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器灵开始成长

精彩节选

“灵尊陨,魔道兴!”

“十年之内去火灵宫找我!”

祝炎大喊一声,从睡梦之中惊醒,猛然的坐了起来,此时的他满头大汗。

在发现只是一个梦之后,祝炎才长舒了一口气,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睡眼朦胧的望了望四周,再次确定刚刚只是做了个梦而已,才稍稍放下心来。

但梦中那逼真的环境,还有一直清晰萦绕在他脑海之中的那两句古怪的话,又让祝炎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奇怪的梦。

自从一个月前师傅吩咐他到这炼器室之中照看炼器之用的地火之后,那个古怪的噩梦也随之每晚都出现在他的睡梦之中,伴随而来的还有那由两个不同声音说出的两句莫名其妙的话。

前一个声音癫狂兴奋至极,隐隐有魔音入耳,让人在不知不觉之中为之着迷。

后一个却如同病入膏肓的老人一般有气无力,但正气十足,隐隐有迫切之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每天晚上都会做这样奇怪的梦,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祝炎无奈地嘀咕着。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的一声铁石交鸣之声将祝炎从沉思之中唤回了现实。

“不好!”

祝炎闻声,脸色一变,急忙一滚碌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路小跑,经过一段不长不短的通道之后,来到了一个洞窟之内,这就是地火所在。

祝炎刚刚到洞窟之口,就觉得一阵热浪扑面而来,不过他对此已习以为常,但那神魂之中伴随而来的阵阵晕眩之意,却让祝炎有点举步维艰。

一想起师傅对窟内之物的重视,祝炎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从中倒了一粒漆黑的丹药在手,随后放入嘴中。

丹药入口即化,一股清凉之意瞬间席卷祝炎全身,那神魂之中的晕眩之意也随着消失。

这是师傅让他照看地火的同时特意为他炼制而成的丹药,一日一粒,据说可以助他抵御炼器室火毒的侵袭。

祝炎摇了摇小瓷瓶,里面的丹药已经不多,看来这次师傅交代的事情差不多快要完成了。

他将小瓷瓶小心翼翼地贴身收好之后,深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抬脚就走了进去。

师傅既然将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自己绝对不能出现一丝的纰漏让他失望。

祝炎是个孤儿,根本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小时候在某处街头乞讨快要饿死的时候,偶遇现在的师傅,器宗焚火峰峰主,火炼使,收他为徒,并将其带回器宗。

数年来,师傅对他一直悉心教导,照顾有加。

可以说,如果没有师傅,祝炎可能早就是街头的一具饿殍了。

正因为如此,所以祝炎也一直对师傅言听计从,以父待之,只要是师傅吩咐他做的事情,不管大事小事,他都尽心尽力地去完成。

而在一个多月之前,师傅让他照看炼器室洞窟之内的地火,不得出现一丝的纰漏,祝炎就一直兢兢业业,吃住都在洞窟附近,没有离开过半步。

洞窟之内,温度极高,面积极大,四周空旷异常,唯有在洞窟地面中间的位置之上,有一条巨大的天然裂缝,约有数丈之长。

祝炎快走几步,来到那裂缝的旁边,放眼望去。

在那裂缝之下的数十丈之处,火红的岩浆起伏不定,翻滚冒泡,照亮整个洞窟,热浪滚滚,令人窒息,疯狂的火浪一浪接着一浪从地底深处扑面而来,伴随着一朵朵幻化成各种形态的火苗从中飞舞而出。

