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白月光她跑路了

精彩节选

残阳西坠,倾泄而下的光影把阁楼的檐角渡上一层浅黄的余晖。亭台楼阁青山翠柏掩映在层层清烟中,藤萝翠竹点缀其间,好似一幅画卷。

“唉,唉,唉”,一声声拐着弯的叹息打破了此刻的宁静。宁萱捧着小脸坐在阁楼前的台阶上,长吁短叹。

旁边趴着一条膘肥体壮的大黄狗,它好像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时不时的瞥宁萱一眼,细细看来,眼睛里仿佛透露着嫌弃。

花了两天时间的宁萱终于接受了关于自己被一道雷劈进一篇古早狗血修仙文里的这件事。回想当初,那是一个两天前的夜晚,宁.社畜.萱一如既往的在被子里熬夜冲浪看小说。

其中有一篇叫《纯情女仙:帝君狠狠宠》的小说吸引了宁萱的注意,当看到这个书名的时候宁萱的表情是老人地铁手机,但因为书里有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女配,为了看这个女配的后续发展,她关注了这本小说。

说不定人家是臭豆腐呢?闻着臭吃着香啊,没想到它是闻着臭吃着馊啊。

书中和她同名同姓的女配,是药王谷传人,却天生剑骨,天赋卓绝。涉世未深的女配在路边捡了三个人,女配为他们修经脉,治眼疾,退仇家。结果这三个人,一个偷了镇谷法器、一个偷了秘籍、还有一个偷了灵丹。最后女配被逼以身殉阵,而这三人分别则成了剑修大能,医毒圣手,修道奇才。而女配则是他们心中早亡的白月光。

后来几人遇到了与女配长相相似的女主,随即和女主展开了虐恋情深的狗血桥段,虐身虐心,最后几人踏破虚空去了上界,继续谈情说爱去了。

宁萱:????我可去你的吧,这哪是白月光,这踏马纯纯的工具人啊!口区。还有这三个渣渣是怎么回事?小偷家族吗他们??有这么恩将仇报的吗?什么仇什么怨啊!

女配的结局看的宁萱火冒三丈,“这是那个沙币作者写的剧本,这三个宰渣一路踩着女配上路,还和女配长得像的女主虐念情深,最后四个人还大团圆了???没事吧你??女配完全踏马就是个送经验的大冤种好吧!这破书狗都不看!”。

关了手机后,宁萱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雨,伴着雷声的轰鸣,一颗颗的雨点打在窗外,不时有一些水花溅进来。

宁萱起身打算把窗户合上,抬手碰到窗台的那一刻,一道惊雷猛地劈了下来,然后宁萱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再睁开眼就成了书里和她同名同姓的女配宁萱。

“如果我有罪,请让我接受法律的制裁,而不是让我成为炮灰工具人啊!!老天啊,作者大大我错了,呜呜呜,我不该骂你,骂你的小说”。宁萱泪流满面的忏悔,痛心疾首的反省。

“咕~”,宁萱的肚子传来一阵声响,摸了摸自己干瘪的肚子,暂时收起了自己的情绪,起身去厨房觅食了,毕竟不吃饱哪有力气干活啊。含泪吃完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找出来的食物,宁萱回到了原主的房间。

随着与原主记忆的融合,在房间里思考人生的宁萱更苦恼了。怎么说呢,这个世界是一个修仙的世界,主要是以凌霄宗、剑池峰、灵渊寺、玄雪阁为首的四大修仙宗门、与赤沙岛妖修,冥祭山的魔修。

这个世界的修为等级是:练气(一到十级)、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分神、渡劫、大乘(除练气期,其余各分前中后三期)。

还有炼丹师与炼器师,分别是一品到九品。品级越高越难,八品上的炼丹师与炼器师更是凤毛麟角,举世难寻。

药王谷作为隐世的宗门,虽然名声在外,但其个中内情却鲜有人知。药王谷自古便一脉单传,通过先祖留下来的传承来继承延续,其选择传人的条件尤为苛刻,自古便人丁稀薄,到了宁萱这一代更是寥寥无几。

药王谷一向逢乱既出,济世救民。宁萱的两位师叔在多年前便已离谷,至今未归。如今的药王谷内只有宁萱一人,哦不对,还有一条狗。原主从未离谷,心思纯良怪不得涉世未深被人欺骗;只身一人,势单力薄也难怪堂堂药王谷传人最后被逼的以身殉阵。

想到书中女配的结局,宁萱不禁一阵唏嘘。天资卓绝,本该拥有不凡一生的女配,却被人哄骗利用,死在了最美的年华里。继而想到了自己现在就是这个苦逼的原主,宁萱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行不行,不能坐以待毙,想到原主的结局,宁萱打了个冷颤。思索再三,决定跑路!必须跑路,原主虽然是药王谷的传人,但是现在势单力薄,根基尚浅,修为也不高,在这儿不是任人宰割吗?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原主现在才14岁,修为筑基中期,这在修仙界也算是天赋异禀了,但是在有心之人眼里,现在的宁萱,就是个随手拿捏的小弱鸡。要不是药王谷踪迹难寻,鲜有人知,且有护山大阵加持,不然早被有心之人一锅端了。宁萱决定,在自己还没有能力自保之前,去抱一条粗壮的金大腿!

有了进一步打算,宁萱苦闷的心情平复了一点。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两三天,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不回去,所幸的是宁萱是个孤儿,并没有太多的牵挂。

随着记忆的完全融合,宁萱越发心疼原主。两位师叔离开后,小姑娘孤身一人,寒来暑往,四季更替陪伴她的只有日复一日枯燥的修炼,看着记忆里小女孩倔强的脸,宁萱回忆起了小时候那个同样孤单的自己。

“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让你是这样的结局”,宁萱右手紧握,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这对于自己或许原主或许是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既来之,则安之。今天就先休息吧,宁萱起身往妆台前走去。

“,”uid”:”3492489956702071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1 13:20
下一篇 2021-12-21 1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