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鉴宝师

精彩节选

“小苏,你到底找到宝贝没,昨天你过生日的时候可说了从今往后哥们儿跟着你吃香的喝辣。”

说话的是一个健硕的少年,名叫麦冬,皮肤黝黑,看模样才二十出头,身材壮硕,个头足有一米八五,浑身的腱子肉不比长期训练的运动员差多少。

“你不是喝多了吹牛的吧。”

少年口中的小苏正蹲在一个古玩摊位前,手上端着一只白瓷碗仔细端详并未理会麦冬。

“嘿嘿,年轻人好眼力啊,这只宣统年的白釉透花番莲碗,虽然年份短了点,但是工艺精致,很有收藏价值,看你眼生,一万八交个朋友以后常来我这里光顾如何。”摊主堆着笑说道。

年轻人放下瓷碗摇摇头,似乎是蹲久了,站起来伸伸脖子,他站直以后不比麦冬矮多少,纤瘦的身材呈现出黄金比例,加上白皙的肤色,五官凌厉,绝对是大多数女生心目中理想的美男子类型。小苏本名叫白苏。

“哎” 白苏叹了口气准备离开。

“年轻人,要是对价格不满意,咱们还可以再商量,一万五怎么样,”摊主依旧是堆着一脸笑。“你要是真喜欢,一万二,这碗我不挣钱给你。”

“这破碗你做旧在粪坑里埋了一个月,前几天才捞上来的,你丢回去埋半年再拿出来卖吧,那时候就是宋朝白瓷了。”白苏冷笑道。说完就跟麦冬走去了别的摊位。

“小哥儿,你想买点啥,我这里都是好东西,你看这哥窑荷叶水洗,这清代青釉梅瓶,你再看这把战国的青铜剑,虽然断了半截,但这可是两千年前的东西,还有这个黄釉兽耳尊,故宫有件一样的,世上再也找不出第三件。”这个摊主更是越说越离谱,对这两个少年多少有些戏虐。

“把你这堆破烂收起来吧,有没有老开门的东西让我瞧瞧,还是说你这摊儿也是一新加坡(新加坡行话新假破的意思)。”白苏语气平和的说道。

“两位是要看多少钱的货?”摊主收起了戏谑。

“几百块一千以内”(行话一块钱指一百,一百就是一万)

“请两位跟我来”摊主起身带着白苏二人走向身后不远处的一间门店拉开卷闸门。

“这店也是我的,这一墙都是一百到一千的货,你们挑,挑完咱们谈价钱。”老板指着右侧墙上的一排货柜。

白苏对着货柜上的货仔细端详,这里的东西虽然都是真品,但多是清末明初的一些民俗器具,偶有一些明代的瓷器,都是残缺的半件,这些东西买回去倒手卖也赚不了多少钱,有的东西跟老板价格没谈好,倒手也许还得赔钱,这跟他心中所想的捡漏相去甚远。

这时候一只没有标注价格的灰釉罐子吸引了白苏的目光,别的藏品底下都标有年份跟大致的价格,唯有这只罐子什么也没有,

孤零零的搁在那儿。

“老板这罐子怎么卖。”

“这位公子爷不好意思,这个罐子不卖,因为我也看不懂它是个什么东西,器型像是清末的胆瓶罐子,纹饰是典型的明代青花山水,又用罕见的灰釉,简直就是一个四不像,偏偏没有落款。”说着店主已经走到了罐子前。

“既然不卖,你摆在这里做什么。”白苏看着这个四不像的罐子也是有点惊奇。

“虽然看不出这罐子来历,但仅论做工精致程度绝不可能是民窑的东西,我是生意人,也怕打了马眼,让人捡了大漏,所以这个灰罐子只给长眼,不卖。”店主有点肥胖,油光满面,半眯着三角眼,怎么看都是精明人。

店主继续说道:“当然要是有人能看出这个灰罐的来历,如果是个值大钱的玩意儿,我可以拿成交价十分之一作为报酬。小伙子我看你这么年轻,未必知道这行的黑心凶险,还是折腾点明盘的东西别给人忽悠了。”

“三分之一,如果我能说出这个罐子的来历,并且给你找到卖家我要三分之一。”少年平静的说道。

店主呵呵一笑,也不知道多少老行家看过这个罐子,都是一头雾水。就他自己,在这一行摸爬了几十年,这个灰罐子在他手上好多年了,也没瞧出个所以然,眼前这个少年说是乳臭未干都不过分,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眼力。

“年轻人还是务实一点好,咱这一行可都是一路摸爬滚打积累沉淀混出头的。”

“你只管说愿不愿意,我给你说出这罐子的来历,今天就能给你找到卖家,我要成交价的三分之一 。”少年的语气依旧平静。

反倒是店主越来越觉得白苏就是个浮夸不务实乳臭未干的小子。“呵呵,就给你看看,可不要信口雌黄胡说八道。”

白苏端起货柜上的灰釉罐子仔细端详,随后双手托着罐子闭上眼睛,一幅幅画面出现在他的眼前,从工匠拉胚印花施釉再都烧制。

“可惜了是清中期烧制的,这灰罐估计也就值个十万八万。”白苏喃喃自语。

白苏有些失望,已经准备睁开眼放弃探索,这时眼前出现的身影让他震惊的险些叫出声。

“竟然是他。”

那个老人须发皆白,抱着混圆的罐子细致描绘,不多时一副山水画浑然天成,仿佛能看到层层叠叠的山峦,听到潺潺的流水声。收笔后老人拿一枚印章印在罐底,思索了片刻不知为何又用白颜料糊住了罐底的印章。

白苏睁开了眼,长舒一口气。“这是清代烧瓷大家唐英晚年烧制的作品,我现在就可以给你找到卖家,大概八十万,成交以后我要三分之一。”

店主对白苏的印象停留在浮夸不务实的黄毛小子上,哈哈大笑道:“唐英的作品哪一件是没有落款的,要是说这是某位高人仿唐英烧制的还说的过去,小伙子,干咱们这行要多看多学,少做些白日大梦,漏不是那么好捡的。”

“我说了能卖八十万,你如果卖,我马上找人来收,不卖的话我去别家看看。”白苏对于店主轻蔑的语气有点不耐烦。

“哈哈,卖,当然卖。”店主当然是不相信白苏说的话,但又想看他要做什么。

“,”uid”:”1235479653526030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1 00:00
下一篇 2021-12-21 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