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瞳狂医

精彩节选

汉河二院是整个汉河市最好的医院。

这里向来人满为患,人声鼎沸,省内外求医的人更不少。

今天一样如此,此时医院大门口走进来一个身穿破旧道袍的少年。

少年名叫陈羽,手中拿着一张纸条,正是这医院的地址。

进了医院,看着宽敞的挂号厅。

陈羽惊呆了,周围的一切都那么高科技。

对他来说,无异于刘姥姥逛大观园。

陈羽呆呆的说道:“哇,好气派的医馆啊,师弟真的发达了。”

面前就是一个巨大的咨询台。

围着一大群人,乱哄哄的,有咨询挂号的,也有量体温的,杂七杂八挤满了人。

陈羽想要打听师弟李世昌在哪里,可怎么也挤不进去。

茫茫都是人头耸动。

刚来到城市的陈羽,显然无所适从。

就在这时候,吵闹声从医院门口传来。

“快让开,快让开。”

陈羽好奇的看去。

只见医院门口,四名穿着西装的壮汉鱼贯而入。

护着一个推床。

推床旁,一个女子焦急万分。

虽然陈羽刚来到汉河,可一路而来,见到的女生也不少。

数这个女人最好看。

西装壮汉在前方开路。

推床上,躺着一个老者。

老者双眼直翻,显然是昏迷过去了,浑身肌肉无意识的小幅度颤抖。

陈羽轻咦一声:“中毒了,还是古毒,有意思,这年头,居然还有古毒。”

好奇的跟了上去。

女人很焦急:“陈主任,李院长呢?叫李院长过来。”

汉河二院,医术在整个省都是最顶尖的。

不因为别的,正是李世昌院长的医术几乎无人能比。

要不然,作为柳氏集团的总裁,也不会第一时间被送到这里来治疗。

躺在推床上的,正是柳氏集团的总裁柳名臣。

是整个汉河顶有名的企业家。

他们甚至有自己的私人医院。

还是赶来这边,就想找李世昌。

陈主任为难的说道:“李院长这几天出差,参加学术研讨会,并不在医院。”

女子慌了:“那怎么办?”

陈主任关切的说道:“柳小姐,您父亲的病,很急,不能再拖了,你放心,我会全力救治的。”

虽然假装关怀,不过陈主任双眼中不时流露出兴奋。

女子是柳名臣的独女,柳氏集团的总经理。

只要救好她的父亲,那这一辈算是飞黄腾达了。

看着病床上痛苦颤抖的父亲。

柳盈盈焦急万分。

事发突然,没来得及打探,没想到李院长不在。

陈主任虽然也有些医名。

不过,和李世昌相比,那什么都不是。

甚至比不过自家柳氏集团私人医院里的医生。

但是,一来一回,就要耽搁了父亲的病。

柳盈盈咬牙说道:“那就拜托陈主任了,无论如何,也要治好我父亲,事后我柳氏集团必有重谢。”

陈主任心花怒放,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好好好,小林,ICU病房,病人疑似急性心梗。”

一旁的护士连忙点头。

可就在这时候。

陈羽的声音响起:“心梗?这老伯,明明是中毒了。”

听到声音,一群人的眼睛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小道士陈羽靠在一旁,歪着头说道。

“心梗也不是这个症状啊,你到底是不是大夫,这都看不出来?”

陈主任见有人当着柳盈盈的面,质疑自己的判断。

一时间憋红了脸。

这症状,确实和急性心梗有出入。

可一切还是要等仪器检测后,才能出结论。

但是,你一个小娃娃,不给我面子。

陈主任怒道:“这是谁啊,怎么什么人都放进来,不知道这里是ICU病区吗?耽误病人治疗,谁负责,请这位先生出去。”

因为柳名臣来的急,ICU乱的一锅粥,谁也没有注意到陈羽是怎么溜进来的。

一旁的护士连忙照做。

“小兄弟,这里不是你能来的,请出去一下,不要打扰我们救治病人。”

柳盈盈却是瞳孔一阵收缩。

脑海中回忆,他的父亲这段时间,确实身体极度不适。

又查不出什么毛病。

今天才忽然倒地。

私人医生也说过,这可能是中毒,当时的柳盈盈嗤之以鼻。

现在又有人提起。

柳盈盈连忙喊道:“慢着。”

陈羽撇过头,看着柳盈盈,露出一口白牙。

“漂亮姐姐,你叫我啊。”

柳盈盈眼神凝重的点了点头:“小兄弟,你说我父亲是中毒?有什么依据吗?”

陈主任连忙说道:“柳小姐,不要听他乱说,柳总现在情况危机,不能耽搁了时间啊。”

连他也没有把握,只能用仪器检测。

可仪器检测是要时间的。

柳名臣的病显然耽误不得,多点时间,陈主任就多点把握。

柳盈盈眼神犀利的看向陈主任。

“陈主任,你们准备你们的,我问我的,有什么问题吗?”

陈主任脸色一凝,尴尬的说道:“没,没问题,小林,还不快去准备。”

陈羽走到推床前。

站在柳盈盈的身旁。

仔细的打量推床上的中年男子。

“确实是中毒无疑,而且是极为歹毒的古毒。”

“你们看,中了古毒,眼白多有绿色小点,人中暗黑,颈部有一道若隐若现的黑线,这种毒,作用于龙骨,前七天,需每日服用毒药,服药后,萎靡不振,腰酸背痛,噢,对了,还有特别爱喝水,其他倒没什么,一个月后发作,发作之后,痛苦万分,抽搐,痉挛,可这老伯的意识都还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柳盈盈瞳孔一阵收缩,陈羽说的症状,和自己父亲前期的症状几乎一模一样。

小心翼翼的查看父亲颈后。

果然有陈羽所说的若隐若现的黑色线条。

只是隐藏在头发中,不仔细看,真发现不了。

所有一切都和陈羽说的对的上。

陈主任哈哈大笑了起来:“笑话,我行医一生,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古毒,江湖术士,柳小姐,像这样的骗子,你可千万不要相信,我们终究还是要相信科学。”

“,”uid”:”1081560959551868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0 15:50
下一篇 2021-12-20 1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