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流:NPC他貌美多娇

精彩节选

南蘅醒了。

她茫然的观察了一下自己所处的环境,一片黑雾,什么也看不见。

她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唯一记得的,就是自己的名字。

[请玩家尽快到达目的地,60秒内,未到达者,尽数抹杀]

玩家指的是她吗?

南蘅看着面前黑乎乎的地面,忽然出现一条醒目的红色指标。

她心理素质极好跟着指标一路穿过那片黑雾,视线顿时清明。

映入眼帘的,是5人成团,还有一个导游似的人,拿着小红旗朝她招手,“终于到齐了。”

成团的5人也齐齐转头朝她看来,随后就整整齐齐的愣住了。

“这也是新人?”

不怪他们愣住,实在是南蘅的模样太过惊艳,而且她不像是进入逃生游戏,反倒像是来春游的。

她长发乌黑,随性地披散着,巴掌大的小脸上不施粉黛,却依旧五官精致。

蓝底白纱的长裙衬得她气质如烟似雾,提着裙摆的手也是柔弱无骨,手指修长指尖圆润,连指甲都剪得整整齐齐,粉嫩可爱。

“你们好。”

她露出浅浅的笑,一出声,5人才回过神来,却是神态各异。

“这么好看的……不过也太柔弱了。”

“游戏里可不管她好不好看,好看就不用死了?NPC可不会看她好看就给她放水。”

导游拍了拍手,“好了,听我说,由于最近下雨下的厉害,山路崩塌了,幸好咱们已经到了村门口。”

“一会儿大家跟我进去,会有村民安排大家住下的,大家安心采风,一个星期后山路就通了。”

“正好,我也是这个村的村长,我叫彭任,大家有什么问题,尽可以来找我。”

彭任带他们进入了一个看着很古朴的村庄,四面环山傍水,风景优美,很是有世外桃源的样子。

南蘅偷偷观察一番,发现村民们对他们这些外来者也是个个温和,笑得太开心了点儿。

虽然很是好客的模样,却只站在远处不动。

直到彭任一招手,才有6个村民像是提前安排好似的,朝他们6个玩家走来。

玩家中,穿着休闲服的男人主动上前一步,开口问道:“村长,我们可以自己挑住处吗?”

彭任回道:“这可不行,现在啊,只有这6位家中有空房,你们等会儿就跟他们走,别走错了。”

住房是固定的?

南蘅嗅到了一点阴谋的味道,可她现在没有记忆,对于目前的一切都是未知的,所以只得沉默。

休闲服男人也没有纠缠,表示明白了,6位村民便各自走到了玩家跟前。

走到南蘅面前的,是一个笑容可掬的中年男人,对南蘅笑道:“你就跟我走吧!”

他伸手过来,似乎想拉住南蘅。

南蘅还没考虑好该怎么躲开,视线中便突兀的挤入了一道银白的流光,以破风之势,直直刺进了中年男人的手掌。

那是一把细长的匕首,浑身散发着银光。

男人一声嚎叫,捂着自己的手,眼睛充血似的瞬间通红。

南蘅也是实打实的愣住了,反应过来之后立马看向匕首刺来的方向。

那时天幕已飘起晚霞,像是一幅渲染极好的风景油画,那个极美的民国女人仿佛是从那画中走出来一样,穿着火红的长裙,步伐如风带电,摇曳生姿地从人群中穿过。

像是天地间最艳的那抹颜色,慵懒又魅惑。

“封祁,你什么意思!”

中年男人面色狰狞地看向走来的人,他的手正在滴血,南蘅敏锐的发现,就在他破开的伤口周围,皮肤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那是一种带着青色的病态白,就好像是,死人的皮肤。

“碍事的东西,滚开。”

封祁却只厌恶地瞥了中年男人一眼,狠狠一脚将他踹倒在地。

“敢碰她一下,我就把你扔进冥域里炼魂,听懂了吗?”

他浑身缠绕着暴虐的气息,眼神冰冷又高高在上,在那瞳孔深处,金色的符文若隐若现,声音空灵,却带着令人胆寒的威慑,直接传入中年男人的脑中。

所以在南蘅的视角,只能看见中年男人被踹了一脚之后,就好像陷入了莫大的恐惧一般,瞳孔紧缩,牙齿打颤,鼻涕眼泪流了满脸。

“是……是。”

封祁这才斯条慢理的转过身,看向南蘅,忽然笑了,“太丢人了,他家这么脏,怎么可以用来待客?”

