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剑苍穹

精彩节选

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以众生为鱼肉。

遥远的远方,群山环绕,山峰更是高耸入云,仿佛要将苍穹刺出一个窟窿。

这里常年云雾缭绕,但在云烟中却有一些体型硕大的生物时不时呼啸而过。

其振翅声,如同炸开的低沉闷雷一般,骇人十足。

底下便是万丈深渊,若是摔下去必定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山峰顶部,有着一块巨大的平坦厚石,其上布满了青苔,给人一种厚重悠远之感。

仿佛亘古便是存在一般。

其上,躺着一位身材消瘦的少年。

“呵……魔翼鸟又成群结队的出去觅食了,这回不知又有哪个人类部群惨遭不幸啊!”口中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的少年喃喃道。

少年神色迷离,青涩的脸上充斥着迷惘。

少年名叫王续,是剑府门下一名弟子。

虽名号不显,但其规模却十足不亚于一个中级宗派。

噹……

一道悠久而嘹亮的钟声从另一座山峰传来,少年缓缓支撑起他那并不健硕的身子,向那一座充满陈旧气息的高大阁楼走去。

这片大陆,名为争鸣大陆。

弱肉强食永远都是通用法则,辽阔的大陆遍布着数不尽的势力,剑府便是其中之一。

少年王续的部落有一个悠久的传统,这里的婴儿一出生,部落中的智者便会通过预言来判定婴儿日后的成长轨迹以及合适的修炼方向。

然而,这些所谓的智者,却也不过筑基期的修士。

王续一出生,在邻村论道的智者便是赶了回来,将王续捧在怀中,看着怀中的婴儿。

用他那微薄的灵力感知着王续的身体状况,却是发现婴儿体内时不时散发出一股凌厉之气。

智者满意的笑笑,对着王续父母说道:“此子将来可走上修真道路,依我看,去剑府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尽管天赋不高,但一个可修真的婴儿出现在他们这个可称之为穷乡僻壤的村落已是极为难得。

为此,村中老人还曾高兴了好一阵。

以至于逢人便说此事。

十二岁时,王续被剑府接走;三年修行,虽然刻苦修行,加上剑府每两个月会下发给弟子一瓶稀释后的筑基灵液。

但奈何天赋有限,王续的修为也才堪堪达到筑基中期。

也就比部落的智者仅仅高上一线。

府内一些同龄弟子,天赋高者有的甚至已经步入筑基后期乃至顶峰,即将结成金丹,正式步入修真者的行列。

麻绳专挑细处断。

几个月后

王续所在部落被一群魔翼鸟袭击,全村一百二十三户人口,包括王续双亲,无一生还。

噩耗传来之际,王续正在一座山峰修炼,时又天降大雨,众弟子只能隐隐约约的听见从雨里传来的哀嚎哭泣声。

清晨的云雾在剑府内缓缓散去,练功的弟子发现自山顶返回的王续。

此时的王续全身浸透,眼神迷离,一蹶不振,整天精神恍惚,宛如一具行尸走肉。

见者无不避让。

……

在一片刻满着残旧的青石广场上,数不清的小脑袋互相碰在一起,窃窃私语。

青石广场,这里便是剑府弟子每次领取筑基灵液的地方。

“王续,到你了,还不上去领取灵液!”旁边少女用胳膊碰了碰正处于神游的王续。

“哦?到我了,到我了吗?”王续一脸懵懂的走上前去,抬头便见长老难看的脸色。

“若是你再不思进取的话,恐怕剑府你是很难待了。”长老说完便将一瓶充盈绿色液体的玻璃管丢向王续,袖子一挥,踱步而去。

对于前者的遭遇,他虽同情,但却更是怒其不争。

部落都已经被灭了,不思如何提升修为,反而这般堕落,在他看来与废人没什么区别。

竹林小道上,王续握着这瓶灵液,脸上流露出激动的神色,对于只有筑基中期的他来说,能够增近修炼的灵液,这太过重要了!

突然,几道人影掠到他的身前,向王续伸出手。

“交出来,避免受皮肉之苦。”

王续不由得一怔,随机惨白色爬满脸庞,只要每隔分发灵液,这些同龄弟子便会仗着实力与人数强夺王续的筑基灵液。

这也是他为何修炼如此缓慢的原因之一。

以往王续迫于人数与实力的威胁,只能忍辱交出。

但之前长老的一番呵斥,却是令他幡然醒悟。

“胡力,你们这些强盗,与魔翼鸟有何区别?今天就算我拼了,你们也别想好过!”

