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祖归宗后,她被少尹大人盯上了

精彩节选

周沅的父亲是一个年近古稀的教书先生,家里还算殷实,所以哪怕周沅从小就体弱多病,也在父母亲的细心呵护下长成了一个知书达理的闺阁小姐。

但是突然有一天,她的父亲告诉她,她是父亲买回来的,她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

那一刻,不知所措与惶恐不安席卷了不谙世事的她。

当第二天那些自称是她亲生父母亲外祖父外祖母与大哥的人要来接她回家时,她更是感到了深深的慌张与茫然。

更何况,这个大哥看起来还那么不好相处……

“小姐,老爷和夫人已经等了很久了。”青柳小声提醒。

这是周沅“回家”的第三天,在她第六次发呆走神之后,青柳忍不住出声再次提醒。

现在她也不叫周沅了,她的亲生父亲是丞相大人洛云城,她现在随亲爹姓洛,洛沅。

她的亲娘,原是河东郡守的长女,闺名岑殷,小字姻姻,十七岁嫁给了当时还只是参知政事的洛云城。

因自小体弱不易受孕,成婚第五年洛云城官至丞相才生下洛沅,夫妻俩对这个迟来的女儿自是宝贝得不行。谁知却在元宵节看灯会时,被人贩子使计骗走了女儿。

女儿被拐走,岑殷伤心欲绝,日渐消瘦,洛云城也无计可施,能派出去的人都派了,京畿相邻的几个城郡都找遍了,还是没有半点消息。

夫妻二人渐渐失去信心,只留下一小部分人继续寻找女儿下落,收回人手专心辅佐刚登基的新帝。

又过了两个月,丞相夫妇从族内过继了一个儿子,便是洛沅现在的大哥洛庭。

神志回笼,洛沅轻声应道:“嗯,现在过去吧。”

天色渐昏,主仆二人在漫的晚霞下朝膳厅走去。

进了厅内,意料之中的只见丞相夫妇坐在桌前。丞相夫人见她来了,起身想去拉洛沅坐在自己身侧。

尽管非常不适应,但洛沅还是依照礼数向二人行了礼。

“父亲,母亲。”

“沅沅坐母亲身边来。”丞相夫人一边用手轻轻拉她,一边用那双含着无数怜爱与疼惜的眸子柔柔的看着洛沅。

“吃饭吧。”洛云城看起来心情也非常好。

洛沅话少,这顿饭一直是丞相夫人在不停的给洛沅夹菜,一边问在家里有哪里不习惯的,一边留心洛沅吃的满不满意。

她在接洛沅回府的时候就跟洛沅的养母了解了洛沅的一些日常习惯与爱好,知道洛沅喜欢吃,便记下来洛沅所有爱吃的菜与小食。

想起洛沅的养母,丞相夫人的脑海里便浮现起那个银丝斑驳的妇人,带着眼角的皱纹笑着跟她回忆洛沅小时候的事。

她说洛沅是她跟丈夫回老家省亲时在路上遇见的,那时看见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抱着一个婴儿啼哭不止,便察觉其中蹊跷,几番试探之后果然不出所料,便顺势将洛沅买了下来。

洛沅体弱,并不好养活,夫妇二人只好一封书信传给在外经商的大儿子商量对策,谁知大儿子竟直接将妻子与一样尚在襁褓的儿子送了回来,道是在外多奔波,不好叫妻儿跟着吃苦受累,一年之后做完这趟生意便回家安定。

丞相夫人看得出妇人对女儿的爱护,知道这些年多亏她们夫妇的精心照料才能让女儿平安无事的长大,看着如花似玉知书达理的洛沅,心里更是万分感激她们夫妇。

“母亲已按照沅沅之前的闺房布置了一遍寝卧,若还有不习惯的,便直接叫下人置换,沅沅回了家便是这个家的主子,不必拘谨。”

洛沅端坐着,客气的小声开口道:“多谢母亲,这里很好,并无不适。”

“沅沅永远不必跟母亲道谢,是母亲对不住沅沅,粗心大意将沅沅弄丢,害的我们母女分离这么多年。”还害的她们母女现下如此生分。

丞相夫人自是看得出洛沅的不自在,但她也不想逼迫女儿,她明白女儿暂时还没从身份的转变中缓过来,她可以慢慢来,慢慢让女儿重新融入进这个家,也慢慢让自己和丈夫融入进女儿的内心。

妇人保养得宜的眼角此刻也因发自内心的笑泛起了浅浅的细纹,看着洛沅像是在看一个珍爱的宝贝,热烈又毫无保留的爱意直直看进洛沅的心脏,避无可避。

这顿饭吃完已是戌时三刻左右,夜色如墨,相府的行廊彩灯盏盏,透出晕黄的光照应着脚下的路。

秋风吹过,带着一丝寒凉走进内室,室内温暖如春,哪怕还没入冬,洛沅的屋子却已经开始烧起炭火暖屋子。

洛沅的体弱之症与丞相夫人一脉相承,据说丞相夫人的母亲河东郡守夫人也是如此,想必是家族遗传的弱症了。

不仅是这点相同之处让洛沅相信自己真的是丞相府的小姐,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就是她与丞相夫人长得有七八分相似,一看便知道是亲生的,这也是她被丞相府找回来的原因。

那日嫂嫂带着她出门,说她也到了可以出嫁的年纪了,已经可以准备缝制嫁衣了。

她针线活并不好,这几日正被嫂嫂压着练绣活呢,嫂嫂说她们寻常女子出嫁都是要自己缝制嫁衣的,若是嫁衣做的不好,是会被夫家看不起的。

洛沅被绣活折腾的苦不堪言,她虽然看起来也是个文文静静的大家闺秀,可实际上她一点也学不来针线这些东西。

在布庄挑选嫁衣所需布匹时,正好被郡守府的嬷嬷瞧见,那嬷嬷是看着岑殷长大的,一见到洛沅的脸还以为是自家小姐回来了,激动的上前问候:“小姐!小姐回来了怎的不回府,老爷夫人都很思念小姐。”

却见自家小姐如同不认识自己般惊讶的看着自己,再看她旁边年纪大些的妇人也是一脸戒备的防着她,好似她是个要拐买黄花闺女的牙婆子。

理智稍稍回笼,嬷嬷看着几乎长得跟自家小姐未出阁时一模一样的女子,脑子里冷不丁浮现起刚刚闪过的牙婆之类的,不禁一个激灵。

是了,能与自家小姐长得如此相似的必然只有小姐那十几年前丢失的孩子了,看着眼前少女年纪也不过十六七岁,与自家小小姐正对得上,再加上这一张脸……

“,”uid”:”30395887521660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1 18:20
下一篇 2021-12-21 1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