而让人感到怪异的是,那无数飞舞而出的火苗无一例外,都被那个悬浮在裂缝中间的某个物体一一牵引而去,随后彻底融入其中。

祝炎站在裂缝的边缘望着那凌空悬浮的物体,只见那物体的表面之上正有一条条裂痕在不断扩展开来,向着四周延伸而去。他刚刚听到的那铁石交鸣之声就是从这个物体之上传来的。

虽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但能让师傅如此重视,里面必定是什么重要之物。

祝炎不慌不忙地将几种早已准备多时的炼器材料熟练地倒入裂缝之中,不一会,那铁石交鸣之声也随之消失不见。

“看来没有什么问题!”祝炎对着那物体仔细观察了一阵之后,长舒了一口气。

“再过几天炼制就要完成了,可千万别出事,要不就对不起师傅多年的养育之恩了。”祝炎在心中默默提醒自己道。

祝炎望了望洞穴的四周,反正现在也睡不着,而且心挂裂缝之中的炼制之事,他索性就在洞窟之口的某处地方随便坐了下来。

四周寂静无声,唯有祝炎一人。就在这时,祝炎的脑海中又响起了那莫名其妙的两句话,把他吓了一跳。

此时不是在睡梦之中,但祝炎确确实实听到那两句话再次在自己的耳畔响起,惊恐的表情瞬间弥漫在他的脸上,一阵心悸的感觉从他的心底蔓延开来,恐惧之意爬满了他的全身,让祝炎寒毛倒竖。

祝炎脑海之中第一个想法就是快点离开这里,但师傅交代他的事情还没有完成,祝炎不能,也不会就此离去,万一有宵小之徒趁机破坏,他就是万死也对不起师傅。

他极力克制心中的恐惧之意,强迫自己镇定下心神,然后仔细的寻找那声音的来源。

然而不找还好,这一找之下,祝炎却发现那两种不同声音的源头似乎来自于洞窟之内的裂缝之中。

“这。。。”诧异的表情浮现在祝炎的脸上,内心的恐惧让他有点犹豫不决,要不要上前查看一番。

就在祝炎惶恐不已的时候,一阵脚步之声由远及近传来,未等祝炎回头,一个慈祥的声音也随着响起,那两个声音也随着消失不见。

“祝炎。”

祝炎急忙回头望去,两个一前一后的身影从黑色的夜幕之中缓缓走出。

走在前头的那个面目慈祥,双眉通红的老者正是他的师傅,器宗火炼使火明,也是器宗五大主峰之一焚火峰的峰主。

另一个跟在他身后的年轻人是他的独子,火林,正笑着望向自己。

“师傅,大师兄!”祝炎看清人影之后,急忙脸色一凝,神色恭敬地问好,暂时将刚刚所发生的事情抛之脑后。

“恩,怎么大半夜的不去休息还在这里,而且你脸色这么差?没有按时服用我给你的丹药吗?”

火炼使一走近,就发现了祝炎的脸色有异,眉头一皱,关切地问道。

见师父到来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关心自己,而不是那洞窟之内的地火,祝炎的心中流过一阵的暖流,更加坚定了要好好完成师父交代任务的决心。

未等他回话,火炼使就从身上掏出一枚药丸递了过来,言语温和,“这是我刚刚专门为你炼制的聚灵丹,可以温养你体内灵海,先吃了吧。”

祝炎心怀感激的接过聚灵丹,一口吞下,一股暖意汇聚在他的灵海之上,让祝炎感觉神清气爽。

“多谢师傅!”祝炎急忙道谢。

“这几日辛苦你了,既然你在这里,那我也不用再跑一趟了,你和林儿随我来。”火炼使见祝炎吞下丹药,微微一笑,宛如慈父一般地拍了拍祝炎的肩膀,抬腿就往洞窟之内而去。

祝炎连忙说道,“师傅说哪里话,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随后快步跟上。

在祝炎的身后,火林那原本一直微笑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诡异而又兴奋之色,转瞬即逝。

祝炎随着火炼使一路来到洞窟正中间那道裂缝的边缘,与火林静站一旁,沉默不语。

越靠近那裂缝之中,祝炎心中那种心悸的感觉再次出现,与之前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有师傅在侧,祝炎还是强忍着心中的不适,不敢打扰。

火炼使双目微眯着观察裂缝之中的那个凌空之物,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少顷之后,只见他面露难色,眉头紧皱,双目之中隐隐有担忧之色闪烁不定。

一直在一旁的祝炎见此,心中咯噔了一下,那里还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炼制出了意外?

