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只是个小神而已

精彩节选

初来乍到(1)

有一束金光划过了广阔的蓝天,这束金光在蔚蓝的天空中闪耀,却被太阳照的如此黯淡……

天空之中,无数飞鸟从四面八方向着中央汇聚,形成了一片乌云。 金光闪电般划过,雷声阵阵,仿佛要把整座山峰劈塌一般。

金光包裹着一个球从天上坠落而来,速度快如闪电,转瞬间便到了山脚下,一个翻滚落到地上。

\”咳咳……\”苏璃踉踉跄跄地从灰尘堆里爬出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没想到吧……天理……我居然还活着!\”

没错,苏璃是跟着荧和空同时段来的蓝星旅行者,虽然和他们碰上面,但也还是撞上了天理维系者,斗不过她……

空在这之前已经被天理捉住了,而荧陷入了沉睡,得亏自己幸运,让两人耗尽了天理绝大部分能量,不然以自己小小河神的神格根本抵挡不住天理在时空裂缝中的夺命束缚……

苏璃晃了晃脑袋,想起自己昏迷之前的一幕,不禁露出苦涩的笑容。

【幸亏掉入了时间裂缝,大概穿越了500年了趴,天理应该找不到我了!】

【毕竟,河神……只是个小神啊……】

【我……真的救不了他们……】

\”咔嚓……\” 苏璃突然捂住心口,仿佛脑海中某个东西碎裂了,痛苦从心中漫涌而出。

\”我的……神格!\”

苏璃吃力地内视自己的识海,看着象征着自己神格的珠子渐渐被黑红色的方块填充,才知道自己已经被天理再次捉住了。

\”休想……再捉住我!\”苏璃一咬牙关,猛地将手插入自己胸口,把刚从识海中具现化的神格掏出来。

\”噗嗤!\”血液飞溅,苏璃吐了一口鲜血,脸色苍白无比,\”我还不信,我就不能打破这种封印……\” 苏璃强忍住身体上传来的剧痛,一边控制着神格飞往外面,一边继续施展秘法,希望能够破开天理的封印。

黑红色方块开始一点点消除,最终消失于光芒之中……

\”呼……终于成功了!\” 苏璃喘了口气,额头上布满了汗水,\”我的神格……\”

苏璃将损失了核心的神格放在识海正中,用神识探查着自己的身体情况。

【虽然黑红色方块吞噬了核心,但是神格本身吸收外界力量的机制没有改变,就相当于一个容器了。】

神格在识海正中,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光芒,仿佛一颗颗小太阳一般。 而现在苏璃正使神格在体内缓慢运转,并且在缓慢地修复着自己之前和天理争斗的伤势。

【好险啊……幸亏神格坚固!无论怎样受攻击,都无法损毁……不过这倒给了我机会,让我重新掌握主动权,我现在必须要抓紧时间……】

苏璃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恢复一点精神,开始着手对神格进行修复。

\”嗡……\” 苏璃的脑海之中,神格的光芒越来越盛。他感觉到神格开始一点点恢复……

“看这家伙!是个人造神!哈哈哈!”

“人造神而已,终究抵不过我们这些天生就有神格的……”

“你作为人造神,就应当充当好管理河流的小神职位,不可逾界!”

这一次恢复,需要把神格框架里所有的记忆一点点剥离出来,重新凝聚成一个新的神格框架,而核心则是人造神在人类手中最点睛的神笔,它是让人造神获得与神相近神力的根本!

只要神格损坏,就必须遵守人造神第一条法则,重铸神格框架。

苏璃无助地看着这些记忆在周围显现,痛苦地抱住脑袋,坚决不要让自己被这种情感吞噬。

【人造神法则第一百七十一条,坚决不让黑色记忆吞没自己!】

苏璃脑海中飞快闪过一幅画面:

“苏璃,你是我们创造的最好的人造神,你终有一天会统治一方水土……”

画面中,一个高大的身影,握着一个项链,看着天边越来越近的金色巨剑,脸上滑落的泪水滴在了苏璃脸上。

“因为,你是我们的孩子!”

