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教兴宋

精彩节选

庆历四年,五月,妖娆多娇的卞水缓流而下,在河中央泊着一条画舫。船头矗立着一妙龄少女,年华不过二八,夕阳的余晖将少女的倩影映射更加修长。少女静静的望着卞水中的夕阳倒影,很是恬静。

“女儿啊,天色不早了该回去了。”伴随话音从船舱里出来一妇人,虽浓妆艳抹却无法掩盖岁月留下的痕迹,妇人的话语将少女从思绪万千中拉回。“催什么催,催魂似的,我们好不容易出来散散心,多呆一会怎么了。”此时船舱内一个同样二八年华的少女骂骂咧咧的走出来。妇人闻言变骂咧起来“你个死丫头,好吃好喝的把你们养这么大,整日想着玩,你让咱都喝西北风去?”听着二人的拌嘴,船头的少女出言道“妈妈、梦瑶妹妹,回去吧!”

“樱雪啊,不是妈妈不懂怜惜,实在是做咱这行的都身不由己啊”

“妈妈不必说了,女儿明白。”妇人乃是汴梁春满楼的老鸨,年轻时也是汴梁排的上号的名伶,姓顾,人称顾三娘。后来年老色衰又没有什么谋生手段,也只能用经年积攒下来的积蓄开了春满楼一条道走到黑。二女都是三娘收养的孤儿,亲自调教琴棋书画,二女自然而然就是春满楼的头牌了。春满楼比不得其他,有后台有财力的青楼能每隔一段时间有雏儿开苞吸引客人,所以春满楼的生意并不是很好。

画舫缓缓调转船头,正准备逆流而上返回城里,唤作梦瑶的少女指着船舷不远处:“姐姐快看,那儿好像飘着个人,别是溺水身亡了吧?”众人闻言望去果不其然。樱雪赶忙吩咐操船的小斯:“快靠过去把人救起来!”三娘叹了口气心道:“这女儿终究太善良啊!”

小斯把人拖到船上试探一下还有鼻息,众人才观察起来这个水里飘来的怪人,为什么说是怪人呢,因为此人看着年约二十四五,身上穿着一身道人服饰,头发却只有寸许,也不知到底是到时还是和尚。也许是落水的原因脸色惨白,却也是个俊俏少年郎,身上挂着一个黑色的包袱,却不知道是何材质做的,做工精细到看不见针脚,而且还水浸不透。腰间挂着把唐朝制式的横刀,木质的刀柄和刀鞘,精美的装饰让人一看便知非凡品。

顾三娘焦急道:“这人是不是救起来了,可眼下如何能救活过来?”“先送回春满楼再去请郎中给诊治吧!”樱雪说道。顾三娘无奈道:“也只得如此了”

春满楼后院小阁楼的房间里,罗祤悠悠醒转,入眼是一顶白色纱帐,房内器具古色古香。一张矮几上的香炉冒着一缕青烟,散发着浓郁的幽香。走出屏风隔着的外间看见两个古装妙龄少女正对着自己的背包研究,二女面容姣好,虽是素颜却不输美颜效果后的直播脸。二女正是樱雪和梦瑶,对于少女的古装并不奇怪。最近这些年弥漫着中国风的热潮,很多主播都以古装展示才艺以博关注。罗祤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于是出言道:“请问……”。

突兀的声音惊得二女翩若惊鸿,梦瑶瞪了这个男人一脸不满,小手轻轻拍着胸脯压惊。樱雪定了下说道:“郎君总算是醒过来了,郎中说只是呛了水,醒过来就无碍了!”

罗祤回想自己确实是落水了,前不久收到师兄的消息回山上见师父最后一面,料理完师父后事打算坐船过江再转乘高铁回之前工作的城市的,哪知哪来的怪风把自己拽入水里!后来发生什么就不知道了!

