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破质子真面目,我俩开始互演

精彩节选

“卿卿。”

发色枯黄面容憔悴的女子小声的叫着女儿的乳名,两人对视一眼,双双的放慢脚步,自然的落在人群后面,全程女子都紧紧的抓住女儿的手,手心更是紧张的冒汗了,眼神警惕的看着四周,仿佛下一刻有什么危险。

两个人到了队伍最后面,与流浪的人群的距离越来越远。

林昔按捺住心中的疑惑,虽然跟着这群人并不好过,可在荒山野岭毫无人烟的地方是失散也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犹豫了半天,还是没开口问话。

林昔其实并不是林氏女儿,准确来说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从这个孩子身上醒过来,因为害怕被人发现,林昔极少开始说话,越发沉默起来的她让林氏很担心,以为女儿饿过头了,没有力气,总是拼命的找东西吃,即便她再努力也改变不了饿肚子的事实,食物太少人太多。

据她的观察,这里应该是类似于封建社会的时代,而且看起来并不和平,这群麻木浪流的人本是楚国人,生活在边境,没想楚国与梁国打战,楚国战败连丢了三城,村上的人失去了家园 流离失所,一路上啃树皮吃观音土更是常见的事情。

有几户人家家里人多,开始用自己的儿女换取粮食吃,卖的大多都是女儿,有一次林昔看见一家将女儿卖光了,也不肯卖儿子。

可即便如此也依旧改变不了大家的困境,没有人愿意收留这批流民,有些城镇更是直接不允许流民进去,林昔曾经看到一个流民因为饿急了,想用手中的货币买些吃食强行闯入,直接被守卫一刀杀死。

杀戮吓住了流民,被驱赶的人只好不断赶往下一个城镇,一路上不断有人掉队,掉队的人无一例外都死了。

现在林氏拉着她远离队伍,这不像林氏的性格,单独一名孤身女子在外带着个孩子,更加危险。

林氏即便长期饿着,瘦的有些脱形,浑身也脏兮兮的,可若是细细看,依旧能发现这个女人的美丽,这份美丽是危险的,若是碰见什么有胆意的男子后果可以想象,好在林氏自己也意识到了,她的面容总是脏兮兮的,总是低着头,避免与人交流。

两个人开始往回走,越走越远,离目的地越来越近,林氏悬着的心没那么紧绷了。

等走到了一棵树下停下来,松了口气,松开林昔的手,用手不停的挖地上的土,很快挖到了一块布,林氏脸上闪过一丝欣喜,手上的动作也加快了起来,挖出了一块圆形状的东西,布裹着薄薄的一层。

这个形状像是块饼,饼?突然明白了什么难怪林氏会突然悄悄的脱离队伍,带着她往后走,神情还这么紧张,原来这个样子。

队伍里有不少男人,要是被他们发现了,这块饼绝对保不住。

林氏打开布将饼递给林昔,突然一只脏兮兮的手抓住。

“不要。”林氏大叫一声,惊慌失措的握紧手里的饼,脑子没有想太多,下意识不想让人夺走,饼被两股力气轻易的撕成两半。

林昔下意识藏在了林氏身后,抢饼的男人是村子上的专门坑蒙拐骗的二流子,没想到他竟然跟过来了。

男人眼神放光,手里的饼使劲塞进嘴里,狼吞虎咽的样子恐怕都没有嚼几下就往嘴里咽,更是呛了几声,就这么一边吃,一边眼神饿狼似的盯着另外一半饼。

林氏紧张的捏紧手里的饼,心知等他吃完,一定会来抢剩下的半张饼,撕成两半,给了林昔一份,二人拼命的咀嚼起来。

见饼的另一半吃了,男人吃饼的动作更加快速起来,眼神恶狠狠地盯着林氏,林氏正在吃饼,没有发现,林昔正好看见,脸色一变,不好,摸了摸腰间那里藏着一把匕首,她悄悄试过匕首,吹毛断发是把难得神器。

要不逃跑,林昔衡量了一下,放弃了这个想法,重重的咬了一口饼,饼吃起来像一块石头,穿过柔软的喉咙更是藏着一股子疼痛,一直饿着的胃却得到了缓解,并发出还要的信号,林昔皱着眉头强迫自己吃下去,这也许是最后一顿,下一顿还不知道在哪里,每一口咬饼都来一股子狠劲。

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什么时候她会因为一块饼连腿都迈不开了。

再大的饼也会吃完,男人回味似的舔了舔自己的嘴,整个扑过来,直接压在林氏身上,林氏惊恐的看着男人,浑身都僵硬了,将手里的饼递给男人,勉强扯出一抹笑容。

“都给你。”眼睛红了,嘶哑的嗓子带着哀求

男人的动作顿了顿,他狞笑着将饼塞进了自己嘴里,林氏刚刚放松下来,林昔微微摇了摇头,已经将匕首拿在了手里,她不像林氏心存侥幸,她能感觉到男人眼底的贪婪,目不转睛的盯着男人,警惕着他所有的动作,即便再瘦弱的男人都会比女人的力气大,林昔慢慢走过去。