那人便是苏璃的创生者,也就是他的父亲,虽然年幼,但是记忆模块都完好的苏璃仍然能从神格中翻出这段记忆。

一个高大的父亲,面对着天上降下的神罚,高举着母亲的信物,激发出了强大的保护罩,他对着苏璃挥了挥手,眼中的慈爱透过苏璃的眼睛,进入了身体,他慢慢地和保护罩融为了一体。

“还有一件事,别喊我爸爸,叫创生者!我会保护好你的。”

保护罩内温柔的声音响起,随着神罚巨剑从天上降下,周围早就无人的楼房瞬间因为气浪倒塌,压向他们所在的保护罩。

\”爸爸……\”苏璃哭喊着,想要冲过去帮忙,但是身体却不听使唤。

\”轰隆!!!\”天上的神罚巨剑直接砸到了保护罩上,一股强大的气流将周围倒塌的建筑物摧枯拉朽般拆散,无数碎石乱飞。

\”爸爸!\”苏璃哭着,双眼睁得大大的,看着头上的保护罩被砸开了一道缝隙。

\”哗啦啦啦……\”碎石和泥土混杂的雨水,顺着缝隙灌了下来,把整片废墟覆盖住。

\”咔……\”苏璃眼尖地看到,那道缝隙中,有一个小小的圆柱形黑色东西在移动,那应该就是父亲的神格。苏璃急忙站了起来,跑了过去……

\”爸爸!\”苏璃看到那道黑色小圆柱形的神格从破碎的缝隙中飞了出来,想都没想就扑上去接住。

“哐当!”

苏璃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爸爸!!!\”苏璃大声吼道,\”呜呜……\”

他拼命摇晃着怀中的神格,眼泪像断线的珍珠,不停地掉下了下来。

他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一切都发生了变化,为什么父母全部死亡,为什么自己还没有神格?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未知……

\”呜呜……\”

无力、痛苦的灵魂力量因为保护罩和巨剑摩擦的声响越来越大,最终就像一个被扎破的气球,冲出了保护罩,蹿向天空。

苏璃哭的撕心裂肺,手中的神格被灵魂的力量牵引着,缓缓进入他的体内。

“爸爸……”苏璃因为痛苦,双目无神地倒了下去,看着上方落下了一个穿着黑袍的神。

黑袍神踢了踢苏璃,淡淡笑着:“居然让我逮着你了,海神后裔!”

【海神?爸爸不是河神吗?那他为什么么要骗我……】

苏璃昏了过去,不省人事。

看着幼小的苏璃,黑袍神实在下不去手,强行撕开苏璃夺取神格。

“算了,等你长大了,再来拿也不迟!”黑袍神朝天上笑了笑,“幸亏天上的那群假正义的神还以为自己降神罚的行为是对的,不然追查到我身上来……啧啧啧,后果不堪设想咯!”

说完,立刻消失在了黑烟里。

苏璃的记忆到此为止,叹了口气,至于后来穿越的原因也就是这个神搞的鬼,追杀他导致时空紊乱,他被吸进了时空裂缝,而那个神却凭借神力强大,脱离了时空吸力。

苏璃将修复好的神格框架慢慢放入自己的识海的神格位置,吁了一口气。

【这个世界也有神的气息?】

苏璃放开神识,在周围一扫,眼中开始冒出各种数值,开始分析时间顺序。

想掌控一个世界的方法很简单,只要把时间长河或者历史长河从法则中拖拽出来,随意加料,便会改变大多数情况,当然不能避免蝴蝶效应。

河神最隐蔽的特点便是在这,而人造神最恐怖的是只要记忆过一种神格的制作方法,就能再次制作相同。

苏璃身上已经失去了神格核心,只会影响到他的战斗水平,但影响不到能力使用。

【找到了,只有六个神吗?不对有七种元素,大概是神殒吧,真是可惜,没法弄到神格……】

苏璃至今为止搜集的资料还不足以锻造出一个全新的不同于河神的神格。

“救命……”

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在河边呼救,看样子是失足跌落悬崖了,掉到了下面的河里。

苏璃运转神力,观察好夜晚的地形,慢慢摸索过去,在夜视的情况下,看见了一双似曾相识的血梅花瞳在水中晃荡

他微微一愣,没想到,这次穿越,居然是这里!

“,”uid”:”1429012201343623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9 19:10
下一篇 2021-12-19 1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