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小心!王妃她超强又娇媚

精彩节选

“博士,能量体已于两天前注入了研究员小林身上!”

“嗯。这次换了个研究所自己的人,成功率应该会高一些吧?”

“是的,她的身体素质和智力检查都是上上之选。不过为了不影响她的情绪,是趁她做身体检查的时候偷偷整颗注入的…”

“咦!注入整颗没有瞬间爆体而亡吗?”

“没有。不过从注入之后,她就开始发烧,现在已经在医院住了两天了!”

“嗯。果然资质不错!有些实验品一次性注入1/10都爆体而亡了!且看她能坚持多久吧!”

“能量体如果不能和身体融合完好,最后就会被能量体吞噬,慢慢消融掉!”

“嗯。她无父无母也没男友,即使消失了,应该也不会有人发现!”

“嘟嘟嘟嘟—”

“提示:有异象接近实验品一百号!”

“紧急提示:有神秘物质接近实验品一百号!”

“什么情况!”

“博士,小林住的医院附近出现了奇怪的天象!风云突变,好多火红色的物质正在大片大片的快速靠近!”

“紧急提示:有异样空间接近实验品一百号!一千米,一百米…”

“砰—”

“啊!”

“博士,实验体和能量体一起消失了!”

大贺朝,长始三十八年,十月。

都城,云州,秋意凉凉。

突然狂风卷起,本来灰蒙蒙的天空像被火光烧了一样,漫天红光。

吏部侍郎林大人府上。

“娘,林小二那丫头快不行了吧?”一个身穿靛蓝色长袍,腰系金色锦带的男子一手提着鸟笼,一手捏起桌上的葡萄往嘴里扔。

“大夫说就这几天的事了…钧儿,你下次做事别这么冲动,因为这件事情,你爹差点被人弹劾了。”

“谁叫那死丫头不给我脸的。一个没娘养的种,竟敢忤逆我,反了天了…”

“理虽然是这个理,但出了这事,你爹罚你继续去桐城呆三个月,暂时不准回云州。以后不可如此莽撞了。”

男子脸上闪过一丝狠冽,正要开口说什么。

突然,一个丫鬟避开前面拦着她的丫鬟们,一股脑儿的冲进来,立马跪倒地上。

“大夫人,我们小姐快不行了…求求您大慈大悲,派个大夫去看一看吧!”

男子见这丫鬟一脸娇嫩,梨花带雨的模样,猛地起身走上前,用手抬了抬她的下巴,顺手摸了一把她的脸。

“浅月,你真是越发水灵了。今晚到我房里伺候!”

“大少爷…我…我还要去伺候二小姐…”浅月听后吓得面无人色,说话都语无伦次。

“没事儿…我这就跟娘说一声,反正林小二那短命鬼也没几天活了…”

“你要是不来的话,小心你的贱命!”

男子突然猛的把鸟笼往前一扔,鸟被突然之间撞到门上,流了血。

浅月看着被摔的到处是血的鸟,随后看了眼躺在床榻上的林大夫人。

林大夫人整个人正懒散的斜躺在罗汉床上,一个侍女在给她捏肩,一个在给她捶腿。

听了林钧说的话,林大夫人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你最近别闹太过了,皇上身体越发不好,朝野上下都战战兢兢的。你别又闹出事来。”

林大夫人看着林钧满脸不满,遂改了口说:“你想要她,等过几天林小二没了,我自然让她到你房里伺候…”

说完,林大夫人就在罗汉床上躺下了。

“大夫人,小姐还有救的…求您了…帮忙请个大夫吧”

浅月跪在地上使劲的磕头,额头都渗出了血。

林大夫人纹丝不动。

浅月只好心灰意冷的从林大夫人房里退出来,慢慢回到阴冷的小院里。

刚进小院,林钧突然从后面抱住浅月,用手捏了一下浅月的身子。

“你把我伺候好了,我给你请大夫怎么样!”

“大少爷…不要…”浅月哀求道。

“那你还要不要请大夫?”午钧舔了舔嘴唇道。

就在此时,院子房间里面的床上出现了一个穿着病号服的长发女人。

女人疑惑的望了望四周简陋的房子,一茫然。然后发现自己仍旧穿着病号服,但这个地方明显不是医院。

她记得自己这两天一直高烧不断,呆在病房里,透过窗户,就发现天空中突然出现了大片大片的火红色的东西 。

这火色似乎要将人吞噬一样猛的笼罩过来,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那火红色的东西吞了进去。

随后,她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异常的火热,整个人都像被灼烧了一样,慢慢的,她感觉到从头到脚像被敲碎了般剧痛,然后她就晕了过去。

睁开眼,却发现自己换了一个地方。

女人慢慢的坐起来,刚准备下床四处观察一下,就听到外面的带着哭泣的呼叫声:“不要啊,大少爷。我求求你了,大少爷!”

“浪蹄子,只要你伺候好了,爷马上给林小二叫大夫。怎么样?”

“那…那您一定要救小姐!”

颤抖的声音里面夹杂着哀求。

“少废话。你懂我的。我从来不喜欢平常玩意儿…”

“大少爷,我求求您。我真的…”

“啪—”

林钧一巴掌拍到浅月脸上,浅月白嫩的小脸上立马有了个红印子。

“贱婢,给你脸不要脸!你给我老实趴着!”

