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牌:王爷,王妃她是个反派兽医

精彩节选

白音音只觉得头晕目眩,眼前的人都在重影。

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额头,原来是发烧了。

有人走过来抱住自己,这味道好熟悉,她做了一个小时候的梦,下意识得将身体缩向来人。

“贱妇。”

这一声将白音音的魂都叫了回来。吊着一口气睁开眼,自己正被一群古人围着,其中还有个古人抱着自己。

站着的人里有一个面如冰窟,看样子声音是他的。

“皇兄。。。”

白音音抬头看了看抱着自己的人,已经衣衫不整。

这是,被我非礼了?

“来人,带王妃回马车。”

王妃?是我吗?

“皇兄,你听我解释。解释。。。”

解释什么?老娘就非礼你了,怎么着吧。

炎王窦愈向来说一不二,手下哪里敢怠慢,浑身脱力的白音音只能像个粽子一样被两个壮汉抬离了温柔乡。

“臣家务事,不劳太子挂心。王妃病中糊涂,对太子无礼,还望太子宽恕。”

窦愈磨着牙说出了这句话便扬长而去。

太子窦齐霄起身整理了一下被白音音扯乱的衣衫,嘴角露出一点不易察觉的轻笑。

马车停在了炎王府门前,家将们对马车内昏睡不醒的王妃不知如何下手。

“王爷,不知如何安置王妃?”

胆大的谋士多嘴了一句,“是否需要请太医?”

一路按着佩剑的窦愈纵身下马,拔出了佩剑,掀起了马车帘。

“若是今天我将这个女人杀了会怎样?”

心腹谋士跟随炎王这么多年,砍杀过多少敌人都没见过炎王如此凶狠的目光,不禁吓退了半步跪了下来,“还请王爷三思啊,她,她毕竟是白首辅唯一的掌上明珠,皇上亲赐的王妃啊。何况与王妃苟且之人是太子呀,这要如何跟天下人解释。。。”

炎王窦愈的剑从不轻易出鞘,出鞘就必要见血。

一道血雾喷溅而出。

三天之后,白音音已经接受了自己穿越来古代的事实。虽然被王爷罚住在了马棚,但好在还有一个陪嫁来的丫鬟和一个照顾起居的嬷嬷。

她们七嘴八舌地把自己道听途说的事都告诉了白音音。

“小姐,大概就是这样。你不知道怎么落水了,被太子救了,然后王爷不知道怎么得到消息,就去捉奸。。。”雪竹知道自己用词不当,赶紧改口,“就被发现了。”

我再说一遍,“我还没得逞。”

王嬷嬷和雪竹点头如鸡啄,心中却如捶鼓:小姐这次是真的病得不轻,连自己是谁都忘了。

那边忙了三日公务的窦愈总算有了片刻安闲,他揉着眉心问家将,“那个贱妇死了没有?”

家将隐约觉得王爷的怒气已经没有当日那么大,战战兢兢答道,“回王爷,王妃应该痊愈了。听说她还顺便给马厩里难产的母马接了个生,还把被您砍伤的那匹马治好了。”

窦愈闻言皱眉看了家将半晌,直盯得家将恨不得钻进地缝里躲那寒光。

“好,哈,好啊。她对畜生倒是有几分善心。她要救是吧,我偏要杀了那个畜生。”

“哎,哎,王爷,您。。。”家将忙跟上,这刻他倒是同情起那匹马来了。

马做错了什么呀。

马厩外,王妃和持剑的炎王对峙了半晌。

“有话好说,你动不动要砍马算怎么回事呀?”

白音音也万万没想到自己一个兽医穿越回古代第一个要救的居然是一匹马。眼前之人凶神恶煞得活像个阎王,这不是穿越当王妃该有的待遇呀。

“有什么误会咱先说开了,别拿畜生出气好不好,一日夫妻百日恩嘛。”

坚信不要脸就能成功一半的白音音甚至还试图通过这次见面的机会离开马厩。

“误会?王妃,你都钻进别的男人怀里了,这还是误会吗?”

“王爷,我那是病了,神志不清,以为跟你那啥呢。”

嗯,把不要脸进行到底,这哪个男人能招架得住啊。

目光扫到王嬷嬷和雪竹,这两个人都像是见鬼了似得在摆手。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哈哈哈哈哈。。。”窦愈发出一声长长的冷笑。“王妃,你若以为那人是我,还会往我怀里钻?”

死就死吧,不要脸就到底了。

白音音理直气壮道,“怎么不会,王爷,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就您这身板,搁我们那,一夜也得好几百。”

王嬷嬷和雪竹已经不敢再看下去,只得眼观鼻,鼻观心。

窦愈有一瞬间的失神,这个女人怎能不要脸至此,莫不是她已经是太子的人,要为太子气死他这个可能争储的障碍。

“王妃,你知道你的父亲今日在宫中如何求皇帝的吗?他涕泪横流,几欲撞柱,说你年幼失母,无人教养,身子孱弱。他忠君三朝,无愧于君,无愧于天地,独独觉得对不住你。。。”

那时他正躲在暖阁屏风后面,皇上是特地让他听到的。

白首辅走后,庆帝拍着他的肩膀说,“愈儿,帝王家的婚姻从来都是身不由己。这老家伙是拿他的一世功绩替女儿邀宠呢。太子不务正业已久,倘若将来。。。”庆帝转过身去,背对着窦愈说道,“这老家伙还盼着我废嫡立长呢。”

窦愈虽说对太子有怨却从未觊觎过皇位,立马跪地叩首,“父皇,儿臣惶恐。太子孝悌忠信,文韬武略,堪当大任。”

窦愈伏地沉思,离京几年,到底是什么样的不务正业会让庆帝动了要废立太子的心思,窦齐霄可是先王亲封的皇太孙,天选之人。

看到窦愈还在愣神,庆帝拍了拍他的后脑,“起来吧,朕随口说说,现在的内阁有一半以上都是白普那老家伙的门客,将来也只有你能帮一帮太子了。”

是试探吗?窦愈不敢揣度皇帝的心思。

庆帝见窦愈还未开窍,便又加了一把火候,“倘若朕再年轻些,身子再康健些,这么个美人哪能轮得到你们?早接回宫当个宠妃了。”

“。。。。。。”

无话可说,他这个父皇可不就是因宠妃太多而引得后宫不宁已久嘛。

窦愈看向眼前这个美人,拿剑的手哆嗦了又哆嗦,她确实好看,若真要砍,一时竟还不知砍向哪里才能不破坏这幅好皮囊。

但是炎王的剑从不轻易出鞘,出鞘就必见血。

“,”uid”:”695338681503230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9 20:00
下一篇 2021-12-19 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