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慌,我带着空间物资一起穿越了

精彩节选

“去死吧,灾星,死得越远越好!”

这是夏欢睁开眼听到的第一句话,既恶毒又冷漠。

头晕目眩的她艰难坐起身,在此过程中看到眼前有很多人,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位横眉竖目,面目凶狠,两鬓间有些白发的中老年妇人。

奇怪的是,她看到那些人,脑子里能自动想起他们是谁,就好比如开头骂她灾星的人名叫王桂芬就是站在她面前的那个中老年妇人。

紧接着,一段陌生的画面在她脑海里浮现:一个肤色较黑,五官有些神似她的女子像发疯的母牛一样撞击木柱。

女子头破血流倒地不起,屋子里一下子涌出来好几个人,为首的是骂骂咧咧的王桂芬,从言语间得知王桂芬是女子的亲奶奶。

刚想到这里,夏欢目光恰好跟王桂芬对上了,对方凶悍的眼神仿佛能一口将她吞掉。

“夏欢,你把你爹害死了,你却还没死,天杀的啊,我们夏家是造了什么孽,惹来你这个灾星!”

“你在跟我说话?”夏欢茫然不已,脑海里倏然浮现出一些陌生的画面。

画面结束,夏欢恍然意识到她魂穿了!

她穿到像豆芽菜一样干瘦的黑丑农女,就是那个撞柱而死的女子身上!

并且,农女的家庭环境极其不好,其爹夏长建是个爱赌博喝酒,一喝醉了就打孩子的人渣,家里只剩下小半亩田和一个带院子的房子,其他东西都被拿去抵债了。

就在刚刚,王桂芬准备把刚满十五岁的农女卖掉,喝醉酒的夏长建脑子不清醒,踉踉跄跄地走了几步路,一不小心踩到锄头上,竖起的木杆打中他的头,身后是个桌子,他的后脑勺恰好撞到桌子的边角上,当场毙命。

至于农女的娘李梅英就更不用提了,其在几个月前带着家里为数不多的钱跑了,至今没有回来过。

所以,农女的爹死了,娘跑了,家里还剩下一对十岁的龙凤胎弟妹,弟弟夏兴,妹妹夏乐。

农女跟她同名同姓,连这样的家庭环境也有些相似……

王桂芬见夏欢一直望着同一个地方发呆,一句话也不开腔,气不打一处来,“灾星,我告诉你,兴儿是夏家的血脉,他以后要跟着我们过,至于你跟你那赔钱货的妹妹滚得越远越好。”最好是都死在外头!

她刚说完,一阵哒哒哒声从屋子里传来,一高一矮的两个小豆丁一前一后的从屋子里跑出来。

跑在最前面的是夏兴,他避开王桂芬伸过来双手,弯腰呲溜一下扑坐在夏欢身边。

他脏兮兮的小脸上泪痕未干,“姐姐,我不跟祖母一起住!”

夏乐也跑了过来,她蹲在夏兴身后抱住他,偷偷拿眼神小心翼翼地去看夏欢。

看着可怜见儿的弟妹,夏欢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让她想起了她前世小时候的那段灰暗时光。

她勉力笑了笑,“兴儿,乐儿别哭,你们先扶我起来!”

王桂芬可是个难缠的角色,她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应对。

既来之则安之,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其他的后面慢慢再想。

夏欢友善的态度让两个小家伙愣了一下,犹犹豫豫不敢去扶。

唉,都怪原主之前太怯懦无知,听信了同村‘好姐妹’张珍珍的话,对弟妹不管不顾。

夏欢憋着一口气,以手撑地奋力起身,站好了后,眼冒金星,踉跄几步才站好。

“兴儿快过来祖母这儿,不要挨着那个灾星!”王桂芬笑着诱哄,可眼里泛着狠光,怎么看都是不伦不类。

夏兴看见了,牵着妹妹的手往夏欢的身后一躲,此举把王桂芬的脸都气绿了。

这时,屋子里走出一个穿着整洁,目光如炬,留着花白胡须的男子。

他道:“王桂芬,当务之急是先把长建的事情处理了,你别光长年龄分不清主次。”

王桂芬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咬牙切齿地说:“里正,我儿就这么死了,兴儿是我孙子,我不管他谁管他?”

夏欢往前站出一步,目光灼灼,“里正爷爷,当初我们这房是被他们赶出来逼着分家的,我个人是想管弟弟妹妹的,再加上兴儿他们愿意跟着我,我认为这件事还是征询兴儿跟乐儿的意见比较好。”

“丑丫,你?”里正张有明吃惊地看着她,“你当真愿意管弟妹?”

“是的!”夏欢回答得坚决,跟以往的‘她’大相径庭。

这让在场所有人都吃惊不小。

张有明深思时,王桂芬眼瞅着情势不好,据理以争,“那个灾星都只是个孩子,她能怎么管,说不定她会像克她爹一样把我孙子给……”

“住嘴!”张有明肃然盯住王桂芬,“长建一事我已了解清楚,是他自己出了意外死的,你少在这里妖言惑众!

尸体一直放在屋子里也不是个事儿,加上孩子们还小,趁着今日赶紧都处理好!”

同村有人是做棺材的,现买一个也方便。

王桂芬想想觉得也对,尸体停房可不是好事情,虽然不是她的房子,但她还是想早点让儿子入土为安。

她一想到亲手养大的儿子就这么没了,为人母的悲情顿时爆发出来,张着嘴哭喊起来,“儿啊,我可怜的儿啊!”

就这样,张有明召集了一些村子上的村民,大家伙儿一起搭把手,把夏长建弄进棺材埋到了后山。

从早上一直忙到申时刚过,要不是身边有弟弟妹妹,苦苦支撑的夏欢好几次险些晕过去。

忙完了的王桂芬第一时间回来找夏兴,让他跟自己走,可是,无论她说什么,他都不肯走。

于是,她把这一切都归罪到夏欢身上,“死灾星,你怎么这么狠毒,连亲弟弟也不放过,刚才怎么就没死成呢!”

“啪——

啪——”

清脆的两声脆响响彻整个院子,不少人的目光被吸引过去。

夏欢坦然自若地迎接那些异样的眼神,她甩着打人的手,“王桂芬,你张嘴闭嘴一口一个灾星,嘴都脏成这样了,我来帮你好好洗洗!”

被打得双耳嗡嗡作响的王桂芬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灾星,你竟然敢打我?”

“啪——”

“打得就是你!”

“,”uid”:”3236611205369229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1 14:10
下一篇 2021-12-21 1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