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让我拆CP拯救世界

精彩节选

南城仁爱医院

干净整洁的病房里,一名护士刚给床上正沉睡中的女子输完液,转身的功夫又瞅了一下心电图,在发现并没有任何异常后才敢放心离开。没办法,谁让这位病人的身份实在是太厉害,若是真出了什么差池,她和医院都承担不起那个后果的。

而护士直到离开的时候都没有发现,床上的女孩在她关门的刹那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刚苏醒就闻到了熟悉的消毒液的味道,秦从安知道自己是又住院了,毕竟整个南城还有谁不知道,秦家大小姐是个病秧子呢。

她熟练的拔掉了手上的输液针头,顺势拿起放在床头柜上面的手机,拨通了那个熟悉的电话。

“喂,你派人来接我吧,我要回家。”

说完便立刻挂了电话,也不管自己这通电话会引起怎样的轰动,她昏迷了数日,好不容易好了,她才不要待在医院呢,径自起身在衣柜里找到了自己的一身衣服,把身上的病号服换下来,然后就坐在床上静静地等着来接她的人,思绪却不由自主的飘到了很远……

秦从安从来没想过,自己所处在的这个世界,竟然只是一本虚构出来的小说,一本名为《总裁的黑月光》的无脑言情文,而她堂堂的秦家大小姐,在这本书里面不过是一个开篇就已经死掉的炮灰而已。

而且,要不是她突然的觉醒,秦从安自己都不知道,这本书里面的女主角,竟然还是她一个素未谋面的姐姐?什么鬼啊!她听都没有听说过!

按照书中的故事时间线来看,本来她今天就会因心脏衰竭导致抢救无效死亡的,可凡事都会有一个意外,现在她不仅没有死,反而还提前打开了上帝视角,且总是伴随的胸痛的毛病都消失不见了,这算得上是因祸得福?

正当她想的出神的时候,病房的门被嘭的一声撞开了,力道之大可见开门的人当时有多急切,冲在最前面的人她都认识,后面也紧跟着几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医生先是替她检查了一番,然后表情放松了许多,“秦小姐目前身体状况不错,可以出院了,回家后先休息一阵,过一段时间再做一次全面体检就可以了。”

“安安,你可终于醒来了!呜呜呜呜,我都要被你吓死了!”

严雪一张甜美的小脸上布满了泪痕,率先冲了上去熊抱住秦从安,死活不撒手。

秦从安被勒的喘不过气来,她憋红了脸,艰难的吐出几个字:“严、雪!撒、开!你想谋杀啊!”

严雪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力道太大了,赶忙松开手,但是从抱着她的动作改为挎着她的胳膊,小脑袋也靠在秦从安的肩膀上,粘人的紧。

秦从安算是被这个粘人精磨得没了脾气,能怎么办,自家的粘人精,只能顺着啊。

“安安,你这次可太吓人了,你知不知道医院都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书了!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严雪最喜欢的人就是秦从安,从小就跟着安安的屁股后面,走哪都跟着。

“小雪,这叫什么,这才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呢。”

秦从安看了一眼靠在墙上倚靠着的严白,严雪的亲哥哥,那一双桃花眼别提多招人了,要是他专注的看着一个人的时候,那简直是要多深情,就有多深情,怪不得会是这本《霸总的黑月光》小说中的男主角呢,他这张脸也的确能扛得住。

她也总算知道为啥从小到大,她都不咋待见严白了,哪只鬼喜欢别人在自家坟头上蹦迪?

谈恋爱可以圈地自萌,但是在她坟头上一见钟情女主角,是想让自己的爱情显得格外与众不同么?!

“我就是开心嘛,安安你都不知道,医院给你下病危通知书的时候,秦诏差一点把医院给拆了,太吓人了。”

“是么?”秦从安听到严雪的话,这才把目光投向从进来以后,一直沉默着的男人。

男人看上去很年轻,简单的黑色的衬衫和同色系西裤,却更突显他挺拔的身姿,清爽的短发下有一张非常俊秀的长相,不过脸上的表情很淡,让人琢磨不透。

呵呵,要不是她被打开了上帝视角,她都要信了严雪的话了,她可还记得自己是怎么被气到犯病的呢,都是托了他的福呢!这位可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呢,还有些偏执疯狂,要么能因为女主角不喜欢他,就来了个黑化吗?

自己好歹是他的救命恩人吧,前两年倒是相安无事,后来也不知道他怎么了,每天对着自己的生活指手画脚的,她只要没有按着他的意愿去做,每天就会拿那双阴测测的眼神盯着她,好像她欠了他多少钱似的,弄得她已经三年不和他说话了,一说话必吵架。

再怎么样她也是把他推上了秦家掌权人位置上的大功臣吧,虽然外面一大堆人觉得他秦诏是靠着女人上位的,一个秦家的赘婿而已。

本来她还一度沾沾自喜自己的眼光毒辣呢,秦诏五年前接手了秦氏后,公司的地位可以称得上是水涨船高,现在已然成为南城不可撼动的龙头企业,这么一个商业奇才是自己选择的,这怎么能不让她得意?结果呢,随着他的商业手段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以后,反倒是她正儿八经的秦家继承人,成了处处被掣肘的对象!

他都能因为对女主角爱而不得而处处使绊子,那她这个开局死的炮灰,而且还是经常与他针锋相对、处处压他一头的秦家继承人,那不是得让他磋磨死啊!

