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帝尊

精彩节选

天雷宗,大诚殿。

秦忘川被两名弟子拖拽入内。

此时的他武脉寸断,嘴角还淌着血。

啪!秦忘川被重重扔在地上,双膝跪地,痛楚传遍全身。

一个多月以来,为了研炼三品功法,他耗尽武力。

没想到功成之时,却也是他落魄之日。

秦忘川把目光定格在叶宏身上,正是此人见利忘义,暗害自己。

现如今,这个卑鄙小人打算贼喊捉贼、倒打一耙?

秦忘川咬着牙,一声不吭,冷眼以待。

大殿内,诚灵长老端坐其上。

一旁,叶宏悠然起身,嘴角挂着淡淡笑意,朗声道:

“长老,秦忘川心怀不轨。

此等品行不端者,万万不能留在内门!”

呵,惺惺作态!

秦忘川哂笑,吐出一口血水,恨恨道:

“若非你暗中投毒,就凭你也能伤我?!”

“长老,叶宏贼喊抓贼,陷害我!”

现在能替自己做主的,只有长老了……

秦忘川把希望寄托在诚灵身上。

他刚说完,便听得身旁传来冷笑声。

“要不是叶师兄为了敦实基础,早就炼出三品功法来了!他用的着抢你的?!

还请长老明察秋毫!将秦忘川这贼子杖杀!”

看着楚飞挑着眉,怒指自己,秦忘川笑了。

几天前楚飞还当众溜须拍马,说秦忘川才是天雷宗有史以来的第一天才。

现在,就这?

秦忘川只觉得可笑。

“秦忘川,你天性骄纵!本座念你颇有天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如今,你竟干出这般无耻下流之事!若不严惩,公道何在?!

来人!将这心术不正之徒拖出去,杖杀!”

诚灵长老竟然偏听一面之词?呵!

秦忘川心里感叹着,这个世上还在意自己生死的,恐怕也就只剩下妹妹了吧?

他的拳头攥出青筋,现在只恨不能拖叶宏陪葬!

要杀要剐秦忘川并不惧怕,但殿外跑进来的柔弱身影,让他心中一凛,眉头紧锁。

晨曦怎么来了?!

来者正是秦忘川的妹妹,秦晨曦。

“长老,我哥是被冤枉的!”

秦晨曦声音沙哑,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看着妹妹脸上的泪痕,秦忘川内心最后一道防线也随之破裂,他憋红了眼眶却拳头不松,杀气森森的盯着叶宏和楚飞。

秦忘川同妹妹从小无依无靠、相依为命,之所以来天雷宗修行,就是为了能成为强者,不让妹妹受人欺负。

可现在秦忘川遭人陷害不说,就连妹妹也因此蒙羞。

秦晨曦这一跪,跪的秦忘川心如刀绞。

“冤枉?叶宏师兄还会冤枉一个小师弟?”

“就是!秦忘川算什么东西!”

秦晨曦不顾旁人冷言恶语,声色俱厉道:

“平阳一战,我哥身负六箭,卧病在床半年!

雾江抗敌,我哥奋勇杀敌十余人!率众突围有功在身!

长老!你们不能这么对他!”

秦晨曦的话掷地有声,让人动容。

“不能这么对他?你的意思,难不成还是我这个当长老的诬陷他?!

即便有功在身,那也功不抵过!”

诚灵长老冷言,对秦晨曦的话不以为然。

“臭娘们,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楚飞恶狠狠的瞪着秦晨曦,走过去反手一巴掌。

啪!声音清脆响亮!

秦忘川仿佛能听见五脏六腑震颤的声音,怒火失控的燃起!

“你敢动我妹妹!”

秦忘川隐隐然听见“嘭”的一声,体内残留的武力,在这一瞬间炸裂!

左右两人再也按不住他!

犹如猛虎下山,秦忘川朝着楚飞面门轰出一拳!

楚飞来不及反应,霎时被打出三米开外。

秦忘川没有收手,飞身一跃,集全身武力于一拳,砸向楚飞。

后者转身躲闪,但还是被砸中手臂。

骨骼碎裂的声音传出!顷刻间,楚飞的手臂再无知觉,彻底废了。

楚飞滚地哀嚎!这只手,正是刚才扇秦晨曦耳光的那只。

“秦忘川!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在大诚殿伤人!

