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小后娘,养崽撩夫两不误

精彩节选

费娇娇迷迷糊糊间,恢复了一点意识,感觉自己的嗓子,火烧火燎的疼。

还不断有雨滴,淋在身上,自己一阵冷一阵热的,强撑着眼皮,睁开眼睛。

发现自己身处的地方,竟然是大山边的一处壕沟里,顿时就有些愣住了。

她是个正在上班的小白领,下班回家,不小心淋了点雨,就有点发热,吃完了药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然后,然后再一睁眼,就出现在这了,难道是被人打劫了,把她扔在这的?

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虽然很脏,但也看得出来,这绝对不是她的身体了。

她的身材前凸后翘,没有这么干瘪,这还是个小姑娘。

不知道她是不是高烧烧死了,借尸还魂到了这里,这里根本就不是她熟悉的地方。

费娇娇的求生欲望,非常强烈,无论怎么回事,她也不想死在这里。

黑不隆冬的山边壕沟里,还下着大雨,她就这样拖着疲惫的身体,愣是从壕沟里,爬了出来。

身上滚满了湿泥,胆小的这时候看见她,都能把她当成死不瞑目的女鬼。

本就下着雨,四处都是杂草树木,很湿滑,费娇娇往上爬了一半。

还没爬到壕沟上边,脚下一滑,手一秃噜,竟又给滚了下去。

还很倒霉的,后脑勺磕在了一块石头上,顿时传来一阵剧痛。

摔晕过去之前,恍惚间看到了一个穿着蓑衣,看不清容貌的高大身影。

扛着什么东西,从旁边的路,向她走了过来。

当费娇娇再有意识的时候,才感觉到,现在有多么痛苦。

嗓子疼的不行,脑袋也昏昏沉沉的,额头上还搭着一块湿毛巾。

可还没等她彻底清醒过来,耳边就听到有人说话,一道有些尖酸刻薄的声音,传进耳中。

“江猎户,你也太能管闲事了吧,费娇娇病入膏肓,已经救不活了,所以我才把她扔出去的。”

“她这口气都要咽了,你又把她弄回来,难道还让她死在家里,让全家人都沾染晦气不成?”

“谁让你把人给送回来的?赶紧怎么抬回来的,给我怎么抬出去,我们费家不要她了!”

这时,一道低沉的男声传来,“费家嫂子,费大哥在外做工不在家,费娇娇是你的小姑子。”

“只是有些发烧,你不给请大夫,还把活人扔到大山里去,你就不怕费大哥回来,你不好交代吗?”

马氏哼了一声,“费娇娇从小到大就是个病秧子,当家的一年挣这些钱,差不多都给她吃药了。”

“家里两个孩子,都快养不活了,还哪有钱再给她请大夫,她高烧烧成这样,肯定救不活了。”

“我没有钱给她买棺材,你要是有这份好心,就把要咽气的人,弄到你自己家去,别给我这添晦气。”

听到这,费娇娇明白了,她穿的这具身体,也叫费娇娇,而且是和哥嫂生活在一起的。

哥哥做工不在家,嫂子看她有病不给治,还把她扔到了大山里,让她自生自灭,这种家庭,还有什么好待的。

费娇娇强撑着,睁开眼睛,坐了起来,眼前的场景,映入了眼帘。

窄小的房间不算太大,比家徒四壁能强点,看得出来,这家人日子过得,的确不算太好。

屋里有一个村妇打扮的女人,一脸尖酸刻薄相,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身材壮实的男人,也在屋子里。

男人看着年岁不大,穿的破破烂烂,满脸的络腮胡子,几乎看不清长相,刚才说话的,就是这俩人。

费娇娇嗓子很疼,勉强声音嘶哑的开口,“不用你往出赶,我自己走,我以后就不是你家的人了。”

见费娇娇竟然还能爬起来,马氏哼了一声,“费娇娇,现在公公婆婆都不在了,你别想在家里再吃闲饭。”

“这些年,一直都是你大哥在外做工养活着你,你今年也十五了,既然没死,就还是咱们费家的人。”

“隔壁村的张员外,想纳一房妾室,我已经托媒人去问了,要是能成,你年后就嫁过去做妾吧。”

费娇娇冷冷的看着这个女人,“要嫁你自己去嫁,我的婚事,凭什么由你做主,你算什么东西!”

看着从前唯唯诺诺,说什么都不敢反嘴的费娇娇,经过这次的事情,居然胆子变大了。

马氏立刻声音拔高,“你个不要脸的小贱蹄子,长嫂如母,你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我告诉你,公公婆婆现在不在了,你的婚事,就是我和你哥哥做主。”

“张员外纳妾,可是能给十两银子的聘礼,有了这十两银子,你的两个侄子就不愁上学了。”

“我和你大哥这几年,这么辛苦的养着你,现在,你当然得为这个家做出点贡献。”

这时候,一直站在一旁的江猎户,忽然说,“是不是谁给了你十两银子,就可以把她带走?”

费娇娇有些惊讶,看着这个沉默的男人,应该就是这男人救了她,现在又要用十两银子把她买下来吗?

马氏哼了一声,“怎么,你也看上我们家娇娇了,我告诉你,我们娇娇长得漂亮,想娶她的人多了。”

“你一个鳏夫,还带着俩拖油瓶,你上哪出得起十两银子的聘礼,少一分也不行!”

马氏两面三刀,刚才还说费娇娇这要死的人晦气,不要了呢,这会就一口一个我们家娇娇了。

江猎户目光直接对上马氏,虽然不算多凶狠。

但他眼神中带着寒意的光芒,让马氏不自觉的身上一凉,往后退了两步。

这江鸿远虽然是个外来户,沉默寡言,不到30岁就成了鳏夫,还带着俩崽子。

在他们这没田没地的落了户,以打猎为生,但这村里没有人敢惹他。

因为这人身上,总是散发着一股,若有似无的煞气,一个眼神就能把人吓一跳。

江鸿远没有对马氏怎么样,说道,“我这次上山打猎,猎到了一头野猪。”

“就算是卖猪肉,也能卖上十两银子,只多不少,你要是同意,我就把野猪给你送来,人归我。”

“,”uid”:”109970526448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0 07:30
下一篇 2021-12-20 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