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堕魔反派苟成了仙门第一

精彩节选

得知南温在幽谷森林渡劫时,安宁二话没讲便杀了过去。

天色阴沉,闪电在墨色云层里翻涌起伏,越来越急,越游越快,只听“咔擦、擦!”

雷劫气势汹汹地劈向盘腿而坐的白衣女子,她周身亮起屏障,成功挡住了接连而下的数道天劫,

然而,安宁目标可不是她。

朦胧水雾里,鲜红的花瓣迎着雷雨飘然而至,旋转间出现安宁的身影,形态曼妙,姿态妖娆,她自花雨中走出。

“程十安,一别数日,近来无恙啊?”

头束玉冠的青年明显对她没什么好感,冷漠道:“你来干什么?”

“南温也是我从小长到大的朋友,她渡天劫,我岂有不来的道理。”安宁抬手一挥,花瓣在空中排成台阶,她打着伞拾阶而下,一身红衣不仅压住她眉眼间的艳丽,反倒是将她的妖艳形象展现的淋漓尽致,直到鼻尖与他的只有一指之隔时才止步,情不自禁地抬手触上他的脸,情人低语般喃喃道:“还是说,是你不敢见我?”

程十安后仰躲开她的暧昧举动,狠狠皱眉:“若今日你是为我而来,那我还是那句话。”

“我倒是忘了什么话了。”

安宁仰躺进花瓣堆砌的座椅上,将伞撑在身后,狭长的眼眸上挑:“不如你再说一遍,我身后还跟着数万手下呢,也让他们帮我记一下。”

幽谷森林外无数双嗜血的红色双眸死死注视着林中动向,程十安心中大惊,正想如何化解危险局面时,余光瞥见一道金光正向着此处奔来。

瞬间安了心,继而朗声道:“仙魔大战刚刚停息,你们敬奉的邪神也被南温一剑斩杀,事到如今,你依旧不愿回头吗?”

安宁没能如愿从那张装模作样的脸上看见慌乱,娇嗔地扫了他一眼:“邪神是邪神,我是我,我堕魔可和他没什么关系,自然他的死活也影响不到我,要不你先感觉一下,灵力是不是没那么够用了呢。”

话音刚落,程十安骤然觉得丹田中的灵力被人快速抽离,很快便支撑不住他替南温撑起的防护罩。

“你下药了!”丹田处的剧烈疼痛使的他额角青筋绷起,一咬牙,竟将所剩无几的灵力全数灌注进护体屏障上。

“还真是情深义重啊。”

安宁替他鼓掌,闪电的光芒划过眼眸,下一秒,雷电撕裂天空震的大地也跟着颤抖,南温周身的屏障立刻出现裂纹,安宁啧啧不已:“看样子哪怕你把全部灵力给她,她也一样承受不住这天劫呢。“

程十安虚弱地站起:“南温一定会平安渡劫的!”

“这可说不定,不是有我这个变数吗?”她自伞下回眸:“不过,要是你跟我玩个游戏的话,兴许我能放过她呢。”

“什么游戏?”

安宁狡黠一笑,双眸亮如星辰:“你回答我三个问题,答案让我开心的话,我就杀了她,答案让我不开心的话,我就杀了你,三局两胜,如果最后是她活的话,你死,后面的雷劫我来护她,怎么样,公平吧?”

程十安略微沉吟:“….可说话算话?”

“自然,我又不是你们。”

程十安没再答话,只满含眷恋地看向南温。

安宁顿觉无趣,摔靠进花瓣中,扣着指甲道:“第一个问题,你喜欢我还是喜欢她。”

“可以说谎的。”安宁补充。

雨势凌厉,可程十安却连眼都没眨一下:“从始至终我喜欢的人都是南温。”

安宁嘲讽一笑:“怎么不继续骗了,还说什么与我一见如故,要一直照顾我呢,不过你也是够下血本的,当年门派丹药放的不多,你便成堆的给我送来。彩衣阁出了最新款的仙裙,你也会最先买给我穿,所以你究竟是为何要对我这么好?”

程十安:“这是第二个问题了。”

“第一个问题,她死。”

程十安欣然接受:“我说过,这都是受人所托。”

“受谁所托?南温吗?”

“不是。”程十安摇头,提醒她:“第三个问题了。”

安宁觉得这些名门正派就是死板,顺势再质疑一下当初自己是怎么看上他的?

“好吧,第二个问题你死,最后一个了,受谁所托,你可得想清楚再回答。”

程十安只犹豫片刻,从怀中掏出个东西。

近了安宁才看见,他手中托着一块玉。

“这是什么?”

“你竟连自己父亲的贴身玉佩都不认识?”

“我父亲的东西又怎会在你这儿?”安宁大为不解地将玉佩拿在手里。

她还真不认识….

程十安却笑了,雨珠止不住地滑落,他如同溺死鬼般面色惨白:“其实你说的那些东西,全是他吩咐我去做的,丹药,灵符,衣裙,还有..唔..”

鲜血划过嘴角。

安宁右手掐上他的脖子:“我说可以说谎,但没允许你编排我父亲。”

程十安面色青紫,勾唇艰难地吐出一句话:“你…你知道我说的是真的。”

“胡说!”安宁周身霎时蕴满魔气,程十安被击倒在地喷出一口鲜血,捂住胸口痴痴笑起来:“可笑吧,我不过是你父亲收养的一条狗,他让我保护你,我就得保护你,他让我接管安家的生意,我就得放弃修仙之路,还要被迫离开心爱的人,若不是你….若不是你….”

