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娘娘,伴君如伴虎

精彩节选

“为父一生为大川国尽心竭力,最后却落得个兔死狗烹的下场,阿眠我儿一定要替为父报仇!”

“阿眠,爹爹死得好惨啊!”

“爹爹!爹爹!”

秦雨眠从梦中惊醒,大口地喘着气。

待冷静些许,坐起身看了看周围。

是在客栈里。

差点以为还在家中,可是,她已经没有家了。

夜已深了,但这个噩梦让她毫无睡意,秦雨眠便索性起身将其父的遗物从贴身衣物中拿了出来。

这是一块用料考究雕工精细的玉坠子,纵是对玉器知之甚少的秦雨眠也大抵能推断出来这必不是普通官员能得到的物件。

她能想到的只有皇帝,太子,锐王和当今的皇后娘娘。

可是这坠子又的确是她离家那日爹爹送给她的。

早知她离开两天就物是人非家破人亡,她宁可与爹娘一起赴黄泉。

可是她活下来了,她要背负着秦家上下五十多口的命找出凶手,报仇雪恨。

只是爹爹为何要将这个玉坠子交给她还让她务必仔细收着呢?

难道爹爹将这个东西送给我是想告诉我凶手是这个物件的主人?

可是秦雨眠想不通,爹爹为官清廉,深受百姓爱戴,到底是怎样得罪了那些人才招来如此祸事…

想到爹爹秦雨眠不自觉泪流满面。

“爹娘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们泉下安息?你们能不能告诉我…女儿真的很迷茫…”

独自一人没有依靠,还被暗处的人追杀,要不是当初早早拜师学艺,兴许如下已然曝尸荒野。

秦雨眠不知道眼下自己该从何处查起,甚至她也并不知道手中这块坠子是否真的与凶手有关。

爹爹将东西交给她之前并未对此物有任何提及。

罢了,还是先养好精神,明日继续赶路,先找个安全的地方才好继续追查。

这样想着,秦雨眠才能缓缓入睡。

“哥,你真要我去跟着她啊?”

唇红齿白,面若桃花的少女不满地撇了撇嘴。

“她不是有武功吗,还需要我来保护她不成?”

“当初我让人把玉坠子送给秦大人是为了救他,没想到他宁可自己死也想留住秦雨眠的命。”

“秦大人也算一代忠臣,如非迫不得已我不想对他出手,眼下秦家只剩她一个人,你跟着她那些想害她的人自然不敢过于明目张胆,我会在暗处帮你。”

温文尔雅的男子一边喝茶一边不紧不慢地回答着少女。

林霜雪一瞬间有些许恍惚。

果然哥哥不愧被民间女子称为川国第一美男子。

就算只是坐在那里也像一幅画一样,丰神俊朗却又偏偏男生女相,看的林霜雪都想吟出“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不过也就只能想想,若是被哥哥知道她有这个想法还不知道要怎么惩罚她。

但是想想他吩咐要她去做的事,再好看的面庞也改变不了林霜雪的怒气。

“那万一那些人打算连我一起杀了怎么办?哥哥你难道忍心看你如此温柔大方的妹妹惨遭毒手吗?”

林霜雪边说着边愤愤不平夺下男子手中的茶重重放在了桌上。

“你平时的泼辣劲只需显露出五分便可叫那些歹徒闻风丧胆,哪能惨遭毒手。”

男子又拿回了林霜雪手中的茶继续抿了一口。

林霜雪眼看着自己确实争不过,只得放了放狠话。

“哼!去就去,你不是想保护那个秦雨眠吗?我偏要给她使绊子!”

男子看着林霜雪跑了出去轻笑了一声,本应一双多情桃花眼却满是薄凉。

秦雨眠一夜睡得十分不好,血海深仇一日不报,她如何能安心。

便早早收拾准备动身前往京城,那里达官显贵最多,或许能通过这个玉坠子发现更多线索。

“抓贼!抓贼啊!”