浅月满脸泪水,眼睁睁的看着恶魔一样的林钧爬到自己身上。只好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一脸绝望。

“砰—”

浅月就感觉到趴在自己身上的人慢慢的滑了下去。

浅月赶紧睁开眼,就看见自家小姐穿的一身奇奇怪怪的衣服,头发也胡乱披着,正举着一个底部满是血的大花盆,与她面面相觑。

而林钧,已经满头是血的晕了过去。

“啊,小姐,你醒了!不过,你这衣服怎么回事…”小月一脸惊喜,然后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林钧。

林慕之抬头看了看四边的建筑风格,然后瞧了瞧躺在地下这位仁兄的着装以及小丫鬟的着装…心里咯噔了一下…

这是被带到了一个什么奇怪的地方?

还是被那团火红的东西带到了什么奇怪的时空?

林慕之看了眼面前水灵的小丫鬟,只好装作柔弱无力的样子摸了摸自己的头:“头好晕啊。你认识我吗?”

“小姐,我是浅月啊!你怎么回事,这衣服…怎么露手露脚的,本来您就身子弱,快回去床上躺着…”

“现在什么朝代,什么年号来着?”

“大贺朝,长始三十八年啊!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头还很痛,我就知道你的病还没有恢复,快,我扶你去床上!”

浅月看着林慕之快要晕过去的样子,想着小姐肯定是听到了林钧这个禽兽的声音,硬撑着身体过来救自己的,小姐果然是最心善的。

随后,浅月进屋拿了一件月白色长衫给林慕之套上。

林慕之咆哮:怎么是个连听都没听说过的朝代啊!!这怎么搞!

然后看了看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仁兄,想了想,也不知道这个时代有什么,有笔吗?有纸吗?

于是对浅月说:

“给我找个可以写字的东西和布条过来。有绳子吗?顺便找个绳子过来。先把他五花大绑的打个莲花结吧!”

“小姐,笔和纸来了!”

只见浅月拿着一根长长的毛笔和一张颇为粗糙颜色厚重的纸张过来,林慕之心里一亮,喔,好歹是有笔和纸的,还是不错的朝代!

林慕之大气的唰唰写了几大笔:

此人欺负良家妇女,此番饶你一条小命,下次见到必杀之—

落款:花帮

然后把这张纸塞进了绳子中间。

“你去看一下,外面有人吗?”

“没有,小姐,你忘记了,我们这边最偏僻,平时绝对没人愿意来的。”

“那太好了。过来,跟我一起拖。有偏门吗?”

“有啊,小姐,你忘记了吗?你果然还没休息好!”

两人拖着已经打好莲花结的林钧从小院旁边的偏门偷偷摸摸的出去。

“小姐,花帮是谁?”

“额…花帮是冥冥之中专治这种流氓坏蛋的侠士…”

“还是小姐博文多学,我都没听说过!”

林慕之一脸正气,颇为自豪的说:

“嗯。你没听过是正常的。因为这是我胡编乱扯的!”

浅月:“…这真的没有问题吗?”

然后两人鬼鬼祟祟的拖着林钧到了偏门外面小道和主路相交界处。

“就把他扔这里吧”林慕之四处望了望说“我们回去吧!”

而此时,玄乎宫。

玄渊掌门一口一口的鲜血吐出来,整个人以极快速的速度衰老…

“师父!!”

“快去叫五师兄来看看”

“师父,你撑住啊,你怎么了!”

“林家二小姐…在玄乎宫密室…好好照顾她!”玄渊握着弟子的手,一个字一个字的嘱咐道。

刚说完,玄渊的手就慢慢的滑下去。

皮肤也慢慢的褶皱成百年老人的模样…去世了。

“小姐,真的不要紧吗?大少爷醒了一定会杀了我们的。”浅月神情慌慌张张到处观察,生怕有人看到似的。

“您就是因为不愿意去他为同窗准备的酒宴上跳舞助兴,他气的踹了您很多下,您撞到桌子上,都晕了过去。”

“这次您敢重伤了他…”浅月犹豫道。

“没事。只要你不说,他又没看到。哪里知道是我敲的他。再说了,你不是说我一直躺在床上卧病不起吗?”

林慕之一脸轻松,顺便观赏了一下颇为别致的小院风景。

“到时候有人问起,你就说你当时被吓得闭上了眼睛。等你缓过神来的时候,对方就已经走了。”

林慕之见浅月还是一脸忧心忡忡的,便继续说:

“放心吧,我们随便编造一个外面好汉们的名头,林家这种大门大户肯定看重名声,绝对不敢光明正大的查,大少爷即使有苦也只能心里自己吞!”

“那就好,那就好。您都躺了一个月了,浅月还以为您…真是老天开眼,您总算醒了!”浅月说完跪在地上叩拜,谢了谢老天。

“你倒是忠心耿耿。可惜了原主人,不知道去了哪里了…”

两个人闲聊着一步步回了小院里面。

而在刚刚转角处的围墙上面,站着一个身姿挺拔的蒙面黑衣人,围观了两人费力托运林大少爷的整个过程。

围墙底下,贺三望着眼前躺在地上被五花大绑的林大少爷:

“主子,这莲花结打的倒是挺好的。结实又不容易松散!”

“主子,这字却写的不怎么样!”

“嗯”

“我们要装作没看见吗?”

“衣服扒了只留一层衣服,送到红香院门口挂着吧!”

贺三:“…”

主子,你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

“,”uid”:”941631050881836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1 11:40
下一篇 2021-12-21 1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