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撩人:娶个王爷当小厮

精彩节选

云山之颠,一处天然温泉中,男子散着墨发依在池边假寐,清晨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给其俊美无匹的五官渡上了一层柔光,让那份冷硬稍淡了些,多了份仙气。

突然,他好看的五官变得有些扭曲,眉头紧蹙,好看的薄唇微微抿起,带着怒气的眸子猛然睁开,寒光如刀子般闪烁,面上却悄然爬上一抹诡异的红蕴,随即手臂向前一甩,一个人被扯出来,随之他整个人如泄了气的皮球,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阿嚏……”与此同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如瀑的秀发自前向后甩出一个漂亮的弧度,路过男子的脸,甩出水渍,随即回到它该来的地方。

叶凌悠被甩出来,还没好好喘口气,就被袭来的血腥味给呛的直打喷嚏。

“谁?哪个不开眼的突袭本姑娘?”她左顾右盼,突然被眼下这披头散发的男子给吓了 跳。

一池春水忽上忽下,虽然看不到水里的情况,但男子嘴角溢出的鲜血是那么的明显,她微微一愣,就想到方才是这人将她拉出水面,也算是救了她一命。

“嗨,帅哥,你好啊!”

叶琪那个骗子,不是说这个汤泉池是她常年包下的,不会有人吗?她才来泡的,后来泡了没多久,好像睡着了,似有一双手拉着她下沉,她赶紧往上游,可这水下似乎吸力特别大,她好像越陷越深。

好不容易抓住一根救命稻草,那是死活也不会松的。

至于那根救命‘稻草’,额,好像……

嗯,似乎,大概,可能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

见帅哥不说话,叶凌悠只好道歉,“那个,对不起啊,方才我溺水了,把你当成了救命稻草,所以也没注意,不过你放心,虽然摸了你的身子,但我不会让你负责的。”

抹了把脸上的血迹,叶凌悠准备往旁边游,这一看,直接傻眼了。

鸟语花香的春季,树木苍劲有百年,这他么是哪里?她不是在水里走了一圈就过了个年吧?

身后戏谑中带着些许冷气的声音传来,“在下看起来很好说话吗?”

“?”叶凌悠一脸懵逼的转身,男子已经不复方才披头散发那有狼狈的模样,此刻的他,双手平伸搭在身后的石壁上,露出一张帅气阳光的面容,如玉的脸上点点水渍在暖阳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璀璨夺目,剑眉星眸,眸中蕴着细碎的笑意,格外的吸引人,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有些渗人。

“你想怎样?”这男子瞧着有些危险,不过气势上不能输,“我不过是摸了你几下,还想让我负责啊?”

“在下的身体,除了我夫人,谁摸都不成。”男子微微眯起眼,依旧笑吟吟的。

啥?

“摸你一下就想让本姑娘以身相许?你做梦。”叶凌悠慢慢往后退,与他隔开距离。

“再加上救命之恩呢?”

“那,那也不行。”叶凌悠想都没想就拒绝,“你,你可以换一个条件。”救命之恩什么的,的确不小。

赵珣微微眯眼,并没有提条件,状若无意的问道:“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眼前的女子一看就不懂武功,她是怎么上来的?

他来时也未曾感应到有其他人的存在,她又是怎么突然近得他身的?还对他那般,无礼……

想到这,赵珣的目光就变得幽深。

见他转移话题,叶凌悠了然,她就说嘛,一个大男人,不过是被摸了几下,还想搞事情?

不等她回答,赵珣便继续说道:“这个地方是云山之颠。”

云山之颠?什么鬼地方?

没听过!

她环视四周,既而将目光放在眼前的男子身上,如此俊美又留长发。

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叶凌悠眸光微闪,他么的这也不是她方才穿的衣服,确切的说,这不是她。

似乎确认了她的状态,脑海中忽然多了许多的信息。

脑袋昏沉,身子一重就往下沉,赵珣眉头微微蹙起,在她的小脑袋马上沉下水面时,素手一挥,白色腰带如一条水蛇般,将叶凌悠的身子卷了过去。

好巧不巧的落进了他的怀中,赵珣低咒一声:“该死!”随之喷出一口血,血水染红了胸前的水面,与女子墨色的长发融为一体。

他再度甩臂,将叶凌悠扔到身后的草丛中,便晕了过去。

约莫半柱香的功夫,叶凌悠微微睁开眼,接受了她穿越的事实。

二十一世纪一名普通的中学生,父母双亡,被爷爷抚养长大,从小跟随老中医爷爷学习医术,十六岁时已拿到执业医师资格证。

一次偶然的机会,被选入世界最顶尖的生术学院最神秘的医学实验室,不过三年的时间,她便成为了室长的亲传弟子,室长因为一项研究中毒身亡之际,将开启实验室的唯一钥匙交到了她的手上。

她被学院直接聘为教授,庆贺宴后,她想放松一下便找同事要来这温泉准备放松放松,没想到一觉醒来就到了这里。

叶凌悠想起那个她出生时,母亲说有人替她断命,其活不过二十岁的预言,真他么的准了,今天刚好是她二十岁生日。

反正父母爷爷都被她‘克’死了,她自己死就死了吧,如今她所在的这个时空,是类似于想象中古代的时空。

有皇帝有大臣,真真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时代。

而她如今的身份,那是小的不要不要的,大庆国一个偏远小县城中的一个小药铺中的一个坐堂大夫的小女儿。

家有爷奶爹娘两哥两嫂,这姑娘倒是很受宠,从小也没吃过苦,性格活泼开朗,有一次被二哥带出去玩,被人玩完了,回来后不久发现有了身孕,于是想不开跳湖了,至于怎么会在这里,鬼知道……

想到这里,叶凌悠有些恍惚,她就这么告别了那个似被诅咒的命运,拥有了简单的人生?她的美好愿望原来是靠溺水来完成的。

甩了甩脑袋,叶凌悠从地上爬起来,看见男子半倚在池边,那紧闭的眸子似有些痛苦,她瞧了几下确认男子真的晕过去了,这才挪步过去替男子把了脉,半晌才松开,折了根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随后扔掉树枝,居高临下的看着男子。

“你救了我,我帮了你,咱们此后就两不相欠了,88”

“,”uid”:”1398996420530299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0 11:40
下一篇 2021-12-20 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