安宁在闪电撕裂长空时收伞为剑,声音阴冷:“三局两胜,看来,你也没那么喜欢南温。”

话音落,她如利剑般径直朝南温刺去。

一声叹息在耳旁响起。

魔境,安宁的探子带回了南温渡劫的消息。

“你不带一兵一卒便去?”笑尘和尚这样问她。

“圣子重伤在修养,南温这回应该是突然历劫,身边只有程十安一个实力不佳的,我一个人绰绰有余。”安宁对镜检查自己的妆容,总觉得不太满意,嘴里含糊道:“不是还有北山给的毒药和幻阵吗,阵法放远一点,足以唬人,哎呀,去玩玩儿而已,这些便够了,魔族那些废物,还是留在这里养老吧。”

“放下不好吗,和我一起救助这些可怜的人。”

安宁换了款口脂,嗤笑:“你修佛修傻了吧,这是魔境,魔族的地盘,哪儿有什么可怜人。”

“依我来看,众生皆是可怜人。”

安宁躲远了些:“果然佛修脑子都不正常。”

笑尘不恼:“那你呢,你为何堕魔?”

佛修三连问之一,前程。

安宁对着镜子抿抿唇:“这我倒是忘了,只记得好像我有所求,邪神说只要我来当什么圣女就能帮我实现,我就来了噢。”

佛修第二问:现在。

“那你后悔过吗?”

“悔?为何要悔?”

“堂堂临虚宗亲传弟子,弃善从恶,堕仙成魔,成为修仙界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境圣女,前程往事皆付烟云。”

“你这么一说,我竟也有些后悔的。”安宁煞有其事道:“当初就该早些混入魔镜,按我这个天赋,要不了百八十年就能混个魔王啥的来当当,那之后还管什么正道魔道,不服就揍,乱说就杀,岂不美哉?”

笑尘念了句佛,安宁笑着推开他:“说这些干嘛,你快让让我,错过了天劫我可没实力再去偷袭她们了啊。”

笑尘还是那副菩萨样,见安宁挑选首饰,他便从腕间褪下一串佛珠,问出致命第三问:未来:“痴儿,这串佛珠你拿上,若平安归来,可愿与我一同救助….”

可安宁大约真没什么悟性,没听出话中深意,喜滋滋接过:“诶,这佛珠配我今天的裙子倒还有些别致,谢了啊,回来便帮你把这些没用的魔族通通用我的剑给超度了!”

腕间的佛珠顿闪光芒,安宁仓促回望,是圣子慕沧雲的冰冷面容,比她更为磅礴的剑意瞬间穿透她的心脏…..

躺在床上的安宁颤抖着双眼紧闭,身体蜷缩成一团,浑身都在抽搐。脑海里只剩下化为灰尘时的耀眼光芒,下一秒忽然干呕起来。

“呕….咳咳…”

“咳咳咳咳!!”

咳的撕心裂肺,像是把胸口淤堵的气血都咳了出来。

安宁迷蒙地睁开眼,望着狭小破旧的房间,喃喃道:“我这是在哪儿?”

“宁儿!你终于醒了!”

清脆的女声从门口传来,安宁目光瞬间凌厉起来:“南温?!”心生警惕地贴近墙壁:“你们把我关到这儿干什么?”

南温不知为何没有穿那身千金打造的顶级异兽兽甲,一身半新不旧的人族服饰,宽大的袖摆还绑在肩上,再往上瞧,脸上竟还带着自己送她的银色面具!

她不是封印破除后恢复容貌,就将见证了她丑陋过往的面具以灵力粉碎了吗。

那时候自己还替她开心许久,却不知,那时候她一同扔掉的也有自己这个从小一起陪她长大的“小姐”。

“宁儿你在说什么,是还没退烧吗?”

南温端着碗靠进,见她防备姿势太过明显,抬手便要触碰她,安宁反应迅速地向后一躲,伸腿将她手中的东西踢翻,凶狠道:“你少碰我!”

“发生什么事了?!”

门口挤进一人,见南温碰着手委屈地吹着,忙放下手里拿着的渔网,捧着她的手心疼道:“怎么搞成这样。”

“没关系,宁儿也不是故意要将药碗打翻的,我皮糙肉厚,烫着点不碍事,就是药洒了,待会儿还得再去煎一碗。”带着哭腔说出让人心疼的话,惹得那人瞬间升起保护欲。

“还说烫着点,手背都红了!”心疼地替她吹了吹,回头便沉了声音:“安宁!南温好心好意替你熬药,你怎么还把她烫着了。”

“程…程十安?”

准确来说,是年轻了十多岁的程十安。

虽说修者能青春永驻,但也不是说能随便驻在任何年龄,程十安比她们二人都筑基晚些,正好停在了风华正茂的时候,但那也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啊!

安宁心中猛然升起一个荒唐的念头。

我….该不会是踏破虚空了吧?

【滴滴….穿书系统启动中….】

【系统加载完毕,系统权限转交人工智能[盼盼]】

【你好啊,盼盼为您服务~】

尖锐的声音刺地安宁痛苦地捂住头,依稀听见南温紧张地声音:“安宁这是怎么了!”

“谁知道,管她呢,我先给你上药。”

安宁恨不能立刻垂死惊坐起,咬死这对狗男女,可惜终究敌不过意识昏沉….

“,”uid”:”3272593999674670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1 15:00
下一篇 2021-12-21 1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