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年代喜当妈

精彩节选

周翠翠迷迷糊糊,就听见耳边有两个女娃娃在说话。

“姐姐,妈妈到底什么时候醒?”软糯糯的,听着也就四五岁的样子。

“嘘,小点声,千万不要把妈吵醒,不然她又要打我们……”这个有些少年老成,估摸着也有八九岁了。

“可是,可是我肚子好饿。”

“饿了?那我倒杯水给你喝。”

一听这话,妹妹的声音明显带着哭腔:“呜呜……姐姐,我已经喝了五杯水了,我不想喝水,我想吃大米饭。”

话没说完,就被姐姐一把捂住嘴:“别哭了别哭了,那不然我给你摘柿子吃,好不好?”

妹妹唔唔两声,这是答应了,不一会儿,周翠翠身边安静了下来,周翠翠迷迷糊糊还想着,有姐姐正好,还有人给摘柿子吃,不像她,自己是独生女不说,父母也是独生子,两个堂兄弟姐妹都没有。

就在周翠翠感觉自己的身体也随着意识再次浮浮沉沉的时候,就听见外头一声惨叫,接着便传来女娃娃的大哭声。

“姐姐,姐姐,呜呜呜,姐姐……姐姐你流血了怎么办,姐姐,都怪我,哇哇哇~”

这该不是从树上摔下来了吧?

这么一想,周翠翠躺不下去了,她猛地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几乎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的房间。

泥土糊的墙面上刷了层白石灰,有的地方因为年岁久了,已经露出了里面的红砖头,而她正对面是一个三门衣柜,柜子的年纪估计也不小了,中间一面的镜子周边都泛着不知名的黄斑,然后是一个电视柜,柜子上放着一个老旧笨重的收音机,接着就是她身下的红木床……不是,刷了红漆的木床。

“我去,这是哪儿啊?我不是死了吗?”

还没等周翠翠多想,外面女娃娃的哭声由远至近,不一会儿,一个瘦瘦黑黑的小女娃哭了眼泪鼻涕一大把地跑到周翠翠面前,见周翠翠醒了,小女娃一双堪比乌龟爪的小手伸过来,就将周翠翠往外拉。

“妈妈,妈妈姐姐从树上掉下来,头上流了好多血,快去看看姐姐吧,妈妈,呜呜呜……”

“妈妈?”周翠翠一顿惊愕,虽然她这个年纪,是有不少人已经当母亲了,可她很肯定自己还是一条单身狗,更别提这么大个孩子了。

小女娃见周翠翠坐在床上不动弹,她使了劲儿拉周翠翠,可还是拉不动,一下子哭的更惨了,眼泪跟小河流似的,哗啦啦往外流。

“妈妈,求求你了,你去看看姐姐吧,不然姐姐就要死掉了,我不想让姐姐死,妈妈,求求你……”

周翠翠一听这都要出人命了,也顾不得小女娃对她的称呼,连忙翻身下床,跟着小女娃一块儿出了房门,又出了堂屋,来到了后院。

就见后院正中间的位置有一颗柿子树,柿子树上挂满了黄橙橙的柿子,柿子树下趴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小女孩双眼紧闭,脸色泛白,被她半边脸颊压着的泥土,已经被染成了红色。

“我的天!”

周翠翠一声惊呼,连忙扑上前将地上的小女孩儿抱起,只见被压在土地上的那半张脸颊已经站满了泥巴和鲜血。

周翠翠把孩子抱在怀里,脱了外套帮小女孩捂住额上还在流血的伤口,回头对面前的小女娃道:“医院在哪儿?快带我去!”

小女娃边抹眼泪边问:“什么、什么是医院,妈妈,我们以后再也不偷柿子吃了,你救救姐姐,求求你了。”

周翠翠见小女娃这么小,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医院,也顾不上安慰她,抱起怀里的小女孩往前门跑,她连跑了两家邻居,邻居家门开着,可家里都没人,跟着她一起的还有小女娃,小女娃似乎知道周翠翠在找人,便哽咽着道:“伯伯他们都、都下地干活儿去了,不、不在家,呜呜呜……”

周翠翠低头问她:“那你知道谁家有人吗?”

