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七零爽翻天

精彩节选

北京,2021年9月5日周日下午。

乔氏武术馆内:“下课!”。

清冷的一道女声刚说完,黑影就蹿到了她面前。

段家旭凑着个大脸,挤眉弄眼的看着她:“乔哥,你也太狠了今天,你看看我,我这脸还能见人吗,明天还上学啊我”。

哭丧着脸,十足的怨妇样

乔伶直接一个白眼甩过去:“其他人怎么脸上没挂彩,教你2年还这么弱鸡,出——去,看到你眼睛就疼”。

比她高一个头不止的少年,听到这话立刻手掩着脸,有些做作的表情,酝酿着情绪。

“刚开学一周,新同学就要不认识我了,难过,你好狠的心,嘤嘤嘤”。

又来了!又来了!

看得她额头的青筋有些暴躁的跳动。

她怎么教出了一个“嘤嘤嘤”怪,哪里出了问题。

不停得给自己做心理暗示,下课还打学生不好,忍着自己的拳头,没往他身上冲动消费。

“赶紧消失,别缠着我”。

咬牙切齿的盯着他,无视他的骚操作,直接无情的拒绝,说完转身就走。

身后的少年依然不怕死的上来挑衅。

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

拎起背包上来搭着肩好哥俩似的说:“乔哥,你真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直女吧你?”。

乔伶一脚踹过去踢了个空。

拎着包熟练的躲开她的攻击,一脸欠似的说道:“哈哈哈,那我走了下周见”。

“嗯,拜,路上注意安全!”

送走了磨人精,进到自己平时的休息室冲个澡再准备回家休息,闭上眼按了按太阳穴。

有点疲惫,早知道昨晚不追剧了,23岁的乔伶表示眼睛肿到hold不住了。

刚打开花洒,下一秒乔伶就懵了…

——————

“咳…”乔伶难受地吐了几口水,感觉情况不对劲,自己居然在河边湿漉漉的躺着。

一个40来岁的大叔也浑身湿透,半跪在我旁边,拍打着我的脸:“姑娘,姑娘,快醒醒,怎么想不开呢你”。

头一阵晕眩,脑子里涌出许多不属于她的片段。

穿越了!

穿越就算了吧,还附身到这倒霉的原主身上,她是被下乡的知青沈宁推下河的。

kao!这黑心的白莲花。

原主好心带这群知青来镇上添置生活用品,没想到被她这好闺蜜沈宁骗来河边推了下去……

什么狗血剧情,居然被她遇上了

回过神来清醒了不少,从容不迫的解释道:“大叔,我不是想自尽,就是刚刚踩滑绊倒那石头摔了下去”。

中年大叔摸头憨憨的笑了笑,原来是自己误会了。

一脸恍然大悟,说道:“这样,以后小心着些,不是想不开就好,姑娘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这天可容易着凉了。”

乔伶此刻也感受到一丝寒意袭来。

送她?

不用了!

赶紧拒绝过去:“谢谢大叔,不用了,您也快些回去吧,我就住对面街”。

随手往河提对面的房子瞎指了一下。

“好,好,那我走了”大叔拿起地上的鞋穿上就走了。

天差不多黑了,夕阳渐渐落下,看了看周围,到处都是写着属于这年代的口号,看着很是励志。

找到一个没人且有点狭小的巷子钻了进去,周围没人了,乔伶一个闪身进到一个类似世外桃源的地方。

这是一个可以用意念控制的空间,换下湿的衣服躺在床上闭上眼任觉得不可思议,她好好地洗个澡怎么还能穿越了?

尽管有空间已经很离奇了,空间是乔伶十岁的时候出现的。

可能是看在她父母双亡给的一扇窗,又也许是老天心疼她,在那场车祸中乔伶被这个‘’空间‘’给救了。

空间灵气耗尽暂时关闭,还以为自己做了一场梦,那些平时亲近的人都嫌她是个拖累,没有一个人收养她。

在准备把她送到福利院的时候,不知道隔壁住着的老爷爷哪里听到的消息,毅然决然的收养了她。

孑然一身的老爷子传授她武术,怎么做合格的人,两人一起生活相依为命了七年。

后来爷爷因为癌症晚期也离开了乔伶,又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这年,空间又重新出现了。

空间里有一个3层楼高的别墅,周围有大概十亩地,在这里面种的东西很快就能收获,但是得自己动手把种子种进去才行。

还有一条小溪,有治疗伤口的疗效,旁边还有几棵长满果子的树。

书房里有一些记载空间由来的卷宗和使用说明,是在上古时期一个仙人传承下来的。

空间是这位仙人打造出来的法器,卷宗上写着只留给有缘人开启。

空间里的时间是禁止的,放进去的食物有保鲜功能,所以不会过期坏掉。

平时出去旅游买了许多好吃的熟食保存着,不愁饿肚子,不然来到了这个吃不饱穿不暖的时代简直欲哭无泪!