秦从安瞥了一眼秦诏,像是完全没他这个人似的直接移开了目光,这才发现他和严白的中间还站着一个女人。

这也太没存在感了吧,她眼神示意了一下严雪,要么怎么说是小青梅呢,一个眼神就秒懂她的意思。

“她是扶曼婉,得知你病危了赶过来的,她妈妈是姜姨同父异母的姐姐。”

秦从安惊的瞳孔地震,她还真就没想到这个貌不惊人,长相只能称得上清秀的女人,就是这个世界的女主角?开什么玩笑呢!现在的无脑小说对女主角的要求都这么随便了?

“你好,安安,我可以这么喊你么?”扶曼婉温的声音温温柔柔的,听着就令人觉得很舒服。

“我妈妈和姜阿姨虽然很久不曾联系了,但是在新闻上听说了你的情况,特意让我过来看看你,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这一段话说的没毛病,人家直接打着关心她身体状况的旗帜,任谁都没法拒绝,不是么?

但是,秦从安可是知道的,这个扶曼婉压根就不是一个善茬儿,她可是手握逆袭文的心机女主角呢,而且对秦氏似乎存在着不小的敌意,后来和男主角在一起了,也是有意无意的想要针对秦氏,不过都被秦诏化解了。

一旁的严白见秦从安没有反应,随即出来打了个圆场:“阿姨有心了,安安这回醒来,说不定也是托阿姨的福呢。”

“严!白!”秦从安可听不得这话,生气的直接反驳:“不会说话就别说,我能醒过来,那也多亏了我爸妈的在天之灵,跟其他人有什么关系啊!”

“就是就是!哥,你不会说话就闭麦,好不好?”严雪就见不得安安生气,立马气鼓鼓的说道。

哼,别以为她没看见,安安没醒的时候,她哥和这个女人还互加了微信呢。

严白没想到这一个两个都不给他面子,脸色一下子不好看了,想说点什么又顾忌着秦从安刚醒,这要是一个刺激,再有啥情况,他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车子已经备好了,我们可以回家了。”

从进门一直没出声的秦诏终于开口,可能是因为一直没说话,所以声音带着几分沙哑,他的出声也算是解救了严白的窘境,更缓解了扶曼婉无人搭理的尴尬,没看人家女主角都感激的看了他一眼么!

秦从安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秦诏,冷哼一声,要他在这当好人,但也没多说什么,她现在就想赶紧回家好好洗一个澡,然后再梳理一下思路,好好想一想自己以后的路要怎么走,这饿狼环伺的局面对她可不利呢。

“这里的留着的衣服我都不要了,晦气死了。”

扔下这句话,她就和严雪率先走了出去,秦诏刚打开衣柜准备收拾行李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严白略同情的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秦从安哪来的这么大的火气,除了他妹以外,他们三个无一例外,都被她撂了面子。

尤其是秦诏,从进屋开始她从头到尾就没有给人家一个眼神,严白也真是佩服他对秦从安的忍耐力啊。谁能想到在商场上呼风唤雨的小秦总,一对上秦家大小姐,没一次不吃憋的。

“安安她……脾气一直是这样?”扶曼婉好奇的问严白,这几个人里面,也就严白的态度算得上亲和。

“习惯就好了啊,安安她从小到大都这样,毕竟是秦家唯一的继承人,所有人都纵着嘛。”严白耸耸肩,就连他爸妈,对秦从安都是宠爱有加。

“真好啊,能活的这么肆意。”扶曼婉羡慕的喃喃道,这就是家世给予一个人的底气吧,不论做什么都有人宠着护着。

秦从安几个人回到秦家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家里的阿姨早就接到了通知,所以,早早的就备上了一些清淡可口的饭菜。

“我现在也到家了,你们的慰问我也收到了,现在可以各回各家了吧?”

这话说的就特别直白,秦诏本来就是住在这的,严雪在秦家也有属于她的房间,只有从小不被秦从安待见的严白,以及初来乍到的扶曼婉,是秦从安口中的“你们”。

“秦大小姐,我好歹算是你的竹马吧,扶小姐也算是你的姐姐,你连口水都不让我们喝一口?”

严白什么时候受过这委屈,当场就发作了。

秦从安连眼皮都没抬,笑话,她是吃饱了没事干啊,让这俩人在她眼前蹦跶?

说的真好听,她妈妈和女主的妈妈情同姐妹?还自称她的姐姐?这让她不得不想到另一个方向,小说里面也没有详细表明女主角和秦家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

“我秦家从来都是单传,我连姑姑伯伯都没有,哪里来的表姐?我爸爸妈妈也只生了我一个孩子。”

秦从安长这么大,说话从来都是直来直去,永远不会给别人留情面,尤其是她的身后靠着的是秦氏,所以在南城还没有谁能让她低头的呢。

扶曼婉清秀的小脸一下子变得苍白,哽咽的说:“不好意思,是我太唐突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扶小姐,我送你吧,这里不好打车的。”严白瞪了秦从安一眼,连忙追着扶曼婉跑了出去。

秦从安压根不理会,被人瞪也不会少块肉,和不待见的人在一桌上吃饭,她还担心消化不良呢。她自顾自的吃了起来,还别说今天的饭菜挺可口的,生滚鱼片粥味道鲜美搭配了两道爽口小菜,她喝了满满一碗感觉胃里舒服多了。

严雪和秦诏也随即跟着落座吃饭,严雪藏不住话,立马凑到秦从安身边说:“安安,你是不知道啊,扶曼婉和我哥都互加微信了,你看我哥那殷勤的态度。”

秦从安摸了摸严雪柔软的发顶,这话倒是提醒她了,敢情这个女主角在她葬礼之前就出场刷存在感了吗?小说里面开篇只写了严白在她葬礼上对扶曼婉一见钟情,之后就开启了漫漫追妻路……

“,”uid”:”93023399951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1 11:40
下一篇 2021-12-21 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