可是自己一直尽心尽力地守在这炼器室之中,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所有的过程都是按照师傅授意而做,不可能出现意外。

“师傅,可是出了什么问题?”祝炎心头一抖,出声问道,神色之中带着些许的焦急之意。

火炼使没有说话,少顷之后才转头望向祝炎,神情平静异常,看不出有一丝波动。

他缓缓开口问道,“祝炎,师傅平时待你如何?”

“师傅待我恩重如山,要是没有师傅,我恐怕早已饿死冻死在街头了。”祝炎不明白师傅为何有此一问,急忙认真的回答。

“恩,那就好,那就好。”火炼使点点头,脸上露出欣慰之色。

火炼使转头凝神望向裂缝之中,神情严肃,“你也应该看出来了,这地火之中是在炼制某件灵宝,这是我为你大师兄参加四年之后器冢之地的试炼准备的,我焚火峰能不能在这次试炼之中胜出,这件灵宝关系重大。”

祝炎心中知道,器冢之地的试炼是器宗为了检验宗内弟子的能力,每五年就要举行一次的试炼,关系到器宗五峰的各种修炼资源的分配问题,上一次焚火峰在试炼之中排名垫底,气得师傅一个月没有出门。

可惜自己实力低微,唯有聚气境的修为,不能帮师傅分担一二。

火炼使继续说道,“如今这地火之中的炼制之物已快要完成,不过我刚刚用灵识查看了一下,这灵宝还差最后一步才能完成,这最后一步还需要你帮忙一二。”

听到火炼使如此之说,祝炎的担心不由为之一放,只要不是炼制之物出了什么问题就好。

随后他又正色道,“需要我做什么,师傅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办到的,必定竭尽全力,以报师傅多年养育之恩。”

一想到能为师傅,为焚火峰出力,祝炎欣喜若狂,自从上山之后,他就一直将这焚火峰当成自己的家一般。

火炼使脸上现出满意之色,淡淡地说道,“嗯,孺子可教也。也不需要你做什么,只是需要借用你几件东西而已。”

一直凝神静听的祝炎闻言,想都不想地就回答道,“师傅要什么只管拿去,何必说借字,我的一切都是师傅给的。”

他态度诚恳,没有一丝作假的样子。

“好好好,”火炼使连说了三个好字,似乎心情不错。

“我要的就是。。。。。你体内的精血和神魂。”火炼使一转头,那本和蔼可亲的面目变得狰狞无比。

话音未落,只见他左手五指弯曲成钩,闪电一般轻易的洞穿祝炎那微弱的护体灵光,一把探入祝炎的身体,随后手上稍微一用力,就直接将祝炎那鲜活的心脏掏了出来。

与此同时,一只蒲团一般的大手随后落在他的天灵盖之上。

“咔嚓!”一声清脆的骨裂之声响起。

随后那大手微微弯曲,手上灵力一转,祝炎的灵魂就被完整的从身体中拉扯出来。

异变来得太快,祝炎刚刚听完火炼使的话,正脸色一变,不明所以。就觉得心头一凉,挖心之疼瞬间席卷全身,然后身子一轻,他的灵魂就直接离开了自己的身体。

失去身体,唯有灵魂状态的祝炎虽活犹死,他不敢相信自己一直待如父亲一般的师傅会亲手杀了自己,而且还是用如此残忍的方式。

即使到了此时此刻,他灵魂的双目之中依旧没有怨恨之意,唯有难以置信,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师傅会这样对他。

而做完这一切之后的火炼使脸上却丝毫没有悲伤,仿佛刚刚被自己杀了的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

他望了望左手上还在不断跳动而且鲜血淋漓的心脏,又转头看了一眼祝炎那被拉扯出来的灵魂,脸上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当他的双眼望向祝炎的眼睛之时,四目相对,火炼使没有一丝的躲闪之意。

他笑吟吟地望着祝炎那已经不能言语的灵魂问道,“怎么,想不明白?让师傅来告诉你!也让你死个明白。”

火炼使的脸上露出一个满意而又残忍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uid”:”1381420523062708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9 15:00
下一篇 2021-12-19 1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