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我卖的是孟婆汤!

精彩节选

“哎!”

石生长叹一口气。

店里的生意,就如同这没完没了的雨水天气。

将石生的心浇的拔凉拔凉的。

“又可以早休息啰!”石生拿起扫除,伸了个懒腰。

石生独自经营着一家轻餐饮铺子。(饮料,手抓饼,煎饼果子,蛋糕,甜点,等等)

店里生意不好。

后来,他就自己熬汤底,加了个关东煮。

关东煮的汤,喝的人却是出奇的多。

打扫完店里的卫生。

大概晚上九点五十分。

外卖营业时间,最近都设置在九点五十分结束。

像往常一样,石生会在之后的十分钟,看看每天的营业额,以及第二天的备货情况。

十点,关收银机,下班。

这是间老房子,是石生爷爷留给他的。

房间有两层,一层用来营业,二层用来住人。

关了店门,石生准备上楼。

这时。

收银机突然响了起来:

“您有新的外卖订单,请及时处理!”

冷不丁的,吓石生一跳。

“什么情况?”

“难道我没关收银机?”

‘滋啦滋啦’小票机开始打印小票。

“是预约单吗?”石生返回收银台。

收银机是黑屏的。

“怎么回事?”石生奇怪,“关机了啊?插座也关了啊!”

这时,

收银机又发出:您有新的外卖订单,请及时查收。

“这?是闹哪样?”

“嘀”一声,小票打印完毕。

虽然奇怪,石生还是撕下了小票。

小票单显示:立即配送

点餐时间:22:04

菜品栏里:无信息,

备注栏:打包一碗关东煮的汤。不用现做,今天剩余的汤就行!谢谢!

外送费:5000 元,

这顾客,这单外卖啥也没点,光要了一份汤,而且是免费的汤,外送费居然给了5000元。

望着5000元的配送费,石生没有过多犹豫,直接点了“商家自配”键。

订单收货地址是:国都大厦18楼

这地址,石生也算熟识。

从店门口看过去,就能看到国都大厦的金色尖顶。

这是一座新建的大厦,办公居住一体的商务大楼。

走路过去大概十几分钟,骑车也就5分钟的样子。

关于这座大厦,石生还听过一个传闻:

当初大厦打地基时,有两处根基死活也打不下去。后来请了懂行的道士,做了法事,才勉强打了一处下去。

虽然顾客要求说,卖剩下的汤就行,但石生还是重新调制了新的汤头。另外还重新加了新的食材进去。

很快,外卖准备就绪。

穿上雨衣,骑上心爱的小摩托。

出发了……

骑着车,雨水像冰渣子一样刮拉在脸上。

“店里也没这么冷啊。”石生冻得瑟瑟发抖。

这一片区域,最近都在建高楼,路面坑坑洼洼。

夜里黑,路灯也没安装完善。

小摩托好几次跑进深坑。

差点没把他甩飞出去。

为了唾手可得的5000块,石生内心却是热腾腾的。

唯一的遗憾,就是出门忘记了带手电。

虽说在店门口,抬眼就能看到国都大厦,但自国都大厦建成后,石生始终也没有来过这里。

天黑,加之位置不熟,找到国都大厦的入口都相当的困难。

通过一翻折腾,终于,还是给找到了国都大厦的大门。

门卫处,值班的是位60 来岁的大爷,正在打盹。

“你好,大爷!”石生拍了拍门卫室的窗户。

“……”

“你好,大爷!”又喊一遍。

这门卫大爷,心不跳眼不慌。

闭着眼,伸舌头舔他那厚实的大嘴唇子。

时不时还露出春梦般诡异的笑来。

敲了半天,门卫大爷始终没反应。

“怎么办?从栏杆上翻过去?”

石生跃跃欲试。

这时,

“嘀”一声,门禁处有声音传来。

“欢迎回家!”有人刷卡进门。。

看时,并没见到有人进去。

没有多想,石生赶忙骑着小摩托,跟了进去。

小票上没有写单元号,只写了18楼。

周边的房子,顶多只有7层。

“应该就是那处了。”石生顺着金顶的方向骑。

骑了好一阵,石生发现有些不对劲。

“这骑来骑去,看到的,怎么和我在店门口看到的金顶都是同一个角度呢?”

小区很大,零星的只有两三户人家开着灯。

想找个小区业主问问,但小区里连个鬼影都没有。

打电话给顾客,顾客电话一直提示忙音的状态。

“哎!慢慢找吧!”石生无奈。

只得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小区里乱转。

隐隐约约的,石生闻到一股清新的香味。

但一路过来,并没有发现路边开有什么花。

绕过一簇灌木丛。

地上突然出现了许多白色的花瓣。

顺着花瓣望去,不远处,有个白晃晃的人影在晃动。

石生想,正好可以问问这人国都大厦怎么走。

沿着花瓣,骑车慢慢靠近。

面前的是一位白发苍苍,异常纤瘦的老太太,穿一身白衣,拖着个白色拉杆箱。

老太太既不打伞,也不披雨衣。

“奶奶,国都大厦怎么走?”石生问。

老太太发现了石生。

一副茫然的表情,没有说话。

只是把佝偻的背,压的更低了。

“奶奶,你这是要去做什么呢?”

老太太没有回话,继续拖着拉杆箱往前走。

“这老太太是走丢了?”石生有种不好的预感。

刚想问话。

老太太停住了。

“花带我回家!”老太太低低的声音。

“什么?”石生没有听明白。

低头看时,老太太果真是踩在白色花瓣铺成的路上。

石生瞬间明白。

“这老太太肯定是得了老年痴呆了,半夜不睡觉,竟然在小区里面面踩花玩。”

要问老太太要怎么去国都大厦,那肯定是问不出个答案来了。

见老太太没有撑伞,被雨淋的湿漉漉的。

石生心生怜悯,赶忙从小摩托的兜里找了把雨伞。

打开了给老太太遮上。

“奶奶,这大半夜的早些回去,小心着了凉。”

老太太原本就瘦小。

被雨伞一遮,整个人就像被藏了起来。

从石生的角度看,

伞底下,老太太只露出绣花鞋的两个尖角。

“这是纸鞋吗?”石生纳闷。

“,”uid”:”3623591451309598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9 09:10
下一篇 2021-12-19 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