小女娃点点头,拉着周翠翠的衣角,带着她朝西边的邻居家去。

西边第三家是一个一居室的小瓦房,同样开着门,周翠翠站在门口叫嚷:“有人吗?有人在家吗?”

可惜屋里没人应。

就在这时,小女娃跨过门槛跑了进去,边往里屋跑边喊:“三奶奶,三奶奶,我姐姐从树上掉下来了,马上快要死掉了,你快救救我姐姐,呜呜,三奶奶。”

不一会儿,里屋里传来声音。

“怎么回事?你姐姐怎么摔倒了?小花不哭不哭,快,快带我去看看你姐姐。”

叫小花的小女娃,牵着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从屋里出来,老太太似乎走不快,被小花拉着手,脚步竟还赶不上一个四五岁的娃娃,周翠翠当时只以为老年人身体不好,没工夫管太多,就朝老太太问:“三奶奶,您知道医院在哪儿吗?”

老太太看见她怀里的小女孩,吃了一惊:“小敏这是摔破头了?呀,怎了留了这么多血?我说周翠,孩子都受伤了,你怎么还不送去诊所?再这么下去,万一出事了我看你怎么办!”

诊所?

周翠翠知道,有些农村没有大医院,只有一些赤脚医生在家开小诊所,难怪小花不知道医院,估摸着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就只有小诊所,没有大医院。

周翠翠连忙问三奶奶:“三奶奶,诊所在哪儿啊?”

三奶奶看着她:“周翠,你莫不是睡糊涂了吧?诊所都不知道在哪儿?”

周翠翠一脸尴尬:“我哪儿知道啊,我连我自己在哪儿都不知道。”

想起怀里的姑娘,周翠翠道:“三奶奶,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小姑娘流了不少血,估摸着伤口不小,得马上去医……诊所缝针才行。”

三奶奶也知道现在不是跟周翠翠掰扯的时候,她自己走不快,就低头对身边的小花道:“小花,你跑得快,快带你妈跟你姐姐去张爷爷那,快去。”

小花是知道张爷爷的住址的,忙“哦”了一声,迈出门槛就往西边跑。

周翠翠抱着小女孩儿跟三奶奶匆匆道了声谢,便转身追着小花去了。

三奶奶看着远去的周翠翠,道了一声:“这周翠真是越来越糊涂了,可苦了这俩小丫头,摊上这么个妈,哎!作孽啊!”

说罢,想了想,还是不太放心,回屋里拿了钥匙锁了门,一步一步蹒跚着朝周翠翠他们离开的方向追了去。

……

周翠翠跟着小花身后跑的气喘吁吁,终于在村头靠近石子路的地方,见到了横水村里唯一的诊所。

周翠翠抱着人一路冲进门:“医生,医生快看看,我女儿头磕破了,医生!”

小诊所其实就是张大夫家的堂屋,堂屋正对面是一面玻璃门的药柜,药柜前放着个小冰柜和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听诊器,印着毛主席头像的白瓷茶缸里,放着温度计和镊子之类的医用品,堂屋两边一边摆着一张单人钢丝床,一边放着一个老旧皮沙发,沙发上破了好几个口子,都用布给补上了,沙发上有个老头在输液,一手挂着吊针,一手按着胸口,仰着头坐在那儿闭目养神,听见周翠翠的声音,老头睁开眼一看,显然也吃了一惊。

“小敏这是怎么了?怎么流了这么多血?”

周翠翠心道:难不成遇到熟人认识这俩姐妹?

嘴上回道:“从树上掉下来,摔破了头,张医生在吗?”

“什么?从树上掉下来了?”老头回头朝后门扯嗓子大喊,“老张,老张别捣腾你那花花草草了,小敏受伤了,老张!”

老头吼完,捂着胸口喘气,可把周翠翠吓得:大爷您可别碰瓷啊!

