踹掉渣男,我投入大佬怀中

精彩节选

天色渐暗,夜幕笼罩,灯红酒绿,斑离繁华。

“月夜”会所里,纸醉金迷的时刻才刚刚开始。

“月夜”篁城顶级VIP会员制会所,出入会所的非富即贵,出入皆是顶级豪车。

“痛·······痛痛痛!”叶宛娇觉得自己手指仿佛要被碾碎,有人踩在她的手背上,坚硬的皮鞋底踩在她的的手背上不停来回磨搓,本粗糙的手指已经磨破了,鲜血顺着手指头流到了手掌,流到了地上。

踩着的人似乎瞧见了鲜血越来越多,暗骂一声晦气。终于收起踩着的皮鞋,在旁边干净的地板蹭了蹭,才笑嘻嘻的走回沙发。

包厢音乐震耳欲聋,夹杂着是男男女女哄笑调戏的声音,叶宛娇觉得头很疼,心口疼闷感觉喘不过气来。

“哟!这就是我们篁城叶氏的千金啊······噢,不对!是前叶氏集团的千金,看我这嘴真不会说,我自罚一杯酒。”矫揉造作的说完便是咯咯咯的一阵笑声,“真是风水轮流转,谁能想到,叶氏集团前千金,现在竟然在会所当清洁工。”

叶宛娇抬头想看清楚说话的人,刚一抬头,刚才说话的少女一下子冲到她面前,扬起手就是狠狠一巴掌掴在叶宛娇的脸上。

叶宛娇的脸顿时肿了起来,被打的脸五指印痕清晰可见。

许宁得意洋洋的看着叶宛娇,冷笑:“看什么看?擦个地板都那么慢吞吞,我这是替你们老板教育员工呢!快点把地板擦干净,捡起赏你的钱滚出去。”

“阿宁,别这样······她现在都这么可怜了······”柳梦洁轻步走到许宁身边,柔弱胆怯地说。

“梦洁你就是太善良了,你别怕,她现在不敢对你怎么样!他敢动你一根手指头,蒋茗哥不会放过他!”许宁轻扫了一眼趴在地上人,眼露嘲讽。

叶宛娇听到对话,两只眼睛倏地瞪大梦洁、蒋茗······这不是自己睡前看的脑残小说里人物的名字吗?

虽然没有理清楚具体发生事,但就目前来看,情况对自己不利,叶宛娇不敢轻举妄动,乖乖的擦干净地板上的酒水痕迹。

许宁见叶宛娇像个哑巴似得,骂不还口,自觉无趣,转身就要走。

“啊······”一声惨叫,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就见柳梦洁一个踉跄眼看就要快摔倒,却意外落入一个宽阔怀抱。

“蒋茗哥······谢谢你。”柳梦洁眼带波光,羞涩的道谢,而后又眼神惊恐的看了眼地上的叶宛娇,微微啜泣道:“宛娇姐应该不是故意的,可能是包厢灯光太暗了,她擦地板没注意看到我的脚在旁边,才不小心······”

“我·······”叶宛娇下意识想反驳。

“嘭!”的一声闷响,叶宛娇肚子被狠狠一踢,霎时间飞出去,重重撞在墙上。

卧槽·····叶宛娇紧咬牙,心里直操蒋茗祖宗,为什么她一睡醒,还搞不清楚一切,就要擦地,扇耳光,踹肚子······

她本来就疼的脑袋,现在更痛得混乱,毫无头绪。

蒋茗斜眼瞥了地上的女人,仿佛在看脏垃圾,开口:“给我滚出去,别再出现在我眼前,不然我还有千百倍的方法让你生不如死。”

“梦洁,没事的,我带你去沙发休息下。”蒋茗放缓语气,扶着柳梦洁,柔弱无骨的挂在蒋茗身上。

柳梦洁回头深深地的看了眼地上的叶宛娇,嘴角勾起一抹恶毒的笑意,回头瞬间眼睛里却满满的心疼同情和无可奈何。

“梦洁,这种贱女人不值得可怜,她可从没把你当好闺蜜过,你可别太善良又被骗了!”许宁忍不住讥讽道。

叶宛娇收拾地上抹布,把地上散落的钱捡起,默默地退了出去。

关门前,叶宛娇听到许宁安慰柳梦洁的话隐约传来:“她现在不过是一个坐过牢的低贱女人······”

神他妈的什么情况?

