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匙

精彩节选

窗外浓郁的阳光还带着夏天的余晖洒在身上,让人不禁有些温暖的感觉,度过酷夏的炎热考验,这座南方的小城市,迎来了九月,秋天,开学季。

迷糊的睁开茫然的双眼,快要遮住眼睛的头发帮他挡住了炫目神离的阳光,他茫然的看着窗外穿过三层楼高的老树洋洋洒洒落下来的阳光稀碎零落,耳边萦绕着攘攘熙熙的读书声,语文老师那熟悉的绕舌式授课,在讲一些古诗文的时候,不断的纠正班里同学们发音不正的问题。他有些迷茫,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一切,自己这是在做梦吗?他问自己。

他伸出还算稚嫩的双手,瘦骨嶙峋,没错,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偏瘦,厌倦的将眼前的头发拨散到一边。每个人都嫌弃着以前的自己,那时候年轻,不懂事,以为这样很帅,其实在几年之后仔细想想,留着这么长的头发真的像一个傻瓜,跟街头上的流浪汉没什么分别。

然后,他伸出了手,握住眼前的一溜乌黑的长发,就像握住时间的沙漏,让它保持住,不要破碎,不要毁灭这个奢侈的愿望。

“陈琪。”讲台上的声音响起,“你来回答一下这段古文的翻译。”

然后,整个教室,哗然起来!什么鬼哭狼嚎,什么牛鬼蛇神,都比不上同学们一个个目瞪口呆,一个个傻愣愣的盯着眼前这一幕。

陈瑜的手,硬生生抓着坐在他身前一桌的女孩的头发不放。有人生怕不够热闹的大声喊起来,声音大的连隔壁班都能听得到。

站起来准备回答问题的陈琪羞得满脸通红,又不敢拽回自己的头发,站在课堂上不知所措,无助可怜的模样让人怜悯。

完了,心中大感不妙。

“陈瑜,你给我站起来!!”果不其然,教语文课的班主任许老师气的大喊,声音都提高了几个调。

陈瑜尴尬的不敢去看那个女孩,四处环顾只能看到一个个钦佩、仰慕、尴尬、复杂、还有愤怒的眼神。他的心中也是五味陈杂,名叫陈琪的女孩,趴在桌子上,头埋在两只手的环抱中。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这么说你是有意的?”许老师也是气的有些过头了,你说好端端的,开学还没几天,一个班级几十个同学们刚刚互相认识,彼此都不熟悉,就出了这么档事,她能不气吗?

“我只是……我只是,太过激动了。”一说完他就后悔。

“哗!!”几十个同学又哗然起来。

“小小年纪,你激动什么?你给我出去。”许老师也是快绷不住了,差点爆发,本想好好的带着这一届的学生,结果刚开始就出了事,这简直就是她带过的最差的一届。

“哈哈哈哈……”同学们都笑疯了,小小年纪激动这一句话,未曾接受到未来那信息爆炸网络时代的巨量信息轰炸,很多学生家里甚至还没有电脑,所以都还很单纯,很简单,很快乐。

陈瑜郁闷的走了出去,出门口前回头望了一眼那个被自己坑害了的女孩,这一看更加引起当事人恼羞不已的回瞪和一些同学的起哄,他怕又出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赶紧一溜烟跑出去。

站在清静没有一个人的走廊里,看着这条的过道,看着这一层教学楼的几个班级,看着眼前熟悉亲切的一切,陈渝的心情安静了下来。怎么以前没有发现,这朗朗的读书声,这宁静偏僻的校园,这所有的一切,是多么的珍贵,多么的奢侈。

原来,一切都可以回到起点,一切都可以回到过去,一切都可以改变。我不再眼睁睁的看着,无能为力的痛苦的看着事情发生。一切,都还能挽回。

这里是阳城,乔仙镇,乔仙中学,一个三级小城市的郊区小镇,一所普普通通的高中,一个别开生面的开学,这里的一切,都是我所熟悉的2008,我所拥有的,我仅有的一切,这里,就是我的家。