果然,下一刻男人暴力的撕开林氏的衣服,林氏拼命的挣扎,“不要。”

哭喊着不要,可无论她怎么挣扎都逃不开枷锁,随着身上衣物抽走,皮肤接触空气带来的凉意,紧接着的是心也凉了。

男人的嘴里的恶臭夹着饼的味道让人窒息,他一只手按住林氏的头不动,方向正好对着林昔,林氏不堪的闭上眼睛,她没有办法承受自己即将在女儿面前被人凌辱。

男人淫笑了几声,随手抹掉林氏脸上的灰,遮掩住的肌肤露出来,狞笑的说道,“老子早就发现你这么一个美人儿了,难得今天吃饱喝足,该让你陪我乐一乐了。”

林氏浑身一颤,没有想到自己千防万防还是没有防,她宁愿死也不愿意,忽然睁眼看了一眼林昔,她还有女儿,她不能死,林氏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哪怕被凌辱,她也要活下来,泪水却不知道为何不停的在流,眼睛被泪水挡住了视线。

“卿卿啊,听话别看。”温温柔柔的声音一如以往藏着满满的爱,即便这样情形,林氏最先想到的还是林昔。

林昔握着匕首的手在颤抖,整个人开始颤抖起来了。

她不是林氏真正的女儿,那个年仅七岁的丫头可能已经死了,她是一个在和平年代生活了二十多年的成年人,她明白自己跟一个成年男子的差距,也明白林氏叫她走是想保留一份最后的体面。

林昔干脆利落的转身,一步一步越走越快,从一开始的走变成跑。

这不是她的母亲,她干嘛为她拼命,而且不过是被强暴又不是死,每走一步脑子都浮现了林氏绝望闭眼,就算活下来那还算活着吗?

林昔跌倒在了地上,头磕在一块石头上面,额头的地方划了一道小口子,流下来的鲜血经过眼角慢慢滑落,像是一道泪水的痕迹,只不过这个颜色是红色的。

发泄的大叫了一声,她受够了,无休无止的饥饿,一双双麻木的眼神,她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她讨厌这里的一切,一个没用的母亲,还有一个没用的身体。

愤怒的用匕首一遍一遍的划过土地,猛地爬起来。

这可是这具身体的母亲。

林昔恶狠狠的眼神里带着一股疯狂的意思,往刚才走过来的方向跑过去。

脑子里飞速的冷静下来,她的优势在于年龄还小,身体也不知道是天生还是农活干多了,力气比旁的孩童要大一点,劣势也很明显,她太小了,机会只有一次。

林昔停住脚步,微微下蹲双眼盯着男人,一点一点的靠近。

他兴奋的撕扯着林氏的衣服,脸上是兴奋,也是激动,对于此刻他幻想了无数次,也让他时刻关注了这个女人,低头凑近林氏,脖子漏出来了。就是现在,林昔动了,双手握紧匕首狠狠的朝着男人脖子刺下去再拔出来,想都没想的使劲再刺进去

来来回回反复几下,鲜血很快染红了男人的衣服。

男人早在匕首刺入的时候就不停的惨叫,看着小女孩没想到他不在意的小东西竟然能伤害她。

疼痛挣扎的男人一把将林昔甩开,跌落在地上的林昔第一件事情就是看男人。

男人捂住了伤口,血还在汹涌的流,沙哑的叫着不明的声音,睁着眼睛,不甘心的感受生命一点一点的流逝,他那么努力的活下来,无力地闭上了眼睛,就是因为他的贪欲让他死了,懊恼的闭上了眼睛。

林氏只感觉到男人朝她重重压下来,紧接着是惨叫声,血水一样的东西滴在了皮肤上,带来一丝凉意,林氏惊慌的看着一切,呆滞了好一会猛然惊醒大叫一声,连滚带爬的远离男人,一个不断流失生命的男人,举着凶器的女儿。

林氏大声的哭出来了,今天的惊吓对于这个女人已经够多了,林昔也才放松下来,发现自己腿部发软,看了一眼四周,拍了拍林氏的后背,说道,“娘,我们离开这个地方。”林昔强忍着喉咙间的恶心,不去想她做的事情,只是拉着林氏的手一步步的往前走,林氏抹了抹泪水,轻轻的说了句,唤着林昔的乳名,“卿卿,不要怕,是娘杀的,有娘在,卿卿不要害怕。”不停反复说着卿卿别害怕,是他太没有用了。

林昔抬起看着女人,林氏眼眶发红,嘴角扬起冲着她微笑,林昔心里不知怎得,无端生出了个勇气,一脸严肃的说,“娘你脸上好脏,别笑了。”

殊不知自己脸上也有血迹。

这个场景林昔记了很久。

“,”uid”:”97817846552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9 20:50
下一篇 2021-12-19 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