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尸:无常烧烤店

精彩节选

引子

人生来有命数,富贵安康或贫困苦弱,高大或矮小,有人活百岁,有人夭折而亡,有人一生顺遂,有人命途多舛,此事天注定,唯有一种存在,天管不得他的命,称之为无常。

天道无常的无常

……

“愿你有个好的人生。”张有常又梦到了对他说出这句话的人,揉了揉眼睛从午觉中醒来

日高天热,正是下午最灼人的时候,星海小区的北门口支起了一个夜宵摊,临街的小铺子外加门前搭起了几个棚,零星的放着几张桌子,烧烤炉一点便算是开业了。

“有常,开业够早的呀。”路过了一个老大爷对着年轻的夜宵摊主热络的打了声招呼。

“哎呦,李大爷,今天这么早接孙女回家呀,晚上别忘了来喝两杯。”

穿着白色背心的夜宵摊主转过身,头发有些蓬乱,胡渣唏嘘,嘴角咬着一根还没点着的烟,穿着有些宽大的白色背心,背心上还沾着些碳灰,看着不修边幅,但是为人热情,年级二十出头,正是年轻。

李大爷停下了脚步说道:“那一定,今晚别忘了帮我把小唐叫上,今晚一定要把他杀得丢盔卸甲。”

“唐大哥今天国外刚回来,约好了今晚来,您可别睡早了。”

“给我留好位置。”

李大爷牵着孙女回了家,夜宵摊老板张有常开始准备起晚上的设备,点火,开炉,把冰箱里面的食材和调料码放摆好,店里的两个伙计也从小铺里面走了出来,睡眼惺忪,明显是刚醒。

两人中胖的那个是小钟,钟徽,更胖的那个是小孔,孔丞廉,小钟是个光头,头上还点着11个戒疤,一副和尚的模样,小孔满脸络腮胡,头发似鸡窝,脖子上挂着一块小型八卦镜,放到路边伸出手随时可以要饭的模样。

张有常用夹碳的铁夹拾起一块火红的木炭,放到嘴边点燃了自己的烟,抽了一口,吞云吐雾竟然有些许灵气氤氲,看到了正在伸懒腰的伙计,气不打一处来。

脱下了人字拖便甩了过去,动作熟练,一气呵成,人字拖命中了其中一人的脑袋之后又砸中了另外一人的侧脸,一箭双沙雕。

“小孔,小钟,快给我死过来,两个人醒的比我还晚。”

“对不起,师傅。”两人略带笑意,但是毕恭毕敬的捡起张有常的人字拖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张有常对着胖徒弟说道:“小钟,调料不够了,去市场赶紧买点来,按照之前教你的做好,6点之前给我弄好。”

“好,这就去,师傅。”小钟蹬上三轮车就要出发。

“等等,急什么?这份单子拿上,菜也买一点,蔬菜不够了。”

“好。”

吩咐完小钟,张有常对着更胖的徒弟说道:“小孔,给我去搞点新鲜牛肉来。”

“肉不是还有吗?师傅。”

“人吃的有,狗吃的没有了,去搞50斤来。”钟麻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在夜宵摊睡觉的大黄狗。

“50斤?”小孔惊讶的说道。

“怎么了?”

“大龙的食量变小了吗?”

大黄狗睁开眼睛瞪了一眼小孔,小孔一溜烟就跑了,张有常走了过去,踢了一脚大黄狗的屁股说道:“去边上睡,在这里挡了我生意,小心给你也烤了。”

大龙似有灵性,白了张有常一眼,并未起身,翻滚了两圈离开了原来的地方,继续倒头呼呼大睡。

“化形成够就真学了个狗样,懒得要死。”张有常说了它一句,它也没理张有常。

随着工作的人下班了,张有常的小摊生意也慢慢多了起来,炒个粉,烤点串,再开一杯冰阔落,在仲夏夜的晚上倒是惬意的很。

张有常手法熟练,兼顾着烧烤和炒粉,小摊不大,坐下十几个人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

小钟按照张有常的吩咐买好东西回来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张有常见面就骂:“搞什么,回来这么晚。”

“堵住了,对不起师傅。”

“三轮车也能堵吗?”

“路上遇到了一个女施主,在我心上堵了路。”

“对方报警了吗?”

