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庸仙道

精彩节选

山外青山楼外楼,江湖太小,却也很大。

有一名青衫侠客走进一家酒楼,寻了一处无人的角落。酒馆内没有多少人,只有三三两两个些许的客人。

“小二,上酒。”一名青衫侠客戴着一顶有些破烂的斗笠一拍桌案,高声喝道。然后便将手中那把仍在鞘中的长剑平放在自己大腿上。

“好嘞,不知这位客官想要点什么?”一位伙计立马上前,一路小跑至这名青衫侠客面前。

“二两酒,一碟花生,一盘牛肉,可有?”只见青衫侠客从怀中取出一块白花花的银锭,又在这名伙计面前抛了几下,随后便将那块银锭放到了桌案上,两指推向那名伙计。

见这青衫侠客将那块沉甸甸、白花花的银锭推到自己面前,伙计连忙伸手去拿那块大银锭。然而这名青衫侠客只是淡然一笑,伸手又扣住了那块银锭。

青衫侠客笑眯眯地望着伙计,“既然有,为何不先上酒呢?”随后便又将银锭握入手心,收入怀中。

不远处的掌柜见状,连忙瞪了一眼伙计,伙计察觉到掌柜的目光,先是同这名客人道了歉,随后赶紧高声一喝,“二两酒,一碟花生,一盘牛肉!”然后便灰溜溜地跑回掌柜的身边,等着被掌柜的训斥了。

不一会儿,掌柜的随着伙计走到了这名青衫侠客面前,掌柜身后的伙计先是将一壶酒,一碟花生,一盘牛肉放到桌上,然后又添了几份小菜放到桌上。

“先替小店不懂事的伙计同先生道个歉。”掌柜有点矮矮胖胖的,对着青衫侠客鞠躬,倒是显得有些憨态可掬的模样了。伙计站在掌柜身后学着掌柜的样子,有模有样的同青衫侠客鞠了个躬,道了个歉。

“新收的?”青衫侠客不紧不慢的倒了一杯酒问道,随后他又倒了一杯酒放在桌子左边上。

“嗯,随便招的一个小厮。”掌柜也不含糊,径直坐在了桌子左边,然后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伙计见状,连忙又递上了一份碗筷。掌柜将碗筷摆正之后,便挥了挥手示意伙计退下。

“想问什么?”青衫侠客抿了一口酒,然后又用筷子夹了一块牛肉,“嗯,不错,味道尚可,酒也好,”

“先生觉得好便是好了。”掌柜点了点头。

“功夫到底是荒废了,唉。”青衫侠客叹了口气,然后又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是我辜负先生了。”掌柜低下了头,正等着面前这人的训斥。

“全凭自己,不必在意太多,有时候,淡出,未必不是最好的选择。”青衫侠客摇了摇头否认了掌柜的说法。

“先生觉得那人如何?”掌柜的又再问身前人。

“尚可。”青衫侠客扔了一粒花生到口中嚼了嚼,似乎又觉得有些不满意,又补充道,“根骨尚佳,仍需磨砺。”

掌柜也点了点头,似乎是很认可面前先生所说的话。

“确实,到底是还有些劣性,需要指引。”

“所以,你找我便是为了此子?裴世清啊,裴世清,难道如今你也打起我的主意了?”青衫侠客苦笑道。

“不敢不敢,弟子如何敢对先生动心思。”裴世清连忙起身到青衫侠客面前躬身又拜了两拜。

“为什么?”青衫侠客问道。

“大概是看他可怜,又或者是可怜我自己吧。”裴世清无奈地摇了摇头,又回到了自己原来的座位上。

“估摸着你还剩下些许时日吧。”青衫侠客就着杯中酒又吃了几粒花生米,舒坦的打了一声酒嗝。

“除了这个还有没有什么想完成的?”青衫侠客再次问道。

“十几年前我选择了隐退,当时未入上乘之流,仇家也有一些,无亲无故,无儿无女,现如今总有人来找茬,所以…”裴世清刚刚还有些愁眉苦脸的,下一刻便严肃了许多。

“所以弟子恳请先生收下他,就当是替弟子活下去吧。”裴世清神情郑重,径直跪在了青衫侠客面前。

青衫侠客没说什么,只是朝着站在不远处的另外一名伙计招了招手,“来,过来。”

