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天帝的疯批鬼王呀

精彩节选

初冬的京城浓雾漫漫,夜色凛凉。

一行黑衣人快马飞驰在田间路上,奔着凉州方向消失在浓雾中。

此时的凉州。

“太傅大人,又死了几十位。”坐在暗红色雕花椅上的老者缓缓抬起头,他头发花白,眼睑微垂,叹了口气。

这位太傅大人便是辅佐当今皇上的第一重臣薛尘。

两个月前,先皇驾崩,新皇刚刚继位。

年仅二十一岁的新皇苏玄羽,年少有为,又有几位重臣辅佐,国力也大有富强之势,全国上下皆是一片繁荣祥和。

奈何这位新皇生来就得了怪病,他如同姑娘一般柔弱,虽风度翩翩,身段高挺修长,眉清目明,但却面色苍白,经常缠绵病榻,每次发起病都如同血被抽空了一般,浑身白的就像是透明的,日日年年用药压制,尚未出事。

登基一月有余,凉州便出了事,每日死去几百名民众,都是以被吸干血液,微笑着而死。

苏玄羽大怒,立刻派出几名重臣赶赴凉州查案,几日后也查出有何端倪,皇上一气之下卧病不起,薛尘亲自奔赴凉州查案。

薛尘日夜兼程赶到凉州之时,凉州已经死数万名民众,死者们浑身没有一丝血色,但看上去没有任何痛苦,嘴角挂着微笑,仿佛进入了极乐世界,薛尘看着这些人皱起眉头,觉得凉州之案绝不简单。

到了凉州的第二日,薛尘便带领部下走访了凉州城,问遍凉州城,却一无所获,人们纷纷都闭门谢客,生怕灾祸找上自己的门。

薛尘他们无意间进入一间破烂不堪的庙宇,发现有位瞎眼的老妇人,看上去年岁已高。

在给了老妇人一些衣食和水之后,老妇人悄悄告诉薛尘,凉州城内几百年来流行着一个传说:

凉州自古地处特殊,位于人间和冥界的交汇,一直往西走有一条路,这条路由血黄色的孤魂野鬼的魂魄组成,只有地处阴间的人才能看到,而凡人走在那条路上却是一条普通的路,永远走不到头,人们叫它黄泉路。

路的尽头是忘川河,忘川河里血色弥漫,孤魂野鬼,虫蛇满布,腥风扑面,此河之水为保护冥界所用。

忘川河上有奈何桥,奈何桥边坐着一个老婆婆,她叫孟婆,要过忘川河,必过奈何桥,就要喝孟婆汤以忘记前世的事情,不喝孟婆汤,就过不得奈何桥,也就不得投生转世。

通过奈何桥就是冥界了,冥界里的统治者鬼王嗜血如命,是个疯子,一旦动怒便大开杀戒。

几百年来凉州与冥界都相安无事是因为战事饥荒灾难死者众多,忘川水里的冤魂数量足够,但宁远国先皇在世是盛世,无战事无饥荒无灾难也就无冤魂补给忘川河。

过了几百年,忘川河内冤魂不够数量,河水日日涌动,鬼王为防止天界攻打,派出鬼兵出来大开杀戒补给忘川,才会导致这么多凉州百姓死去,且均被吸干,毫无血色。

薛尘听闻有此一说特别惊讶,连忙问道是不是有化解之道,只见那老妇人凑近低声道:听闻只需帝王三滴血献于鬼王即可太平。

薛尘震惊:帝王三滴血!

薛尘回去后想了好久,此事也只是传闻,皇上刚刚登基,身体娇弱,岂能相信这些鬼神无稽之谈,决心探查后再做定夺。

回去修书一封,告知皇上正在速查,请他安心养病,派人快马加鞭送去京城。

夜间,薛尘所住的府邸出了事。

在门外值守的几名小官兵忽然自己抓住自己的脖子,嘴张开,满脸笑容,人脸由满脸红润一瞬间就变成了煞白,随后倒地身亡。

看到的小官兵本要去给门口的官兵们送茶水,见到后吓得浑身哆嗦,屁滚尿流,满地乱爬,爬到薛尘那里,一五一十的禀告了。

“确定没看到其他人?”

“没,没,没……有。”

薛尘起身走了出去,府邸外几名官兵躺在了地上,走上前去,只见到他们毫发无损,脸上露出笑容,却毫无血色,与前面那些死者一模一样。

薛尘示意将亡者抬下去,转身回了府邸,坐在烛光下凝神发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京城内的皇宫。

真丝的纱帘里透着一束光,苏玄羽倚在床榻上,看着手中信件。

他散着乌黑的长发,穿着金黄色的睡袍,脸色苍白,不知在想些什么。

沉思了一会。

“客颜,更衣。”

“陛下,这么晚了您要出去?”客颜是苏玄羽身边的暗卫头子,武功高强。

“去凉州,薛卿恐怕撑不住了。”苏玄羽沉声道。

“那陛下就更不该去了,凉州凶险,陛下还生着病。”

苏玄羽看了客颜一眼,客颜立马闭了嘴。

夜色中,一行黑衣人快马加鞭急匆匆地出了京城。

次日早上,薛尘乘坐一辆马车赶往黄泉路,他一路向西,出城已经百余里,道路旁因为初冬枯萎的树木早已不见。

穿过一片浓雾。

面前真的出现了一条黄色的路,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一片混沌,不知道是不是还在人间,他在窗内看着这条路,吩咐官兵继续向前走。

马儿似乎受了惊吓,不肯自己向前,于是官兵们只能下车拉着马继续向前走。

走了很久很久,面前依旧是这条路,就像永远走不到尽头,薛尘吩咐停下,下了车。

周围一无所有,一片混沌,只有面前这条黄色的路,可这条路也没有任何特殊,就是普通的黄色土路。

薛尘想起老妇说的话:只有地处阴间的人才能走到头,而人走过去就是一条路,永远走不到尽头。

顿时信了老妇的话几分,便只好放弃先回到府中。

出发的时侯是清晨,明明才走了不过几个时辰,回到府邸已是傍晚,不断有消息传来,又增加了几百人。

薛尘跟随先皇半生虽说也是见过一些大案,可也未曾发生这样的事,而新皇一登基就发生此怪事,他也无能为力,难道真的要新皇赠予冥界鬼王三滴血吗?他一时间迷茫,花白的头发在灯光下衬得他老态龙钟。

“太傅大人,又死了几十位。”坐在暗红色雕花椅上他眼色微垂,叹了口气。

拿起信笺,刚要动笔写信,一名小官兵闯了进来。

“大人,皇上来了。”

“什么?”薛尘颤抖着,急忙起身朝外走去。

“请陛下治臣无能之罪。”薛尘颤抖着跪在了皇上面前。

一名戴帽子的黑衣人示意他着起身,便转身进了屋里。

“陛下,您怎么来了?您的病——”

“查的怎么样?”苏玄羽拿起茶水喝了一口。

薛尘羞愧地低下了头。

“说吧。”灯光下的苏玄羽依旧面色苍白。

“陛下,臣该死,臣想要陛下三滴血。”

“,”uid”:”4274543170976493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9 11:40
下一篇 2021-12-19 1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