,情况越是紧迫,脑子就越容易宕机。

作为当事人的源初也感到无能为力,最后只是略带苦涩地笑了笑:“事已至此,就让我再做出一点贡献吧。”

以新的身份多活十八年,还能亲眼见证奥特曼的战斗,他已经心满意足了。

源初回味着过去的生活,将白雪号的所有探测仪器打开。

为了不占用网速,源初还顺手把视频通话关了,只留下对讲机进行交流。

隧道图片、能量波动、空间扭曲程度等、各种与隧道有关的重要数据,被传送到控制中心的主电脑上。

数据量过于庞大,开始接收数据的瞬间,服务器就差点被挤爆。

工作人员连忙借用了其他部门的接收和储存系统,这才勉强完成数据对接。

只不过,随着白雪号距离隧道口越来越近,数据量也变得愈加庞大。

而隧道的恐怖吸力,也在为数据传递增加难度。

看着不断录入的信息,八尾博士明白了源初的意思,并大声怒斥道:“臭小子!还没到这种时候,不要放弃啊!”

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不是吗?

源初释然地笑了笑,但他又突然想起了什么,赶忙冲着对讲机大喊:“回头记得帮我把房间那台电脑的学习资料全部销毁,千万别泄漏出去!”

话音刚落,双方的联系便被强行切断。

“源初!”八尾博士看着荧幕上不停闪烁的断线提示,不甘地抬手捶向桌子:“可恶!”

将白雪号吞噬之后,隧道便凭空消失了,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工作人员立马调动卫星进行探查,救援队也在这时抵达现场,很快,他们便得到了初步的调查结果。

“现场没有探测到飞机残骸,无法确定是否坠毁,白雪号定位消失。”

“附近海域没有发现生命体征信号,驾驶员真源初失踪。”

“异常通道的数据已经完成收录,正在进行备份。”

听着下属的报告,八尾博士双拳攥紧:“难道又被卷进时空乱流了吗,上次是光国,这次是源初……”

但与之前不同的是,他们这次不再是一无所获,源初消失前传回来的重要数据,将是他们解析这异常现象的关键所在。

如果完成破解,说不定能把失踪的那两个人都找回来。

想到这,八尾博士又燃起了斗志:现在可不是感伤的时候,事情还没结束呢。

“从现在开始,暂时停止新动力系统的装载试验。”

“马上进行异常现象的数据解析,拟定初步调查报告”

“帮我联系总监,申请进行远程会议。”

八尾博士快速地对众人下达指令,之后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很抱歉,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的休假,可能要全部取消了。”

其他工作人员也是干劲十足,不用八尾博士多说什么,他们便立马投身于新的工作当中。

看着忙碌的众人,八尾博士感觉时间好像回到了几十年前,麦克斯动力理念刚刚确立的时候。

“我们绝对不会让你的付出白费!”八尾博士抬头看向显示器,双拳紧握。

与此同时,十九年前坠落地球,现如今被收进博物馆当做参观景物的超古代时光机,突然绽放出一道耀眼的白光,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守卫们看着空无一物的展台,摸了摸完好无损的防护罩,一脸懵逼。

他们这是见鬼了?

隧道中,源初正不断观察着四周的情况,除了那些闪电之外,偶尔会有陨石或是其他物体闯进这里,但他们下一刻就会被瞬间溶解。

“可我为什么没有遭受攻击……”

像是为了满足源初的要求,他话还没说完,一道水桶般粗的闪电就朝着白雪号劈了过去。

关键时刻,一道白光突然从后方窜出,将源初和白雪号一起笼罩在内。

闪电还没接触到白雪号,就被光芒形成的透明防护罩挡住。

狂暴的能量,最终只在防护罩的表层掀起阵阵涟漪。

但这一切,源初却未能得知,从那道光芒出现开始,白雪号的机舱就宛如灯泡内部,亮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源初本能地捂住眼睛,光芒却强烈得像是要将他的身体穿透,即便弓着身体,将头埋在双腿之间,眼前也是白茫茫的一片。

过了不知多久,源初感觉自己好像适应了光芒的存在,这才尝试着睁开眼睛。

眼睛微微眯起,等待眼睛适应舱内的亮度后,源初才大胆地将眼睛完全睁开。

刚一睁眼,源初就看到了隧道的尽头,那是一个拇指盖大小的黑点。

就在这时,白雪号的引擎突然恢复正常,源初连忙打开引擎,操控白雪号继续飞行。

只不过隧道的另一头,似乎还有什么东西,源初留了个心眼。

隧道的长度比源初想象的还要更短一些,不过数十秒的功夫,白雪号便来到了出口前方。

而源初也在此时看清了隧道尽头的景象,摆在他面前的,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

“卧槽你大爷的!”

源初连忙握住操纵杆,用尽全身力气向后一拉,让白雪号在短时间内,完成了角度极其刁钻的变向。

可出口距离山体还是太近了,白雪号最终还是没能避开。

随着后方传来的一阵闷响,机体开始剧烈抖动起来,标有动力字样的仪表直接归零,引擎也停止了运作。

“看来是机体尾端的动力引擎发生了碰撞。”源初很快便意识问题所在:“这样下去会坠机的!”

失去动力的白雪号,开始顺着山坡下滑,飞机底部不停地跟山体产生摩擦。

坡面很陡,原本端坐在驾驶位上的源初,现在看起来就像是平躺着椅背上。

好在机身没有出现翻滚现象,要是机舱因此导致变形的话,跳伞这最后一条路都要被堵死。

源初感到有些庆幸,并伸手拉了拉紧急逃脱装置,但预想中的情况并未发生。

机舱没有自动打开,椅子也没有自动弹出。

“难道是刚刚的碰撞,导致脱离装置出现故障了?”

真就把最后一条路也给我堵死了!?

源初伸手摸向座位下方,但他刚想进行查看,摔落产生的剧烈晃动便把他弹了起来。

要不是有安全带拉着,他可能会一头撞在挡风玻璃上,导致头骨损伤或是脊椎断裂。

见势不妙,源初连忙抬起双手护住头部,双腿弓起挡在胸前,希望这一姿势能增加他的存活概率。

只不过白雪号的飞行高度有些出人意料,在距离地面还有将近三千米的时候,源初便在接连的磕碰中昏了过去。

就在这时,被遗落在隧道中的白色光芒,强行突破空间壁垒来到这个世界。

而白光出现的瞬间,细微的金色光芒也在源初胸口浮现。

在金色光芒的牵引下,白光瞬间跨越数千米距离,直接穿过白雪号后,融入到源初体内。

白雪号继续往山底滚落,在撞倒了大片林木之后,才勉强停了下来。

好在白雪号内部没有装载燃油,引擎停止运作后也不会出现能量外泄,这才避免了一场森林火灾。

驾驶舱内,包裹在源初身上的光芒逐渐收敛。

源初搭在胸前的手中,握着一根顶部为棱形水晶,底部是圆柱状大理石,中间环绕着一圈古老铭文的奇特道具,水晶中间还在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如果源初醒着,一眼便能将其认出,并叫出它的名字:火花棱镜。

随着时间推移,源初的呼吸和心跳趋于平缓,而火花棱镜上的光芒也渐渐沉寂下去。

一个小时后,数架探查飞机来到现场,飞机外壳上涂漆着一个形状酷似TPC,但中间却写着TPU的倒三角标志。

“,”uid”:”1117530976944803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9 02:30
下一篇 2021-12-19 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