裴世清见状连忙扣了几个头,“多谢先生成全。”

“缘之一事,得看他自己抓不抓的住啊,比如那些缥缈难寻踪迹之缘。”青衫侠客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闭口不说话,等着伙计走到自己身前。

“裴掌柜。”伙计走过去并未理会青衫侠客,而是径直向前将裴世清搀了起来。

青衫侠客没说什么,只是看着伙计将裴世清搀了起来,然后再走到自己面前。

“可有名字?”青衫侠客问道。

“有的,裴掌柜以前给我起的名字,裴钦。”裴钦答道。

“你起的?”青衫侠客望向了一旁的裴世清。

“是我起的,当初他也是我捡到的,我好不容易将他带大,难道还不能随我姓了?”裴世清又给自己倒了杯酒。

裴钦只是在一旁陪笑,并不觉得裴世清说得有什么不对的。

“这位是李乘鹤,我的先生,你以后随他去学艺去,就别回来了。”裴世清指了指面前的青衫侠客,也就是李乘鹤。

“不回来!?裴掌柜,我没做错什么,你,你别赶我走啊。”裴钦一听到不回来便慌了,立刻跪在了裴世清面前拽着裴世清的衣角哀求道。

“你丫的个崽子,吃我大米这么多年,难道不给我还了?学学去吧,这么大了,也该出去看看了。”裴世清给了裴钦几个板栗敲在头上笑骂道。

“少年郎哟,这外面的世界可精彩的很嘞,确定不去看看?”李乘鹤笑道。

“不去不去。”

裴钦神色突然有些暗淡了下来。

“我若走了,谁给裴掌柜你买药,谁给你捶背揉肩捏腿,夜里有谁搀着你起夜,冬天有谁会记得提前给你暖和被子……”裴钦絮絮叨叨地说了许多,虽然声音不大,但裴世清听的却是很清楚的。

“唉,小裴啊,我老了,但是你还年轻,你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做一回真正的少年郎,更要亲自站到抛弃你的生父母面前,狠狠地收拾他们一顿,然后大大方方,无牵无挂的离去。”

“小裴啊,你的世界不该只是这栋酒楼,这条小街,你的世界应该更大更宽阔。”

……

裴世清也情不自禁地说了许多,丝毫不顾李乘鹤坐在一旁。

“小裴啊,想去江湖看看吗?去看看那绿水青山,清风明月,去看看那人间烟火。”李乘鹤放下酒杯,将腿上的剑递至裴钦面前。

“此剑能平天下事,不愧世间有心人。”李乘鹤笑道。

“握住它,你就握住了整座江湖。”李乘鹤又说道,随后又将手中的那把长剑向前挪了几分。

“小裴!接剑!”裴世清提气聚声对着裴钦厉声喝道。

“我。”裴钦没去看那把剑,只是有些茫然无措地站在原地,既不理会裴世清和李乘鹤,也不去看身前被李乘鹤递过来的长剑。

裴世清火了,直接起身,一个巴掌就呼到了裴钦头上,然后便一把扯过那把长剑塞进了裴钦手中,“去去去,给老子滚出去看看外面的风光,老子好好的,要你伺候个屁,老子自己有手有脚的,要你管!”

