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变:从极地开始

精彩节选

22世纪,气候异变,两极异动,能源枯竭,文明倒退。

国家间组建邦联,派出多支联合科考队,向人迹罕至之地寻求人类未来的希望。

“本台报道,因遭遇极地风暴,17号科考队基地严重损毁,任务终止。根据前线消息,目前3名科考队员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但仍旧有4名队员失踪,12名队员不幸遇难,营救行动正在有序开展,科考队23号正在积极执行此项救援行动…”

育空镇唯一的酒馆里,一台破电视里正在播着新闻。电视机的声音滋滋呀呀,画面时常雪花闪现。

安一叶手里握着圣饮调的酒,坐在酒馆最角落的位子,消瘦的身躯似乎要被昏暗吞噬。

大混乱时代后,圣饮是每个人必不可少的养分来源。在酒吧也不例外,调酒师会将圣饮作为调酒材料。似乎干下一杯圣饮,就能暂时不再被枯竭的生活资源而愁苦。

安一叶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他眼神放空,凝视远处。

“你真是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呀!我是哪辈子做了孽跟你嵌合到了一起?”

“师兄,你不要那么悲观可以吗?上次任务咱们不是执行的挺好?”

“别提了。我真的宁愿附在树人格鲁特身上……虽然不能讲话吧,也比跟你这个软蛋弱鸡强。”

“我有感觉被冒犯到。”

安一叶报复性的喝了一大口混着圣饮的酒。

“啊!好恶心…呕……我要去吐在那个秃头脸上,让他胖揍你一顿。你明明知道圣饮会抑制嵌合体,还喝…”

“我这是工作需要,不喝圣饮会被人当异类的!”

角落里的安一叶,还是一个人静静坐着,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人相伴。

跟他对话的,是来自第457-v号彗星上的“嵌合体”生物,安一叶身上这只,叫做“大师兄”。只有寄生在生命体身上,这种共生体才能存活。【毒液是他们这个种族比较知名的存在】

不远处的吧台,斑驳的高脚凳上胡乱堆着些皮毡帽和厚毛草,两个本地大汉坐着,借着酒劲瞎侃:

“什么遭遇暴雪啊,就是挖出来了点东西。”

说话的络腮胡压低嗓门,在说到“东西”两个字的时候,特意顿了顿,似乎害怕冒犯到什么,他灌了一大口酒,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接着说到:“里面的人死的死疯的疯。”

“嗨,我早就说过了吧,邦联里的人都疯了!在极圈挖能源?做梦!”坐在络腮胡旁的秃头附和到。

“呵呵,你相信他们是挖能源?我可不信!”络腮胡猛灌一口酒,接到。

“嘘,你们小点声。”一直没发话的酒保冲着他俩使了个眼色,大家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那个窝角落里的生面孔———安一叶。

酒馆里混沌的空气在弥漫。大混乱后粮食短缺,极地居民为了苟命,猎捕各种变异的野生动物,沾满污染物的海鸟等等到处都散发着一股肉膻味。

“那俩大老粗在看我们呢!他们是不是发现了我?让我去把他们的舌头都拔下来!”

“师兄,你别紧张。这育空镇常驻人口才100多人,有生面孔自然多看几眼。”

安一叶转头看向两个大汉,视线正好与他们的目光相撞。

大汉们像大多数背后说人八卦的人一样,立刻环顾左右。安一叶抿嘴一笑,抬起举着酒杯的手,做了个“干杯”的手势。

络腮胡和秃头也只好悻悻的端起酒瓶回敬。

“师兄,我说他们没有恶意吧!”

“呵,别人是扮猪吃老虎,你是烤猪喂老虎!”

忽然,安一叶耸动鼻子,眼睛从散漫到凝神,瞳孔微震。

“师兄?你闻到了没有?”

“是的,越来越近了,兽化体啊,真让我留下了……”师兄一吸溜,接着说道“激动的口水!”

“叮铃铃…”门口挂着的风铃声传来,有客人来了。

门口站着的几乎是一个雪人,浑身上下都被白雪盖着,就连露出来的眉毛和睫毛上也结着雪花和冰晶。

几层皮草围在身上,让他的动作看起来有些笨拙。

师兄在安一叶的体内疯狂起来,恨不得要指挥他立刻扑上去。

“师兄,放松,兽化体的味道若有若无,可能只接触后的残余,不要伤到了无辜。”

门口的人十分艰难的推开酒吧厚重的门,脱下帽子,室内外巨大的温差让他的脑袋开始冒起了热烟。

“嘿,卢克,下工了呀?去接新的科考队了?”酒保递给他一杯混着圣饮的酒。

这个卢克没有回答,只在吧台找了个空位子坐下,大灌一口。

“呸…”他全吐了出来。

“给我酒,纯酒!”卢克沉声道。

酒保将酒倒在杯子里,狐疑的递给了他。

卢克开始自顾自的灌着酒,喉头不住蠕动。

卢克的另一只手就紧紧捂住腰部袋子,袋子上歪歪扭扭的绣着他的名字,估计是很重要的东西存放在袋子里。

络腮胡见卢克疯了一样喝酒,摇头暗叹,现在的年轻人啊,光喝酒,圣饮也不加,真是荒谬。

“慢点喝。”

说着,络腮胡伸手去拿卢克的酒杯。

络腮胡的指尖还没有碰酒杯,卢克就像触电一般,一甩手,“砰”的一声,酒杯落在地上!

卢克站起身来,一只手猛的击在吧台的高脚凳上,只听得“哐”一声巨响,高脚凳从座垫处断裂,粗厚的木头散碎一地。

络腮胡吞了吞口水,连忙退后几步。

这怕是要打起来…

酒保见状赶紧开始收拾吧台上的玻璃酒杯酒瓶,避免财产损失,打架在酒馆也是稀疏平常。

安一叶见此,站起身。

“快,让我来咬断他的脖子!”

“师兄,你不要激动了。我只是去问问情况。”

安一叶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卢克身后,手搭在他肩头。

“小伙子…”

卢克转过头去,喘气声似乎混杂着喉鸣,眼神阴鸷。

“小伙子,听说你是接应23号科考队的司机卢克是吧?我是科考队的机械师安一叶。”

安一叶伸出手,做出握手的姿势。

卢克被这么一叫,似乎从那种可怕的狂躁状态中苏醒过来。

他一双眼睛从阴鸷到茫然,瓮声瓮气的说了几句对不起,就跟没头苍蝇一般跑出了酒吧。

“师兄你看,他清醒过来了吧,我就说是能量残余了,没什么威胁的。”

“我看不是,你等着吧小弱鸡。”

“,”uid”:”2366600871443623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1 11:40
下一篇 2021-12-21 1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