王续说罢便做出一股拼命状,向胡力等人冲去。

“看来这小子今日要负隅顽抗啊?”领头者笑着道,随后挥手,“兄弟们,给他点颜色瞧瞧。”

话落,他身后的众人便是缓缓向着王续走来,摩拳擦掌间,气势向着王续压迫而去。

这般压力,令后者本就惨白的脸皮更是增添了一抹惧意。

身躯都是在轻轻颤抖着。

“住手!”

忽然,一声轻喝从半空传来。

随后,王续见到一柄充斥着流光溢彩的火红长剑竖在他与胡力等人的中间。

凌厉的剑气硬生生将迫近王续的众人生生分开。

随后,一袭红衣的女子缓缓落下。

王续眼前一亮。

这女子,倒是生的好生美丽!

肤白貌美大长腿,明媚皓齿一点红!

一根青丝束住及腰长发,腰间一条火红的丝带将衣服收紧,往上则是两座尚未发育完全的峰峦,往下则是盈盈可握的细腰以及那令人容易遐想的一弯。

“未经允许私自斗殴,你们是想被府规惩罚?”清冷的声音将王续急忙拉回现实。

王续急忙上前说道:“师姐,是他们想要抢夺我的灵液,我这才迫不得已还手。”

“哼!”红衣女子转向胡力等人。

“要是被别的弟子看见也就算了,但被我这个剑府执法官看见,你们也就休要辩解。”

一瞬间,胡力等人满脸通红,心里却暗叫苦。

谁让眼前这人在府内是以严格著称,还有个担当长老的爷爷,本身实力更是了得,是讲不过也打不过啊!

但胡力身后的势力也不若,沉声说道:“师姐,凡事都要讲究证据,王续的筑基灵液,可还握在手中,何来的抢夺一说?“

女子神色一沉,冷声道:“真当我眼瞎不成?若再多说一句,立即便是将尔等罚至后山的蛇谷修炼半月!”

听到蛇谷,胡力身后众人皆是身躯一颤,显然对蛇谷极为畏惧,霎时便萌生了退意。

“每人交出一瓶筑基灵液,作为此次的惩罚,然后回到房间面壁思过,准备三天后的落剑山脉之行!”

胡力眉头一蹙,“交出筑基灵液是否太过了?毕竟这筑基灵液我们也是两个月才有一次。”

“若是师姐如此随随便便将其收缴,这让我们怎么心安?”

“别狡辩!若有不服,尽管上告长老,现在我让你怎么样,你就怎么样!”

“何况,你以为我是第一次看到你欺负同宗弟子吗?你太天真了!”

胡力神色阴沉无比,仿佛要滴出水一般,身后众人轻扯衣袍,示意不要再说了。

女子玉手一抬,一股吸力自掌中弥漫开来,胡力等人的灵液就被尽数吸到冷凤儿手中。

胡力等人也只能神色不善的看着筑基灵液被“夺”走。

不过待他听见冷凤儿口中的落剑山脉之行,阴沉的神色瞬间就恢复过来,看向王续的目光中闪过阴狠之色。

“哼,落剑山脉处处风险,府里也不会派人跟随,到时我想怎么弄你都行!”

待胡力等人走远后,冷凤儿转过身去,对着王续说道:“我所能帮你的只有这些,记住,没有谁会次次出现帮你,在这片争鸣大陆上,实力!才是永远的王道!”

“自身弱小,便活该被欺负,你给我记住这句话!”

将灵液悉数扔向王续,女子御剑破空而去,留给王续一个美丽的背影。

王续抱着筑基灵液,陷入了沉思,却并非冷凤儿的一番话,而是胡力临走前那一抹狠辣的神色。

“看来落剑山脉之行除了要小心天灾,还要留神‘人祸’了。”王续长叹一口气。

抬起头看着湛蓝的天空,对于冷凤儿那番话表示认同,长吁一口气,“实力啊,果真还是最重要的!”

“,”uid”:”6075325313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1 20:00
下一篇 2021-12-21 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