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传奇海帕的我却只想咸鱼

精彩节选

寂静的黑夜中,远处暗淡的路灯忽闪忽闪的,趋光的昆虫围绕着因为长时间工作已经发烫的灯泡打转。

整片天空如同被泼了墨水一般,暗淡,了无生气。

在一处漆黑的小巷子中,夜墨穿着一身被汗水浸湿的休闲服,右手揣在口袋里,左手紧紧握着一个漆黑的物体,夜晚光线太暗,看不清楚那是什么。

走了有一会儿,略微抬头往天上望去,天空中繁星点点,散发着熠熠光辉:

“没想到居然都这么晚了,也不知道那丫头现在在做什么呢?多半应该是睡了吧?”

略微叹了一口气,脚步又加快几分,“明明答应好今天陪她一起过生日的来着,回去了又该怎么解释才好呢?”

夜墨放在右手口袋里的手指捻了捻,钞票的触感顺着手指的纹路传了过来,原本有些躁动的内心也稍微安分了些。

现在大概十九岁,再过一个多月,应该就满二十了吧?

夜墨最近这一年多也真是蛮拼的,甚至于对自己的年龄都已经不是很敏感了。

自小被人遗弃在孤儿院,连自己亲生父母是谁都不知道,孤儿院的院长在见到自己的时候看到一旁遗留的字条。

上面用毛笔写着夜墨,那么……这辈子的名字也就这么定下来了。

名字对于夜墨来说只是个代号,只要念着不尴尬,通顺就行,并不是很在意的。

夜墨是在十二岁的时候离开的孤儿院,接下来的几年里靠着一点接济金,通过勤工俭学勉强度日。

时间飞逝,现在居然都已经读到大学了,这是以前想都没怎么想过的。

当初在离开的时候,有个小丫头一直粘着他,说什么都要跟他一起走,夜墨也是很犹豫……

在这个年纪步入社会,没有任何的经验,就连照顾自己都困难,又有什么资格去照顾别人呢?

现如今想起来,那个小丫头活泼可爱,生得也是极美,曾经有很多人把她领走,可是都遭到拒绝。

询问原因就说是不想和夜墨分开,从这个层面上来讲,夜墨甚至都有点觉得是自己耽误了人家。

咬了咬牙,最后还是决定把那小姑娘带在身边,再怎么说也是自己养了好几年的小崽子,不带在身边确实也有一点不放心,那年离开的时候,那小姑娘才仅仅九岁多。

至于为什么说是养的话,那就说来话长了,孤儿院里的经费有限,由此粮食上面自然有些欠缺。

由此大家遵循着武力至上的原则来分配粮食多寡,夜墨明明从小在孤儿院里长大,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武力值出奇的高。

又或许是受到逆境的影响,成长的速度才会特别快吧?夜墨身体发育速度很快,肌肉也相当强健,特别有战斗天赋。

哪怕是比他大上两三岁的孩子,真打起来在他的手上也走不过十招。

在一次粮食争夺战中,夜墨单枪匹马干翻了一众孩子。

自打那以后,夜墨也算是一战成名,孤儿院大哥大的地位也就奠定起来了,每到开饭的时候,都会有小弟争先恐后的前来进贡粮食。

在这个基础上,夜墨与一位小女孩的邂逅开始了,可能是上天的缘分,那小丫头也姓夜,叫做夜初依。

初见的时候,夜初依小小的一只,由于营养不良,身体很轻,很消瘦,躲在最后面不安的看着夜墨。

夜墨自然也是发现了这一只小崽崽,毕竟在一群糙汉子中,冷不防的蹦出这么一只水灵的小姑娘,如同黑夜里的明灯一般,异常的显眼。

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夜墨居然起了照顾她的想法。

可能是联想到自身的处境了吧?如果没有这与生俱来的武力值,想必现在也会和那小姑娘一样躲在后面,怯懦的等着残羹剩饭。

所以自从那时起,夜初依就被夜墨划在了自己的保护范围内。

每到吃饭的时候,夜墨都会让夜初依先吃,众人也不敢违背,只是暗叹这丫头命好,有幸被孤儿院的第一大哥看上,有一张强力的保护伞。

脑海中如同天马行空一般回想着过往的一幕幕,夜墨一直走到一处路灯旁,缓缓将自己的左手抬到胸口处,摊开手掌,掌心上躺着一只怪兽玩偶。

夜墨是一个老奥迷了,初依也是一样,对于奥特战士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热爱,倒也真是趣味相投,不知道是谁影响的谁呢?