眼前郁郁葱葱的楼前空地,还有那些老同学,虽然你们不认识我,但是对于我来说,你们,已经是快十年的老同学。

他紧紧盯着碧蓝天空中云卷云舒。

“你还杵在这儿干什么,臭小子,跟我过来。”许老师跟着下课铃声的步伐走出教室,戴着一副深度的厚玻璃瓶底近视眼镜,语气不善的瞪着眼前这个倚靠在墙上站的四平八稳的问题学生,很头疼的说道。

陈瑜怂了,是的,满腔的情感和怀念一瞬间丢的一干二净,耸拉着脑袋乖乖的跟在班主任身后,进入那间传说中的老师办公室。

陈瑜被放出来的时候,漫天晚霞已经布满山脚下的那片天空,乔仙中学就坐落在一座小山峰的山脚下,部分老旧建筑还是按照阶梯分布,高处的办公大楼比低处的学校大门都高了有三四十多米。

这个时代学生们还没有那么多娱乐的项目,放学以后,除了去学校运动场跑跑跳跳,就是蹲在教室里苦恼的写作业,等待明天的作业检查,当然一些跳脱的孩子就会跑去上网,都已经是十几岁的孩子,即将步入成年的阶梯,在人生的每一个过程中,能够玩的尽欢的只剩下高中的这段岁月了。

陈瑜记得,因为当初初中考试考不好,没有考入父母理想中的城区的高中。有时候父母根本不知道自己无意中的举动给孩子带来多大的伤害,当初他偶然看到父母眼中那失望的神色,总是自觉惭愧的想到因为成绩的关系,导致后来自暴自弃一般的高中生涯。直到他走出校园踏上社会以后,才知道父母当时只是一时失望,其实也是抱着很大的期望他能成才的心情,将他送入了这所普普通通的高中。

想想那时候真傻啊,他总想跟别人比。

一路上寻思着过往的种种因果的陈瑜,这样骑着一歪七扭八的单车,回到了家里,考虑着是不是要在家乡附近四处转转感伤一下情怀什么的他,没回过神就被老妈扭着车把子拖进了屋子,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你干什么去了,这么晚没回家,是不是又跑出去玩了?有没有去网吧?有没有跑去游泳?不知道前几天刚淹死人吗?你还真敢去?看我不打你一顿。”

陈瑜抱头鼠窜,把一双拖鞋甩飞了溜到楼上去,偷偷摸摸的混进了二楼的防尘隔网门,眼睛瞟到书房里的电脑,记得前世那一段沉迷网络的岁月想想就觉得有点好笑,游戏是一个人难得放松的时刻,可是一旦沉迷进去了,那就不是放松,而是折磨了,空阔的乡间小别墅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到处傻乐的乱串,摸摸这个,看看那个,新奇的感觉,一切都不是做梦啊。

吃完饭的时候,盯着父亲有些微白的鬓角看了好久,弄得父亲吃饭都很不自在,想训斥两句又找不到话说,看这倒霉孩子的模样又像是在找骂,没好气的说:“吃完赶紧写作业去,写不完看我不揍你。”

陈瑜紧紧看着父亲健全的没有做过手术的双脚,耳朵里听着熟悉的声音,眼角微微红了,他很想哭,又很想笑。

“老爹,我觉得我很有必要跟你好好谈一谈我们之间的事情。”他一脸严肃的模样逗得老爹一口饭没咽下去呛出声,老妈丢了筷子,差点揍他一顿。

“好啊,你想谈什么,我今天晚上也没什么事情要出门。”陈父怎么突然觉得自己的小儿子变得逗比起来了,平常都是一副闷骚的样子,没理由一夜之间性情大变?!

新闻上播放的正是前阵子热热闹闹,轰动全世界的北天市成功举办运动会的事情,就在几天前,运动会已经完美谢幕,屏幕上主教练激动人心的宣布:“四年后,我们再战什蓝国,再杀他个天翻地覆。”

之后是冗长的采访,在一段时间的休整过后,很多的参赛健儿纷纷出场,接受主持人的采访。陈渝看的无聊,正好瞥到采访背景的一幕幕运动场景,造型别致又高大威武的几大为了这场运动会专门建造的运动馆,联想以前看过的很多荒废的运动馆的新闻报道,还有几年以后在此举办的一场盛世的庆典。

“,”uid”:”97857282646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1 20:00
下一篇 2021-12-21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