“你这人好生无理,我们姐妹救了你,连句道谢也不说!”梦瑶气哼哼的道。

“妹妹休得无理,郎君刚刚醒转身体尚未恢复元气”。

听了少女的话罗祤赶忙躬身致歉,心里顿时闪过无数念头,看这二女言行举止根本不是现代社会养成的,即便是现代好心人把你救了顶多就是把你往医院里一送就完事了,哪会是这般光景?莫非自己赶上了穿越大军了?

“郎君这包袱好生奇怪,我姐妹琢磨半天也不知道如何打开,郎君检验,莫被河水浸坏了”樱雪的话让罗祤回过神来。笑了笑“这个包防水的”随即拉开拉链,里面的物品一应具在。

罗祤从包里拿出来一个精美书盒,里面是之前买来准备向女神表白的一条镶嵌着水晶的银项链以及一对水晶耳坠。对樱雪说道“两位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这条项链和耳坠就当答谢二位吧,万望两位莫要嫌弃。”

当二人看见这两件首饰眼睛都亮了,她们出身青楼各式珠宝首饰见过无数,如此精致的做工还是第一次见到,一看就价值不凡。樱雪忙推辞道“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万不敢当如此贵重之礼。”

“不过是身外之物,若非二位搭救我已葬身鱼腹了,比此大恩这又算得了什么?”

“如此,樱雪谢过郎君了”接过项链樱雪双眼明亮,素来矜持的她也能从脸上看出了欢喜。

一番互通名姓后,“郎君且在此安顿下来,有什么事尽管吩咐玉儿”说罢便将叫做玉儿的丫鬟叫上前来交代一番。然后二人起身告辞。

通过了解罗祤知道,现在是庆历四年,这时的朝堂革新派和保守派正激烈的斗争吧。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总有些只顾自己利益的人。至于国富民强这些跟他们何干,自己能吃香喝辣就行,什么新政什么变法,触动我的利益不让我吃香喝辣就是不答应。罗祤叹了口气将这些思绪摔到一边,还是先想想如何在这里立足吧!

于是罗祤开始盘点跟随自己穿越过来的东西,一部手机和一个3万安的充电宝,手机里面有着自己喜欢看的穿越小说,罗祤有个习惯,每当看到小说里主角利用一些后世的土办法弄出一些夸时代的东西时,总喜欢查证一番,因而手机里存着不少资料,不成想如今派上用场了。把关机键按下去关机,省着电,这个时代可找不到电来充。一个30倍高清望远镜,晚上看清月亮上的陨石坑都不是问题。一套换洗的衣服已经没什么用了,在这个时代肯定不好再穿了,一个堪称工艺品的炫彩玻璃杯,这玩意估计能卖个好价钱。一罐福建铁观音和一套工笔画用的各色颜料,自己当初看短视频上的大神把人物花鸟画的活灵活现的眼热还下了一段苦功夫研究学习,说不定画几副可以在这个时代卖个新鲜。再则就是下山的时候师兄给了一小袋红薯约摸四五个的样子,说是让罗祤尝尝他种的绿色产品。一把唐朝制式的精装横刀是师父生前费了不少功夫弄到的,看着刀想起了自己和师兄打小被师父收养,师父是个道士,不喜欢外间的喧嚣,隐居深山老林。

罗祤自小跟着师父师兄在山上习武,由于生性好动于是师父将自己送到外面上学,过着正常人的生活,师父带着师兄在山里种些作物倒也自足。如今师父已然故去,念及此处不禁黯然起来。良久,罗祤将这些东西收好,这些可都是自己在北宋安身立命的本钱啊。

对一旁的女孩问道“你叫玉儿?”。通过玉儿了解到自己所在乃是北宋东京城汴梁,春满楼只是一家小妓院,无论财力实力都不能樊楼潘楼那种巨无霸相提并论。

为了尽早融入这个时代罗祤将玻璃杯包好,让玉儿领着到集市转转。要想在这个时代立足,首先要有钱,想想也就这个玻璃杯能快来钱快了,于是直奔东市的长生库。

当铺起源很早,在南朝时已有寺院经营以动产作抵押的放款业务。唐朝当铺称为质库,唐玄宗时有些贵族官僚修建店铺,开设邸店、质库,从事商业和高利贷剥削,它与柜坊同在市场上占有重要地位。唐会昌5年,皇帝的一个文告中说:“朝到衣冠”,“贷承华胄”以及“清途”们都私置质库楼店,与人争利。