初依之前有意无意的提到过想要一只奥特曼玩偶,对于这个请求他自然不会拒绝,谁让夜墨有着极强的妹控属性呢?

虽说作为一个老奥迷,可夜墨却不会在相关的领域有什么太大的花销,这次初依想要一只玩偶,本来可以只花上个几块钱买一个,但却偏偏要用掉三百块买了个最贵的。

再怎么说也是第一次送礼物,不想送太廉价的,当然也很肉痛就是了。

并非是不想买奥特曼玩偶,只是可能是人气太高了,当夜墨的时候就只剩下了最后一只怪兽玩偶。

“究极怪兽传奇海帕杰顿……”

夜墨看着手中的怪兽玩偶低声喃喃道,作为一名忠实的奥迷,自然是不会忽略这么有人气的怪兽:

“奥特曼玩偶没买到,只是希望这怪兽玩偶别遭到嫌弃就行……”

隐约间听到远处的巷子中传来物体击打碰撞的声音,甚至还有人的说话声,只是隔的有些远,听不太清楚。

本来应该现在直接离开的,鬼使神差之下,夜墨居然迈步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走了过去。

……

“小屁孩,多大年纪了居然还在玩奥特曼?”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现在居然还真有人还会相信光吧?”

幽深的巷子尽头,三个身材壮硕的男孩围着明显一个岁数要小上很多的小男孩在施暴。

“我相信,只要心中有光芒,奥特战士就一定会守护我们的!”

小男孩双手紧紧攥着一只奥特曼玩偶,神色坚定地说道。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居然真的有人会这么愚蠢,相信世界上会有奥特曼这种虚假的东西?”

“你可醒醒吧!奥特曼都是骗小孩的,这世界上怎么可能真的会有奥特曼?”

小男孩暗自抹着眼泪,手中还紧紧的攥着那一只奥特曼的玩偶。

“你给我拿来吧你!”

年长一些的男孩说着就一把夺过奥特曼玩偶,不屑一顾地将它扔在地上,伸出脚就要狠狠的碾上去。

尽管抓得很紧,可年龄的差距摆在那里,小男孩根本就无法抢过这些比他俩大上几岁的人,只是有些绝望的闭上眼睛,似乎已经听到了玩具被碾成碎片的声音。

电光火石之间,伸出脚的那个男孩的帽子被人拽住,接着被用力往后狠狠一拉,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漆黑的深巷中传来一声惨叫,那男孩只觉得自己的尾椎骨都快要裂开了。

“哎呀,欺负弱小可是不好的行为,你们以为呢?”

夜墨微笑的看着眼前这三个大约十六七岁的少年,心中却是不屑的冷哼。

这些欺负别人的不良少年,在他看来都是不知道受害者苦痛的,不理解被欺负的人内心的恐惧与害怕,所以才会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

那么既然被他看到了,就有义务教他们一些正确的价值观。

“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们两个愣着干嘛?还不给我揍他!”

坐倒在地上的少年怒骂叫嚣着,用手撑着地面,但是短时间之内却没办法再站起来,看来摔得有点重。

剩余两个站着的也不含糊,立马冲上前来摆出一副拼命的架势。

夜墨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扎稳马步一个左刺拳打倒一个,接着转身向右又是一个鞭腿,用力击打在来人的腹部,直接将人给掀翻在地!

战斗结束的相当快,几乎是眨眼之间就分出了胜负,夜墨看着倒在地上哀嚎的众人:

“就这?想打赢我,你们还是回家再多练几年吧!”

“你!你给我等着!我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的!”

那三个人连滚带爬的逃离了出去,走之前还不忘回头放狠话。

“呵呵,随时奉陪!”