“没有,师傅。”

“那就好,你个和尚不要老是想着女人的事情,山下的女人是老虎。”

“师傅此言差矣,不入红尘怎么看破红尘。”

“滚,烤肉去。”

“师傅,出家人还是少沾荤腥为好。”

“你不入红尘怎么看破红尘,烤肉也是一种修行。”

“师傅,此言在理。”

师徒三人,张有常烧烤,小钟炒菜,小孔端盘跑堂倒是井井有条,这家小店开在这里已经一年了,周边几个小区老客户很多,张有常为人也热情,烧烤味道不错,所以很多回头客。

又过了半个小时,之前打过招呼的老李来了,老李拎了一壶枸杞水,坐到了一张桌子边上喊道:“小张,赶紧的,棋盘摆出来了。”

“来咯。”张有常满面笑容的走了上去,拿出了一副用黑色塑料袋包着的象棋。

打开黑色塑料袋,胡乱的倒出一副色泽黄黑木纹的象棋,看起来非一般凡物。

“哎呦,你小心着点,这上好的象棋每次见你如此胡乱倒出,真是怕摔坏了。”

“不就是副象棋,没啥。”

老李笑着问道:“小张你老实和我说这幅象棋到底是什么材质的。”

“奇楠沉香,不是上次就和你说了。”

“睁眼说瞎话,那奇楠沉香多名贵啊,怎么可能有这么大一副象棋,虽然这幅棋看起来挺好的,但是肯定没这么名贵,有这么名贵的棋,你卖了它还用摆烧烤摊啊,你净框我,你这属于诓骗老年人,我刚下载了国家反诈APP,你这样我要举报你的。”

“您看,我说了您又不信。”张有常表情无奈。

张有常拿过来点烤肉烤鱿鱼啥的给老李,不一会一个挺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手上拎着一壶酒,用运动水壶装着,满面笑容,看起来有些油腻。

“哎呦,唐大哥你来了啊。”张有常放下了手上的活就迎了上去,远比对其他人更热情:“你可是好几天没来了。”

“接女儿去了,小张,给我来二十串羊肉串,两个腰子,再来盘酱爆螺蛳。”

“好嘞。”张有常马上让小钟烤肉,

啤酒肚中年男人姓唐,单名一个仲字,年轻时候也是高大帅气,可惜三十来岁的时候好一口酒,越喝肚子越大。

“小唐,我研究了一招新招,定杀的你丢马弃车。”

“李老师,您这可是从来没赢过我啊。”

“来。”

两人坐下就开始下棋,老李虽然棋艺不精,但是好棋成痴,但凡碰到象棋有关事宜便迈不动道了,还自己组建的了星海街道象棋兴趣会,办的倒是风生水起,主要是他儿子肯出钱出力。

“呦,唐大哥,你这一星期不见,棋艺更加厉害了,都赶上职业的了。”张有常将烤好了的羊肉串放到唐仲边上,然后放下了所有事情到唐仲边上不断的拍着马屁,不知道还以为张有常是有事相求。

不一会又跑去拿了两瓶酒准备拎过去,看了一眼精美的包装,上书百里酒庄四个大字,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想着不太对,就拆了包装,把酒倒入了矿泉水瓶拿了过去给唐仲说道:“唐大哥,这是我自家酿的酒,你尝尝。”

唐仲抿了一小口说:“好酒啊,这酒味道香浓,口感绵软,好酒好酒。”

“您要是喜欢,我接下来让家里人多给我捎几瓶。”

“小张啊,你现在思想滑坡严重啊,给小唐拿酒,就不给我老李来一点,难道你看上人家小唐家闺女 。”老李看张有常对唐仲这么阿谀奉承便说道。

“我跟唐大哥可是忘年之交,这前世就是兄弟,我做小弟的给大哥拿瓶酒不是理所当然的,再说您不是戒酒了吗?随身带着枸杞水。”

老李拿过了矿泉水瓶说道:“这不是家里儿女看的紧,得装装样子,遇到好酒哪有不喝的道理。”说罢便喝了起来,眯了一口。

“好酒啊,好酒,这就口感比百里酒庄的五十年佳酿都好,入口柔一线喉。”老李赞叹道。

“吹牛吧老李,百里酒庄的50年佳酿那可是十好几万一瓶,你能喝过?”旁边的人笑着说道。

老李不服气便辨了起来,气氛好不热闹。

此时张有常的大黄狗走到了烧烤炉边上,接替张有常烧烤的小钟看着张有常那边那么热闹,不由的问道:“大龙,你说师傅是怎么回事?跑来这小区门口摆夜宵摊,那百里酒庄的百年佳酿,就这样让人喝了,师傅神仙似的人物怎么还不断奉承那啤酒肚的男人。”

黄狗大龙眯了眯眼睛竟然口吐人言说道:“你前几天刚来,不了解情况,你师父什么个人你还不清楚吗?天庭不敢收,佛祖不敢请,鬼门关前抖一抖,阎王爷也不敢留,哪会真用的着去奉承个凡人。”

“对啊,所以才奇怪呀。”小钟百思不得其解。

“张有常一年前,用命给自己算了一卦。”

小钟神色呆滞,惊讶的说道:“以命卜天?”

卜字一脉,测天意,但是不可以自己为媒介卜卦,不然必引来天罚,所以用自己为媒介算卦又称以命卜天。

“对,天罚差点劈死他,命硬,歇了一天就好了。”大龙悠闲的说道。

“师傅算了什么。”

“姻缘。”

“姻缘?”

“是的,姻缘,喏,你看看那没脸没皮拍马屁的样子,你以为他在干嘛?在讨好未来的老丈人呢。”

“,”uid”:”800887390362439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9 10:00
下一篇 2021-12-19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