宋代当铺称长生库,由于宋朝社会经济日益发展,长生库(质库)亦随之发达。富商大贾、官府、军队、寺院、大地主纷纷经营这种以物品作抵押的放款业务。宋入长生库抵押的物品除一般的金银珠玉钱货外,有时甚至还包括奴婢、牛马等有生命的物品,而普通劳动人民则多以生活用品作抵押。长生库放款时限短,利息高,还任意压低质物的价格,借款如到期不还,则没收质物,因此导致许多人家破产。

见有顾客小斯一脸陪笑着招呼“客官可是要典当?我们这当期有活当和死当,整个汴梁就属咱这里价格最公道,不论房契地契就连您身边这丫鬟我们也可以收。”

玉儿闻言白了小斯一眼正要发作。罗祤摆摆手说道:\”我这里有件宝贝想请贵铺给掌掌眼,劳烦小哥给你们掌柜的通传一声。\”

小斯心里嘀咕“什么宝贝非得劳烦掌柜的”心里虽不满但看罗祤一身书生打扮,腰间的佩刀一看就不俗还是去找掌柜的去了。等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小斯领着一个中年男子出来“客官,这是鄙店的佟掌柜”

佟掌柜精炼的眼神瞟了一眼罗祤满脸堆笑道“不知客官是何宝贝可否让老朽开开眼啊?”

罗祤将玻璃杯放在桌子上小心的打开包裹着的绸布!佟掌柜眯着的眼顿时亮了起来,忙堆笑着请屋里奉茶,从佟掌柜的表情罗祤看得出来此行必定收获不小,收好杯子笑着跟佟掌柜进了里间。

罗祤品着茶翘着二郎腿看着佟掌柜爱不释手的观赏着玻璃杯,也不打搅他。

大概有一盏茶的时间,佟掌柜将玻璃杯放回桌上,拱手道“未请教贵客高姓大名”

“掌柜的客气!在下罗祤”

“不知贵客是做活当还是死当呀?”

“那就看看掌柜的够不够公道了”罗祤笑道。

罗祤不知道这个玻璃杯能值多少钱,但主动权在自己手里,所以让佟掌柜先报价从而试探对方的底牌。

佟掌柜无奈只得试探性的说道“这等琉璃杯老朽也是第一次见,您看作价三千贯如何?”

一边的玉儿顿时长大嘴巴,罗祤也差点惊呼出来,但表面脸色一冷,抄起玻璃杯一副要撤的姿态。

宋朝时期的长生库把价格压的很低罗祤是知道的,佟掌柜既然报价三千贯,看来这个玻璃杯起码能值个八千一万贯。

佟掌柜见罗祤要走人的架势懊恼不已,忙陪笑道“贵客有话好商量,做买卖的讨价还价实属正常嘛。”

罗祤重新坐下道“掌柜的实不相瞒,此物乃先师所传,除此之外绝对找不到第二件,这汴梁的质库可不止你一家,此物若摆出去少不得上万贯”。

佟掌柜一脸为难“贵客您是知道我们质库的也有我们的难处,就怕砸在手里啊!”