夜墨低头弯腰捡起布满灰尘的奥特曼玩偶,这可是现如今人气还算是颇高的奥特曼,迪迦奥特曼。

“拿好了,可别再轻易的被人抢走!”

夜墨将玩偶递给跪倒在地上的小男孩就要转身离去。

“大哥哥,谢谢你,那个……”

小男孩似乎有一些犹豫,不过最终还是说了出来,“你相信光吗?”

“当然!”

夜墨脱口而出,紧接着身影就消失在了黑夜中,轻轻抿着嘴唇,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以前相信光,是希望奥特曼能保护我们,现在相信光,是因为自己有了要保护的人。

站在一处小屋门前,夜墨却有些不敢开门,破旧的门缝透出些微的光亮,表露着屋内的主人尚未休息,“果然是逃不开嘛?”

夜墨苦笑一声,认栽一般的从兜中拿出钥匙,慢慢的放入锁孔中,待将钥匙完全放入后再轻轻一扭,门就这么被打开了。

昏暗的灯光充斥着狭小的房间,不是夜墨吐槽,而是这地方着实狭窄,除去门后面的桌椅板凳。

靠右边才几步的地方就只有一张床,床上现在正坐着一个可爱的美少女,一脸不满的瞪着夜墨。

少女一头及腰的长发,清澈明亮的瞳孔,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白皙无暇的面庞上透着淡淡的红粉色。

夜墨这时才注意到女孩的打扮。

一套淡蓝色的裙子包裹着她娇小的身躯,裙摆一直没到膝盖,露出两条裹着白丝袜的小腿,光着小脚丫踩在铺满木板的地面上,顺着床沿一晃一晃的。

“……我回来了。”

“哼,臭夜墨,你还知道回来,明明今天答应好陪我过生日的,骗子!”

夜初依生气的偏过头去,微微鼓着腮帮子,时不时投过来一点视线,与夜墨对视后又撇过头去轻哼一声,再重复之前的动作。

夜墨:“……”

将左手紧紧抓着的海帕杰顿玩偶递到夜初依面前:

“之前听你说想要一个玩具,可是……没有你想要的奥特曼玩偶了,只有这个,你若是不喜欢的话就扔了吧。”

“没有的事,我很喜欢!”

夜初依连忙伸手接过玩偶,如若珍宝的捧在手心中看了看,最后小心翼翼地将它放在床头上。

夜墨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喜欢就好,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墙上挂着的老旧时钟。

已经九点多钟了么?身上黏糊糊的,不如先去洗个澡。

狭窄的空间是餐厅兼卧室,往前走上那么几步还剩两个更加狭窄的房间,左手边是厨房,平常做菜就在那里,而右手边的就是浴室兼厕所了。

冲完澡,果然感觉身体舒服了很多,拿起毛巾擦干身上的水渍,换上一身白色宽松睡衣。

在即将出去的时候又对着墙上那块已经没有光泽,甚至还有了裂纹的镜子看了看。

英气挺拔的身姿,尽管穿着休闲服,却依然能从轮廓中看出里面健壮的肌肉,给人第一眼的感觉就是强壮,充满力量。

推门而出,夜墨整个人身上都带着淡淡的水汽,扑面而来的面香味传来,令人食欲大振。

夜初依的手上端着一大碗面,慢慢的,小心翼翼的轻放在桌上,然后迅速的抬起手放在脸颊旁搓了搓,最后又吹了吹气。

“咕噜……”

夜墨的肚子很合时宜的叫了起来,晚上没有好好吃饭,也就是随便咬了几口馒头对付了一下,刚才还和那几个小屁孩交手,尽管只动了两招,但也消耗了一点能量。

“夜墨,你在外面又没有好好吃饭吧?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出门在外,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

夜初依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喋喋不休地说着,夜墨倒也没有反驳,他们两人都相当了解对方,如果有好好吃饭的话,也不会这么快就肚子饿。

夜墨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就往嘴里拨面条,面条被细细嚼碎。

最后如同小孩子坐滑梯一般顺着咽喉流入胃里,空荡的腹部也传了一种温暖的感觉。

“,”uid”:”2480104238220775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9 23:20
下一篇 2021-12-19 2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