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谱!校花女友成女帝,斩神诛邪

精彩节选

江城,城中村,对比起灯火通明的高楼大厦,这里是城市的影子,阴暗潮湿。

凌晨两点。

一位失魂落魄的年轻男子,他就读于江城大学,名墨九。

本该是朝气蓬勃的年纪。

此刻,双目无神,漫无目的的走着。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相处了三年的女友林冰儿会亲口和他说分手。

原因么。

无非是学校的富二代何肃,能更好的满足物质生活。

墨九冷笑一声:“三年的感情,一句分手,就可以解决一切吗?”

墨九身上还有着棍棒伤,便是刚刚被何肃安排人打的,并且警告墨九:“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林冰儿这种级别的校花可不是你能拥有的。”

突然。

几道黑影扛着一个挣扎的麻袋从胡同中飞速的跑过,上了一辆面包车。

墨九眉头紧皱,他知道自己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几个蒙面人也注意到了墨九,立马就拿着绳索和麻袋奔过来。

墨九第一反应便是,这帮人想杀人灭口。

我或许是一个能打一点的学生。

但……这帮人是专业的。

墨九刚转身想跑,一个沙包大的拳头覆盖了他的视线。

砰!

疼痛感,伴随着天旋地转。

一个黑色的麻袋将墨九套住,带离了现场。

再次醒来。

这里是一个不足十平米的密室,充满了酸臭的异味。

微弱的光线,随着排风扇的转动而闪烁。

墨九心情有些复杂,他在心里亲切的问候这帮人的祖宗十八代。

借着微弱的光线。

墨九观察着旁边一同被绑进来的小美女

那简短的牛仔裤包裹不住修长的美腿,盈盈一握的纤腰以及高耸入云的山峰,被紧致的白T恤包裹,火辣无比。

精致的脸庞上,一双清澈的大眼眸子,正瞪着墨九。

似乎在说,看什么看。

而这人。

墨九嘴角一抽,他认得。

她是唐韵,江城大学的校花,家里更是有钱有势,是名副其实的大小姐。

也是我的同班同学。

就挺意外的。

墨九别过头去,就是这人害得我被连累,他心里进入问候模式 。

唐韵叹气一声:“不好意思,连累你了。”

墨九苦笑一声:“这叫什么事呀!”

“你不用担心,我和绑匪们说过了,等我家里人送来赎金,他们也会把你放了。”

墨九松了一口气,好死不如赖活着。

不久后。

铁门咔吱作响的打开,进来一个蒙着脸的黑衣人,身材显的极为壮硕。

绑匪这种事,要避人耳目,被人发现就多一份危险。

虽然把墨九一并绑回来了。

但这个黑衣人依旧被老大一通臭骂。

所以,他不爽。

黑衣人上来就抽了墨九一个耳掴子,并且骂道:“你小子那里不走,偏偏走小路,有毛病,搞得老子被老大骂了。”

“靠,绑了你老子,还叽叽歪歪的,路是你们绑匪修的,还不准老子走了?”

墨九咬着牙,如同一只要殊死搏斗的凶狼。

同时。

他眼眸下的一抹忧伤,正是痛恨自己的弱小。

“哟,小子有种,居然还敢瞪我。”

黑衣人紧握拳头打上墨九的下巴,砰的一声,墨九的下巴脱臼,剧烈的疼痛直冲大脑,那酸爽,不用言语。

唐韵被吓的花容失色,连忙道:“放了他,我可以加钱。”

唐韵和墨九不熟,但她觉得墨九是无辜的。

而这一切,源于自己。

所以。

她有种愧疚感。

听到加钱,黑衣人一愣,他只是过来发泄怒火,可没想着加钱呀!

“当真?”

唐韵点头道:“我的赎金是一千万,你让我联系一下我父亲,我让他多拿一百万赎金,求你不要再折磨人了。”

黑衣人明白,这个消息给老大,自己肯定能被嘉奖,他冷笑一声:“没想到唐家大小姐还是个有同情心的人,很好,我可以不折磨这小子,但我要两百万。”

“好,两百万。”唐韵应道。

墨九心中暗忖,这应该是我最值钱的一次了。

黑衣人粗鲁的掰正墨九的下巴,本以为这人该老实了。

可……墨九在下巴恢复活动后,骂道:

“老狗,怎么,不敢打老子了?”

黑衣人和唐韵都诧异的看着墨九。

这人,不怕疼的吗?

黑衣人抬起手又想揍墨九,但想起两百万,他心里的怒火也就散了,冷哼一声:“算了,就当老子发善心,放过你。”

说完。

黑衣人摔门而出,狭小的密室里,充斥着铁门颤抖的声音。

唐韵看着墨九的惨状,她欲言又止,许久后,才问道:“你……你不疼吗?”

墨宸自然是疼的,钻心的疼,可男人的骨气,流血不流泪,我若喊疼,岂不是连最后的气节也输了。

我只剩下这不值钱的气节了呀!

密室里,不分昼夜。

不久后。

铁门咔吱作响,黑衣男子再次进来,只不过这一次,手上提着几个外卖盒。

随手一扔,如同喂狗一样,分别扔给了墨九和唐韵。

黑衣人替两人解开手上的绳索,冷哼道:“给你们20分钟的用餐时间,别想着逃跑,这里唯一的通风口也有我们的人把守,老实点,就能少受苦。”

说完。

黑衣人哼着小曲,心情愉悦的离开了密室。

墨九率先捡起地上的盒饭,里面是一碗炒饭,他吃得很香,只有吃饱了,才能活着,有力气的活着。

唐韵的盒饭,从外观上看,明显就很高级。

打开一看,是从酒店打包出来的红烧狮子头。

唐韵的伙食之所以好,是唐韵的父亲特意要求的。

只要不虐待唐韵,便愿意加钱。

所以。

绑匪们,尽量满足这个大小姐的胃口。

唐韵将她的盒饭递到墨九的身前,轻声道:“你受伤了,你吃吧。”

墨九没有客气,接过唐韵的盒饭,大快朵颐起来,丝毫没有要给唐韵留饭的意思。

唐韵看着墨九吃的这么香,她的肚皮咕噜作响,下意识的砸吧砸吧嘴,腹诽道:“给你吃,怎么也不给我留一点。”

墨九吃饱后,便转身躺下,其实是嘴上的伤痛难忍,与其煎熬,倒不如努力睡着,或许能舒服一点。

黑衣人按时过来,将两人重新绑好。

睡梦中。

“啊!”

一声尖叫、撕心裂肺,这一定是人临死前用肺腑发出的惨叫声。

墨九被吵醒,他略带慌乱的迅速起身,还以为发生了什么意外。

眼见……唐韵雪白的美腿上有着一只活蹦乱跳的蟑螂。

唐韵有些哭腔,她不断的瞪着腿,希望能摆脱这可怕的小东西。

墨九不耐烦的重新闭眼,冷声道:“这样也要尖叫的话,那还有一天的时间,你能叫破喉咙。”

唐韵有些委屈,奋力的将蟑螂甩出去。

可心里留下阴影了。

原本她并没有往蟑螂的方面想。

但现在,那看不见的角落,她总觉得,藏着数不清的蟑螂,正盯着自己这块香蛋糕。

平时。

唐韵是高挂的明月,享受着众人的追捧。

一点小委屈也会有一堆人过来安慰。

但现在。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唯一能说话的人,还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uid”:”97198162056891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0 15:50
下一篇 2021-12-20 1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