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国消失五年,前女友家摆我遗照

精彩节选

开放性的试验场地内。

一道白光一闪而过。

沟壑的周边泥土翻在两侧,伴随着的还有震耳发聩的巨响。

远处的小山猛然炸裂。

无数的山石乱飞,撞击声由远及近。

大地仿佛在这一刻都被撼动。

一座,两座,三座,到了第四座的小山的时候,遭受了破坏,但并没有被贯穿。

那恐怖的能量最终消弭。

过了许久,尘埃落定。

实验室的钢化门被打开。

两男一女走出。

他们全都穿着样式统一的白色大褂,胸口的位置有着‘神龙科学研究院’的字样,同时全都戴着白色口罩。

三人看着地面上的痕迹,以及远处支离破碎的小山,陷入了沉静之中。

过了几秒钟,其中一人颤抖着身子,带着鱼尾纹的眼角隐隐有泪光闪耀,似乎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成功了,我们成功了!”

“哈哈,五年时间,五年,我们终于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他激动的转身,伸出双手拉住男子的手,“萧院士,我们成功了。”

萧阳一只手被拉住,另一只手摘下自己的口罩,露出棱角分明的脸庞。

“是啊,五年的辛苦付出终于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他的眼神中带着些许的迷离,微微抬头看着北方的天空,“原理和模型已经有了,只要能够量产,就一定能够帮助到四境战区镇守的战士!”

那名女子也拉下口罩。

她四十来岁的年纪,长相也较为的普通,此刻眼神中也是饱含着激动,“一切都是萧院士的功劳,正是因为您的无私奉献,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成功。”

萧阳微微侧头看着赵函如,“功劳是我们大家的,你们也为了今天的成功而兢兢业业不辞辛苦的呆了五年时间,若是没有你们的帮助,今天的成功,不知道会到哪年哪月。”

五年时间。

是啊,在系统的帮助下,尚且花费了五年时间,才堪堪掀起了神秘能量的一角。

萧阳叹息了一声,转身看着沟壑,“老林,去将报告呈上去吧!顺便……帮我请假。”

林中愣了一下。

现在实验成功,接下来将会是各种的奖励,可是萧院士却在这个时候选择请假。

林中神情略显恍惚。

是啊,五年时间,自己的儿子应该已经从少年变成大人。

自己也应该回家看看。

至于奖励……总会有的。

至于名誉……以这种跨时代研发武器,短时间之内是会被雪藏的,直到它发挥出令世界变色的威力时,才是他们扬名全球的时刻。

不急。

就在林中走了几步之后,赵函如猛的转身,“老林,连我的请假条一起递上去!”

萧阳看了看赵函如,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五年时间,没有人不想念自己家庭。

好在现在已经研发出来了,一个新的时代也即将开启。

他们的任务暂时也算是告一段落。

老林点头,背影消失在试验场。

赵函如对着萧阳笑着,可以看到她内心的喜悦真实的摆在脸上。

“萧院士,你会回到魔都吗?”

萧阳眯着眼看了看逐渐偏西的日头,十分确定的点头,“即便那里已经没有了什么牵挂,可我还是想要回到我长大的魔都去看一看,毕竟那里承载了我太多的记忆。”

赵函如伸出脚踢了踢地上泥土,语气中带着五年从未有过的轻松,“是啊,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萧阳转头看着赵函如,“你呢。”

赵函如脸上露出期待的神情,“我当然会回家看看我的女儿……弥补这几年对她成长的亏欠。”

他们都是有家庭的人,不像自己……萧阳呵呵一笑,眯着眼看着的解体的小山。

……

萧阳将工作服和证件放进了保险箱。

这个保险箱已经五年没有打开,里边东西依旧整齐。

里面码着的是他进来之前的衣服,钱包,身份证。

只是因为科研任务的特殊性,自己的身份证早已经被注销。

他拿出自己五年未穿的衣服,钱包跌落在地上。

夹在其中的一张照片也被摔了出来。

萧阳愣了一会儿,还是弯下身把钱包和照片捡起来。

这是一张女人的照片。

她明媚皓齿,如花般笑容如三月阳春,暖人身心,青春和活力让那完美的颜值,如同一张明星卡片。

萧阳伸出手,手指轻轻的摩挲着。

这是他的前女友,顾熙月。

五年前两人发生了第一次争吵,那次争吵的颇为的凶狠,萧阳也是负气出走。

前女友顾熙月当晚便发来了分手短信。

接到短信的萧阳因为系统任务的原因和秘密研究院的邀请当即离开了海都。

这一走便是五年时间。

回想起来,自己多少是有些负气的。

不过分手就是分手了,即便……轰轰烈烈过。

在这五年之中萧阳用工作来麻痹自己,让自己忘记两人大学四年的时光。

也就是这五年之间,他完成了新时代的……

本以为自己早已经放下了这段感情,没想到看到照片的一瞬间,重重的往事再次浮现在心间。

萧阳苦笑一声,愣了一下,将照片放进了钱包之中。

“或许,自己应该去看看对方,来对逝去的感情画上一个句号。”

“只是,她还会记得我吗?”