一出包厢,她飞奔到洗手间,看着镜中自己一脸惊悚。

这······一脸憔悴的人是谁啊?脸色蜡黄,一点血色也没有,颧骨凸起,嘴唇干裂。头发有些微乱的盘起。

叶宛娇觉得自己在做梦?还是噩梦!

她是不敢大力掐扇捶打自己来验证自己是不是做梦了,毕竟刚才在包厢,又是被扇耳光,又是被踹肚子,她可深刻体会到了疼痛。

既然不是做梦,那她就是穿越了,穿的还是自己睡前看的天雷滚滚的霸总小说。

《蚀骨危情:霸总娇妻》是最近网上很火的霸总言情小说,故事里女主叶宛娇简直是霸总言情史上最惨女主。叶宛娇本是篁城叶氏集团的千金,叶父老来的女,集万千宠爱。叶宛娇在大学时候,对男主蒋茗一见钟情。蒋茗家在贫困山沟,从小家境贫寒,全家紧衣缩食供养蒋茗读书,当年蒋茗考上江大轰动全村。

彼时,蒋茗大四,叶宛娇是大一新生,叶宛娇对蒋茗一见钟情,之后便是高调宣誓,穷追不舍。天真烂漫的富家千金以为只要真心付出就能收获美好的爱情,但她忽略了人性的丑陋。

蒋茗厌恶叶宛娇,却渴望她背后的财富。

从穷乡僻壤出来的人,看过城市的繁华,见识过人上人的生活,没人比他更清楚金钱和权势多么让人沉醉。

“高冷之花”的学霸校草被叶宛娇的真心“感动”,两人看似“水到渠成”在一起。

叶父叶母虽然内心不喜欢蒋茗,却更不舍得自己女儿伤心,也就慢慢接受。

从校园恋爱到结婚,叶宛娇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幸运的人, 那时候的她一心扑在蒋茗身上,他说什么她就信。

傻傻的认为,蒋茗是尊重她,爱护她,所以不碰她。叶宛娇也不抱怨,直到最后死前才知道,不是愿意碰到,而是不爱,嫌弃她,抵触她,而蒋茗早就背着自己和柳梦洁早就在一起多时。

婚后蒋茗进入叶氏集团,私下利用各种见不得光的手段,慢慢架空叶父及其势力,叶父更是因此中风住院,不久就撒手人寰。

之后更被爆出,叶宛娇因为嫉妒蒋茗秘书柳梦洁原来是蒋茗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失去理智,丧心病狂的策划绑架强奸柳梦洁。幸亏蒋茗及时赶到,解救出来。

最后叶宛娇锒铛入狱,而叶母听到消息大病不起,最后竟因治疗费用支付不起,也随丈夫而去。

曾经在篁城商界占有一席之位的叶氏集团逐渐淡出人们视线,取而代之的是如今的蒋氏集团。

如果只是这样情节,那还称不上史上最惨女主,最让读者大跌眼镜,狂喊奇葩,但又忍不住继续追书的原因就在叶宛娇出狱后的故事。

叶宛娇出狱后重遇叶茗竟然还痴心不改,无视男配12345······一心一意只爱男主,在挑唆下对蒋茗下药,意外怀孕,最后蒋茗下狠手让她流产,蒋茗告诉叶宛娇自己从没爱过她,一开始就只是利用她得到叶氏集团,叶宛娇最后心灰意冷跳楼自尽·····

这部小说够狗血,从开篇被读者一路骂上榜单第一,结局毫无反转,女主死的彻底,好人没一个好结局,坏人各个皆大欢喜。

黑红也是红,小说反而在网络上人气大增!网友义愤填膺,出谋划策,仿佛此刻自己与女主一起站在手撕白莲花战斗的第一线。

此刻的叶宛娇回忆小说故事情节,内心无语:……就这情节,那……我走?

“,”uid”:”1328633215726843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0 15:00
下一篇 2021-12-20 1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