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暴君生崽崽)贺赢桑烟完结版免费阅读_(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暴君生崽崽)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暴君生崽崽》是网络作者“桑弱水”创作的其他小说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贺赢桑烟,详情概述:桑大小姐!一个称呼,意义不同。“娘娘!”香秀一声惊叫。原来桑弱水听到这个称呼,一个趔趄,摔了下去。让尚衣局来制衣!那是娘娘才有的待遇啊!皇上想做什么?他是把桑烟当作自己的女人吗?桑弱水倒在香秀怀里,借着她的力道站起来,躺回床上,不敢再往皇帝的方向看一眼。她会疯的。桑烟也很震惊,觉得皇上就是神经病,故意折腾人——他明知道桑弱水多喜欢他,还在挑拨她们的姐妹情!“皇上,这于理不合。”

小说: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暴君生崽崽

类型:其他小说

作者:桑弱水

角色:贺赢桑烟

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热门小说推荐,《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暴君生崽崽》是桑弱水情创作的一部其他小说小说,讲述的是贺赢桑烟之间爱恨纠缠的故事。小说精彩部分:月桑殿桑弱水病了。她倒在床榻,娇美的脸,肤色苍白,嘴唇干裂,咳嗽着,望着殿外,哀哀问着:“皇上来了没?”满殿的宫女太监跪着,没人敢说话。皇上没来。自从那天离开,就再没来过。如果是以前,皇帝不进后宫,也没什么。但今时不同往日,皇上夜夜去了幽兰轩。虽然香秀派人打听,说是皇上并没真的宠幸兰嫔,但无宠幸而晋升,从兰嫔到兰贵妃,连升两级,还是让她妒忌坏了。桑弱水跟周静兰一同进宫,在闺中时,便不对付,怎么能看她一步步高升?

《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暴君生崽崽》小说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暴君生崽崽免费阅读第003章 妒忌

“可还有别的主意?一并说来。”

贺赢看桑烟畏缩不语,想着她胆子小,又补充一句:“便是冒犯,朕也恕你无罪。”

他从未这般宽厚。

桑烟不这么觉得,相反,觉得他不怀好意。

她知道这封建帝王都喜好新鲜,所以,竭力装作平常妇人:“回皇上,刚刚的主意,不过是臣妇偶然想出的愚见。

哪里还有别的主意?”

贺赢莫名不信这话:“真的没有?”

桑烟低下头,弱弱道:“真的没有。”

贺赢见此,眼里染上失望之色:“你在闺阁时,颇有盛名。

若不是朕不得近女色,你早入宫了。

如今看来,不过如此。”

桑烟:“……”

她被看低,心里反而轻松:不过如此,好啊。

桑弱水不同。

她在听到皇帝那句——若不是朕不得近女色,你早入宫了。

心情倏然沉重:好端端的,皇帝为何这么说?是惋惜桑烟没有进后宫吗?

有些话说者无意,闻者有心。

包括太监总管余怀德也觉得皇上此举异常。

他余光瞧着桑烟,确实是一顶一的好相貌,相比妹妹桑弱水的清纯灵动,她温婉娴雅之外,更有清冷妖媚之美。

很矛盾的美。

原来皇上喜欢这般的女子?

“皇上百忙之中来见臣妾,臣妾心中甚是感动,愿为皇上献上一曲,聊表心意,还望皇上恩准。”

桑弱水想着借展现才艺来吸引皇上的注意力。

贺赢听了,虽没多大兴趣,却也不好拂她的面子,点了头:“那就辛苦爱妃了。”

桑弱水立刻让心腹宫女香秀抱来她的琴,弹了一曲《凤求凰》。

她是千娇万宠养出来的贵女,琴技自然好。

桑烟听着,觉得琴声流畅自然,缠绵悱恻。

搁现代,也是个大师的水准。

想想桑弱水十六七岁,还是个女高中生的年纪,能有这水准,也是很厉害了。

“看来世子妃很是喜欢这曲子。”

贺赢漫不经心喝着茶,听着曲,眼神不自觉往桑烟身上瞄——女人听得认真,微眯着眼,唇角带笑,像是沉浸其中,看起来天真而可爱。

桑烟不妨被点名,心里一紧,忙赔笑:“桑妃娘娘琴艺高超,臣妇自然喜欢。”

贺赢也笑了:“世子妃既然喜欢,那桑妃功不可没,重重有赏。”

他看向身侧的太监总管余怀德,吩咐道:“把闽州进献的荔枝送十颗过来。”

余怀德一听,愣住了:那荔枝千里迢迢进献到皇都,一路损坏不少,剩下的总共不过三十颗。

满皇宫得到赏赐的,也就太后十颗,皇后六颗,其余嫔妃一颗也没有。

如今,桑妃弹了首曲子,皇帝便赏赐十颗,何等隆恩啊!

