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无敌从养鲲开始

精彩节选

大汉王朝,国都长安。

当赵振道醒来时已经无法呼吸,窒息感让他迅速清醒。

赵振道从水里露出头,大口喘息,井水从口鼻间喷洒而出。

还没来得及反应,大脑开始剧痛,大量信息如同狂潮般涌入脑海。

大汉朝国祚千年,与妖族蛮族战争不断。

前党余孽,皇子身份,到半商半官的家族做赘婿

修行者开天辟地般的力量……

另一边是水产养殖专业,空有一身养鱼的本事,毕业后却找不到工作,参军、退伍、重病缠身的记忆。

两种截然不同的记忆在碰撞、混合,于是刚刚在水井里站起来的赵振道又晕了过去。

“咳咳咳”

冰冷的井水让赵振道迅速从昏迷状态清醒过来。

可以肯定的是穿越了。

只是运气不太好,从某高校水产养殖专业大学生、退伍狙击手变成了一个皇室弃子。

好像退伍后疾病缠身,百万医疗费实在给不起,病急乱投医,托朋友找了个巴蜀深处的老中医。

最后花掉了毕生积蓄,十五万,拿到了一颗黄纸包裹的丹药。

最后药还在路上丢了,气急攻心之下,就来到了这里。

在这个世界身份是皇子,可惜母亲来自被满门抄斩的家族。

母亲早就死了,父亲……和死了差不多。

这样的身份自然不会被皇帝喜欢。

于是为了拉拢器作阁大佬许家,就被发配到这里当了一个还未成婚的赘婿。

这开局,说好吧,是个还没成婚的赘婿。

赘婿这身份在这个朝代,和仆役似乎没什么区别。

更何况还没成婚,连许家小姐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说不好吧,又是个皇子身份,而且好歹不是上一辈子的绝症患者。

虽然老妈挂了、老爹不管。

记忆消化得差不多了。

不知道是冬天的井水太冷还是感叹命运,赵振道打了个抖。

修行者的世界,身份地位如仆役。

虽然有养鱼的技术,可在这修行者的世界也没用啊……

好像许家是军械世家之一,如果能够安定下来,应该是衣食不愁。

只要许家不倒,性命无忧。

只是这种把小命寄托在别的人身上还是让人不安。

“阿嚏、阿嚏、阿嚏”

一连打了三个喷嚏,赵振道打了个突,可别被冻死了。

井壁湿滑,好在石头堆砌的井壁还是有很多缝隙,依靠当年在军队学到的技巧,爬上去不难。

赵振道爬上井口的时候,趴在地上吐水三升。

还是低估了这个身体的孱弱,堪称弱不禁风,手无缚鸡之力。

现在需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被丢进了井里,很明显是有刁民要害朕,可脑海里竟然没有相关记忆。

二是明天贼人看我不死,再来一次怎么办,下一次可不一定还能再穿越了。

第一个问题似乎没什么办法,妥妥的被害,还找不到凶手。

第二个问题更没办法,似乎最有效的办法是求菩萨保佑……

吐水完毕,赵振道站起身来。

他只穿着一身睡觉时穿的里衣,现在全部被井水打湿。

寒风吹过,两股战战,瑟瑟发抖。

“有人在吗?”

“救命!”

四周一片漆黑,赵振道哆嗦着喊了两声。

“有声音!”

“好像在后院。”

“快去快去,姑爷的声音。”

赵振道心想:“真好,得救了。”

当一个脸蛋圆圆的小丫鬟带着家丁护卫拿着火把找到赵振道的时候,他险些哭出声来。

无他,太他娘的冷了。

井水似乎比空气的温度还高,泡在水里比起来吹冷风更暖和。

小丫鬟看着打哆嗦的赵振道,说道:“都说了让姑爷不要乱跑,您看,摔进井里了吧。”

赵振道心说:“果然没地位,丫鬟都能骂我……”

我可不是自己出来的,记忆最后的画面是吹了蜡烛准备找周公。

很明显是你们这里有人想害老子。

心里想的和嘴上说的当然不能一样,否则一个癔症发作的帽子是跑不掉的:“我再也不乱跑了,太冷了。”

看着蹲在地上点头如捣蒜的赵振道,小丫鬟赶紧递过来一件衣服。

赵振道接过,披在身上,打着摆子跟着众人离开了满是水渍的后院。

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赵振道走到房门,果不其然,被两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拦了下来。

虽然在仙侠世界这两个壮汉顶多算是青铜,但赵振道现在可能只能算塑料。

看来为了防备这个意图逃离、不慎落井、不知好歹、不知悔改的姑爷,小丫鬟费尽了心思。

“不行啊,我得给这个小姑娘说一下,我可不是想跑才掉进井里的,明显是有人暗算。”

“如果明天行凶的人看我不死,再来一次,肯定手段更加狠辣,不行,这是要狗带的节奏。”

想到这里,赵振道不再犹豫,对守着门的家丁拱了拱手,按照记忆中的习惯说道:“请给黛儿姑娘通传一声,我有事情要问问她。”

两个家丁对视一眼,眼神交流中赵振道又补上了一句:“虽然我如今只是个上不了台面的赘婿,但是要拿捏你们还是不难。”

虽然被下了死命令要看住新来的姑爷,但是家丁心里也清楚,就算是赘婿,那也是主子,要穿小鞋不要太简单。

一个家丁点头回应:“小的马上去通传。”

赵振道笑道:“快去快回。”

本想道谢,但想到这已经是一个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赵振道没有说出口。

等了不到半炷香的时间, 门外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声音轻灵跳脱。

唯唯诺诺的家丁带着圆脸小丫鬟回来了。

容貌颇有几分动人但很明显还没有张开的小姑娘在门口停下。

两个家丁很自觉地退出房间。

赵振道清晰地记得这个小姑娘叫黛儿,是许家小姐的贴身丫鬟,从皇宫发配到许家后,主要就是这个小姑娘在负责照料姑爷。

黛儿直视着赵振道,说道:“姑爷想问什么?如果还是问小姐什么时候回来,那黛儿还是只能说不知道。”

赵振道扶额,心想原主确实不是个东西,天天惦记着还没入门的老婆……

“许府可有人与我结仇?”犹豫了片刻后,赵振道还是问了关乎小命的问题。

黛儿细细的眉毛皱了起来,说道:“姑爷在说什么,许府上下都很喜欢您呢。”

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圆圆的脸蛋红彤彤的,赵振道笑道:“可能姑爷多心了。”

送走了黛儿,赵振道看着两个家丁再次关上房门,他坐在床上,叹了口气。

正要惆怅于命运不济,却发现在脑海之中多了点东西。

“,”uid”:”308314439685888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1 03:20
下一篇 2021-12-21 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