他一张雌雄莫辨的脸写满了矜傲,“还是我那儿合适。”

南蘅:“……”

虽然这个中年男人给她的感觉甚至不像个人,但好像这个突然出现的封祁,好像更具威胁性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对方对她完全没有恶意。

不过村长刚刚还说,住哪都是固定的,如果换个地方住,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还是暂时住中年男人家里比较好。

她这样想着。

封祁却好像看出了她的意图,一脚把还在地上抽搐的中年男人直接踹出了南蘅的视线范围。

再用一脸,你只能选我,的表情看着南蘅。

当然,不像威胁,倒更像是小孩子耍赖想吃糖。

南蘅无语了。

“你还是跟他走吧!”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休闲服男人忽然上前,低声说了一句。

南蘅瞥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不过。

“这个我可以带走吗?”

她指向刚才那把直接刺穿了中年男人手掌的匕首。

看封祁的样子,好像不打算捡起来,但对她来说却是不错的防身工具。

见封祁答应,她弯下腰打算捡起匕首,封祁却先她一步,把匕首上的血全擦干净了之后才递给她,还贴心的带上了刀鞘。

“跟我来。”

南蘅默不作声的跟上。

封祁说家中院子宽敞,却只有他一个人住,很是孤单寂寞,所以想南蘅来陪他。

他领着南蘅进屋。

这是一个不大的屋子,却装修豪华,随处可见金银玉器,什么首饰之类的都毫无戒心的放在屋中,也不怕被外来者偷走了。

南蘅快速的打量了一圈。

“你就住这间吧。”封祁说道,单手撑着茶几,撩了撩头发,十分妩媚动人。

“当然,如果你愿意,也可以和我住。”

南蘅朝她看去,笑起来的封祁比刚才高冷的模样动人许多,像是忽然间大地回春,无数颜色却也只配衬托他的一颦一笑。

他动人的身躯,仿佛带着钩子的眼神,让人莫名产生一种,想跟他滚在一起的冲动。

南蘅莞尔,“请让一让。”

封祁笑脸一僵。

他精致的脸上,露出些许委屈,“你明明是喜欢的,怎么换了我就不喜欢了……”

南蘅没听清他的嘟囔,“你说什么?”

“……没。”

他乖乖让开位置,视线却火热的看着南蘅的身影。

真是奇怪的npc。

南蘅紧了紧眉,暂且放下疑惑,专心看面前的画。

这幅画方才刚好被封祁挡住,而画上画的,是一个面目狰狞的中年女人。

谁会把这种恐怖画像挂在客房里?

“画上的人,是我妈妈。”

没等南蘅问,封祁就主动开口,悲切道:“十年前,她死在火灾中,你现在住的,就是她的房间。”

“那为什么要画这样一幅画?遗照,不应该画的安详一些吗?”

南蘅抬手摸了摸那张画,画是冰凉的,那股凉意甚至像是有实体,可以钻进人的身体里一样。

她心下一惊,想要再仔细摸摸。

封祁一把拉下她的手,“你太不礼貌了。”

他很不高兴的样子,握着她的手却紧紧没放。

“抱歉。”南蘅浅薄的笑了笑。

这npc的手,和画上差不多凉,但给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更奇怪的是,画纸的触感,很像人的皮肤。

“算啦,这次原谅你,但是你不能再摸了!”

“好。”

南蘅一口答应,笑容加深了几分,“一路过来都有些累了,我可以现在就休息吗?”

“当然。”封祁很爽快的回答,放开她手的动作却慢吞吞的,好像有些不舍。

门关上的那一刻,南蘅脸上的笑容全散,视线冷漠的再次看向墙上的那幅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才有那么一瞬,她感觉画上的人和她对视了一下。

很是有问题。

她试着将画撕开,可手刚触碰到那幅画,就又感觉到了那股阴寒的气息钻入皮肤,侵入她的身体。

这一次很明显的,画上的人眼睛动了动,尽管只是一瞬间,却还是被她敏锐的捕捉到了。

这个村庄人不对劲,东西也不对劲。

她想起刚才那把将中年男人手掌刺穿的匕首,仔细端详才发现,匕首材质不明,触手微凉。

她的指腹在刀刃上用力划动,却丝毫没被划破。

比起利器,这更像是针对某种生物的道具。

南蘅心下一喜,试着用匕首做媒介,还真把画给撕下来了,只是下一秒,画纸燃起了火。

奇异的是火并未烫伤南蘅,且在燃烧中,画纸传出一连串的怪叫哀鸣,模糊不清的嘶喊和哭嚎,以侵略性的姿态钻入人的脑中,一时耳鸣。

南蘅都惊了,也不知道是匕首太有用,还是这些画这么容易被处理,她推开窗子,眼看院子四下无人,翻窗跑了出去。

刚才被带走的时候,那个穿休闲服的男人给她打了眼色,指了指村中最高的那棵银杏树。

南蘅还是决定去看看。

“,”uid”:”3237416306221853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0 13:20
下一篇 2021-12-20 1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