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胡帝国,我有一座战神殿

精彩节选

“啪……”

一声巨响,一道闪电后,雷声响起,憋了一天的大雨倾盆而下。

周处喘着粗气,手中长刀拄地,鲜血从身上流到地上,在地面汇成一道小溪,随着雨水流向低处。

周围全是尸体,雨水夹着血水,汇流成河。

周处望着身边仅剩的几十几位手下,心中悲凉。

五千人,就剩下身边四五十人了。

我方五千敌七万,这仗怎么打?

“周将军,我敬你是一条好汉,投降吧,我拜你为上将军,现在朝廷腐败,陷于内斗,不值得你卖命。”

对面马上一位手持长矛的将军对着眼前的周处说道。

“做梦!我周处十六岁擒虎,十八岁除蛟,二十岁明道,堂堂男儿,岂能降胡?兄弟们,请随我杀敌……。”

“杀……。”

几十位伤痕累累的将士,昂起头,举起手中兵器,向敌人发起反冲锋。

杀气凛然,喊声震天,几十人的呐喊,竟然让包围着周处的几万人发出阵阵胆寒,血战三天三夜,七万人,被周处的五千人斩杀两万。

这是何等的勇力。

众人看着杀红了眼迎面冲来的晋军,不由得后退了几步。

“胆敢后退者,斩。”那位手持长枪的骑马将军喝道,并且手握长枪,迎向周处。

受到首领的鼓舞,羌兵开始冲锋。

两军相接,前方上百人倒下,周处这边只剩下十几人了。

距离战场不到五里的地方,十万朝廷大军整齐的迎风列队,好像在接受检阅。

领头的两位将军,一位身材肥胖,面白无须,一位面目黝黑,身体精廋。

肥胖的是梁王,安东将军司马肜(rong)。

黑瘦的是振威将军夏侯骏。

“梁王,你说现在周处死了没有?我们打个赌,我赌周处已经被那帮暴民杀了。”夏侯骏捻着胡须笑对司马肜说道。

“不一定,周贼虽然年近花甲,但勇武过人,更兼孟观相助,暂时死不了。赌就赌,就赌我胯下的黑旋风。”司马肜笑道。

后面一位红脸将军愤愤道:“两位将军,周将军在前方拼死拼活,我们十万大军作壁上观,不去救援,是何道理?末将愿领两万人马,前去救周将军。”

“哼,你在质疑老夫?老夫用兵,岂是你这种乳臭未干的小将能懂的?”司马肜回头对那红脸小将喝道。

“你的用兵之道就是坐看同僚战死?长此以往,谁敢领兵对敌?我陶侃不服。你们不敢去杀齐万年,我带着我的五百府兵前去。”

陶侃说完,勒转马头,就要纵马而去。

“大胆,老夫为平西将军,有临场决断权,你胆敢抗命出战,我斩了你。”司马肜喝道。

陶侃无奈,遥望着远方,哭道:“周将军,在下无能,只能眼看着你陷入敌手,我愧对你的教导。”

陶侃说完,大声恸哭。

远处的喊杀声,顺着风雨,隐隐传入众人耳中,众人心中一阵默然。

周处身上又多了几处伤口,右手微微颤抖,几乎握不住刀柄,只能双手握刀。

“孟兄,在下连累你了,你原本不应该来趟这趟浑水,我周处,就是拼了性命,也要将你救出。孟兄逃出去后,将我等战死的将士好好安葬,在下感激不尽。”

周处转头看着身边的一位中年将领说道。

这位将军叫孟观,是周处的好友,这次的出兵,原来没有他,但他死活要跟来。

“周大哥说笑了,能和周大哥一起战死,是在下的福份,大哥战死,我绝不独活。”孟观说道。

“哈哈哈,我周处人称铁面判官,仇人无数,有此兄弟,死而无憾,你不会死的,我们还需要你。不要让五千将士,曝尸荒野。”周处说完,握刀冲了上去。

那位骑马的将军受到了挑衅,大怒,纵马冲来,脱离了大部队。

两人迅速接近,骑马将军张弓搭箭,一箭射向周处。

周处抓住身边一把长矛,用力掷向骑马将军。

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惨叫,周处胸口中箭,那位骑马将军却被长矛贯穿。

骑马将军死于非命,周处一把抓住马的缰绳,翻身上马,经过孟观的时候,将孟观拉到马上,然后跳下,用力一拍马屁股,那匹马载着孟观向远方狂奔而去。

孟观触不及防,正要下马,周围的羌兵围了上来,孟观只能先杀敌。

羌人都是暴民,没有多少骑兵,孟观几个冲锋,已经冲到了外面。

羌兵看到孟观逃离,也不追赶,反正正点子还在包围圈中。

孟观看着包围圈中隐隐约约的周处和众士兵,泪如雨下,调转马头,朝着外围远去。

周处再次发动了冲锋,这次冲锋,仅剩下自己一人,并且身上又多了几处伤。

周处望着正缓缓走向自己的羌兵,哈哈一笑,仰天长叹一声,雨水迷糊了自己的双眼,粗着嗓子唱道:

“且试天下 ,

宝宝摇篮里向困晏觉,

外婆相之宝宝咪咪笑 ,

手推摇篮轻轻摇 ,

忖起外婆桥

……”

没有豪言壮语,有的只是吴侬软语,周处是鄱阳人,年轻时为恶乡里,乡里有三害:山中猛虎,水中蛟龙,村中周处。

后来周处痛改前非,擒山中猛虎,杀水中蛟龙,斩自己过去身,不畏权贵,为民请命。

梁王司马肜作奸犯科,周处屡屡上书要求惩罚司马肜,被司马肜记恨在心,利用齐万年,坑杀在泾阳。

羌兵看到唱着歌,摇摇晃晃冲向自己的周处,心中大惧。

一道明亮的闪电,照在周处脸上,满脸是血的周处,一脸平静,无悲无喜,眼睛遥望着自己的故乡,那里有他的家人。

“战神……”

“战神……”

羌兵开始后退,阵脚大乱。

“嗖”的一声弓响,一支箭从远方飞来,穿过周处的喉咙,将周处钉在了地上。

一阵明亮的闪电,照得战场上亮如白昼,然后是一声巨大的雷声,这雷声掀起一阵狂风,将羌兵吹的东倒西歪。

齐万年手拿长弓,看着倒在地上的周处,心中没有一丝喜悦,有的只是恐惧。

天空中乌云密布,一座黑色的宫殿在云层中忽隐忽现。

天显异相。

“,”uid”:”3306962237260052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1 15:00
下一篇 2021-12-21 1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