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人的财迷小王妃

精彩节选

靠,好饿。

这是楚清有知觉后的第一反应,她这是几天没吃饭了,竟然会饿成这样。

全身酸软无力的楚清睁开了眼睛,看到一个全木质的天花板。

这是……哪儿?

起初她的眼睛是模糊的,用手揉了几次才渐渐清晰。

偌大的一个房子里没几件像样的家具,而且还都古老破旧的离谱,到处灰蒙蒙的一片。

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

“开饭了,开饭了,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天天累死累活的还得给你们这帮子讨人厌的送饭。这破天说下雨就下雨,就会给我添堵。”

一个女人抱怨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紧随着就是房门被人一脚从外面踹开,其中半扇门板摇晃几下歪在一旁。

雨帘的声音瞬间清晰了很多,这让本就阴暗的房间又潮冷了不少。

“咚!咚!咚!”

进门的女人穿着古代的衣裙,左手打着伞,右手提着个大木桶。将木桶放到地上以后,抄起里面的勺子用力敲了敲门框,那架势让楚清想起了喂猪的饲养员。

“还有没有喘气的,饭来了啊!”

说话间女人低头从门口的地上踢过来一个大碗,从木桶里舀了勺不知道是粥还是汤的东西放在了里面,然后几步走到床边,抬起脚踢了踢她的头。

楚清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被人用手指着头,而那个女人竟然直接上脚踢?!

她发誓只要自己不被饿死,早晚有一天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然而此刻就算她怒火中烧,身体也实在太过虚弱,用尽了全力只能让稍微翻侧了下身,然后无力的看着那个正在居高临下的女人。

女人微俯下-身看了楚清几眼,带着一脸嫌弃的表情起身离开,拎着桶去了另一边。

很快,那女人在隔壁说着同样的话,同样传来她用勺子敲打着门框的声音。

旁边的房间还有人?

楚清根本没有时间多想,因为她知道目前最重要的是自己要吃东西,否则很可能下一秒就会断气。

她艰难的翻着身,从床上滚了下来直接掉在地上,床虽然不高也摔的她差点散了架。

从床边到门外那个碗不过十几米的距离,她却觉得自己爬了一个世纪,当她终于拿到那个碗时,却被一股酸臭之气熏的已经看到了牛头马面。

碗里的东西说饭不是饭,说粥不是粥,整体还呈灰黑色,里面夹杂着与其说是菜叶,倒更像是树叶或烂草一样的东西。

这是什么?

这是给人吃的吗?

楚清刚要摔碗,却看到隔壁房间里爬出来一个同样瘦弱的女人像疯了一样的大口的喝着属于她的那份,那样子看上去仿佛就像喝着什么琼浆玉液。

“怎么才死两个?唉!这速度也太慢了点。”发饭的女人从另一间屋里出来,掏出手帕一脸嫌弃的捂着鼻子,拿起伞进入了雨夜中。

不多时,几个穿着同样衣服的男人走了进来,从刚才那间屋子里抬出两个年轻的女人。面色苍白,瘦的不成人形。

一个闪电划过长空,照在其中一个女人的脸上。

那瞪着双眼,眼窝深陷的样子让楚清全身一颤,手中的碗摇摇晃晃的掉在地上,虽然没有倒,但也发出一声响。

那个发饭的女人听到声音看了过来。

透过雨帘,楚清似乎看到她在对自己笑,还不时的动着嘴唇。

[看吧,看你能坚持多久,下次抬出来的就是你。]

隔着雨帘,会读唇语的楚清看清了那女人口中所说的话,那话让她不寒而栗。

抬尸体的男人们和发饭的女人已经出了大门,将门紧掩上,紧接着是外面上栓锁门的声音。

她这是被人给关起来了?!

回想着刚才的一切,楚清看了看地上的碗,毫不犹豫的将那些东西全部倒进了嘴里。整个过程不敢停顿,更不敢咀嚼,就是一股脑的全部倒了进去,稍慢一点她都怕自己会给吐出来。

食物下肚后,感到全身疲累到不行的楚清昏睡过去,再次醒来已是艳阳高照,天气晴好,而她的脑子里也涌进了无数和她毫不相关的画面。

那些画面是另一个女子从小到大的所有记忆。

没错,楚清穿越了。

她魂穿到一个同名同姓的女子身上,而她所待的地方是大盛国皇城内的冷宫,现在的身份是连老皇上面都没见过就被打入冷宫等死的悲惨秀女。

原主和其他秀女刚刚入宫,不知为何老皇上突然重病,众人就迁怒到她们这些大姑娘身上,最后落得个被关在这里自生自灭的地步。

封建王朝就是这么不顾人的死活,是生是死全在那些玩弄权柄之人的一句话。

一共十八位秀女,现在就剩下隔壁那位和原主……不对,是和穿越过来的新的楚清。

那些人的死就像此刻外面地面上的一片树叶,死的这么容易,这么轻巧,这么……无足轻重,无足轻重到仿佛她就没有来过这里一样。

当天夜里,那个拎着桶的宫女又来了,甩给楚清一碗同样难以下咽的吃食后,招呼两个太监把隔壁房间的女人抬走了。

那个女人也死了。

宫女临走时还别有深意的望了楚清一眼,这次虽然没有说话,但那眼神就像在说“怎么这个还有气,真麻烦,还得再来。”

随着大门的再次上锁,这座冷宫里就只剩下楚清一个人。

她毫不犹豫的将自己和隔壁女人的那两碗东西全部倒进自己嘴里,一滴不剩,因为每多吃一口都是让她能再多活一会儿的保障。

对现在的楚清来说,眼前的一切都太过现实,太过残酷。

那又如何?

她可不是原来的楚清,只要有一口气就不会认输,绝对不会。

现在说什么都是徒劳的,她需要体力,需要食物。

“唧唧喳喳……”

听到几声鸟叫,楚清有了主意,摇晃着身子到院中捡了些小石子握在手中,然后靠坐在一个石凳旁。

楚清前世是某秘密组织培养的特工,各项技能考核都是优异,只可惜唯有射击始终垫底。

不过,她不相信老天爷让她重活一回,就是为了让她再死一次,想他应该也不会这么无聊。

“,”uid”:”2137047683832695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9 07:30
下一篇 2021-12-19 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