他轻声自语着,伸出手将保险箱关上。

……

黑夜很冷,阵阵寒风裹着雪花如同砂砾一般拍在脸上。

萧阳不得不将自己的衣服紧了紧,脚步也更快了一些。

走进了候车厅之后,气温提升了很多。

萧阳松开自己的衣服,从兜里拿出了组织办理下来的崭新身份证。

身份证刷在售票机上,打印机开始工作。

萧阳看了看左右,全都是行色匆匆的行人。

听到提升声之后,他拿起车票。

这是通往魔都的车票。

拿着车票的手紧了紧。

……

巨大的广告牌上,女主角正在优雅的跳着舞,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到处都是滴滴声,形形色色的靓仔美妞让人有眼花缭乱之感。

魔都,好似繁华更胜。

萧阳缓缓的吐出一口气,看着变化颇大魔都有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五年,我回来了。

萧阳慢慢的走在街道上。

他想要到承载着自己记忆的老房子那边去看看。

五年时间没有打理,它会破旧成什么样子?

那三栋老楼的小区,最终有没有迎来拆迁?

‘看过了自己老房子之后,或许自己会去找顾熙月,只是……能找到吗?’

毕竟联系方式都已经随着手机扔进了大海之中。

魔都的天气要暖和一些,天空中飘荡的也是绵绵细雨。

萧阳在街边的商店买了一把伞。

撑开伞之后,他不紧不慢的顺着街道走着。

从繁华的大街,到人流稀疏的巷子。

穿过巷子之后,萧阳透过细雨看到了远处朦胧的三栋楼。

那里就是了。

小巷走尽之后,便是一条马路,拐角处是一家幼儿园。

由于过了幼儿园放学的时间,幼儿园的门口,显得有些门可罗雀。

三名幼师站在一起,看着街道上的行人,她们的手边拉着几名孩子。

萧阳看了一眼,不由的缓缓停下脚步。

他看到了一个小丫头,那小丫头有着婴儿肥的小脸,大而水灵的眼睛,眼神中带着茫然和好奇,模样十分的可爱。

他在看着小丫头的时候,小丫头也在看着他。

人与人是有眼缘的,哪怕对方是一个的小不点。

萧阳回过神来的时候,唯有心中暗道:这孩子真可爱啊!

他抬起脚准备继续走。

然而下一秒,她就听到了一个奶声奶气中带着甜甜的声音,“爸爸,爸爸。”

萧阳愣住了,他转过头。

果然,那小丫头是叫自己的,而且已经迈着小步子向着自己的方向走来。

三名幼师看着萧阳。

那是团子的……爸爸?

小团子的脚丫踩在小水坑里,让她的步伐看上去有些急促,似乎下一秒就会摔倒。

萧阳急忙走了几步,拉住了丫头的小手,手中的雨伞也倾斜到了她的头上。

“小朋友,你慢点。”

小团子站稳脚步,看了看萧阳之后,“你是我爸爸?”

萧阳苦笑一声,你认爹,却问我……

他蹲下身子,拉着丫头的小手,“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团子。”

萧阳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小团子,叔叔问你,你为什么要向我叫爸爸呢?”

小团子抬着头,看着萧阳的脸,认真的说道:“因为你是我爸爸啊!”

萧阳想了一下,“我为什么是你爸爸呢?”

小团子歪着脑袋,“我整天都看爸爸的照片,你就是我爸爸。”

小丫头说的语气的斩钉截铁,倒是把萧阳给整的不自信了。

“你没有爸爸吗?为什么要看照片?”

“我妈妈说我爸爸早就死了,宋轶博,徐子越他们都有爸爸,就我没有。”

小团子瘪着嘴,泪花也在眼睛中打转。

死了……

难怪啊!

可惜,我不是你爸爸。

萧阳站起身,准备将小丫头交给那几名幼师。

当他看向幼儿园门口的时候,那里早已经空空如也。

侧头看去,只能看到一名幼师骑着电动车消失在细雨之中。

走了……

萧阳叹息一声。

他当然做不出将丫头留在大街上的事情。

这么可爱的小丫头……送她回家。

“小团子,你家在什么地方?我送你回去。”

小团子伸出葱白般的小手指,指着老楼的方向,“那边,我记得路!”

倒也顺路。

“真棒!小团子好厉害,都记得路,咱们走着!”萧阳拉着她的小手。

“,”uid”:”1759657565371358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0 20:00
下一篇 2021-12-20 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