“是。”

余怀德愣怔过后,忙让小太监去取来。

“臣妾……谢皇上赏赐。”

桑弱水得到赏赐,自然激动高兴,但皇上的话——世子妃既然喜欢,那桑妃功不可没,重重有赏。

听着像是她弹琴取悦到了世子妃,才得到了赏赐。

岂有此理!

桑弱水面上带着笑,袖子里的手捏成拳,几乎要捏断了指甲。

桑烟也感觉到了皇帝言语里的恶意——这皇帝有病吧?话里话外是把她架在火上烤啊!还意图破坏她们的姐妹情!就因为她不过如此吗?真是个神经病!

她呆不下去了,就说:“皇上,臣妇喝多了茶,想去……”

如厕还是更衣?

她古代知识不足,加上对着一个成年男人,还是个皇帝,就很不好意思说出来。

脸都烧了。

贺赢明白她的意思,故意不放行,还曲解她的意思:“你想去御花园走走吗?”

桑烟:“……”

她想去放水,不宜走动啊!

这皇帝是真有病!

她不想跟有病的皇帝多说话,多说多错,索性就站起来,恭敬道:“皇上,臣妇想去如厕,忍不住了,望皇上恕罪。”

说完,就匆匆离开了主殿,去了偏殿。

贺赢目送她落荒而逃的倩影,眼里不自觉浮现出点点笑意。

这笑意让桑弱水如临大敌——难道皇帝看上桑烟了吗?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皇上,臣妾不才,想听听您对曲子的高见,以求改进。”

她再次试图吸引皇帝的注意力。

奈何皇帝冷淡两个字:“不错。”

似乎不想跟她说话。

桑弱水脸色僵硬,一时笑不出来。

贺赢百无聊赖喝着茶。

他等了好一会,见桑烟没再回来,知道她不会再过来,便起了身:“爱妃好好休息。

改天朕再来看你。”

他的声音冷淡,预示这话也就是场面上的话。

桑弱水想挽留,对上那张冷淡的龙颜,又没了勇气。

她送皇帝出去,看到他扫了偏殿一眼,却也没停留。

皇上对桑烟有意思。

这个认知刺得她心疼。

太监总管余怀德也有这个认知,但他并未表现出来。

一个克夫命的寡妇,万万配不上皇帝。

相信皇帝也知道这一点,不会让自己沦为皇宫内外的笑柄。

月桑殿偏殿

桑烟留意着主殿的动静,看到皇帝离开,便去了主殿。

她再次提及出宫一事。

这次桑弱水没再挽留。

“姐姐命好也不好。”

桑弱水阴阳怪气,还有点幸灾乐祸。

其实,她很羡慕桑烟顶着克夫命还能得江陵世子的求娶,如今皇帝见了她,也对她有了兴趣。

如果她没有克夫命,怕是个红颜祸水吧!

桑烟自然听得出桑弱水言语里的奚落和轻蔑,不过,并不在意,原主这妹妹就是个没什么城府的丫头,还对皇帝动了心,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后宫,也是可怜,何必跟她计较?

只有些话还是要说。

“我知道你年轻烂漫,又爱慕皇帝,对我有敌意,但桑弱水,我希望你能控制下你的心,不要恋爱脑,皇帝冷心冷情,你想在后宫生存,就不要感情用事,不然,吃苦的是你自己。”

言尽于此。

她走出殿门,回头看她一眼:“姐妹一场,你好自为之。”

桑弱水见此,心里一悔,觉得自己又说错了话。

可想着皇帝看她的目光,又心生妒忌:“虚伪!”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11-21 10:38
下一篇 2022-11-21 1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