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神明为伍

精彩节选

天空阴云密布,大街上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滴答滴答”,使整座城市显得阴沉。

城市某处,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撑着雨伞走过一个垃圾桶,女人顺手把手里的垃圾往垃圾桶里丢去。

忽然,一个邋里邋遢的男人从垃圾袋中探出头来,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女人见状,带着孩子连连后退,眼睛里露出鄙夷的眼神。

“妈妈,那个大哥哥好可怜啊!”小孩子抬起头看着女人道。

“可怜什么啊?这种人就是不学无术好吃懒做才落得这般下场!”

“哦”

女人带着孩子快步离开了垃圾桶,小孩子还在回头看着正在翻垃圾袋的男人。

男人没有在意女人的看法,心里没有一丝波澜,似乎这种事已经习以为常了。

男人缓慢的从垃圾堆里把找到的瓶子用袋子装起来,看着三分之一鼓起的袋子摇头叹息道:“哎,今天也只有这么点,看来以后要更加努力了!”。

路过的人都露出嫌弃的眼神,不愿靠近这个邋遢,浑身散发着恶臭的男人。

被淋湿的长发遮住了他的眼睛,他的衣服上面全是补了又补的痕迹,像极了一个乞丐。

让人好奇的是,男人的右手上绑着一块白布,似乎有意遮掩着什么。

男人扛起袋子淋着雨朝一个狭窄的小巷子里走去,走到一个小木屋前停下,推开门,一阵“嘎吱嘎吱”的声音响起,似乎这里除了雨声,就只有这个声音了

进入屋后,一切显得是那么安静,能证明人存在的痕迹就只有墙上那颗暗暗闪烁的小灯泡了

“啊婆,你睡了嘛?”男人的声音在屋内响起

…….

无人回应

男人借助着微弱的灯光走到深处的房间,眼前一个老人正躺在地上。

男人急忙上去抱起老人,焦急地喊道:“阿婆,阿婆,你怎么了?”。

老人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只有那微弱的呼吸声能证明老人并没有咽气。

“我们去医院,医院肯定能治好的!阿婆,你撑住啊,我们去医院,我们马上就去医院!”男人内心崩溃,失落到了极点,开始自言自语。

男人将老人背在身上,迅速向医院奔去,心里认为哪怕有一丝希望也不能放过救助阿婆的机会。

“哎哎哎,那是谁啊?”一个老人好奇的问道。

“是张婆和她那捡来的孙子吧!”

“张婆?就是那个靠捡垃圾为生的老妇人嘛?”

“对啊,说来也够苦的,她儿子夭折了,自己又失去了生育能力,后来老公也抛下她跟别人跑了!后来好像是患了肝病,为了那个孩子能上学一直省吃俭用不去看病,看这架势估计是不行了”

“孩子好像叫什么张林夕吧,还是张婆取的名字,也够惨的,才几岁就被人丢在了垃圾堆里,要不是张婆估计早就饿死了”

两个老人在屋檐下说着话,看着张林夕背着张婆越走越远。

张林夕背着张婆迅速冲进医院,在等候区哭着大喊:“医生,快来医生,这里有病人啊!”

医院里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张林夕,他当然不在意,继续呼喊着医生。

“哒哒哒”几声脚步声响起,一个医生走了过来,示意张林夕跟他来。

张林夕不敢犹豫,快步跟着医生来到一间手术室,将张婆放在手术台上被医生劝到外面等待。

张林夕看着手术室门口“手术中”大大的三个红字,心中焦急万分,一想到张婆对他多年来含辛茹苦的养育,心都在滴血。

他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

“滴”门口的大字变绿,张林夕马上走过去,医生很抱歉的看着张林夕道:“抱歉,家属,我们尽力了,患者是肝癌晚期,已经拖了很久了,恕我们无能为力!”

医生的话将张林夕打入了深渊,但他知道这是现实,必须接受,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张林夕进去看了张婆最后一眼,张婆安详地躺在病床上。

张林夕心中愧疚万分:“是啊,我这么倒霉只会害人,从小害得母亲难产而死,现在又把自己最亲的阿婆害死了,我还活着干嘛!”

张林夕跟张婆“道别”,并不是他不想把张婆的尸体带走,只是他是一个没能力的废物,连几块钱都掏不出来,谈什么风风光光的葬礼。

此时外面的雨下的更大了,似乎是在回应他的内心,他落魄无神的走到一条桥上,看着下面翻涌的江水。

心中冷哼一声:“也许对我来说,死了才是一种解脱吧!”

天空下着雨,滴滴答答的打在地面上,没人会注意到他这个寻死之人。

张林夕站在桥沿上,背对江水,毫无留恋的倒了下去。

“扑通”

“很快自己就会离开这个让人悲伤的世界了吧。”

想到这里,张林夕暗暗嘲笑自己很无能,这么狼狈的离开方式又有谁是自愿的呢?

“马上就好了,马上就好了。”

张林夕安慰着自己,江水像巨兽般侵入他的身体,这种感觉让张林夕生不如死。

“到我这里来,我能帮你!”

张林夕要咽气的前几刻,隐约看到眼前出现一只九个脑袋的大龙在对自己说话。

不经暗笑:这是快要死了吧,帮我,帮我什么呢?

这个声音从小到大都会时不时在他脑海中回响,他一直以为是幻听,是自己身体的原因,从未理会过。

张林夕逐渐失去意识,此时昏暗的江水中发出了一点点绿色的光芒,仔细看去,是从张林夕那只绑了白布的手掌中发出来的。

绿光迅速包裹着了张林夕,形成一个密闭空间,顺着江水漂流而下。

“哎,那是什么,大江里面有东西发光诶!”

“想什么呢?狗皮,你以为异界宝贝啊,还发光呢!”

“真的啊,难道你们没看到吗?”那个被叫做狗皮的小孩子站在江边指着水里喊道。

并没有人理会他,都认为他是看花了眼。

绿光一路向东,飘到了一片幽深茂密的树林旁边,似乎有意带着张林夕来到这个地方。

“,”uid”:”3408105651584555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1 14:10
下一篇 2021-12-21 1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