你们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我拿下这逆贼!”

打出两拳之后,秦忘川只觉得身体虚脱到了极点,毫无反抗的被重新押在地上。

“哥!你们放开我哥!”

秦晨曦梨花带雨,两行清泪止不住的往下涌。

叶宏皱了皱眉,紧接着嘴角上扬,来到秦晨曦身旁低声道:

“你说的话没有半点分量,长老是听不进去的,不如从了我吧。

只要你答应给我当小妾,我就替你哥哥说情,让长老饶他不死。”

叶宏声音不大,却故意让秦忘川字字入耳。

“叶宏!你这无耻狗贼!不得好死!”

秦忘川如同被困住的猛兽,一阵嘶吼,让人望而生畏。

叶宏冷笑道:“放心,念在师兄弟一场,你死了以后,我会帮你好好照顾妹妹的。”

说完这话,叶宏看向诚灵长老。

长老一声令下,众人便要将秦忘川拖走。

“拖出去,杖杀!”

“慢着!”

大诚殿外,诚明长老走了进来。

他是宗主最小的弟子,并不归属宗门任何一派。

“师兄,天雷宗不杀有功之人。”

诚明声音不大,却极具威严。

“怎么?师弟这是要管我们黄派内部的事?”

诚灵不惧怕眼前的诚明,但毕竟这小子最得宗主喜爱,不得不有所顾忌。

突然,大诚殿外一众弟子齐齐跪倒,全都是来替秦忘川求情的。

他们都是秦忘川曾经的外门师兄弟。

“喏,师兄听听民意再做决定。”

诚明看了眼殿外,转而盯着诚灵。

如此施压,诚灵也只能妥协,转而对秦忘川道:

“既然这么多人替你求情,那就暂且饶你一命!

但你当众伤人,死罪能免,活罪难逃!拖出去重打五十大板!

即日起逐出内门,贬为杂役弟子!从今往后,不得再入内门半步!”

……

思过崖,茅草屋内。

秦忘川躺在病榻上,脸色苍白。

要不是诚明在临走前留下一颗凝神丹,只怕自己早已断气身亡。

看着哭花脸的妹妹,秦忘川心里比身体更痛。

秦晨曦哑着嗓音,道:“哥,你先休息,我去给你买些草药来。”

秦忘川点了点头,柔声嘱咐她快去快回,不忍再看妹妹。

妹妹走后,秦忘川看着胸口处的琥珀吊坠发呆。

这是父亲留下的遗物。

十岁那年,父亲带着兄妹二人逃亡在茫茫雪原。

秦忘川并不知道追杀他们的是什么人,但年幼的他知道,对方的势力极为强大,强大到让人窒息。

“爹,是什么人要杀我们?”

面对秦忘川稚嫩的脸庞,父亲并没有回答,而是扭头看向远方。

滚滚乌云铺天盖地的席卷过来,恐怖的气机要将天地吞噬。

顷刻间,方圆十里内的生命灰飞烟灭。

“来了!”父亲为兄妹二人撑开法阵,阻隔开外部的暴虐杀机。

“忘川、晨曦,你们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如同钢铁巨人的父亲,此时苍老了许多。

他俯下身来,将琥珀吊坠塞进秦忘川怀里:“保护好妹妹,别让她受人欺负。”

父亲的力量将兄妹俩裹挟住,遁入时空结界。

当秦忘川再度醒来时,他已远离雪原,而身边只剩下妹妹一人。

……

收回思绪,秦忘川喃喃自语:

“爹,我该怎么办?”

叶宏那副丑陋的嘴脸重现在脑海中,让秦忘川怒气攻心。

噗!秦忘川捂着胸口,吐出一口淤血来。

琥珀吊坠突然隐隐发光,强大而神秘的力量从中涌出,将秦忘川全身包裹。

“,”uid”:”941628509658588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9 19:10
下一篇 2021-12-19 1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