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农场:锦鲤农女靠种田暴富了

精彩节选

“呸!一个赔钱货还要医什么?死了就死了,草席子一裹扛上山埋了!”

“娘,杏丫她没死呢,没死呀!娘,大石,杏丫她姓桑啊!你们不能……不能见死不救啊!”

妇人的声音刻薄又尖锐,“家里没钱!要医你自个儿拿钱医去!”

桑雨莘是被这一阵阵的哭声和说话声吵醒的。

她缓缓睁开眼,阳光刺目,耀眼的光晕下,视线像是蒙了层毛玻璃一样,朦朦胧胧。

怎么就天亮了?

她不是在院子里看流星雨吗?难道是自己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桑雨莘皱着眉头回忆着。

好像真是睡着了。

她还做梦了呢。

梦见自己成了一个古代的小黄豆芽,奶奶不亲,爹爹不爱,只有一个包子娘处处维护。亲爹和村里的寡妇搞破鞋,寡妇挺着肚子大摇大摆的进了门,她那个包子娘竟然逆来顺受到给人当起了老妈子,天天伺候这个第三者。

小豆芽命苦,十来岁的小姑娘还要天天上山捡柴,割猪草,做的比牛多,吃的比鸡少,一次上山捡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咬了,回来就开始长疮。

郎中张口就要六贯钱,桑家人不肯拿钱出来,拖来拖去的,脓疮越长越多,一场高热,小豆芽一命呜呼了。

桑雨莘回忆着自己这个奇怪的梦,不由得啧啧了两下。

她还真是日子过得太好了,竟然会做这种苦哈哈的梦。

不过……这梦还真是真实!她竟然能把这些细枝末节都记得清楚。

“杏丫!你醒了!”

话音一落,桑雨莘的眼前就出现了一张蜡黄的脸。

她眨巴眨巴着眼,有点懵。

这不是梦里的那个包子娘吗?

难道梦还没醒?!

于柳娘见女儿一脸痴傻的模样,眼眶不禁又红了,布满茧子的手抚摸着女儿的脸。

“杏丫?杏丫?你应一声啊!我是娘啊,你不认识了?”

桑雨莘讷讷的看着于柳娘,这触感实在是太真实了。

她伸出手在自己的脸上掐了一把。

“嘶……”

好疼!

不是做梦!

所以……她现在成了那个苦命的小丫头桑杏了?!

她这一个动作可把于柳娘给吓坏了,一边哭一边道:“杏丫!你怎么了?别吓娘啊!”

这时,一个模样清秀,面色红润的妇人挺着肚子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哟,别是傻了吧?”

于柳娘心里正难受,听见陈氏这么说自己闺女,便忍不住瞪了她一眼。

陈氏立时就换了一张委屈的脸,凑到了桑大石身边,“大石哥,她瞪我呢!哎哟!”

她说着,蹙起眉头捧着自己的肚子,“大石哥,我肚子疼……”

桑大石宝贝着陈氏呢,于柳娘生桑杏坏了身子,陈氏这肚子里说不准就是个儿子!

那是他桑大石的后!

他立马对着于柳娘横眉怒目,“反了你还!”

桑大石身材魁梧,往前一站,很有压迫感。

于柳娘常年被他打,已经形成条件反射了,下意识的就瑟缩起身子来。

桑大石瞧着,心里得意得很。

“巧娘,我这就给你出气!”

陈氏一脸的感动,“大石哥,你对我真好。”

为了哄第三者高兴,竟然打原配?!

桑杏觉得这男人真是无耻到了极点!

桑大石随手从门后头拿了一根扁担,走到于柳娘身边,高高举起就要打。

于柳娘身子抖了抖,闭着眼扑到了桑杏的身上。

她可以挨打,闺女不能挨打!

但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于柳娘狐疑的睁开眼,顿时张大了嘴巴。

只见桑杏脸色阴沉,只用一只手就握住了距她头顶仅有半寸的扁担。

而桑大石咬着牙,脸上青筋暴露,双手用力的往后扯了三次,但扁担的另一头仿佛是有千斤重一般,纹丝不动。

桑大石涨红了脸,恼羞成怒,吼道:“不孝女!你给我松手!”

桑杏岿然不动。

“大郎!你没吃饭咋滴!”

见儿子竟然被这个小蹄子给制住了,钱婆子便上前来帮忙。

可没想到,母子两个都使出吃奶的劲儿了,扁担那头的桑杏晃都没晃一下。

母子两个脚趾尖都紧紧的抓着地,咬着牙往后扯。

忽然,桑杏的手一松,正用着大力的钱婆子和桑大石没有准备,齐齐的摔了个仰马翻。

陈氏见状,下意识的往后头退了几步。

“娘,你没事吧?”

桑大石扶着钱婆子狼狈的爬了起来,母子俩看着面无表情的桑杏,又惊又疑。

钱婆子揉着手,嘀咕道:“咋……咋这么大劲儿?”

桑杏自己其实也挺震惊的,不论是穿越前的自己还是原主,可都没这个神力啊。

这是穿越附带的金手指技能?

虽说震惊,但她不能让桑家人看出来,于是嘴角噙着笑,说道:“去了趟地府,阎王爷说我这辈子太苦,不但不收我,还授我一点神力,好叫我再不被你们这种腌臜人欺辱了!”

她眼睛里是森然的冷意,嘴角的笑容也充满了讥诮,似乎真的从地府里上来的一般。

足足沉默了半分钟。

桑大石才指着桑杏骂道:“你少拿这话唬我!你爹我是吓大的?”

桑杏语气淡淡,“你要是不信,大可以上来再试试。”

她的声音里还带着十来岁丫头未脱的稚气,但偏偏就有一种凌人的气势。

桑大石被这气势所骇,又愣住了。

但雄性动物在雌性动物的面前都有表现欲,所以桑大石看了一眼陈氏,又有了胆气。

“死丫头,老子今天非得教训你不可!”

桑大石说完,左右环顾,见门后还放着把锄头,脸上顿时一喜,“老子今天就打死你!”

说完,快步过去,抓起锄头就往桑杏这里冲。

于柳娘一直懵着呢,这会儿见桑大石举着锄头冲向了女儿,连话都喊不出来,只能又往桑杏身上扑,想替她挡了桑大石的攻击。

谁知桑杏却抬起一脚踢在了桑大石的肚子上,这一脚用了点力气,桑大石那样壮实的身材都被桑杏踢得趴了下来。

手里的锄头脱力甩出,差点就砸在陈氏的脑袋上。

桑杏心里道了一声:真是可惜!

“,”uid”:”857259397096936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9 05:50
下一篇 2021-12-19 0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