“实不相瞒掌柜的,若非为了将先师所受的学问发扬光大,某断然不会将先师所传的宝贝变卖的,掌柜的咱们各退一步如何?”罗祤说着伸出一个巴掌。

佟掌柜松了口气心道“还以为对方狮子大开口,5000贯的价格到时候转手就回来了”于是立马同意,马上写票据生怕罗祤反悔。

罗祤也是不想麻烦才这么做,不然搞个拍卖会什么的铁定能卖更多!玻璃这玩意后世都是烂大街的玩意。在等了将近一个时辰左右佟掌柜终于将资金调齐,5000贯说少也不少按照一贯铜钱6斤4两来算那也是16吨的恐怖数字。

佟掌柜将钱折合成金银支付让罗祤很满意。宋朝的银子值钱,一两银子比一贯足钱还多,金银的比例是一比八。佟掌柜支付了500两黄金、125两银子,将票据交给罗祤然后收好玻璃杯。罗祤想着银子用起来也不方便于是换了五贯铜钱让佟掌柜帮忙雇了牛车告辞走了。

看着罗祤的背影佟掌柜满是得意,回到里间接着观赏那件所谓的炫彩琉璃杯。

出了长生库带走玉儿一路买买买,什么糕点果脯的差点装满了牛车。玉儿也是第一次能逛街这么过瘾,14岁的丫头还是个孩子。

一天的相处下来加上那么多蜜饯零嘴也开始活络起来,“郎君,那边是州桥夜市,那边是相国寺,那边是高阳正店”小丫头一路吃着蜜饯一路给罗祤介绍道。

辗转回到了瓦子街的春满楼从后院将东西都卸下来付了车钱,回到了小阁楼。

樱雪和梦瑶都不在阁楼,外间隐隐传来丝竹之声,估计这会都在前院献艺吧!玉儿看着今日扫荡回来的大包小包一脸欢喜,心道“郎君真懂礼数,给娘子买了这么多东西”,然后开始整理起来。

罗祤想着将来的打算,目前手里有这近5000贯足够自己在北宋无忧无虑过完这辈子了,然而这种小富即安的想法怎么能对得起作为一个穿越者的身份,不说治国安邦至少也要富甲天下嘛!首先得把手机里存着的资料和记忆中的知识给记下来。把这些记录成册光出书都能够影响深远了,想着想着罗祤兴奋起来。“嗯,先找个书店盘下来,将来出书也是一门收益不小的产业,也不知道毕昇的活字印刷发明了没有,即便发明了也没有推广吧,明天得了解一下”

罗祤拿出跟着自己穿越过来的那台画笔和颜料画了起来。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一幅《烟雨江南》、一幅《夏夜星空》、一幅《秋日丰收》以及一幅《飞雪江山》图在宣纸上绚丽夺目。有赖于后世的网络发达,短视频以及各种直播间大神济济,倒让自己学了不少东西。现代的绘画手法可以把人物画得跟照片一般,罗祤虽然没有哪位高度近视的大神能把画作画得跟高清照片的本事,但自己曾经苦练许久的画技糊弄一千多年前的古人相信也绝不含糊。

玉儿收拾完东西烧好热水端进来给罗祤泡泡脚解解乏,一进来就看见四幅如梦如幻的画作,惊得差点把满装热水的木盆扔地上。跟着自家娘子身边耳濡目染,什么才子的佳作也没少见过,可这么美伦美焕的画作还是第一次看到,怎么能不惊讶。

“郎君这画儿景色跟印上去似的,可比汴梁那些才子画的好多了”

“是吗?哈哈!对了,现在什么时辰了?”

“三更刚打过”玉儿回答道。

古人的计时也挺复杂的,一夜分为五更,戌初一刻为一更,亥初三刻为二更,子时整为三更,丑正二刻为四更,寅正四刻为五更。三更刚刚打更也就是0点多了,看来以后得把计时钟给弄出来。

后世那种挂钟还算简单,目前簧片做不出来,只能采用重锤砝码利用重力驱动齿轮带动指针,以钟摆链接的擒纵机构控制棘轮的速度从而达到棘轮每动一下为一秒钟,棘轮转一圈分针跳一格,分针转一圈时针跳一格。

接过玉儿端来的热水一边泡着脚一边幻想着自己以后富可敌国的场景心里美滋滋的。泡了一阵子顿觉神清气爽,看见房间里各种乐器一时技痒拿了把二胡拉了起来是

“,”uid”:”1574152560706141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9 06:40
下一篇 2021-12-19 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