“咕…咕”一声,肚子唱起了空城计。

把她的思绪唤了回来,用意念看了眼仓库,嗯,今晚吃个鸡丝汤面好了,安慰一下今天惊吓过度的心脏。

一碗热乎的鸡汤肉丝面下肚,整个人舒服的不想动,加上昨天熬夜看剧来着,眯着眼很快睡着了。

早晨6点,天微微亮,4月的南方早上还冒着凉气,一道身影快速闪出到昨天巷子消失的地方。

空间什么都好,就是不能移动。

原主穿的衣服干了重新换上,扎着两条辫子走出了巷子。

这个点,已经到处都是人了,一眼扫过去,个个面黄肌瘦,身上穿着补丁的衣服,看着很是心酸。

乔伶看着四周总觉得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只能安慰自己既来之则安之吧。

掌握了未来几十年的财富密码,又有金手指在身,一定能快活得很。

周围看的差不多了,报刊那溜达了一圈。

才发现这是历史没有记载的另一个平行时空,有点类似自己生活的那个年代的南方。

这个原主和自己同名同姓容貌也有8分相似,就是瘦的纸片人似的。

分明都18岁了个子才一米五出头,乔伶在21世纪虽然是南方人,但好歹也有一米六五。

多出的记忆中,原主的性格因为原身家庭导致有点懦弱,最后惨死在河里。

无奈的叹了口气,喃喃自语的说了声:“既然我占据了你的身体,我会帮你讨回公道的,放心的去吧…”

想买个感兴趣的玩意,付款了才发现原主穷得响叮当,身上连张纸币都没有。

想起现代可怜的小金库了,爸妈留下了不少,加上十九岁那年她就在少年宫毕业了,从小记忆就特别好,所以也赚了不少钱。

加起来金额还不少,银行卡此刻躺在空间抽屉里,可是没用啊!!!!!

一阵哀嚎,心疼得不行。

转悠着就走到了国营饭店,门口来来往往的行人,看着很是热闹。

面前一个穿着整齐的老人经过,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模样。

乔伶上前拦住他的去路,问道:“大爷,想问个事,这里怎么去前进大队,有多远的距离啊?”。

大爷撇了一眼,看是个小姑娘才放下警惕。

“远着呢,往这走有10里路呢,走得快差不多也要一个半钟,你去这有什么事?”。

“我家就住前进大队呢大爷”

想起来原主这个扎心的养父母一家就不得劲。

“哦是这样,巧了,我是你们队长的亲戚,正好今儿有要紧事过去找他,免费搭你一程吧!”

心中一喜!

不用担心找不着路更不用担心脚起水泡了。

乔伶什么都好就是路痴还不爱出门典型的宅女,朋友经常笑着打趣说要不是这21世纪有滴滴,怕是要蜗居在家当老姑娘了。

看了一眼这颇有年代感的地方,真被她朋友那个乌鸦嘴说中了。

突然眼前一亮,好奇的看着大爷手中的大物。

大爷从旁边推了一辆28大直杠的自行车过来,车头挂着满满当当的东西,年代感十足。

当年有一辆自行车的人可是倍受欢迎,别说是凤凰牌的名牌了,那可是相当于现代的人买了一辆玛莎拉帝一样,十分的威风。

“姑娘,这袋东西麻烦你抱着,我载你走”

这个年代的人心很淳朴,这么远的路还愿意费力搭着她。

抱过他手里的东西,坐到后座去。

“哎,大爷,我坐稳了”。

自行车出了小镇,到处是坑坑洼洼的石子路,一眼望去都是青色的草丛,远处还有一个破庙,晚上走夜路看着就瘆人。

地上的石子有点多,导致车头有点一扭一扭的。

晃得屁股感觉都麻木了,有点怀念21世纪的小轿车。

手捂着原主那个缝补的到处都是补丁的帆布包,以免里面的东西掉出来。

出空间的时候乔伶放了几个馒头在里边掩人耳目,方便自己从空间拿东西。

大爷看着就不是话多的人,一路的气氛果然有点安静,中途休息了一会很快就到了前进村的山口。

“大爷,我在这下就行了,辛苦你了,多谢你今天搭我一把”。

“不用客气,顺路而已”

大爷挎上自行车就往村里骑去,是那专属七八十年代上自行车的姿势。

这个年代的人淳朴,但是也有像原主家里的极品,她必须分家,乔伶可不想和这种家庭扯上关系。

原主是乔家从别的地方买回来的,就为了生儿子,俗话说的叫“招弟” 。

第一胎生的是女儿,取名叫乔玉,第二胎生了对双胞胎,姐姐叫乔小宝,弟弟乔大宝。

乔家上一辈的老人是村里的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可惜在那个时候不知道被哪个无耻小人给陷害了。

