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主角有点草率

精彩节选

人们把回不去的日子叫做从前。

百年前,一颗小行星凭空出现在地球附近。等遍布全球的观测网发现,小行星已被地球俘获,以接近第一宇宙速度坠落。

各大国用尽核弹去拦截,最后还是有十来公里的一块,几公里的数块,几百米的几十块,小的无数……撞击在世界各地。

那一天,天空从来没有过的绚烂……

文明从此残缺,乱世开启。

人们称那一天为“陨落日”。

在遮天蔽日的浮尘消散后,侥幸存活的人类,在不知名辐射中艰难生存,终于找到了一种能力进化的技巧,称之为“战衣呼唤”,开启强大的战力。

于是以城市废墟为居住点,慢慢站稳脚跟。与各种变异的动、植物……同类,艰难地竞争发展。

从前的地球叫故乡,现在只配称为求生场。

……

“简夜,下午你溜哪儿了?”一位20岁左右的美女,坐在没有窗户的窗前,眼睛看向黑暗中的北方,悠悠地问。

“找食物。”角落里,蹲着一名十六岁的少年,正在撸一只狸花猫。

他抬起头,黑夜中的左眼,有淡淡的银色光晕。

简夜这种情况并不罕见,在辐射中出生的人,或多或少,与曾经的人类有些不同。

“时间不对。”美女转过头,一头披肩黑发晃动,“那片废墟下,你消失的太久,是不是又溜走和人家打架了?”

每当自己受欺负,简夜都会去报复,好像他骨子里刻满了“不服”。

砸窗户、打闷棍、洒石灰、打对方小孩……用他的方式反击,然后经常鼻青脸肿的回来。也正是他像狗皮膏药似的报复,一年来,这里的人收敛了一些。

美女叹口气,难为他了,或许这就是相依为命吧!

简夜闭上右眼。只剩左眼时,黑夜如同白昼。

还好,大表姐杨落没生气,只是有些落寞。

那就好。可以尽情地看,不用像白天似的怕难为情。

大表姐超好看!

都说她有种历史美,在辐射环境下,依旧长得像从前的大美女。

难怪在天目城,经常有一群群的王八蛋,组团来窗外偷窥。

一年之前,他们还在庐陵城生活,离这大约百多里。

那一天,玉树族掠夺了庐陵城的资源。

简夜以前不明白,为何落星珠和凡人,都被称为资源。

落星珠是乱世特有的宝贝,每年能在陨星撞击的大坑里找到一些。据说,召唤出战衣的人,用落星珠可以疗伤、加快战衣的进化,作为资源当之无愧。

为何凡人也算?

直到被俘后,一次半夜听到偷窥者的对话,才明白:原来“凡人”=“繁殖人”,简称繁人,谐音“凡人”。

因为陨落日后,人口锐减,人数成为各个战衣族发展的基石。

男生长大到变声期,女生来大姨妈,就会在当年的9月9日,进陨石坑接受一辈子只能一次的考验。

传说这一天,坑内的辐射最低,也是挖掘落星珠的日子。

如果能召唤出战衣,就成为族人的勇士。

成功的比例,大致在10%左右。因此,人口基数是各个战衣族潜力的标志。

如果不能召唤出战衣,就要从事寻找食物、后勤等工作。等男生22岁,女生20岁,沦落为繁殖人。

大表姐当年没能召唤出战衣,今年9月9日后,就要成为玉树族的繁人了。

每每想到这里,简夜就莫名的焦躁。

可他现在毫无办法,才刚刚变声。虽然能在乱世存活的少年,身体素质极强,但根本无法抗衡有玉树战衣的敌人。

玉树族的战衣很奇特,色泽如玉,防守强悍。玉石上还有一圈圈的树轮图案,因此自称为玉树族。

他们族,召唤出来的是银色战衣,好像包裹了一层银子,猜测是一种奇特的金属,因此称为“类银战衣”。防守没玉树战衣强大。

那一次失败,2000多凡人被俘虏。

被俘后的日子如同被圈养。女人和不到年龄的男孩,每天在城市的残垣断壁中,寻找废墟下的食物和物资。吃辐射长大的人,已没有食物过期的概念。

成年男子则被玉树族战士驱赶,去城外,与变异的动植物抢夺可以食用的食物。

一年来,经常听到杨落哀叹,谁谁又没回来。

“又走神了?”大表姐等半天没听到回答,嗔怪道。

“我找到一个下水道,没完全坍塌,能通城外。”简夜回过神。

“真的?”杨落噌地站起来,“出口有没有人把守?”

“不知道。”

“我想回家。”她转向窗外,看着北方喃喃说道。

“好。”简夜站起来。

今天9月1号,没几天,杨落就要成为玉树族的繁殖人。

她不愿,他更不愿!

因此,每次找食物时,他都疯狂地寻找出口。

本想和李索确认出口的安全情况后,再告诉大表姐,但此时,看着她忧郁的眼神,忍不住说了出来。

李索是类银族的勇士,偷偷混在凡人中当俘虏,暗中保护大家。要是没有他,每天出城寻找食物的人,会死的更多。

“走。”杨落拿起窗台上的一盆小花,就要出去。这地方,她一刻都不想呆,一刻也不!

女生就是奇怪,逃命都要带着花。

自简夜记事起,大表姐就养着这盆种在小水杯里的花。只有三瓣米黄色花瓣,细细的花杆上一片叶子也没。常年不谢,也不见长大,却一直有股悠悠的清香。

简夜熟门熟路地带路,脚步落地无声。杨落跟在后面,最后是那只狸花猫。

绕过两个暗哨,转过三个街角,这附近的房子塌的彻底,应该没人居住,算安全地带。

他拉着杨落,蹲在废墟后。等着一队巡逻人员举着火把过去。

“特殊时期,所有凡人宵禁……”

“小心火烛,谨防俘虏逃跑……”

必须尽快离开。要是那批偷窥者来了,发现房子里没人,就麻烦大了。

简夜拉起杨落的手,开始小跑。轻微的“沙沙”脚步声,听得两人提心吊胆,又有即将逃离的激动。

“这里。”简夜停下,指了下废墟。他离开的时候,用杂物将入口盖住。

正要弯腰清除,溜到脚边的狸花猫突然弓起身体,炸毛了。

有人!简夜霍然回头,看到一个高大的黑影站在大表姐身后。

杨落也有所警觉,一回头,张嘴就要尖叫。

简夜反应很快,跳转身体,一手捂住她的嘴巴,一手将她跌落的小花杯接住。

“呜呜……”杨落吓得往简夜身上缩。

“是索哥。”他轻声一句,松开手。

大表姐的嘴唇真柔软。

“吓死我了,你怎么出现的?”杨落拍了拍胸口,惊魂未定。

在被抓来的第一天,她就逃过一次,很快被玉树族人堵住。威胁她:如果再次逃跑,当场就让她变成繁殖人。

所以她很害怕。当时那些人的眼神,比鬣狗还龌龊。他们的笑声,透着一股淫荡。

“,”uid”:”4001875231769991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21 21:40
下一篇 2021-12-21 21:40