一位穿着朴素的姑娘一边追前面跑得飞快的男人一边大喊。

可是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哪里追得上身高马大的男人,眼看着贼人就要溜得没影了。

按照秦雨眠现在的身份,她是应当能藏的有多不显眼就要有多低调的。

可看着这位姑娘如此吃力,旁边的人却还只是看热闹不肯伸出援手的样子,秦雨眠实在做不到袖手旁观。

她便使了轻功去追那个男人,普通人跑得再快也快不过她这种有轻功的。

秦雨眠几步追上贼人,拿回钱袋子还狠狠踹了男人两脚。

“你一个好手好脚的堂堂八尺男儿居然要抢一个姑娘的钱袋。快滚,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待贼人从地上爬起来跑得没影了之后秦雨眠又几步飞了回来,把钱袋子交给了气喘吁吁的女子。

“姑娘,你的钱袋子我拿回来了,你仔细看看可有少什么东西?”

女子打开钱袋清点了一下。

“谢…谢谢您!好心的姐姐!什么都没少,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姑娘说着就要跪下。

“诶!不用了!姑娘!我也只是举手之劳。我还有事要走了,你也赶紧回家吧。”

秦雨眠说完就要准备离去。

“姐姐!姐姐!我…我没有家了!我从小就是孤儿,养大我的大娘前几天去世了,这荷包里的钱是要给大娘下葬的。要不是您帮我拿回来,大娘就连后事都没法办了。”

姑娘跪在地上不起来。

“大娘从小告诉我,要知恩图报,您等我把大娘下葬,我愿意为奴为婢伺候主人!”

秦雨眠本不愿与女子有过多纠缠,她现在也是自身难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仇家追上命丧黄泉。

可是听到女子说她是个孤儿的时候,秦雨眠忍不住想起了爹爹,这个女子跟她一样是没有家人的可怜人了。

如果继续让女子留在这里,难免贼人不会再找她的麻烦,这一次她帮忙赶跑了恶徒,那下一次呢,还会有人出手相助吗?

“我是要赶往京城的。你愿意跟着我跋山涉水吗?”

秦雨眠承认自己的确有些心软,不忍拒绝,就决心让姑娘自己选。

“大娘说我是她从京城捡回来的,从前我要陪着大娘,现在大娘走了,我要去京城找我的亲生父母!我要问问他们为什么丢弃我!”

“你只凭着照顾你的大娘的一句话就去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而且你也不知道你是否是京城人丢弃的。”

秦雨眠想了想说道。

“不!主人!大娘捡我的时候我的身上有一块玉佩,你看!我问过当铺的掌柜,他说这绝不是普通的玉,只有京城的贵人才有资格用这种玉,这个肯定能证明我的身份。”

女子从荷包中掏出了玉坠子,递给秦雨眠看。

秦雨眠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这与我爹给我的那块玉坠子是一模一样的!”

秦雨眠看向女子。

“你的生身父母与我的杀父仇人有关!大娘可还与你说过什么!”

“主人!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可如果真的是我父母杀了恩人的父亲,我愿意帮主人报仇!但是我和大娘真的不知道这块玉的来历!”

女子向秦雨眠狠狠磕了个头。

“如果主人不信的话,可以现在就杀了我就当为主人的父亲报仇!”

听到这句话的秦雨眠冷静了下来,即便玉佩是一样的,也不一定说明父亲之死与她父母有关,甚至可能她当年被丢弃就是因为这个坠子,她们可能同样是这个玉坠子事件的受害者。

秦雨眠把女子扶了起来。

“不,是我太过冲动了!正好我带着你一起去京城查明真相吧!就算真的是你的亲人杀了我双亲,你也是无辜的。”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总不能总是你啊你地叫吧,我叫秦雨眠,你也别叫我主人了,看样子我比你年纪大,你叫姐姐就可以了。”

“好!姐姐!我叫双雪,是隔壁教书先生给我取的,大娘和街坊平时都叫我双儿,姐姐也可以叫我双儿!”

“好,双儿!先去让大娘有个安息之地吧,既然我带了你走,也要去拜会一下大娘。”

“姐姐!你跟我来就是了。”

两人一起向着双雪的家走去。

“,”uid”:”2349004486089789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9 11:40
下一篇 2021-12-19 1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