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女将后,她只想种田当咸鱼

精彩节选

“将军”

伴随一声惊呼声,穿着一身黑红色铠甲,英气十足的女将军倒地。

“将军,将军,将军”

一个女扮男装的女亲兵跪地扶坐起嘴角正在喷血的女将军。

“将军,坚持住,佳玉带你出去”名叫佳玉的亲兵血红的眼睛对将军说。

将军艰难的摇摇头说“胜利在望,不可撤退”

冉佳玉大声喊道“来人,救将军”

说完又对将军说“将军,剩下的就交给属下”

将军点点头闭上眼睛被士兵带走,再也没有了意识。

冉佳玉提起三叉双头枪,表情更加坚定的向着敌军冲去。

敌军将领喊到“哈哈哈,那个女魔头已经没气儿了,给我杀”

冉佳玉见士兵有些慌大声喊到“宁做亡国魂,不做叛国贼”

这一场厮杀最后因支援最后一刻到来而险胜。

冉佳玉看着一片躺在地下的战士,心里五味杂陈不知味。

这是她第一次与百战百胜的女将军田诗云并肩作战,如果不是自己的任性不听命令,非要偷袭敌军,将军也不会因前来营救而生死不明。

冉佳玉快速跑回营帐中看田诗云。

军医正在和副将白青石说话,佳玉走上前行礼问道“副将,将军如何”

白青石一脸失落的摇摇头说“一代枭雄,前途无量,年纪轻轻却止步于此,可惜了”

冉佳玉跪在田诗云床边,咬着嘴唇,努力不让那不争气的眼泪流下来,可还是忍不住的闷声哭起来。

白青石让所有人出去,走到佳玉身边说“尚书嫡女冉佳玉,你不懂战场的事儿还来捣乱,你让旗国丢失一位猛将,回去以后皇上定会将你置于,你可如何是好啊”

冉佳玉自责的不答话。

白青石更是气愤的拎起冉佳玉的脖领子压着语气说“将军说了不要轻举妄动,有可能是敌军奸计,你为何还要执迷不悟,如果不是你的身份,谁会去救你,害了将军现在如此。”

白青石说完眼角流出一滴泪,可想而知他现在有多生气,可又无可奈何。

冉佳玉有些惊恐的说“我哪里知道啊,你以为这是我想要的吗”

白青石更是生气的说“战场就是如此,真真假假分不清,你做的事都可以定你为敌国奸细,如果不是你的身份,我一定要启奏将你这个奸细碎尸万段”

说完把人丢在一边,跪在田诗云旁边,轻轻抚着田诗云有些凌乱的额发。

冉佳玉也不甘示弱的说“我不是奸细,你污蔑我,等回朝我定启禀圣上,降罪于你”

白青石不想在管别的事儿,闭着眼睛大喊“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丢出去”

进来两个士兵不客气的拉走冉佳玉。

白青石木木的盯着眼前这个没有了呼吸的人,眼泪不听话的流,自言自语的说“诗云,我记得你的话,若生命给了战场,便就地掩埋,魂魄守卫这一方土地,今晚我便带你走”

夜深人静,只有巡逻士兵,白石石抱着田诗云的尸体走出营帐,走出营地,士兵也不敢阻拦。

白青石选了一个好地方开始挖坑,发现自己没有带工具,苦笑了一下把田诗云靠在树旁,两个人开始赏月。

白青石刚要开口就听到“咳咳”一声。

立马站起身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人以后以为自己听错了,看了下田诗云说“诗云你现在在这等我,我回去拿撬,马上就回来”

说完准备跑着回营地。

白青石刚走一小会儿田诗云就缓缓睁开双眼,看着四周黑漆漆的树林子,一脸茫然,又艰难的站起身,发现自己一身铠甲沉的要命,左胸口还疼的紧。

脱下铠甲打开衣服一看自己距离心脏的位置有个伤口,铠甲太重让田诗云上不来气。

田诗云迷迷糊糊的脑袋开始涌进大量记忆,都是女将军的,当涌进战场死亡的的那一刻停止了,田诗云觉得莫名其妙的。

摇了摇头又坐下,缓了缓突然想起来,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刚刚自己不是因为高强度工作而猝死了吗?

在看看周围环境,根本不是医院,这树林又是什么鬼?

