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人生:我能修改人类属性值

精彩节选

纪夏忘记了过去,没有生日、年龄,好友寥寥。

他很有钱,富可敌国。

他能修改别人命运,宛如神明。

现在是晚上十点。

纪夏走在铺满梧桐叶的人行道中央,天空中沥沥碎雨飘落在梧桐树上,汇集成水珠滴滴答答的落下,敲打着纪夏手中的黑伞。

寒冬季节,过往行人都穿着臃肿的羽绒服。

纪夏穿的是浅灰色圆领毛衣,黑色的休闲裤,白色运动鞋,身材颀长,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的模样。

五分钟后,纪夏拐进右手边的蓬莱巷。

走到巷子半途,身后忽然传来脚步声,一个女孩躲进了伞下。

纪夏用眼角余光看女孩侧脸,戴着黑框眼镜,脸上有点点雀斑,黑漆漆的眼眸如同受惊的小鹿。

女孩恰好也扭头望来,目光触及,她战战兢兢的抬手指向前方。

一个画着小丑妆容的男子,松开了手里五颜六色的氢气球,正好遮住墙上的摄像头。

纪夏回首望去。

巷子另一端的摄像头,被一个黑衣壮汉硬生生掰了下来。

前后一共五人,狞笑着朝他俩逼近过来。

“他们很危险。”女孩声音颤抖。

“那我走?”

纪夏淡淡道,将女孩护在身后,轻轻扭动着伞柄。

五人都身披着黑色橡胶雨衣,手里提着细长的电棍,如同暗夜里窥伺猎物的狼群,在治安良好的这年月,纪夏已经许久没见过这种场面了。

此时,在纪夏眼中,五人的头顶,都亮起了手机屏幕大小的全息投影。

[身份:歹徒]

[危险级别:A+]

A+级歹徒而已,连最低级的杀手都不是。

“我们并没有牵连无辜的打算,只能怪你时运不济,黄泉路上一路走好。”

说话的是那个小丑,嗓音阴恻恻犹如鬼魅。

五人已经来到十步距离,狰狞的笑脸,显然是不打算放过突遭无妄之灾的纪夏了。

纪夏扭动伞柄,从伞骨内抽出一把长刀,刀身修长,如柳叶的形状,在冷雨夜中闪烁着一缕寒芒。

五人停下,脸色骤变,小丑道:“有刀?你是不是玩不起?”

女孩惊愕地看着纪夏。

两人其实认识。

纪夏现在的身份,是长安大学考古系大二学生,女孩叫江蓠,是他同班同学。

作为咸鱼系,班上拢共就只有十来个同学。

只不过纪夏向来性格略显冷漠,两人说过的话,加起来还没超过十句。

江蓠哪能想到,这位眼神中带着淡淡忧郁,生的一副好相貌的同学,居然会在伞中藏着一把刀。

五人继续慢慢逼过来,手中的电棍换成了锋利的匕首,肌肉紧绷,随时都会出击。

可就在小丑最先做出攻击的时候,纪夏已经提前动了。

长刀划破雨幕,闪出一道弧形的光。

铛—!

碎雨被劲风席卷,回旋在纪夏身周,小丑手中的匕首应声而断,他只觉腹部一热,垂头看去时便有鲜血流出。

“撤!赶紧撤!”

五人惊恐万状,小丑捂着腹部刀伤,五人转身朝巷口飞奔,落荒而逃,很快消失在雨幕之中。

而在他们头顶上的全息投影,清一色有了这样一道标记:

[诅咒+5]

江蓠一脸震惊,欲言又止,她确信纪夏有杀掉五人的实力,而且从他出刀时,眼神中闪过的杀机来看,并不像个心慈手软之人。

纪夏将长刀收进伞骨,走人。

走出巷口,他发现江蓠还在远远跟着,若即若离,寒雨中身上已经湿透,他便转过身,等江蓠走近后,将伞递过去,淡淡道:“我家到了。”

“我能跟着你回家吗?”

江蓠瑟瑟发抖,嘴唇已经青了,连说话都不利索,黑框眼镜下,一双明媚的杏眼,可怜巴巴的看着纪夏。

纪夏根本不在意那些歹徒,不过对方既然能追踪江蓠到这儿,想必她住的地方是回不去了。

他确实有些冷漠,但并非冷血。

深更半夜把她丢在街上,无异于见死不救。

“只住今晚。”纪夏轻轻颔首。

纪夏住在一个叫[古城风华]的小区,离着长安大学半个小时的车程,顶楼的大面积公寓,装饰素雅简洁,有一个超大阳台,可以俯瞰长安不夜城夜景。

他有着良好的作息习惯,通常在十点前上床睡觉,只是今晚有事耽搁,等和江蓠回到家的时候,已是十点半了。

先是倒了杯热水放在茶几上。

然后从楼上卧室里拿来干净的睡衣和羊绒毯,告诉了江蓠浴室所在,示意她睡沙发,转身便再次上楼睡觉去了。

江蓠礼貌道谢,目送他上楼,关门,这才拿着睡衣去了浴室。

沐浴完毕后,江蓠用手掌擦掉洗漱台镜子上的雾气,一张绝世容颜倒映出来,叶眉杏眼,鼻若琼瑶,玲珑剔透。

被誉为长安大学的校花的王琳,和此时的江蓠比起来,云泥之别。

想到之前的四个不速之客,她的目光逐渐变得犀利如剑,继而红润的嘴唇轻轻勾起一抹笑意,露出了脸上酒窝。

静静的欣赏一番镜子里的自己,江蓠从包里取出化妆品,又在颧骨处点上雀斑,结束后用手指戳揉,确定不会被弄掉后,去客厅睡觉。

凌晨三点。

江蓠第三次从梦魇中惊醒。

呆呆地望着幽暗光线中的吊灯,噩梦之后的心有余悸,让她的身体轻轻发颤。

等到呼吸平顺,她看向二楼,蹙眉犹豫了许久,抱着羊绒毯,蹑手蹑脚的走了上去。

用手指轻轻叩响房门,三下。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纪夏沉稳的呼吸声传来。

轻轻拧开把锁,推门走了进去,她抿着嘴踌躇了一会儿,缓缓揭开纪夏的被子,像只小猫似的,悄悄朝他靠了上去。

被子里纪夏温暖的体温,包裹着她的身体,从未有过的安全感油然而生。

确定没有将纪夏吵醒,江蓠如释重负般,在心里舒了口气。

三分钟后,沉沉睡去。

殊不知,早在她上楼的时候,纪夏已经醒来。

他虽然生的英朗,但在男女之事上向来羞涩,也没有什么经验,只觉得如果出声的话,会让姑娘感到尴尬吧?

还有更深层的原因。

他没法查看江蓠的命运。

“,”uid”:”1204720437035271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9 05:00
下一篇 2021-12-19 0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