家里东西一点没剩的被一把火给烧了,从此家道中落。

老爷子气的一口气顺不过来人就没了。

老太太在那个年代的身世也是个是大家闺秀,但是在乔玉出生后没几年便去世了。

家里唯一对原主好的也撒手而去,乔家夫妻一直不待见前面两个女儿,不是打就是骂,却十分宠溺那对双胞胎。

按照原主记忆回到那个有点旧的院子外,一小片地划出来种着大白菜,还养着2只鸡留着下蛋去黑市卖钱。

还不等她瞧完这个院子,一道尖锐的声音传来。

“赔钱货,上哪里去了一天都没回来,家里衣服也没洗,是不是想滚出去自生自灭啊”。

养母刘芬芳从院子里气势汹汹的走出来,抬手就想一巴掌扇过来。

按照平常那样原主挨了打也不吭声,只会默默的哭,然后等刘芬芳打消气为止。

可惜今天的乔伶早已经换了芯子。

练了十几年武术的乔伶,握住那只手,一个弯腰,直接给她来了个过肩摔,她可不是原主,没有挨打的习惯。

嘭得一声,重物落地,地上灰尘都扑面飞起。

“哎哟,杀人了,杀人了,不孝女,没天理啊要打自己的妈,快来人呐”,刘芬芳躺在地上痛的不能动弹。

乔父和乔玉是家里干活的主力,此刻不在这,听到声响,院子里的乔大宝、乔小宝立即跑了出来。

大门没锁,引得周围的邻居都跑过来看着热闹。

“刘嫂,躺地上做什么呢”

“刘芬芳你趴地上有钱捡啊?”

没上工的妇女七嘴八舌的看着热闹就是没人帮忙过去扶一下。

平时乔家为人自私贪小便宜慢慢的就没人愿意搭理,声望非常差。

都说乔老夫人造孽哦,生了乔大山这个白眼狼的儿子,就连其他当兵的2个儿子消息都没有,怕是回不来了。

乔小宝小跑着过去把她妈扶起来。

乔大宝一脸怒气的冲着乔伶喊道:“赔钱货,你居然敢打我妈”。

伸手就想抓乔伶的辫子给她一顿揍。

快速地躲闪开,一个抬脚横扫把乔大宝踢飞到院子的围墙上。

杏眼微眯,不屑的说道:“哪来的狗,乱吠”。

一旁扶着乔母的乔小宝被吓得脸色煞白。

弱弱的冲着她喊道:“你个贱人,敢打我哥哥,小心爸爸回来把你赶出去”。

眼泪不值钱的往地上掉却没有上前阻止。

周围的人看得眼珠子都差点掉地上。

有点不敢相信,看着瘦瘦小小的人,竟然能一脚踢飞高出她20厘米的大小伙子。

人果然不能被欺负狠了,看这不!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啧啧,这乔伶不得了啊,出手这么重,娶回家不得她当家做主。

梨花婶看差不多了才出口劝道:“要不是你们一家子把人欺负狠了,人能这样吗,我看呐,会遭报应的”。

刘芬芳也顾不得腰痛爬起来破口大骂:“你个寡妇,把你那张烂嘴闭上,我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张嘴了,所以你才把夫家一家都克没了”。

转头就和乔小宝说让她去地里把她爹乔大山带回来。

梨花婶子也不在乎,这么多年的流言蜚语也习惯了。

满脸无关紧要的说道:“呸,老娘说的实话”。

乔大宝好像被遗忘了,他娘还在跟人吵架:“妈,我好疼啊,快让爸回来打死她”。

刘芬芳赶紧跑过去抱着她儿子,哭得撕心裂肺:“真是没天理啊,你个赔钱货不仅连养母都敢打,还欺负你弟弟”。

乔伶靠在墙壁上慢悠悠的说道:“噢?那你是什么,老赔钱货?”。

态度恶劣极了。

以往根本不敢这么和她说话的,这死丫头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刘芬芳立刻跳起来,张牙舞爪的看着她:“你不是乔伶,你是谁,什么鬼东西,她不敢这么和我说话的”。

“噗呲,建国后不允许成精你没听过吗”,还挺聪明,看来敌人的敌人就是最了解的,可是谁信呀?

“你肯定不是那个小贱蹄子”,说完背后一凉,该不会真的撞邪了吧。

周围的人一阵无语。

“自己这么欺压孩子,反抗一下就受不住了”

“祸从口出啊刘氏,过了一大把年纪了还分不清什么话该不该说吗”。

胡言乱语的大家都看不过眼,一言一嘴的指责她。

“,”uid”:”3315716174381204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1 19:10
下一篇 2021-12-21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