站起身扯到伤口咧了下嘴,看着地上的铠甲,想着刚刚的记忆,女将军,铠甲,树林,难不成灵魂跑到这个女将军身上了?

现在当务之急先离开这个树林,万一有狼把自己吃了咋整,又穿好铠甲走了。

走了大半夜才走出这个树林,看到一个小村落,这一路田诗云已经接受自己灵魂穿越的事实了。

田诗云口渴的紧,敲响一家门,开门的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姑娘。

姑娘看着一身铠甲,还染着鲜血的田诗云,有些害怕的说“有事吗?”

“可以给我一口水吗”

姑娘看了看身后说“你在门口等着”

田诗云累的坐在大门口旁,不一会儿姑娘拿出这个破了边的碗说“喝了就快走吧”

田诗云咕嘟咕嘟的喝完擦擦嘴说“谢谢啊”

这时就听到院子里传来骂声“死丫头,找死啊,大半夜折腾门干嘛”

姑娘一听立马夺过碗关上门说“啊,奶奶,我以为有黄鼠狼呢,出来看看门关没关好”

骂人的妇人没好气儿的说“赶紧关好门死觉去”

“好好好”姑娘赶紧插上门。

田诗云听着没有了声音才离开。

在村子里实在走不动了,坐在村头的一颗大树下开始休息,累的睡着了。

白青石一脸茫然的拿着撬站在刚才的大树下,不知所措,难道将军没死?不能啊,没死也会回营地的,那就是被偷走了,当下决定不能声张,这事儿越少人知道越好。

白青石心里祈祷着一定要是好心人给带走了,忐忑着回了营帐里,把这事放在心里,对外宣称将军以后就在此山。

天刚蒙蒙亮,就有村民起早干活了,刚出了自家院子就看到大树旁身穿铠甲的田诗云,田诗云被村民的围观而吵醒,站起身道“请问镇子上怎么走啊”

人群里一个妇人开口说“村长,这女娃娃身上穿的是士兵的衣服啊,可能是哪个士兵救下的”

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看了看田诗云说“姑娘这是怎么回事啊?”

田诗云顿了顿顺着妇人的话说“村长大伯,我与家人逃难走散了,是一个士兵哥哥救了我,把这铠甲给我的”

男人道“那你就是无家可归了啊,可怜啊可怜”

田诗云低下头,思索着要不要求求这个村长呢。

男人继续说“可怜的姑娘,你这身铠甲也值些银两,让村子里的大娘婶子帮你拆了,我带你去镇子上换些银两,不然你这整个去当了,非把你抓起来不可,在给你办良籍,你就在这村子里扎根吧”

好几个妇人复合道“对啊,对啊”

田诗云一看这村子里的人都很淳朴,觉得先留在这也是不错的选择,说道“谢谢大伯,谢谢婶子大娘了”

妇人当着田诗云的面把铠甲拆了,来到镇子上的当铺,一共当了一千两,已经非常低了,将军铠甲上的宝贝差不多也要两千两,田诗云留了个铠甲上的一颗绿色的玉石,剩下的就值一千两了。

从当铺出来,村长在门口等着问“姑娘,当了多少啊”

田诗云转转眼睛说“一百两”

村长大惊失色的说“哎呀,可不少啊”

田诗云不知道这的消费水平是什么样,一脸疑惑的看着村长。

村长收敛了惊讶的表情说“走吧,带你去填良籍”

田诗云紧了紧袖口说“需要带礼品吗”

村长想了想说“带点也行,走吧,带你买去,先去带你兑银票”

赶着牛车来到票号,把一百两兑了碎银和铜板五十两出来。

又到集市上的点心铺说“就少带点点心吧”

田诗云点点头走进点心铺子挑了几个好看的点心包起来,付了三十文,出了门说“大伯,我们去肉摊吧”

村长又带着来到肉摊,田诗云问“老板,这肉怎么卖啊”

胖胖的卖猪肉大婶说“骨头一文,五花十二文,那个排骨十文”

“给我来十斤,对半分开”田诗云数着铜板说

村长阻拦说“哎呀姑娘啊,省着点花啊”

田诗云接过肉递给村长说“大伯,这肉是感谢你的,另外一半是给户籍的”

