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角遇见训犬师

精彩节选

“砰砰砰”胡子翘天的梅老爷子拍着厕所门,骂,“孽障,又在厕所生根发芽了!不看几点了?!”

梅艺六一个激灵 ,从与杨过骑大雕行侠仗义的神游里惊醒过来。他低头一看手表,我去怎地愣了个神,这钟表就唰唰地转啊?!刚刚不还是13:30?怎地现在就14:30了?

梅艺六便顾不上腿麻,提上裤子拉开门冲出去,熟练地躲过爷爷举起的拐杖,跛着脚就是一阵狂奔。

“孽障,孽障·······”梅老爷子指着那道背影,气的直哆嗦。

梅艺六可不管什么孽障不孽障,跨上山地车,歪歪扭扭又横冲直撞地绝尘而去。

话说背负孽障之名十八载,梅艺六很委屈,不过也习惯了。从一出生吧,他就是梅家那个费心劳神的大仙儿。这跟他头发长短没多大关系,跟他蹲厕所多久也没太大关系。

梅家祖上都是教书先生,进德修业,正己育人,尤其在上辈中,学者教授辈出,在北贡这一带,名望还是比较高的书香世家了。

梅艺六和梅艺涵是一胎异卵双胞胎。他不过比梅艺涵早出生10分钟,但那丫头偏偏不服气,出生便奋起直追,什么长得比他快,走路比他早,说话比他早,认字比她早,学习比他好·······反正,有梅艺涵的地方,梅艺六都会被秒杀个渣渣都不剩。

记得那年祭祖,爷爷梅怀鹤让兄妹二人当着祖先许下自己的鸿鹄大志。

梅艺涵说长大要做考古学家。

所有人都抚掌笑称说这是弘扬文化的大志,说她有梅家文人学者的大气之风。

问到这个被寄予厚望又生就一张玉面书生脸的梅艺六时,他当着先人的面,掷地有声地说长大要当笑傲江湖的盖世大侠。

一语既出,整个祭祖现场瞬间安静。

梅老爷子一口清茶憋在喉咙,差点背过气去。

随即,梅艺六便被罚跪到祠堂两个小时。

祠堂里,祖先的香火没能让这小子心思清明,反而是更加痴迷。

从此,梅艺六的孽障之路便开始了。

书香世家、今世流芳,青史留名就是大义,志在江湖,路见不平就是胡闹了?谁说现代社会不需要大侠?难道长得像书生,就一定得干书生干的事?没道理嘛!

梅艺六嘀咕着把车轮蹬的飞快。

他很喜欢飙车时,风吹起飘逸头发和衣衫,那种御剑飞行的豪迈感,简直不要太美妙!

就在他为这该死的豪迈感陶醉不已时,前边拐角的小树林里一声尖叫将他扯回晴天烈日下。

一个穿着粉色运动套装,戴着口罩的高挑女孩惊慌失措地从里边跑出来。

她一边跑一边带墨镜,迎面看见梅艺六,便又是一声尖叫。

她慌张地骑上一旁的电动车,风一样地疾驰而去。

这怎么看都像是上官晨菲啊?不可能,那瓷娃娃样的大小姐会来这儿小树林?不过,真的好像!

梅艺六眼睛瞪得比嘴巴大。

不过上官晨菲来这儿干嘛?她不应该在上课?难道,刚才,有人欺负她?!

他顿时侠肠从胆生,便把单车扔到一边,捡了块石头猫着腰钻进林子。

这个小树林里边堆了不少建筑垃圾,附近的居民一般都不会往这里来。到这里来的不是尿憋的了就是吃饱了撑的。

梅艺六刚进林子,就看到里边有人,还传来猫咪凄惨叫声。

一棵小树的枝丫上,吊着一只大狸猫。旁边一高马尾的黑衣女孩的手正掐着猫的脖颈,而另一只手则拿着明晃晃的刀片。

那手上红红的,是沾满了血迹!

虐猫!梅艺六脑海里立马浮现最近报道的虐猫事件频发的新闻,心里一阵恶寒。他顿时明白上官晨菲为什么惊叫着跑去出了。

这么血腥的画面,别说一个女生了,就是他看了都觉得头皮上一阵发麻。

眼看黑衣女子拿刀片就要割向猫咪的脖子·······

梅艺六顾不上废话,扔了石块就一个飞身过去,将那人撞开。

猝不及防的黑衣女孩便被撞飞了出去。

喵呜——突然悬空的猫咪更是惨叫一声,被勒得直翻白眼。

梅艺六又赶紧接住猫咪举起来。

他这才发现,那猫咪背上皮肉外翻,血液顺着伤口往外流。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站稳,直觉眼前黑影一闪,一只庞然大物迎面扑来。

竟然是一只健硕德牧!!

哎呀,我去!梅艺六脖子一缩,不敢动了。

“贝儿!”女孩急切大呼。

尽管那大狗闻声及时收力,梅艺六还是被撞到树干上,眼前直冒金星。

顿时,他后背的冷汗就出来了。尽管害怕,他还是托好猫咪,生怕再弄疼了它。

黑衣女孩一脸愠怒地从地上坐起,顾不得拍身上的尘土,便走了过来——她手里还握着那把刀片。

完了,下一个被吊树上剥皮的是不是我?!梅艺六心噗通噗通地跳。

他看了不少武侠小说,也无数次幻想自己是飞檐走壁的盖世大侠,路见不平、斩妖除魔,可是现实里遇见恶人,这还是第一次!

要说不害怕,那简直鬼扯!

说是恶人吧,真有点对这丫头谦虚了!你看她一身冷冽气息,虽是样貌不错,但一看便知她是那种冷酷无情还心理扭曲的女魔头!

对,就是女魔头!李莫愁的那种!

“喂,你,别过来啊!”他指着那女孩喊。

“汪,汪汪”那德牧毫不客气地冲他厉声吠叫。

梅艺六的脑袋瓜子被震得嗡嗡地。

那只猫咪更是一哆嗦,在他手心抖个不停。

今天怎地都要救下这只猫咪!梅艺六把心一横,躲着黑衣女孩。

只是他退一下,那女孩和狗子便往前逼近一分·······

我去!你大爷!他暗爆粗口。

女孩没有理他,只径直快步走来,抬手麻利地割了猫咪脖子上的绳子,又伸手抓向猫咪的脖颈。

大狸猫抬头看见女孩,便啊呜啊呜地叫得更凄惨了。

梅艺六有些恼火,便把猫咪往怀里搂了搂,另一只手伸出去要抓住黑衣女子手腕。

黑衣女孩眉头微皱,只是轻翻手腕,抓住他大拇指扭翻过去,另只手则轻松拎走大狸猫。

梅艺六手指传来用不上力的疼痛,眼泪都要出来了。

女孩依然面无表情,转身就走。

梅艺六刚抬脚要追,但那阴魂不散的狗子就呲着牙逼过来,直把他逼得靠着树干动弹不得。

直到女孩脚步声听不见了,德牧才扭头狂奔而去。

啊呸!有狗了不起呀!告诉你!我记住你了!女魔头,你跑不了!梅艺六冲着外边那头恼怒地喊。

高马尾,瓜子脸,大眼睛单眼皮,鼻梁旁边一颗痣,嘴唇偏薄,目测年龄二十左右,身高一米六五,胸小腰细腿长,哼,脚丫子不小。

小爷记着你了!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走着瞧!

“,”uid”:”2554898678811115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9 22:30
下一篇 2021-12-19 2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