说完,裴世清正要再呼裴钦一巴掌,裴钦也不躲,只是楞楞地看着裴世清,那个一把屎一把尿的将自己带大的男人,靠着他自己的本事,有了自己的产业,也没让自己成为纨绔公子,反而早早的学了一些字,不像其他的伙计字都识不得多少个,那个饿了会想尽办法给自己找奶吃的男人,他第一次表现出了他的温柔。

“小裴啊,我已经废了,留在这里养老也差不多了,你不同,你得替我再多看看这个世界。”

裴世清轻轻抚摸着裴钦的头。

“若是我家小裴将来闯荡出一番名堂,那我也能大摇大摆,敲锣打鼓的走在街上大声吆喝,裴钦是我家的崽子!是这个!”

裴世清朝着裴钦伸手比出了个大拇指,然后有些憨厚的笑了笑。

“爹…”裴钦颤抖着喊了一声,随后抱着长剑跪在了地上,然后重重地磕了几个头。

裴世清嘴中嗫嚅着,好一阵沉默之后,终于答了一声“诶”。

“呵呵,行了,既然接了这剑,那便替你这混账爹再看一看外面的风光吧。”李乘鹤笑呵呵的说道,看着面前这两人热泪盈眶的样子,实在是不忍打扰,不过嘛,现在是因为他李某人饿了,所以他便做个“恶人”好了。

“好了,你们这混账小子加上混账老爹煽情完了没,要完了就赶紧上菜,都饿的我肚子开始叫唤了。”

说完,李乘鹤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表示自己已经饿了。

“好好好,先生请随我来,我这就做几个菜去。”裴世清抬手抹掉了眼角的泪花,一边走向厨房,一边嘴中还絮絮叨叨地说着些类似什么老了不行之类的话。

随后李乘鹤和裴钦便随着裴世清朝里面走去。裴世清让裴钦陪着李乘鹤在一旁聊聊,他今天要亲自下厨。裴钦不明白也不理解为什么今日的裴世清如此这般神情,为什么非得要自己走出去。

裴钦实在不明白,也想不明白。实在是他比起旁人不过是多读了些书,多认得些许字而已,其他的什么天赋也都没有。

裴世清也不是没有想过让裴钦去考取功名,可惜书院的先生见了直说裴钦实在不是读书人的那块料子。想让裴钦经商,结果也是实在不行。

后来啊,裴世清一不做二不休,就让裴钦在自己的酒馆内做过跑堂小二熟悉熟悉这里,以后自己过世了,也会有些熟客愿意照顾几分裴钦吧。

“坐。”李乘鹤指了指身旁的凳子,示意让裴钦坐下说话。

“李先生,为什么你要收我为徒?为什么…爹…又非要我走出江湖?为什么…”裴钦将手中的长剑放下,连珠似的蹦出了许多的问题。

“为什么收你为徒?这可不好说啊!”李乘鹤自顾自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又抿了一口。

茶水很清香,入口甘醇,之后在舌尖蔓延出点点苦涩,李乘鹤点了点头,又抿了一口。

“为什么要你走出去?呵呵,裴世清的劫到了,他不想连累你,所以让我带你离开,最起码能够让你未来好好生活下去。”李乘鹤漫不经心的说道。

“劫!?什么劫!?”裴钦猛地站起凑到了李乘鹤的身旁。

李乘鹤没说什么,站起来左手搭在裴钦肩上,随后运力将裴钦又按了下去,裴钦想挣扎着站起来,然而自然是不敌李乘鹤。

“坐下,好好说话。”李乘鹤拍了拍裴钦。

“劫数难逃,灾厄难躲,唯天自负,人定胜天。”李乘鹤云里雾里的吐出这句话,“懂?”

“唯天自负,人定胜天。”裴钦心中泛起一阵涟漪,仿佛心有所感。

叩问心门?有意思,李乘鹤笑到,又抿了口茶水。外面,裴世清在热火朝天地洗菜、切菜、做饭,对于屋内的一切似乎浑然不觉。

“哼,小兔崽子。”裴世清口中骂骂咧咧的,手上的动作没停下来。

楼外依旧人来人往,一如往常。

“,”uid”:”110665310429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9 12:30
下一篇 2021-12-19 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