村长连忙笑着说“这也太多了”

“还请大伯帮忙寻一处好房子给我”田诗云笑笑说。

村长明白的说“一定一定”

两人来到户籍处,户籍收了礼品笑不拢嘴的问“名字”

村长看着田诗云,田诗云赶忙道“啊,诗云”

“年龄”

“十二”

田诗云有些女将军的记忆,脱口而出,实际自己已经二十八了。

户籍办理好了交给田诗云,两人乐呵呵的回了平湖村。

回到村里已经下午了,村长留诗云在家吃了饭,就带着诗云看房子,村长夫人程氏陪同。

来到村子里的一家院子,推门进去院子很小,旁边都是高高的砖墙,是左右屋子,中间灶间的,很小,适合独居。

诗云摇摇头说“大伯,这太小了”

又来到几个大的院子,诗云都觉得适合住,但不是自己想要的。

村长说道“诗云姑娘,村子里的差不多都看了,村子边倒是有,不过是在湖水上的房子,咱平湖村就是以这个湖命名的,那里离村子远,是属于咱平湖村的地界,旁边是树林,脚底是湖,房子很潮,你看看不?”

诗云一惊喜,她就想要离村子远点的,不然一举一动别人都知道自己干嘛。

心里窃喜没有表现出来,看着村长的表情,应该是那得房子没人要“那我们就去看看那个吧”

三人又回到村长家,赶着牛车来到湖边,这条路是去镇子的路,路岔口开出一条小路就是这个湖,离镇子不远,离村子也不算太远。

诗云下了牛车看这湖好大,不远处的湖上有处房子,三人系好牛车向湖上的桥走去。

一边走村长一边介绍道“这房子是以前一家三口盖的,后来发达了离开了,就把这房子卖给我了,原本我想着能多值钱,谁知着竟砸手里了,你看啊诗云姑娘,这地界儿可大了,房子大,有地种,有畜生圈,还有鱼可以钓,就是离的太远,像个世外桃源,房子潮没人要。”

诗云看到有一大片的地,还有小牧场,着实是个好地方,都是用砖墙围起来的,还有棚子,应该是怕冬日里冻死牲畜。

走上湖面的路桥,五十米左右前有个大房子,非常漂亮,走到小院子里非常干净整洁,有座椅还有农具一些东西,进屋是一个堂屋,左边是书房和卧室,右边是两个卧室,打开后门是灶间,灶间外边是一个类似阳台的地方,再接着往前走就是一个整体的房子,有一间卧室,洗澡间,书房小阳台。

来到大房子的院子里坐下,诗云问“大伯,这房子你打算怎么卖,村子里的那些又怎么卖,我看看我够买哪个”

村长一听这烫手山芋要卖掉了就赶紧说“村子里的小一点的要三两左右,大一点的是五两左右我这个就给你我收来的价格,这所有东西都送你,就二十两”

程氏在旁边惊讶的小声脱口而出“是不是要的贵了”

村长瞪了一眼程氏不好意思的说“添置被褥什么的不是钱呀”

诗云一听村长应该是加了很高的价格了,便一脸遗憾的说“唉,大伯,我虽然手上银钱够买这房子,可我初来乍到要生活呀,看来这房子我是买不成了,一个住的地方而已,咱还是回村子里去看大的房子吧”

程氏一听急了,这房子再放下去就要砸手里了,急急忙忙说“别啊,你既然这么喜欢,十五两”

诗云看着程氏,程氏可怜兮兮的说“不能再低了呀,这才赚你一两银子”

诗云掩饰内心的喜悦说“行吧,那我就买这个,大伯你回去取房契地契吧,不然我就得走回来了”

村长有些不甘心的瞪了一眼程氏笑着说“哎,好好好”

诗云收好银票和房契地契还有自己的良籍,看着这房子,很是满意,通过买房子和买肉就知道这里的消费水平不高,想在这里生存应该不难。

躺在小房子的卧室里回想在现代的高强度工作,真是浪费人生,那么拼死拼活的就为了买个五十平米的房子,在这地方就能住上这大房子,还是湖景房,比一比,还是喜欢这里的生活,无压力,享受人生,还多亏了那身将军铠甲,这么值钱。

“,”uid”:”3518916167467548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0 20:00
下一篇 2021-12-20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