好在这会儿后门进来一个五六十岁的大爷,大爷估计刚洗了手,拿了门口墙上挂着的毛巾边擦手边朝周翠翠走过来。

“怎么回事?”张大夫上前看了一眼小敏,立马对周翠翠道,“快,把孩子放床上。”

说着,自己转身就去找东西去了。

周翠翠“哦”了一声,转头把小敏放到那张唯一的钢丝床上,刚放下,张大夫打了盆清水过来了,他将小敏头上的衣服拿走,血已经止住了,张大夫给小敏伤口周围做了简单的清理,又拿来消毒棉和镊子,将伤口做了清理,周翠翠这才看见,小敏头上靠近头发丝的部位,磕了一道两三厘米的口子,小姑娘巴掌大的脸,陡然那么一条口子横在那儿,看的人心里直颤,看得人心疼。

周翠翠心里难受的不行,鼻头一酸,问了张医生一句:“我刚抱着她跑了一路,到现在都没醒,她不会有事吧?”

张大夫回头瞪了周翠翠一眼:“现在知道担心了?早干嘛去了?”

“我……”周翠翠不知道该说什么,事实上她也很后悔,自己刚才怎么就睡着了呢?如果她早点醒来,给俩小姑娘点吃的,她们也不会饿的去爬树,还从树上摔下来了。

张大夫又道:“这伤口必须得缝针才行。”

说着,又忙活着找针线去了。

周翠翠心里不好受,可她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干站着。

张大夫拿了针线和注射器回来,见周翠翠还站着,又看了看周翠翠身边的小花,冷着脸道:“杵这儿干嘛?碍事儿!一边儿站着去!”

周翠翠可怜巴巴牵着小花的手站到一边去了。

张大夫给小敏注射麻醉,针头下去,小敏大概是疼了,哼哧了一声,张大夫忙轻声安抚,小敏又不吭声了,张大夫又开始给小敏缝额头上的伤口。

输液的大爷伸脖子去看,看的直咂嘴:“哎吆,这么大的口子,以后肯定得留疤了,小姑娘家家,万一脸上留了疤,长大了还怎么找婆家,作孽啊!”

说完,回头问周翠翠:“我说周翠啊,你怎么回事啊?你个当妈的,怎么让孩子受了这么重的伤?”

“还能是怎么回事?肯定是又跑去睡觉,不管孩子!”

说这话的是三奶奶,三奶奶走路慢,刚进门就听见输液的大爷问话,没好气回了这句。

周翠翠想着,不管自己是不是当了妈,可她当时确实是在睡觉来着,也没脸说什么,默默低下了头。

突然,一个小小的身影,怯生生的往自己前头一站,是小花,小花扬着小小的脑袋,对面前的三奶奶和张大夫糯声糯气道:“不是的,三奶奶,妈妈她没有不管我们,妈妈……妈妈要休息,养好身体,就能给我和姐姐生一个小弟弟。”

说完,小花悄悄回头看了周翠翠一眼,眼神中带着几分惧意,还藏着几分星星一样闪亮的期许。

周翠翠没当过妈,可从小到大,母亲对她的呵护备至,让她长大之后,即便面对再艰难的事情,也依然可以昂首挺胸地向前走。

她实在不明白,是怎样一位母亲,会让一个仅有五岁的孩童,露出这样的表情,但身为一名女性,母爱是刻在骨血里,是天性,她无法对着这样的小花无动于衷,而她似乎知道小花在想什么,周翠翠缓缓蹲下身,握着小花的小手,柔声道:“谢谢小花妹妹。”

小花大概没听过妈妈说谢谢,但其实对一个五岁的孩子来说,说什么并不重要,她们更习惯从大人的举止中感受到厌恶和喜爱,周翠翠温柔的手心抚摸着她的发顶,这是以前母亲从未对她有过的亲昵举动,于是,小女娃刚止住的眼泪,突然一下子又涌出了眼眶,也许是周翠翠给了她勇气,小花第一次伸出手,紧紧地抱住了周翠翠的脖子。

“,”uid”:”1724514437439006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1 20:50
下一篇 2021-12-21 2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